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331. 旧情已薄波底月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送走了作客的诸人,然后将阿梨送回了苗疆,这几日,阿梨倒与梅疏影成了好友,梅疏影邀请阿梨有时间到扬州做客,并给阿梨设计了几身衣服,等做好后寄给她。阿梨也邀请梅疏影去苗疆作客,梅疏影也有些动心,她一直想去那些地方亲眼看看苗族等民族的服装,也让她的设计开阔思路,答应今年如果有时间,去苗疆一趟。

    柳致知在苗疆那边呆了十来天,又返回了申城,他准备瘵一些事处理一下,然后再到苗疆的道庐之中,准备闭关,突破大药的过关服食,迈向金丹的关键一步。

    回到申城没两天,接到一个电话,是他的玉雕老师罗璜打来,邀请他参加一个玉雕博览会,柳致知在春节时给罗璜老师拜过年,当时并未提到这件事,看来是临时的安排,一问果然如此。

    这次玉雕博览会是华东数市联合举行,地点在上以前的万博会会馆,罗璜本来没有准备麻烦柳致知,他知道柳致知学玉雕更多是自己的兴趣,而不是以此为职业,不过几个弟子有两人回老家过春节,由于多年未回家,今年在家呆的时间长了一些,一时不能赶回来。

    既然老师请帮忙,柳致知当然义不容辞,立刻就答应了。

    到了现场,找到了展区,罗璜已在那边,还有几位师兄也在现场,罗宛琪也在现场,一见柳致知,便喊到:“师弟,到我这里来,给我帮忙。”

    柳致知过去帮忙,事情很简单,有客人来介绍一下玉器的知识,必要时可以演示一下如何琢玉。

    不断有些顾客来到这个展台参观询问,柳致知也热心地解说,在此展台不是一家,有琢玉大师的专用展台。也有不少玉器厂的展台,甚至有些知名珠宝商的展台。

    柳致知讲说了一会,正好这会没什么人,便忙里偷闲喝了两口茶。

    “柳致知,你怎么在这里?”一个女子声音带着惊喜问到。

    柳致知一抬头。他认识。是他以前女友尤佳嘉的同班同学姜雨,上一次见到她时,她在申城电视台实习,去柳致知支教的麻家寨小学采访过。

    “姜雨。你也来玩?”柳致知顺口说到,见她手中拿着话筒,后面跟着摄影人员,顿时明白,话音一转:“噢。应该叫你大记者了,在什么单位?”

    “我实习后,就留在了申城电视台,这次是来采取玉雕博览会的,你怎么在此,好像是工作人员,难道又是自愿者?”姜雨不由猜测着柳致知的身份。

    “不是,这是我老师的展台,我过来给老师帮忙。”柳致知脸上带笑说着:“姜小姐。进来坐一下?”

    “你老师的展台?”姜雨抬头看了一下,看清楚此处是玉雕大师罗璜的展台,不由问到:“你怎么时候成了罗大师的学生?”

    “我早就是罗大师的弟子了。”柳致知笑到。

    罗宛琪听到这边有声音,从展台背后抬起头:“师弟,是什么人?”

    “是一个同学。是你的学长。”柳致知笑到,他的称呼有些奇怪,罗宛其以自己比柳致知学琢玉早,硬要充柳致知的师姐。她也是柳致知的校友,比柳致知低几届。按理得叫柳致知一声学长,所以姜雨是罗宛琪的学长名正言顺。

    听柳致知这么一说,罗宛琪从后面出来,柳致知给两人介绍。

    “罗小姐是罗大师的孙女,可谓家学渊源,我正准备采访罗大师,不如先采访你们两位。”姜雨笑着说,让摄影师准备拍摄,开始对两人采访。

    采访结束后,姜雨也进入展台,柳致知让她坐下,倒了一杯茶。

    “想不到你居然是一个琢玉高手,又是一个事业有成的年青俊杰,尤佳嘉离开你,尤家真是做错了。”姜雨说到。

    她一提到尤佳嘉,柳致知心中不由一痛,他自己以为已将尤佳嘉忘记了,其实根本没有忘记,他与阿梨间感情可以说到了心心相印的程度,自以为旧情已薄,谁知姜雨今天一提,心中不由又是一痛。

    “现在佳嘉还好吗?”柳致知声音有点沙哑地问到,他已尽量平复自己的心情,但些许不自然还是流露出来。

    姜雨刚才是无意之中提到尤佳嘉,话一出口,有些后悔,但话出口,不好收回,装着不在意,她是尤佳嘉的朋友,与尤佳嘉关系非常好,知道两人的事,也知道尤佳嘉迫于家族的压力,做出那样的选择,见到柳致知时,不由想起尤佳嘉的痛苦,才忍不住多嘴。

