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337. 外药增功伏心难(中)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回到院子中,他不想凑这个热闹,想不到科学家居然利用生物技术,能生产出苌弘碧之类的东西,不过他们还是站在那体实际存在物质角度入手,那些人出问题,很可能苌弘碧引发他们精神上一些东西,自己又控制不住,精神上技巧偏偏又是现代科学的弱项。柳致知摇摇头,这不是他所考虑的。

    他现在考虑的是,如果有人想动他房子中这些玉器之类主意,他该如何应付,不可能千日防贼,柳致知静静站在院子中,在想如何应对这种情况,这种情况是在于宝物诱人,如果谁沾手,都得不到好的下场,恐怕没什么人会冒出生命危险来动手。

    想到这里,他灵机一动,既然这样,玉器留在此处安然无恙,一旦离开一定范围,就会要对方的命,甚至让对方受尽折磨,不就可以威慑大多数人,而柳致知却有办法做到这一点,不论他所掌握的巫蛊降头之术,还是黑教的秘法,其中都有许多诅咒,柳致知干脆给玉器之类都下了诅咒,这些诅咒只要玉器还在一定范围内,根本不会发作,不然接触者都要受到折磨。并且,只要搬动玉器,都会得到警示。

    做好这一切,天已完全黑了下来,柳致知吃过晚饭,正在,正在翻看一本佛典,陡然放下了书,现在时间已是晚上十点多钟,居然有人来了,而且是一位不速之客。

    柳致知推开书房门,走到院子中,一个人影正翻墙而过,落到院子中,柳致知正好也到了院子,两人相隔不过五六米,对方显然没有想到柳致知会出现在院子中,先是一愣,接问身体一矮,脚下很快。到了柳致知面前,一掌便切向柳致知的脖颈,显然是练习硬功之类,手掌有点泛青,但火候并不深。看样子想一掌将柳致知打昏。

    柳致知如何将他放在眼中。随手一指,点向他的曲池处,这是手肘的关节穴位,一旦点中。轻则整条手臂发麻,重一点半身都会失去控制。

    柳致知不过是随意一指,如果有外人在场,感觉中是对方将手臂上曲池自己送到柳致知的手指上,想变招。却来不及,只觉手臂一麻,便整个失去了知觉,甚至半边身体都有点麻,知道自己遇到硬碴,脚下连退,带着惊色向后退出,同时,一团碧绿的火焰出现。此火一出,一股幽凉漫开,柳致知见对方退开,出现这一团碧火,并没有追击。而是饶有兴趣看对方。

    这火就是烧到柳致知身上,柳致知也不惧,柳致知身体会自动荡起罡气,将之扑灭。不过现在却不需要如此做,这团碧火刚一出现。在柳致知眼中,整个房子好像活了过来,一派灵光如大潮一样盖了过来,那个火球微微一亮,然后,什么声音也没有就不见了。

    那人显然知道对方不是普通人,自己遇到硬碴子,身体一退,陡然转身,急驰两步,如猴一样,蹿上墙头,根本不敢停留,翻身而下。

    柳致知一见对方上墙,手一动,就要临空出手,将对方摄住,手刚抬,听到何嫂的声音:“少爷,你怎么在院子中,我刚才好像听到有什么声音,少爷,外面有些凉,还是进屋。”

    何嫂打开侧厅的门,头伸了出来。

    “何嫂,你早点休息,我身体壮得很,在院子中呼吸一下新鲜空气。”柳致知将手收回,回头对何嫂说到,墙头上人影已消失。

    “少爷,你也早点回屋。”何嫂望了一眼,然后又将门关上。

    柳致知在灵觉中留意着对方,对方虽然翻出了墙,但反而慢了下来,并没有狂奔而逃,反而显得有些从容不迫,尽量挑树荫之下走,好像是在散步。

    对方在这个方面心理素质很强,不愧是特种兵出身,可惜这样一个人,却因激发异能后的副作用而不得不被禁闭,这个人一来,柳致知就知道是谁,他身上独特的生命律动让柳致知立刻认出他就是何恽和能净所追的人,想不到他晚上还有胆量来此,可能是当时匆匆从此经过,发现柳致知的别墅之中被一种特殊气场所笼罩,其中显然有特殊的东西,当时被人追捕,不好停下,现在摆脱了追捕,想探个究竟,谁知遇到了柳致知。

