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330. 宴席斗酒心机逞(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赖继兴不过是想借严老爷子手下那帮人之手将自己灌翻,不过他却不知道自己的底细,自己是一个修行人,国术又超越了抱丹层次,对身体的控制是现场任何一个人都无法比拟的,分解酒精之类,不过是充分发挥肝脏的功能。

    柳致知一把拖着赖继兴,赖继兴没有想到柳致知力气如此之大,他根本抗拒不了。赖继学一见柳致知两人来到,也是一愣,他现在状态良好,宋琦给他的丹药效果特佳。

    “严老爷子,我叫柳致知,是赖继学的好友,也认识你孙女,今天是他们俩大喜的日子,借此好日子,敬你老一杯,祝你长寿,您老随意,我们先干为敬!”说完之后,一拉赖继兴,不给他说话机会,一杯喝了下去,赖继兴发现不太对劲,自己准备对付柳致知的,怎么变成他对付自己,见众人盯着自己,只好将一杯喝了下去。

    严老爷子喝了一口,饶有兴趣看着柳致知:“柳致知,我记起来了,你救过我家孙女的命,丫头叫你老师。”

    “老爷子,那是碰巧而已。”柳致知想不到严冰跟她爷爷说过自己的事,倒有点不好意思。

    严老爷子目光又落到赖继兴身上,问到:“这位是?”

    “我叫赖继兴,是赖继学的堂弟,陪柳先生来敬老爷子一杯酒,柳先生既然与老爷子相识,那…”赖继兴话还没有说完,便被柳致知打断,他原意是自己还到其他地方敬长辈,想借机脱身。

    柳致知怎么会放过他,抢着说:“他刚才跟我说,难得见军队中人,听说军中人豪爽,想与各位交个朋友,敬各位几杯。”说完,用手一推赖继兴:“兄弟。你在海外,也多次听说国内军人的豪气,机会难得。”

    柳致知这么一说,正在与赖继学拚酒的一帮军人立刻目光转向赖继兴:“好汉子,来。先喝了这杯。”

    赖继兴暗暗叫苦。只好喝酒,他当然不会让柳致知舒服,几句话,又将柳致知牵入其中。柳致知却不在乎,他本来喝得就比赖继兴少,加上他的修为,自然有办法化去酒精,不仅没有退让。更是推波助澜。

    情况演变成三人对十来名军人,这十来名军人中,有严老爷子部下带来的,又有严老爷子身边的警卫,本来他们就喝了不少,现在又掀起**,又是几箱酒下去,能勉强站着的没有几个人,赖继兴虽有修为在身。不过他的修为对付一二斤烈性酒没问题,现在可不止一二斤,已是双倍带转弯,场上只有两个人是清醒的,就是柳致知和赖继学。两人脸上带着坏笑,赖继兴已经是主动找酒喝了。

    军人由于人多,每个人已是一斤大几,有几个已是两斤多。对于常人来说,已是酒量。严老爷子已经看出这三个人酒量很大。明显是针对自己手下,便制止了手下,才算结束了这场斗酒,其他宾客也不由咋舌。

    柳致知见赖继兴喝多了,估计下午恐怕要睡在床上,脸上带着笑,准备结束,谁知,赖继兴还不放过他,不知在什么地方又拎来两瓶。

    将一瓶塞给了柳致知:“来,我们接着喝,我不相信喝不过你,我要喝给阿梨小姐看,是你强还是我强。”他已经彻底喝多了,实话都说了出来,说完只接套着瓶子咕嘟咕嘟地灌了下去,赖继昌见此急忙过来,想与他抢,已经迟了,赖继兴一头栽倒在地,他是彻底灌多了。

    柳致知见此摇摇头,虽然心中不高兴,但他毕竟没有做出什么事,仅是爱慕阿梨,找自己拚酒而已,看他一头栽倒,自嘲地一笑:“那我就陪你一瓶!”头一仰,咕嘟咕嘟将这一瓶也灌下了肚子,摇摇头,头都没有昏,他现在身体,许多功能自己会自动调节,根本不需柳致知自己控制,想灌倒柳致知,几率太小。

    柳致知这一手,将旁边人吓了一跳,他刚才拚酒,众人已看到,喝下去已有四五瓶,又是一瓶,居然没事,不少人用看怪物一样的眼光看着他。

    柳致知想起与赖继兴斗酒的事,不由苦笑,自己心中对阿梨的情还是有点不自信,不然没有这种心理,不过,这种感觉也是顶好,能遇到阿梨,是自己生命之中真正的精彩。

    可怜的赖继兴下午就一直在睡觉,只到第二天才醒,晚宴都没有参加。等他醒来之时,柳致知等人已上了飞机,飞往申城。

    吃过饭,宋琦对柳致知说:“早知道你去拚酒,我给两颗化酒丹给你。”

    “我没有什么事,修行到了我现在层次,想将我喝醉,已是极难的事。”柳致知笑道。

    “想不到会出现这一幕,不过谢谢你,我本来担心赖继兴在酒席上找堂弟的麻烦,暗中较量,这样一来,他今晚是跳不出来,柳先生,你无意中解决我头疼的事。”赖继圣走了过来,说到,然后有点好奇地问:“柳先生,你究竟能喝多少酒,今天堂弟也是大显神威,他酒量应该没有这么大?”

