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322. 镇魔塔内金瓶幻(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大地开始震动,多杰丹增四人脸色也是一变,口中咒更急,墨脱地区又一次出现轻微地震。

    护法金刚纷纷飞起,想将尼玛朱扎压制下去,压回金饼之中,尼玛朱扎身遭诸鬼纷纷迎上护法金刚,顿时灵光幻灭,搅成一团,眼见双方僵持在一起,尼玛朱扎好像怒了,诸鬼纷纷暴发,狂激的波纹轰的一声,向四下冲荡而出,护法金刚纷纷破灭,坛城灵光如潮一样波动,眼见就要崩散,四个喇嘛也上身体一晃,尼玛朱扎猛然高高跃起,就要践踏下去。

    柳致知也不由脸一变,如果让它践踏下来,肯定会引起大地大的晃动,引发比刚才强得多的地震,柳致知却没有能力阻止它。

    该怎么办,柳致知一时也束手无策,就在此时,看到身边的达瓦措姆,脑中陡然冒出一个想法:“达瓦措姆,快沟通多吉帕姆,阻止地震!”

    柳致知根本做不到让大地震动,或消去这种震动,那不是法力问题,已到一种大地的权柄问题,尼玛朱扎并不一定有多强法力,却能调动天地间大威能,它是恶神,以其权柄自然能让大地震动,能对付它的,只有与它同一类的存在。

    尼玛朱扎刚践踏下去,大地似乎又要震动,就在这时,另一股强大浩瀚的精神出现,大地的震动自然被打断,立刻将尼玛朱扎给压制住了。

    达瓦措姆身上腾起圣洁的灵光,手中印成触地。大地开始安静,柳致知知道此时达瓦措姆借用了多吉帕姆的力量,镇住了尼玛朱扎。

    多杰丹增四人见此大喜,口中真言越发急了,观想而现的种种圣相又一次稳定下来,纷纷压向尼玛朱扎,尼玛朱扎似乎彻底怒了,一种暴戾恐怖的嚎叫出现在众人心中,众人身上灵光摇晃不止,达瓦措姆身上灵光一暗。柳致知暗叫不好,手掐土诀,一派黄光从达瓦措姆面前升起,调大地土行灵光,来护住达瓦措姆。

    尼玛朱扎黑光往外一涨,爆散开来,四周诸金刚护法灵光往上一压,顿时黑烟如索,被压向金饼。与此同时,一波精神猛然射出。真奔达瓦措姆,透入柳致知的土行灵光,达瓦措姆身体一僵,两行清泪流了下来。

    柳致知被精神透入灵光,先是一急,接着脸上露出奇怪的神色,陷入沉思。他感受到了这一波精神并没有恶意,平和而悲伤,似说种种。这是心音妙语,将许多信息压入其中,根本不是语言所能描述,柳致知只感受到了一部分。

    这是一段记忆,述说当日苯教法难,不是尼玛朱扎的魔灵所发,而是当日那使用化神术的人的记忆。传给了达瓦措姆,达瓦措姆感受当日种种,不由为当日悲惨流下了眼泪,柳致知虽感受了一部分。心中也叹了一口气。

    “达瓦措姆,事情已成历史,当日之事不会重演,修行人当持自身本心信仰,勿要牵连当日仇恨,你得苯巴传承,是将这种密法传承下去,而不是重新掀起那种灾难,苯教有法难,藏传佛教也一样,也有法难,朗达玛灭佛便是苯巴的反击,已成为过去,现代人的信仰已不是那种一家独尊的时代。”柳致知知道她心中明了当日种种。

    “我知道,我愿当日之事不再重演。”达瓦措姆抹去了眼泪说到。

    黑烟又一次归入金饼之中,诸多灵光在金饼表面形成一层层封镇,渗入金饼,众人再也感觉不到那股暴戾的精神,多杰丹增四人长出一口气,起身,多杰丹增向达瓦措姆合什一礼致谢:“多谢苯巴大德相助!”

    他的话已是很尊重,达瓦措姆不过初入修行之门,根本当不了这个称呼,苯教对佛门来说是外道,他这一称呼,表明了他的态度,已正式接受达瓦措姆,再也不会对她有任何不敬和敌对。

    “尊者,过去的事让它成为历史,我不过是在柳上师引导下,对生命秘境的一个探索者,当不得尊者如此尊称。”达瓦措姆也合什回敬,其他三们喇嘛也合掌致谢。

    “几位大师,事情已完,不如拿了东西走人。”柳致知见他们感谢达瓦措姆,便开玩笑地说。

    “那就按施主的意思,诸位各取两件。”多杰丹增说到。

    柳致知并没有立即去取,而是问到:“大师,尼玛朱扎在将来还会出现吗?”

