第二卷 上下求索 319. 探囊擒敌众围间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骤然出手,出乎这些人的意料,牵一发而动全身,弗罗兹手忙脚乱中一派白光泛起,用的是天使护体术,却不是纯正的西方法术,而是混入婆罗门教的手印,白光之中泛起青金色,但由于仓促之间,风刃一到,光华闪了两闪,挡着了两枚风刃后,护体光华破散,风刃又到,旁边的戴卫手中法杖挥出,抑扬的几个音节后,白色光波荡出,从侧面将弗罗兹推出,这一推,让弗罗兹逃得一命,几枚风刃一掠而过,划破了弗罗兹伸出的手臂,血花飞溅。

    夏戈利斯也出手了,法杖一挥,一团灰雾幻成骷髅头,咬向柳致知,与此同时,罗庇尔手中枪也响了。柳致知哼了一声,一拳风雷动,空气中滚过雷声,将骷髅一拳打散,身体诡异一动,脚横跨一步,子弹落空,脚一落地,借地传劲,一股波动从地下直冲罗庇尔。

    “不好!”戴卫觉得柳致知脚一落下,地面似乎一颤,知道不对,他本来准备攻击柳致知,此时也顾不上了,法杖灵光一动,射入地面,也亏他出手,拦住了大部分的力量,还是有一小部分没有消去,罗庇尔刚开了一枪,见未打中柳致知,刚调整枪口,要开第二枪,一股大力从脚下冲出,人立刻被抛起,这股力量由脚底直冲而上,当时好像被重锤一击,当时就一口血喷了出来,从空中摔下。

    戴卫又一挥法杖,卷起一阵风。将罗庇尔接住,不然摔下来也是不轻。那边夏戈利斯骷髅幻影被柳致知一拳带起雷劲轰散,法杖在空中画出一个五芒星,灰白色光华游走不定,一蓬黑雾生成,无数蝙蝠从中飞出,顿时似将塔内空间遮蔽,黑压压扑向柳致知。

    柳致知瞥了一眼达瓦措姆,见她悄悄地往边上移,沿着墙壁向门口移去。然而她的小动作却让另一拨人发现,英国人不动声色阻住她的去路,达瓦措姆手中握着金刚橛,似乎想攻击,却又找不到机会。

    柳致知知道事情有麻烦了,见弗罗兹刚刚站定,望向自己,眼光之中满是恨意,脑中灵光一闪。身如云龙一样升起,周身罡气嗡的一声。绽出白芒,身外云雾开始聚集,左手如龙爪探出,正是云龙探爪,冲入蝙蝠群中,随着左爪探出,罡气自然离体,形成五道高速颤动着白色罡劲柱,高频震荡。空气电离,白色罡气柱夹着丝丝电光破空抓向夏戈利斯,罡气过处,蝙蝠立刻被清理一空。

    夏戈利斯大吃一惊,手中法杖连挥,一道道光华如屏障一样拦在面前,那些蝙蝠根本不能近柳致知的身。一近身,就被柳致知身边的罡气震散,柳致知这一手完全是国术到极限后的体现,根本不惧术法攻击。其实,平措曲宗的龙象般若劲也有同样的效果,不过那不是武术,而是一种特殊**修炼法。

    夏戈利斯不仅没有对柳致知产生威胁,自己反而陷入困境,戴卫和弗罗兹发现情况不对,戴卫法杖一挥,美杜莎石化光线又现,射向柳致知;弗罗兹的法杖在柳致知手中,但施法并不成问题,不过没有法杖在手方便,手挥处,一个咆哮的火球也射向柳致知。

    柳致知不由露出一种阴谋得逞的笑容,身体在空中如同真正的龙一样,一展一缩,方向已改变,同时让过了戴卫的石化光线,身体在空中不仅换了方向,速度刹那间也是暴增,左手一圈,右手成爪探出,正是抓向弗罗兹,三人之中,实力要算弗罗兹最弱,又失去了法杖,施法速度慢了不少,柳致知早就瞄着了他。

    一爪出,罡气成柱,细碎的电光游走不定,弗罗兹的火球被一爪抓灭,火球散去,爪势直罩弗罗兹,弗罗兹没想到柳致知又一次针对他,好像认准了他,刚才差点被对方风刃将小命收割掉,现在五道罡气罩了下来,浑身被一种无形的力量束缚住,魂飞魄散,眼睁睁看着对方压了过来,柳致知动作极快,但在弗罗兹眼中,刹那间好像慢镜头一样,这是人在极限情况出现一种高速反应,但庞大的束缚力却不能让自己动分毫,好像让自己在临死前增加煎熬。