    “我嘛,大概看我能喝下多少水。”柳致知也不知道自己现在能转化多少酒精,没有给出数字。

    下午又陆续有些客人来,这些人都是当地一些著名企业家和政府的官员,赖家这些年名声又一次响起,企业界人士经常就风水之类问题向赖家请教,而政客也私下为自己的住宅之类请赖家做事,虽然在明面上从来不承认。

    华夏官员中有不少人嘴上是唯物,但背后讲起这些所谓迷信来,比谁都迷信,说白了一点,也是心理上的需要,想保住目前的荣华权势,然而又把握不住命运,只好求助这些,加上不少人也不是干净之辈,更需要心理上的安慰。

    所以,当晚宴开始时,桌数又增加了不少,比起中午,更见庞大。

    随着门德尔松的《婚礼进行曲》,晚宴拉开大幕,专门租用的礼炮队开始放响礼炮,一发发礼花弹被小钢炮射入半空,虽是在农村之中,但其规模和奢华就是那些所谓名流婚礼所不及,还好,赖家相对比较内敛,接新人也是中规中举的车队,虽然名车有数量,倒没有租用直升机之类,没有那么张扬。按赖家现在财力,这些并不难做到,却没有做,至于摆酒桌数多,那是赖家交际较广。

    新人在俊男美女的簇拥中出场,音乐也转换为民族音乐《花好月圆》,接下来的礼仪与一般婚礼并无大的区别,作为新人,两人完全如木偶一样被司仪摆布,气氛非常活跃,司仪也显示专业素质。

    晚宴气氛非常好,却未出现中午那样的闹酒,中午赖继学表现出来的海量让众人都镇住了,晚上新人依敬酒时,没有人再对新郎闹酒,柳致知看到中午灌酒那十几个军人,现在一个个都精神不振,中午的酒显然还没有醒。

    从开席到宴末将近三个小时,厨师也显现其深厚的功底,比之真正大酒店,水平只高不低。

    当音乐转为《良宵》时,酒宴也开了尾声,新人和赖继学家人开始送客,本地客人渐渐散去,远方的也纷纷回到住宿之处,新人被送入洞房之中,开始闹洞房,柳致知兴趣倒不太浓,大家闹了一回,各自散去。

    第二天早晨,与赖继学夫妻辞别后,数辆豪华大巴将众人送到机场车站等处,柳致知数人依然做飞机回申城,不过多了几个人,肖寒夫妇、戴秉诚和旋淡如,还有梅疏影,柳致知邀请他们到自己那边玩两天,他们也答应了。

    到了申城,他们就落脚在柳致知的别墅之中,柳致知和阿梨也陪他们在申城玩了几天,其间出现了一个趣事,刚一到柳致知的别墅之中,肖寒夫妻两人不见了,结果一找,发现两人在各个房间乱转,当然不是乱转,两人职业病发作,他们发现柳致知房间之中玉器和字画都是精品,不由自主去探路。

    吃饭时好不容易找到他们,戴秉诚问他们是怎么回事,肖寒不好意思,南慕烟却不客气地说:“柳兄弟,你这边玉器都好像有法器的效果,还有那字画,有些也类似法器,其他好像也是名家之作,不由多看看,探探路。”

    “探探路?”旋淡如有点奇怪。

    南慕烟陡然发现自己说漏嘴了,立刻有点不好意思,柳致知陡然回味过来,戴秉诚也回味过来,两人不由爆出哈哈大笑,其他人还未回味过来。

    柳致知揉着肚子说:“没什么,是肖兄的职业习惯,肖兄,嫂子,喜欢什么尽管拿,不要客气。”

    这一说,大家都明白,不由也笑起来了,肖寒两人并不是真的拿了东西,而是作为神偷,一见这么多好东西,当然要看看,想象自己如果进来偷,该如何下手。

    “我们只是看看,柳兄弟,你书法很好,不如写一幅字给我就行了。”肖寒也笑了。

    结果,柳致知给每人写了一幅字送给他们。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