    “它只是陷入沉睡之中,六十年后又会苏醒,自有后来人考虑。”多杰丹增说到。

    “就没有什么方法彻底解决?”柳致知又问到。

    “当年莲花生大师都未能彻底解决,除非有人能超越莲花生大师,莲花生大师可是即身成就的活佛。”多杰丹增没有多说,柳致知已经知道结果,隐隐觉得这不是长久之事。

    其他人已取两件珍宝,柳致知也顺手取了一块蓝宝石,一块金刚石,达瓦措姆也取了两件,倒是四个喇嘛什么也没有取。

    西方那群人却盯着金瓶,他们想取走金瓶,却无可奈何,柳致知也奇怪,那金瓶是怎么回事,能看到,却不能摸到,难道仅仅是一个幻影。柳致知一时陷入沉思之中。

    “柳施主,你在想什么?”多杰丹增问到。

    “我再想那个瓶子是怎么回事,好像幻影一样。”柳致知顺口回答到。

    “那个瓶子根本取不到,以前进入过此处的前辈也无一人能成功,如梦幻泡影一样,不要为它费心思了,所以,我们根本没有为它考虑过。”多杰丹增说到。

    “取不下瓶子,我将那只龙龟拆下来。”说话的戴卫,他此话一出,其他西方人眼睛一亮,平措曲宗却与他争执起来,他听得英语,不允许他人破坏圣境中东西。

    “这是佛主的圣境,不允许损坏任何东西。”平措曲宗用英语说到。

    “取下那只怪龟也是一种方法,我们不会破坏文物,取下东西后,得到金瓶中的圣血,还放回原处。”一名阿瓦隆的修士说到。

    “不行!”平措曲宗当然不允许他们破坏。

    “我们不是佛教徒,不敬你的神,你们拦住他,我来施法。”这名西方修士说到,其他数名西方人上前,拦在平措曲宗面前,双方立刻紧张起来。

    柳致知没有想到他们窝里反,示意达瓦措姆向后退去,自己也向后退出了几步,随时准备抽身,这几步一退,却到了另一个角度,眼角余光往上一瞄,却发现另一个东西,在龙龟的另一个方向,塔壁上有浮雕,不在这个角度看不清,那是一只浮雕金瓶,柳致知细细观看,在另几个方向,也有这只瓶子的浮雕,却好像是不同方向看这只瓶子,不由将神识投了过去,一触浮雕,只觉自己神识好像一滑,不对劲,集中精神,细细感受,神识居然好像光线一样被反射过去,有一部分反射到了龙龟背上,顿时明白了,那个金瓶根本不存在,就是浮雕中不同位投射到龙龟背上,这是一种幻术,完全出乎柳致知的意料。

    柳致知明白了这一点,心中一动,如果自己能运用这种方法,不是可以将自己影子以类似方式形成另一个自己,虽是幻像,另人不触摸到,以为是真实的。

    当日修建者为什么这样做?柳致知有些奇怪,这时,西方人中一人已动手,一股光华卷向龙龟,想将这尊雕像拉下来,缠住龙龟,往下一收,龙龟纹丝未动,却爆出层层金光,柳致知正在用神识观察旁边的浮雕,陡然感觉浮雕上一层灵光波动,这里有阵法,被激活了。

    柳致知急忙将神识收回,众人听到一声激越的声音,柳致知立刻明白这是什么声音,这是龙吟,柳致知与龙渭伊是道友,当日护送她入海,当然听过龙吟声,而其他人却未见过真龙,当然分辨不出,柳致知甚至听出其中愤怒,知道情况不对,一拉达瓦措姆,对多杰丹增喊到:“大师,快走!”

    柳致知说着,拉着达瓦措姆,便蹿了出去,刚出了内塔之门,眼角的余光见塔里光线一下子暗了下去,听到多杰丹增的声音:“净世红莲,大家快走!”那内塔之门也开始隆隆在响了起来,缓缓向中间合拢。

    柳致知不再考虑其他人,拉着达瓦措姆,身形如电,不再留守,直接向外塔门冲了过去,他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逃出塔外是最佳地选择。

    刚出外塔门,隐隐听到里面传出一声惨叫,接着多杰丹增等人也如兔子一样蹿了出来,一个个动作都是极其快,最后一个居然是罗庇尔,他也逃了出来。众人刚出了外塔门,听到轰隆一声响,外塔门也关上了,众人一个个面如土色,柳致知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望了一眼众人,发现不对,好像少了一个人,再一细看,却是少了一个阿瓦隆修士。

    “大师,发生了什么事,好像少了一个人?”柳致知问多杰丹增,多杰丹增却没有回答,眼前望着前方,面色很难看,柳致知一回头,塔外数丈密密麻麻是眼镜蛇、五彩毒蝎、铁背蜈蚣等毒物,后面却是狼豹等猛兽,将整个塔围得水泄不通。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