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324. 又起波澜不容情(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很好,终于忍不住了。”柳致知缓缓回身,话中已是肃杀。

    弗罗兹被柳致知气势一噎,不由退缩了一下,见众人目光落在他身上,已是上架的鸭子,不好退让,强自责问到:“罗庇尔是不是你暗中下手?”

    “罗庇尔是什么东西,他死在毒虫之中,众目所睹,他之前好像向我开枪,这个账你既然跳出来,那就由你来结!”柳致知根本不理会他问话,直接将怒火烧到他身上。

    “我们来到墨脱,你杀死我们数人,这个账你不会不承认吧?”弗罗兹提到己方数人死在柳致知手中之事。

    此事不提还好,这一提,等于给柳致知提了一个醒,柳致知眼中杀意毫不掩饰露了出来,他本是国术顶尖高手,此意一露,不少人打了一个寒战。

    “在华夏的土地上,你们数次暗中伏击我,暗算我,以为华夏无人,刚才在塔中,饶了你一条贱命,既然这样找死,那就死吧。”柳致知杀机真的动了,却感觉自己异常冷静。

    弗罗兹想不到柳致知提到刚才被柳致知活捉的事,心中一怒,再一看柳致知眼睛,没有一丝感情波动,完全是极端平静,顿时心中一寒,柳致知已经动了,一出手就是取命,本来柳致知在放过弗罗兹时,就在他身上留下手脚,柳致知虽未炼过蛊或降头,却得到真正的巫蛊降头的传承,利用下蛊之术。在弗罗兹身上留下一道气机,虽不是降头之类,但引动起来,也会让人一瞬间受人所控。

    柳致知话一说完,已引动那一道气机,一瞬间,弗罗兹觉得身体一僵,知道不好,好像受了暗算,还未等他回味过来。眼前出现一只拳头,只一闪,便遮住了视线。

    夏戈利斯就在后面,他没有想到柳致知说动手就动手,手中法杖挥出,已经迟了,弗罗兹头一摇,柳致知一拳轰在脸上,没有什么变化。但头骨和大脑在这一瞬间,已成为浆糊。头骨更是成了粉末。

    在其他人眼中,好像弗罗兹在这一刻吓傻了,呆在那里,眼睁睁看到柳致知身影如鬼魅一样出现他面前,好似轻轻碰了一下,然后,柳致知又如鬼魅一样,退回了原位。夏戈利斯法杖挥出,一道灰光追击而出。柳致知一指弹出,空气中顿时炸出细碎的电光,这是柳致知运用五行雷术。电光一闪,顿时将灰光湮灭。

    此时,弗罗兹眼耳口鼻中流出了血水,甚至有白色豆腐状从鼻孔中流下,然后一头栽倒在地。

    柳致知一拳灭了弗罗兹。如电光石火,众人一时都愣住了。

    “柳施主,你杀性太重。”多杰丹增宣了一声佛号说到。

    戴卫此时也反应过来,手中法杖一挥。空中现出白色六芒星,乳白色光华从中射出,一匹白色飞马出现,不是飞马,头上有角,是独角兽,独角之上,丝丝蓝色电光缠绕,两束电芒,一道射向柳致知,另一道射向达瓦措姆。

    戴卫与柳致知有过二次交手,知道柳致知的厉害,一出手,一边攻向柳致知,另一边攻向达瓦措姆,牵制着柳致知,他这样做,反而激起柳致知的杀心。

    柳致知手掐土诀,口中咒音出,土行灵光从地面冲出,截住两道电光,口一张,一道剑光现,化为翩翩秋鸿,一掠而至,并未攻向独角兽,而是直射戴卫,戴卫见独角兽的攻击被柳致知的土行灵光所拦,口中刚吟唱出另一个法术咒语的一个音节,一道白色鸿影已到,森森寒意已罩住全身,一拍胸前的十字护符,白光顿起,却是迟了,秋鸿剑已过,传来裂帛之声,戴卫呆立在那里,陡然头颅掉了下去,鲜血飙出,独角兽影立消。

    秋鸿一个盘旋,柳致知张口一吸,秋鸿归体,目光冷冷望向夏戈利斯,夏戈利斯正在挥动法杖,刚才攻击让柳致知破掉,正准备再次进攻,只见白光鸿影一闪,回头再看戴卫已是身首异处,吓得魂飞魄散,手中法杖法术立变,化为层层灰光护住自己身体,同时只往后退,眼中充满了恐惧。

    “飞剑!”多杰丹增没有想到,传说中汉地飞剑之术会出现在眼前,平措曲宗眼中也充满了戒备,周身气息开始奔涌,龙象般若劲运到极限,他也听过飞剑之术,口吐白光,取人首级,现在活生生出现在眼前,不能不让他警戒。

