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320. 道统之争祸根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施主又误解了,不会伤害她,当日四十世祖第结想将苯教全部诛灭,却余下三十九族,说‘千百年后将有用彼处’,其中之一便与今天有关。”多杰丹增说到。

    “你怎么知道是她,而不是其他人,修行苯教法门的人不是她一个?”柳致知问到,在之前,他甚至对达瓦措姆修行苯教感到不高兴。

    “之前虽得到活佛的启示,却未想到会是她,只到今天她引起神山的眷顾,才确定是她,她到南迦巴瓦神峰下,应该是以皈依法拜山,神山露出真面目,神山眷顾了她。”多杰丹增说到。

    他话一落,其他人目光都落在达瓦措姆身上,除了罗庇尔之外,其他人都是修行者,西方修行人大多信仰神灵,虽不一定是上帝,认为他们的力量来源其神灵,虽然修行时也感受到元素,但更多认为是神的恩赐。达瓦措姆居然得到此处神灵眷顾,这是一个幸运者,让人羡慕。

    “这和打开塔门有什么关系?”柳致知又问到,他虽认为多杰丹增不会害达瓦措姆,但小心没有大错。

    多杰丹增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柳致知:“施主可知塔内有些什么,那个恶魔存在又是怎么回事?”

    柳致知摇摇头,他虽知道里面的存在叫尼玛朱扎,但了解的很少,只知道他是由人转化而成,至于里面有什么,他真的不知道。

    “这里面的恶魔叫尼玛朱扎,他本是一个人。一个苯巴的修行者,赞普赤松德赞期间兴佛教并灭苯,就在那时,苯教被称为“黑教”,苯教徒们许多改宗佛教,不愿意改宗的苯教僧人被迫流亡天涯,尼玛朱扎原名已被人忘记,因此次之事,家人俱亡,遂怀恨在心。以化神法招尼玛朱扎,舍自身而化为恶神尼玛朱扎,造成一系列灾劫,洪水爆发冲垮桑耶地区的庞塘宫、拉萨红山上的宫殿遭雷击、庄稼遭冰雹袭击,以及流行传染病和发生牲畜瘟疫等。赤松德赞请来莲花生大师,毁灭了他的肉身,将其灵魂镇压在这里。”多杰丹增说到。

    “那莲花生大师为什么不将他彻底消灭,而给后人留下一个后患?”柳致知问到。

    “莲花生大师是心存慈悲之人,想给他一条自新之路。”多杰丹增说到。

    柳致知若有所思。说莲花生大师慈悲,这应该是藏传佛教的说法。恐怕实情不是这样,柳致知当然不会这样说。

    “里面是用什么镇压住尼玛朱扎?”柳致知问到。

    “我虽没有进去过,但看过进入其中先辈留下的手扎,是佛祖二十五岁的等身金像。”这个秘闻不仅是柳致知第一次听说,其他人也一样,特别是平措曲宗和那两位护法尊者。

    “什么,佛祖的二十五岁等身像?二十五岁等身像不是供奉在印度菩提迦耶?”平措曲宗不由叫了出来,他身边的布斯用英语问了一句,他们在说什么。平措曲宗回头用英语解释了一下两人的话,罗庇尔听到内塔之中供奉着一尊与真人大小的黄金像,眼光好像饿狼见了肉一样,其他人脸上也露出贪婪之色。

    柳致知看过资料,世界上的三尊佛祖等身像,当初尼泊尔的赤尊公主和唐朝的文成公主下嫁三十三世赞普松赞干布时,分别带了八岁等身像和十二岁等身像作为嫁妆。其中八岁等身像供奉在拉萨小昭寺,十二岁等身像供奉在拉萨大昭寺,另外,印度愣迦阑公主也嫁给松赞干布。由于路途遥远,行走半道而病逝,但送行的队伍依然抵藏,不过由于愣迦阑公主的仙逝,佛二十五岁等身金像随即回印,这三尊等身像是佛祖在世唯一留在世间的雕像,分是八岁、十二岁和二十五岁时容貌,据说是用黄金和天界八宝所铸,是实心像,有不可思议的功德。

    多杰丹增脸上露出一丝苦笑:“世人现在所见这三尊像,均是后人铸造,因为朗达玛灭法,佛教陷入百年的黑暗期,苯教得兴,当时僧人为了保住大小昭寺两尊等身像及经典,将之送走,保存在神秘的四方庙中,现在大小昭寺中等身像并不是原来的等身像,印度也因为外教兴起,末法到来,等身像也被秘密送入这里圣境之中,那处也是后人铸造。”

    他这一说,众人明白了事情的缘由。

    柳致知问到:“据说佛祖等身像有不可思议的威能,是最强大的法器,有它镇压,为什么尼玛朱扎还会过一段时期就兴风作浪?”

