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335. 数日辛劳一饭怜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推开了静室的门,阿梨有些疲惫,但依然在等待,一见柳致知出来,立刻喜上眉头:“阿哥,你成功了?”

    柳致知点点头,有点心疼阿梨:“我这关已过,现在开始温养,七还九返,上迎天劫,形神合一,真正成就金丹。这几天辛苦你了,我这次闭关,一共是几天?”

    “七天,刚好七天。”阿梨说到。

    “七天都没有合眼,你虽是修行人,也累了,赶快去休息。其他的事等你休息好了再说。”柳致知直接强迫阿梨去休息,道庐之中有的是房间。

    阿梨带着笑容入睡,看着她入睡,柳致知心疼将薄被给她掖好,走出了房门,轻轻带好了门。

    柳致知在门外长舒了一口气,这次过关服食异常顺利,有些地方却与丹书记载不完全相同,可能是自己情况特殊,现在自己处于一种特殊状态,任何事情在自己眼中都是风清云淡,大药服食之后,自己实际上是时刻处于一种温养状态之中,心神并未有须臾离开,严格讲,自己现在依然处于定中,看似与别人无异,但自己知道,现在的自己是真正做到行走做卧,不离这个。打个比方,现在自己内心真的如平静的寒潭,外面有事来,自然处理,却不会引起内心波动,柳致知想起禅宗的一个公案。

    卧轮禅师有一首偈,说自己能对境无心,入于静定之中:

    卧轮有伎俩,能断百思想;

    对境心不起,菩提日日长。

    六祖慧能听后,说“此偈未明心地,若依而行之,是加系缚。”也说了一首偈:

    慧能没伎俩,不断百思想;

    对境心数起,菩提作么长。

    现在的柳致知,开始明白慧能大师的偈子的意思,自己处于温养之中,体内自有其运行规律,如日月经行,自己不用意识干涉这种运行,不住于一种定见,常人不同,看到美食,口腹自然想食,心也引起身体相应的反应,这种反应根本不能自主,甚至有时还主动加剧,就是肚子不饿,也引起**,而柳致知现在却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如有事情来,该如何做就如何做,行事也不会影响自己本心,不会影响到大丹的温养,这才是行走坐卧,不离这个。

    柳致知这种明白是真明白,而不是思辨上明白,而是真正在做,所谓知行合一。修行到此,柳致知才有资格说自己是真修行。

    一阵香风袭来,秋月珀现身:“恭喜主人功行大进!”

    “这几日也苦了你,你去照顾一下阿梨,不要打搅她。”柳致知安慰了一句,吩咐到。

    秋月珀应了一声,去卧室门口候着。

    柳致知却去了厨房,阿梨这几天不仅没有休息,恐怕也没有吃好,他决定做些饭菜,等阿梨醒来,让她吃个舒心的饭。

    由于柳致知并不常住在这里,厨房之中食材并不多,大多数是干货,如香茹木耳笋干之类,肉食也有,不过都是腊肉之类,好米倒有好几种。

    柳致知淘了一点鸭血糯,用电饭煲焖上,柳致知发现一个奇怪的事,或说他的格物之道可能更进了一步,他居然好像本能知道放多少水,煮出来饭是松还是硬,脑中好像有计算机模拟程度一样,不同参数,就有不同的结果,甚至最好焖多长时间,断了电源,然后再焖可能更好,这些都不自觉地推演了出来。

    柳致知知道这应该是自己大脑感应到米的特性,然后根据自己以往以验合理推演得出的结果,有这个能力,自己以后是不是在其他方面有大用途,做事之前,先行推演一番,尽可能减少失误。

    柳致知又开始用水发香茹木耳之类,这些东西都是山类野生的菌类,发现与米一样,脑中不自觉地推演,甚至开始组织菜谱,柳致知又切了一些腊肉丝,走出厨房,出了道庐,在山中寻找一些野菜,毕竟道庐之中没有种菜,不久便带回一些现采摘的野菜。

    做菜之时,柳致知又发现一个奇特之处,自己居然能根据感应到食材的物性,充分发挥出来,不仅考虑的味道,更考虑对人体是否有益,甚至根据情况,配制出针对阿梨这种情况的菜肴方案,柳致知甚至有一种想法,自己这种新出现的能力,是否可以认为自己的炼丹师的潜质。

