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333. 情到浓时情转薄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见这块玉,已能算上炼材,自己如果动手雕刻,也不算辱没这块材料,如果雕好了,激发出物性,就是一件标准的法器,向秦老购买这块玉,看秦老的表现,大概不会放手,所以柳致知也不开口。

    但如果做成法器,落在一个凡人之手,对自身和家人的身体来说,当然好处很多,但一旦让有心人知道,是福是祸,也说不准,但不做成法器,也是可惜,想到这里,便开口说:“能做到,不过那样的话,就不是普通东西,说不定不是什么福份。”

    “小柳,你意思是如果雕成作品,就不是普通东西,那会是什么,对家人有什么害处?”秦老不放心地问到。

    “对家人没有害处,对身体也有好处,但好东西也许会引来别人觊觎。”柳致知说到。

    “这倒不怕,我自己收藏,不在别人面前炫耀,别人不知道,就没有什么事了。”秦老倒没有在乎。

    柳致知没有多说其它话,将玉石取在手中,细细感应了一番,说:“这块料子可以琢出一件作品,传说之中的宝莲灯。”

    秦老眼睛一亮,罗璜也点头说:“不错创意,本来这块玉被剜去了一块,这样一处理,经莲花灯形式,倒是充分利用了材质,老秦,你放心,我这个弟子的手艺绝对没有问题,对于做这一类东西,比我强。”

    柳致知便带着这块玉回到一楼的展台,开始构思作品。博览会不过三天,一周后,柳致知将东西交给了罗璜,已是一只宝莲宫灯样,在内部柳致知刻上云篆符纹,充分调用此玉的物性,如果落到一个真正修行人手中,已是低阶法器,最为巧妙的。柳致知根据自己对聚灵阵的理解,在其内巧布了聚灵阵法,当此灯处于黑暗之中,一层淡淡的光华升起,虽很淡。却好像其灯内真的亮了起来。就这一点,已不算凡物。

    柳致知用心在花哨上,反而减弱了法器真正价值,这也是柳致知用心之巧的地方。这件东西依然有辟邪的妙用,但作为真正的法器就有点鸡肋了,但作为一般人的工艺品来说,可算巧夺天工,没有能源。却依然有淡淡辉光笼罩在其中,真的如不灭明灯。

    秦老得到此灯之后,大喜过望,特地送给柳致知一块上佳和田玉,柳致知也未客气,谢过秦老之后,便收了下来。

    回到别墅中,柳致知看着这块玉料,品质非常好。标准的羊脂玉,但却没有多少灵性,柳致知暂时不想动它,又想到了郑鸣文为尤佳嘉订做的玉镯,心中又想到当日之事。不由深叹了一口气,以前以为自己差不多忘了尤佳嘉,现在才明白不过是将她深深压在心中,这件事迟早都得解决。还是去见她一面,解来自己的心结。昨日之事已不可留,自己快到采大药过关服食,炼己不纯,到时鼎倾药飞。

    想到这里,柳致知取过那一对红绿两色的玉镯,这是他当日在腾冲所选的玉料中小的那一块琢成,当日一共是两对,其中一对送给阿梨母女,另一对一直放在柳致知身边,这对玉镯之中,阴阳相缠,自能锁住人的生机,减弱容颜衰老,看来,这对玉镯也该送出去了,算自己还尤佳嘉一片真情,自己明天去浙省杭城一趟,有些事情当作一个了断了。

    ……

    尤佳嘉站在江堤上,眼前是平静的钱江水,虽然钱江每年大潮非常壮观,但那是秋季,现在是春天,而且是早春,有些春寒,江水很平静,身后不远处是一片豪华的别墅区,此处是杭城风光秀美之处,据说此处风水也是大师所点,绝佳的宝地,在杭城,风景好的地方很多,但又要是风水宝地,就相对来说比较少了,隐隐可看到远处的六和塔。

    尤佳嘉自从加拿大回来,就喜欢来这里,时间虽已经过去二三年,她心中也平静了不少,很少去想柳致知,她也知道,自己并没有真的忘记了他,那一段感情刻骨铭心,经常午夜梦回时,不经意间泪沾枕巾,自己就要嫁给另一个人,虽然对方对自己也是非常体贴,但心中总有时出现另一个人。

    江风袭来,有了寒意,她回过身,准备回去,目光却发现另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个身影曾经令她刻骨铭心,令她午夜梦回,却又是今生无缘,见到这个身影时,第一个念头:“他瘦了,好像更单薄了。”

    柳致知来了好一大会,根据姜雨给他的地址,一脚来到这里,本来还有些迟疑,他不想上门,打电话又怕尤佳嘉不一定见他,想不到却见到尤佳嘉独自一人望着江水发呆,他也没有动,只是在背后静静地看着她,见她身影比以前瘦了,寂寥地独自一人望着悄然流逝的江水,心中升起一种心痛地感觉,甚至怀疑自己是否来错了,自己是否太自私。

    两人双目相对,一时都没有动,呆呆望着对方,情到浓时情转薄,而今真个悔多情!