    罗宛琪不知道柳致知的这一段往事,但她也不是呆子,也看出柳致知的不对劲,在这种情况下,还是少开口,免得弄出不愉快的事来。

    “她”姜雨顿了一下,才说:“还好吧,她去了加拿大两年,今年回来了,春节时我见过她,比以前成熟了,她跟我说,她当初与你在一起不后悔,后来离开觉得对不起你。”

    “你知道她当初为什么那样做?”柳致知的口气终于平静下来。

    “这~我作为外人,本不好说,佳嘉对你用情很深,但她是尤家的人,尤家是一个世家,身为尤家子女,婚姻根本不能自主,必须为家族作出牺牲,家族之中,早就注定她的婚姻,她如果不离开你,尤家说不定会对付你家的企业。”姜雨说出了实情。

    柳致知幽幽叹了一口气,眼中闪过一丝愤怒,接着又现出一丝无奈,他对尤佳嘉依然不能忘怀,不可能做出报复她的事,对于与她相关的人和家族,柳致知做不出那种报复的事,他不想尤佳嘉为此伤心。

    “她嫁给是什么人,对她怎么样?”柳致知问到。

    “是浙省的一个官宦之家,实权之家,姓郑,叫郑鸣文,听说对她很好,还没有结婚,不过婚礼在今年上半年。”姜雨说到。

    “能不能将佳嘉的地址给我?”柳致知请求到。

    姜雨迟疑了一下,说:“可以给你,但你要冷静,佳嘉希望你幸福,我不想你破坏佳嘉现在生活,你们毕竟已分开,旧事就让它过去。”

    “放心,我不会破坏佳嘉现在生活,我现在有了自己的真爱,说起来,我对不起佳嘉,只会祝福她,希望她一生幸福。”柳致知嘴角绽开一丝笑容。

    姜雨想了想,最终还是将现在尤佳嘉的地址告诉柳致知。谈了一会,姜雨起身告辞,刚起身,有几人向这边展台而来。

    “不打搅你们了,你们忙。”姜雨笑到,眼光扫到了来人身上,不由一愣。

    来的几人之中,有一人,被别人如众星捧月一样,年龄与柳致知差不多大,人也英俊,不自觉间流露出一种作为领导的气势,一身西装,很精致,手工**,整个人有一种严谨一丝不苟的风范,他也看到了姜雨,微笑打招呼:“真是巧啊,姜大记者也在此,来这里采访?”

    “郑鸣文,真是巧啊,你怎么也来这里,佳嘉有没有一起来?”姜雨有点不自然,刚与柳致知说过尤佳嘉的事情,结果人家未来夫婿就到了,一个前情人,一个未婚夫,姜雨想到就觉得有些尴尬。

    柳致知也是一愣,仔细打量着郑鸣文,就连一旁的罗宛琪也认真打量着郑鸣文。

    “我听说申城玉雕博览会,家中有一块翡翠料,准备做点东西送给佳嘉,听说这里是罗璜大师的展台,来看一下,能否请罗璜大师看一下,能做点什么东西。”郑鸣文说到。

    “我爷爷刚与两个朋友出去了,你如果放心,让我来看看。”罗宛琪说到,她对料子还是有一定兴趣。

    郑鸣文一听,脸上浮现出微笑:“你是罗璜大师的孙女,当然可以。”说完之后,旁边一个人打开手中的包,取出软布包裹着翡翠料子,递了过来,柳致知伸手接住,料子并不大,柳致知打开了软绒布,罗宛琪也凑了过来。

    这是一块翠色冰糯种的翡翠,品质很好,两个人低头看了一会,商量了两句,柳致知也借此将心境平复了一下,将注意力集中在料子上,他对郑鸣文并没有恨意,事情走到今天,已不可能回到当初,郑鸣文不过是被卷入其中,不能怪谁,这种事情没有对错之分,感情之事在无奈的现实面前,根本不好评价。

    柳致知恢复了冷静,抬起头:“郑先生,这是一块很好的料子,不过小了一点,能抽出一付镯子,剩下的料只能做一些小挂件之类。”

    “那就按你说的做,能不能让罗璜大师来雕?”郑鸣文说到:“我就是冲着大师来的,加工费好商量。”

    “这我做不了主,要问老师?”柳致知淡淡地说,扭头对罗宛琪问:“师姐,你看师傅有没有时间?”

    “我得问一下爷爷,不过这块料子爷爷不太可能动手,要不让大师兄来做,要不师弟你动手?”罗宛琪说到。

    柳致知摇摇头:“师姐你是知道,我一般不接业务,我学琢玉仅仅是自己的兴趣。”

    “我知道你不愿意。”罗宛琪有点意味深长地说,回头又对郑鸣文开口:“郑先生,这块料子让大师兄来雕怎么样?”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