    英国那一帮修行人也惊呆了,柳致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连杀两人,就是阿瓦隆出来的高手心中也不由发寒,更不用说那四个巫师协会的巫师。

    “记住,犯我者,就是你躲到天涯海角,我都会取你性命!在我华夏土地,还由不得你们猖狂。”柳致知冷冷地说到,这段话是用英语说的,刹那间,那些西方人汗一下流了过来,一个个神经崩紧,暗中都将自己威能最大的法术准备好,随时准备出手。

    柳致知却扫了他们一眼,目光在夏戈利斯脸上停了一会,才移开,夏戈利斯心提到嗓子眼,柳致知回过头,对达瓦措姆说:“达瓦措姆,我们走。”

    顺手一带达瓦措姆,身如游龙,云龙变身法一展,周身罡气动,薄雾起,冲空向远方急驰而去,所有人都惊呆,当然夏戈利斯却松了一口气,他见过柳致知施展这种身法,他当然认为这是东方的一种魔法。

    其他人才明白,在其中,柳致知可以高来高去,完全是来去自如,除了多杰丹增三人,其他人对柳致知走了,反而松了一口气,甚至有些庆幸。夏戈利斯甚至在想,回去之后,说什么也不来东方,以后有什么东方任务,还是由其他人来,这个东方太可怕,这个柳致知这么年青,他有没有长辈之类,那不是更可怕。

    柳致知和达瓦措姆出了圣境,一出金塔,发现了两个人正在塔门口,伸头往里看,里面好像悬崖一样,隐隐可见翠色连绵,一进入其中,好像会从数十米高空掉下去,那些人是怎样进去,老张和老朱想不通,如果在其中,就可以看到谷地上方悬崖上有一座金塔,有一条小路似天梯而上,而在外面却看不到,一进入不慎就会掉下去,所以两人迟疑,而进入其中的人大多数是修行者,下落个几十米并不是难事,就是不能飞行,下降还是很容易,卷起一阵风,就能让自己轻松落下去。

    柳致知和达瓦措姆并没有顺小路而上,而是柳致知带着达瓦措姆如云龙行空,自然冲了出来,倒让两个正在伸头偷看的两个国安的人吓了一跳。

    “是你们,我看到不少人进去,他们怎么样了?”老张问到。

    “里面危险极多,有些人死了,有些人还在其中向这边赶来。”柳致知淡淡地说到。

    “这里面有些什么?”老张又问到。

    “没有什么东西,周围是原始森林,中间一座塔,森林大概十来里,里面毒虫倒是很多。”柳致知说到:“两位,没什么看头,还是走吧。”

    几人正在说着,塔已开始变淡,就在他们眼前,塔消失,面前成为绝壁,老张和老朱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用手去摸那片绝壁,是真正的石壁,好像刚才那是幻觉。

    柳致知灵觉中发现,通道还没有消失,会不会彻底关闭,就看那些人的运气了。

    “走吧。”柳致知说到。

    四人向山下走去,柳致知其实错了,里面的人出来并不难,但外面的人进去就很难了,柳致知和达瓦措姆,还有两个国安的人向山下走去,四人走出两里多路,柳致知灵觉感应到了什么,回头一看,绝壁好像水波一样,一个个人从中出来。

    柳致知回头,其他三人也回头,看到了这一幕,对达瓦措姆来说,很正常,她是从圣境中出来的,而对老张和老朱则是目瞪口呆,嘴巴张得老大。

    人倒是一个没少,却很是凄惨,其中有一人,好像少了一只手臂,看来,森林中毒虫猛兽依然厉害,他们怎么样,柳致知就不再关心,不过柳致知却发现一个奇怪现象,那些人出来,回头用手摸或敲石壁,想看看能否再进去,注定是失望,柳致知知道,要进去肯定有一套法诀手印,就是达瓦措姆当时不由自主打出的手印,光看手印不一定能进去,必须有配套的法力运转。

    “达瓦措姆,到今天,你的历练结束了,以后就你一个修行,如果有什么困难可以给我写信或打电话,我将地址和电话留给你。”柳致知对达瓦措姆作最后的交待。

    “上师,你能不能多留些日子?”达瓦措姆满怀希望地问到。

    “达瓦措姆,你离家也在些日子了,你父母也该焦急了,你已有法器,也有了一项生活技能,不要忘记了你最初修行的本心,法无正邪,唯心是选,心正法正。”柳致知说到。

    “上师,我不会忘记你的教诲,出来好几天的,不知家里面怎么样,父母可好,家中那几只羊还好?”达瓦措姆开始想家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