    “因为尼玛朱扎也通密法,虽是外道,但也懂很多佛法,施主传承给达瓦措姆的苯教九次第乘中第七乘白乘,不也是藏传佛教的总纲,我们虽称苯教是外道,但苯教许多教义和修法已融入大量的佛法。”多杰丹增说到。

    柳致知有些明白了,虽然这是他一家之说,但可以想像等身像不过是一件法器,再强大对真正的生命来说,终究是死物。

    “达瓦措姆修行刚入门,根基很浅,怎么可能找开塔门?”柳致知又问到。

    “不是她打开塔门,而是她得多吉帕姆女神的眷顾,多吉帕姆女神可以打开塔门,而且她修行苯巴密法,尼玛朱扎也不会针对她。”多杰丹增说到。

    “那她如何才能打开塔门?”

    “很简单,沟通多吉帕姆女神和尼玛朱扎,将意愿表达,门就会自然而开。”多杰丹增说到。

    “门开了之后会如何?”柳致知追问到,他显得很啰嗦,但不得不问清楚,他得保证自己替其美朗杰所找的传人不能出问题。

    “我和两位护法尊者为此而来,加上还有平措曲宗师兄在此,自然能让尼玛朱扎的怨气消减,让它进入沉睡。”多杰丹增说到。

    这一说,柳致知沉吟了一下,回过头对达瓦措姆说:“达瓦措姆,你的意愿如何?”

    “上师,让我来试一试。”达瓦措姆看了一下周围的人,点头同意。

    “柳先生,既然达成和解,能不能放下我?”柳致知手中拎着弗罗兹开口说话了,到现在为止,柳致知虽与其他人说话,依然制住弗罗兹,弗罗兹见他们之间为入内塔达成一致,心思开始活络。

    柳致知并没有放开弗罗兹,似笑非笑看了手上的弗罗兹:“好像你没有什么用,我们之间又不是朋友,留下你是一个祸害,不如~”

    柳致知拉长的声音,此时多杰丹增开口了:“柳施主,大家现在在一起,就是打开内塔,说不定会有更危险的事,不如暂时放下个人恩怨。”

    “就依大师。”柳致知说着,随手一扔,将弗罗兹扔到戴卫那一边,弗罗兹嗯了一声,全身血脉当时窜开,活动了一下手脚,柳致知似笑非笑望了他一眼,看到柳致知的眼神,他不由心中一慌,躲避开柳致知的眼神,却未细看柳致知的眼神,如果细看,发现柳致知眼中多了一丝嘲讽之色,他不知道,柳致知本是玩巫蛊的行家,他落到柳致知手上,柳致知不做手脚,太对不起自己,这也是柳致知很爽快放了他的原因,因为有把握控制他。

    达瓦措姆就要盘坐施法,柳致知制止住了她。

    “柳施主,你为什么制止达瓦措姆?”多杰丹增有些不解地问到。

    “在打开塔门之前,先把有些话说清楚,不然恐怕非大家之福。”柳致知说到:“我不知里面有什么东西,有没有珠宝之类,到时大家一拥而上,抢珠宝怎么办,不如提前拿出一个协议,不然大家说不定又会陷入厮杀之中。”

    柳致知这话一出,四名喇嘛不由眉头一皱,他们还真的把这一茬给忘了,他们也许因为宗教兴仰不会动里面的东西,其他人就难说了,“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多杰丹增与二位喇嘛用藏语商量了一会,平措曲宗也用藏语插了几次嘴,几人意见并不统一,争论了一会,终于达成协议。

    “各位施主,里面除了佛祖等身像,还有以前带入一些供奉佛前的珠宝之类,诸位既然进来,空手而回诸位不会愿意,我们几人商量了一下,除佛祖等身像,珠宝每人可以取两件,如何?”多杰丹增说到,平措曲宗也用英语说了一遍。

    柳致知和达瓦措姆没有动声色,那群西方人却商量了一会,柳致知听懂他们所说,平措曲宗也插入几次嘴,意思是这些佛主的,众人所取已不合规矩,如果多取,他就会不客气,最后众人同意这个条件。

    但戴卫却冒出一句:“我不要珠宝,只取圣血!”

    此话一出,那群西方人似乎一下子静了下来,接着阿瓦隆的一人立刻叫了起来:“不行,我们也只要圣血。”

    一时争吵起来,达瓦措姆听不懂,柳致知却在一旁冷笑,只有罗庇尔没有吵,他是一个普通人,虽关心圣血,更关心珠宝,该死的圣血,你们谁想要就自己去抢。

    “里面有没有圣血?”陡然有人问出这个问题。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