    两人远远地对着,还是柳致知先动了,走到尤佳嘉的面前:“你瘦了。”

    三个平常的字,柳致知已是控制自己的情感,以尽可能的平淡语气说出来,然而,声音之中依然带着些许沙哑。

    就这三个字,尤佳嘉眼泪一下子流了下来,静静地,没有发出一丝声音。柳致知呆呆看着,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很自然地伸出了手,拭去她的眼泪:“这几年,你过得还好吗?”

    “你为什么要来?”尤佳嘉身体一动,似乎要扑入柳致知的怀中,却又停了下来,深吸了一口气,调节了一下心情,语气也是尽量平静,但声音中一丝颤抖却出卖了她。

    柳致知没有正面回答,有点自顾自地说:“我遇到了姜雨,她告诉你的情况,更碰巧的是,又遇到了郑鸣文,他为你去订镯子。”

    尤佳嘉身体又是一抖:“你知道当日的真相了?”

    柳致知点点头:“是姜雨告诉我的。”

    “既然知道,你来还有什么意思,你心中不恨我吗?”尤佳嘉声音之中有点激动。

    “恨你?我自己都说不清当日的情感,我从来就没有恨过你,你去了加拿大,我在那段时间去了苗疆支教,一方面是爷爷的遗志,另一方面也想找个偏远的地方,静静地抚平那种心痛的感觉,时间过的真快,也许挫折真的使人成熟,现在有时偶尔想到你,只觉如同隔世,那种感觉既有痛,更多却是一种甜蜜。”柳致知说到。

    “我也一样,本来伤口已经愈合,你为什么又出现,将我心中伤口又撕开?!”尤佳嘉声音低了下去,并不是责怪柳致知,更多是自己也说不清楚。

    “听说你要结婚,忍不住还是来了。”柳致知说到。

    “来了又有什么用,相见不如不见。我也不可能与你在一起,不然,当日我就不会离开你,你又何苦呢?”尤佳嘉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我答应过姜雨,不会破坏你的婚姻,人生有许多无奈,佳嘉,你既然选择了,我也不能强求,当日之言,不论对你,还是对我,都已成空,相爱一回,我是带着祝福来的。”柳致知说。

    “世事就是如此善变,也好,今日一见,从今后如路人,过去的美好就让它珍藏在心中,也算我人生的回忆。谢谢你今天来看我,也谢谢你的祝福。”尤佳嘉好像也平静下来。

    “我们都不是为情而能付出一切的人,不然当日我就会不顾一切地来找你,也许事情就是另一种情况,现在如果再做,伤害的人就太多了。佳嘉,让我最后再叫你一次,我没有什么东西祝福你,这两年,我拜玉雕大师罗璜学习琢玉,这付玉镯从选料到加工,都是我亲自完成,让我给你戴上,算我最后的请求?”柳致知取出一只盒子,打开了盒子,里面是两只红绿完全缠绕在一起的玉镯,柳致知伸手拉着了尤佳嘉的手,尤佳嘉微微一缩,然后任由柳致知握着。

    柳致知给她将一只玉镯戴到手腕上,玉镯一戴到腕上,尤佳嘉没有留意到,身体似乎一刹那发生一些变化,柳致知也不会说破,这镯子本是辟邪护身,最大功效是锁住生机,延长青春,使容颜长保。

    又将盒子递给她:“这是一对,不应该使它分离,这是我的祝福,祝福你一生幸福,永保青春美丽,你的婚礼,我就不参加了,以后你自己保重自己。”

    柳致知说完之后,又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转身准备离开。

    “致知!”尤佳嘉今天第一次喊到他的名字,柳致知身体微微一震,缓缓回过身,尤佳嘉迟疑了一下,本想不顾一切扑过去,说跟他走,但却没有动,话到口边,也变成了另一句话:“你也好好保重自己,忘了我,我不值得你爱。最后,谢谢你的祝福。”

    柳致知敏锐感觉到尤佳嘉情感上变化,点点头,说:“你也好好保重,我走了。”说完转身,沿江堤而去。

    尤佳嘉望着柳致知的背影,眼泪又一次流下。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