    柳致知爪一落,人也出现在弗罗兹面前,却没有杀他,而是一把捏在他后颈的大椎穴上,一股柔力透入,封住了他全身灵力,弗罗兹瘫了下去,被柳致知一把提在手上。

    从柳致知攻击开始,到活捉了弗罗兹,不过是几十秒时间,连一分钟都没有到,英国人那边本来打着坐山观虎斗的心思,最好双方两败俱伤,他们可以落一下便宜,而多杰丹增三人想帮柳致知,但一时事发突然,加上他们也不愿得罪其他人,毕竟另一方人多,但事情的发展却出乎众人意料之外,柳致知主动攻击,对方四人,被柳致知压制着打,本来以为柳致知会杀了弗罗兹,结果却是活捉对方,一时,气氛又一次僵了起来。

    柳致知开始是怀着杀心,但发现达瓦措姆被英国人看住,知道有了麻烦,他冲出去自认有把握,在塔中地方又不大,国术比法术更有优势,但达瓦措姆却不行,他不可能不管达瓦措姆,在弗罗兹一出手,他立刻改变了想法,将对方生擒,借以威胁对方,自己和达瓦措姆可以从容脱身。

    “柳施主,想不到在这里又见到你,不如大家平心静气地谈一谈,我们来到这里,这里显然危险重重,不如放下仇恨,大家合作,具体事好商量,如果相互仇杀,说不定谁也不能走出去。”平措曲宗合什一礼,说到。

    “不是我愿意动手,我作为一个修行者,有自己的尊严,他算什么玩意,想搜我的东西,自以为人多势众,我让他知道,我取他的小命不过探囊取物。”柳致知倒没有恶言相向,他现在手中有了筹码,说话的底气都不同了。

    “我相信施主所说,不如大家合作,打开内塔之门,免得大家白来一趟。”平措曲宗又劝到。

    “门打不开,我试过了,里面有一个强大的存在,刚才就引起了它的反应,大地都震动了,这种威能不是我们能想象,还是离开的好。”柳致知说到。

    多杰丹增听柳致知这么一说,脸上露出激动之色:“柳施主,我们三人就是为它所有,五十年代墨脱的大地震就是由它引起的,如果今天不能解决好,恐怕近期又会有上一次的悲剧重演。我们有办法打开此门,不过…”

    柳致知见多杰丹增欲言还休,又见那几个西方人睁大眼睛望着自己,显然并不懂汉语,洛莉用英语问平措曲宗,柳致知他们说什么,平措曲宗做起同步翻译,又见罗庇尔望着自己,眼中仇恨和恐惧交织,一个主意冒上心头,让这帮西方人之中产生一些矛盾。

    便不待多杰丹增细说,打断了他的话:“大师,我知道,这门周围有数个血池,那黄金槽中应该是血祭所用,不同槽中放上人的带着鲜血的不同脏器,应该能打开门,可是我们这些人中,用谁来血祭?是他?”

    柳致知提了提手中如死狗一样的弗罗兹,弗罗兹听得懂汉语,加上平措曲宗的翻译,其他人也听懂柳致知的意思,弗罗兹脸色一下子就白了,差点尿都出来,柳致知接着又说:“还是他?其他人都是修行人,他却是一个普通人。”话中意思大家都清楚,指的是罗庇尔。

    柳致知说着,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好像谈论一件很平常的事,让人觉得柳致知心肠很冷,根本不把人命放在眼里。

    柳致知这一说,众人目光都从弗罗兹身上移到罗庇尔身上,连弗罗兹眼光也满怀热切望向罗庇尔,罗庇尔脸色却变了,手中枪不由紧了紧,看向其他人目光充满了警戒。

    多杰丹增有点苦笑,他发现柳致知曲解了他的意思,不知道的是,柳致知故意这么说。

    “柳施主,你弄错了我的意思,用血祭法的确能打开塔门,而且血祭能安抚里面被镇压的存在,五十年代,当时这个存在与现在一样,出现暴燥,有喇嘛提议,用死刑犯血祭,安抚这个存在,当时,新的政权刚成立不久,不相信这一套,以为是迷信,没有理睬,结果发生了大地震,这个存在的愤怒发泄后,陷入休眠之中,现在好像又渐渐苏醒。”多杰丹增解释到,一段话确好给柳致知话加了注脚,众人没有说话,但不安气氛却在增长。

    多杰丹增继续说到:“我们这次来是想能否彻底解决这个问题,本来拼着一身修为,将这个存在强行镇压下去,不想再一次次血祭,不过柳施主出现,却带来一线转机。”

    “一线转机?大师弄错了吧!”柳致知说到。

    “没有弄错,我去见班禅他老人家,谁知班禅已知道,在定中向佛祖祈祷,得到启示,不是你,是你引导修行的达瓦措姆,班禅活佛派出两名护法弟子,正好遇到了我,我才明白。”

    “不行,不准伤害达瓦措姆!”柳致知断然拒绝。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