    阿梨一觉醒来,柳致知推开了门,秋月珀已通知柳致知。

    “阿梨,先洗一下脸,然后吃饭,我饭已做好。”柳致知说到,后面秋月珀已端来洗脸水和毛巾。

    “阿哥,谢谢你。”阿梨很感动,她是一个很容易满足的人。

    “阿梨,你我之间,不用说谢,你为我如此辛苦,我不过做一顿饭,先洗脸。”柳致知将毛巾递给了她。

    阿梨洗过脸,简单地梳妆了一下,便来餐厅,菜已摆好,很清爽几样菜,只有一样是野菜木耳炒腊肉,算是带点荤,其他都是素菜,还有一碗汤。

    柳致知给她盛饭,紫红的血糯米颗颗晶莹,饭恰到好处,既不显烂,也不显硬,却又保持米粒颗颗完整,看起来就让人食欲大振,一股血糯特有香气在弥漫。

    “阿梨,尝尝我的手艺,看与以前比有没有进步?”柳致知也坐下,端起了碗。

    阿梨看到碗中饭,颗颗如碎细紫红宝石,如此美丽,一时都舍不得下筷,听到柳致知的催促,才低头扒了一小口,一入口,细细咀嚼,松软适口,满嘴糯糯的香气,使人舍不得放下。

    “好吃,阿哥,你煮饭的水平比以前高得多了。”阿梨口齿有些含糊,嘴里有饭地说到。

    “不要光吃饭,再尝尝菜。”柳致知笑到,他倒未沉浸在其中,他现在还处在那种静定的状态之中,饭菜再好吃,也是平常待之。

    阿梨又挟了一筷子菜,送入口中:“阿哥,你是不是又去学厨师了?”

    “没有。其实并不是我的手艺上升,也算我手艺提高。”柳致知一时发现很难说清,便整理一下思维,将自己新的能力说了一遍,这种能力实际上是以前对物感应能力上升,以前柳致知就能凭感应识别出什么东西可以食用,什么东西不能,现在显然进了一步。

    阿梨这才明白了今天饭菜与柳致知以前手艺相差那么大,并不是柳致知手艺进步,而是他的能力长进。

    “阿哥,你这个能力好奇怪,不过阿梨喜欢。”阿梨说到。

    “既然阿梨喜欢,我以后天天烧给阿梨吃。”柳致知笑到。

    “阿哥,你还有其他事,只要阿哥心中有阿梨,不管阿哥做的什么,阿梨都喜欢。”阿梨吃完了一碗饭,又去添了一碗,终于吃完,用手捂着小肚子:“好饱,阿哥,还是不能吃你做的饭,不然我就会发胖。”

    “不要怕,胖呼呼抱起来更舒服。”柳致知调笑到。

    阿梨脸一下红了,翻了一个白眼给柳致知:“我来洗碗。”说完便起身去洗碗。

    柳致知见阿梨去洗碗,心中自然也静了下来,他本身处于一种静定状态,所行不过随方解缚,就如一个东西掉在地上,自然会发出响声一样。

    这边事处理结束,吩咐了秋月珀一声,柳致知和阿梨回到阿梨的家中,阿梨在柳致知的道庐之中七八天,虽然事先已和阿梨的娘打过招呼,但还是早点回去。

    柳致知在苗疆又呆了十几天,渐渐退出了那种静定状态,卯酉两时,运行卯酉周天,这是行沐浴之功,左旋三十六,右旋二十四,分为卯酉之时,止火退符,行日月合璧。

    以后的功夫却是金液还丹一段,所谓七还九返,这段功夫说起来很神秘,不过是在静定之中,丹气自然上升,化为金液,重新返回黄庭之中,当然,此时功夫并不是以意引气,而是真正静定之中,周身气机自然演化,一派纯任自然,所谓金液还丹,不过是内景显示,七在数中为少阳为火,九为老阳为金,气机发动,自然契合阳数,何时圆满,却是语言说不清,功夫到时,自然明白。

    柳致知见自己功行已稳定下来,以后修行并不是着急之事,功到自然成,快则十个月,慢则三年,自然当能迎天劫,真正成就金丹,到那时,才有资格说:“我命由我不由天”。

    这次来苗疆道庐修行,可以说非常圆满,柳致知毕竟没有完全脱离世间,便与阿梨等人告别,返回申城。

    现在已是农历三月份,大药服食比柳致知当日预计早了一些,但也差不多,回到申城,先和宋琦见了一次面,简单说了自己这次修行的成果,赖继学夫妇现在却在国外度蜜月,还未回来。

    柳致知准备夏日去一趟俄罗斯的通古斯,凭他现在,完全可以直接飞越国界,但考验在那边行事方便,决定还是办一下护照,便准备自己一些证件之类,事情还没有办,却让他遇到了一件事,这件事与他当日交给特殊部门的苌弘碧有关系。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