    柳致知见何嫂关了门,也越墙而出,他的身手是如何快速,对方虽早出来,但并未急驰而去,而是行若无事,换到一般人,就不会怀疑他。他的做法并没有错,不过显然异能激发不久,而且出了问题,并不了解一个异能者与同类之间打交道的方式。

    柳致知想到这点,不由也反省自己,自己修行时间也有数年,有没有觉得自己是修行人,而却忽视普通人的思维,自己应该透过这种表相,因时因地而化,不应该局限普通人或局限于修行人。

    柳致知见对方还在行若无事在散步,实际上也是时刻处于警觉之中,柳致知一步之下,已超过了他,出现在他前面,转过身,直面此人。

    对方立刻停下了脚步:“阁下什么人,为何拦我的路?”

    柳致知见对方到此时,还在装模作样,不由好笑:“这话应该我来问你,你深夜翻墙入我家中,你是谁,又有何目的?”

    柳致知说着,意志已悄然而出,转眼间两人所在处薄雾升起,自然让常人忽略,结界一成,柳致知放心了,他可以放手施为,而不用担心引人注意。

    对方显然有些愕然,他并未见过结界之类,但也感受得到这周围升起的薄雾与自然界的雾气有所不同。

    “我不过是好奇,见那所房子居然被一种奇怪的能量罩住,想看一下,我叫于重霄,出身军人,当过侦察兵。你又是谁?”于重霄有些紧张,知道对方不是常人,刚才自己就吃了一个亏,不得不谨慎。

    “柳致知,那所房子的主人,你说你当过侦察兵,恐怕不仅如此,特殊部门用超能水激发你的异能,结果出了问题,有时会失控,偷偷从那里溜出来,想不到你胆子倒挺大,白天被人追赶,晚上居然来这里。”柳致知淡淡地说。

    “你究竟是谁?是特殊部门的人?”于重霄立刻惊了起来,身体不觉绷了起来,如同警觉豹子一样。

    “你猜错了。一个普通的无业游民。”柳致知依然很平淡地说。

    “噢,不是特殊部门的人,你怎么知道我的情况?”于重霄先是淡淡噢了一声,好像一下子放松下来,给人一种感觉,他放心了,猛然间,他声音严厉起来,身体往前一倾,一步跨出,同时一拳从下勾出,勾击胃三角区,出拳快猛出人意料之外,如是常人,受他迷惑,往往不自觉地放松,他陡然攻击,还真会中招。

    可惜,他面对的是柳致知,这些变化如何瞒得了柳致知,柳致知冷哼了一场,好像料到他会出手,不仅没有惊惶失措,反而进了一步,左臂轻轻一带一顿,化为崩拳,于重霄顿觉一股大力涌来,脚下飘浮,顿时飞了出去,周身如凝,好像身体已不是自己的。

    柳致知这一拳力量并不大,却拿捏得炉火纯青,一带之下,于重霄只觉自己劲力落在空处,急忙刹住劲,如急刹车一样,身体不免有一瞬失去平衡,柳致知已顺势崩出,只是随意地一下,有同赶一只苍蝇,而于重霄却如同招雷击一样,浑身失去控制,直接倒飞出去。

    重重摔在地上,于重霄本是特种兵出身,特种兵在长期残酷训练中,身体早已形成一种本能反射,身体着地一瞬间,自然一曲一滚,卸去身体冲力,感觉身体又受到自己控制,特种兵的手段更是杀人的手段,所走的路数往往是一着致命,于重霄当然不例外。

    在地上一滚之下,便已出手,一把飞刀直射柳致知,于重霄并不是专门练习飞刀,但他身上有匕首,两人间距离并不远,不过数米,在这种距离,于重霄是绝对有把握,就是不能杀伤对方,也能让对方手忙脚乱,飞刀出手,一个鲤鱼打挺,人也立了起来,一站起来,一团碧火出现,化为数道碧绿的火箭射了过来。

    这两波攻击连在一起,给对方没有喘息之机,于重霄异能激发后,不久便发现他经常失控,所以并未真正得到特殊部门的那些真正异能人士指导,此次使用,也不过是自己摸索出来,他得异能时间并不长,能做到这个程度已是不简单。

    柳致知并未出现于重霄所希望的惊慌,两指一夹,将飞来的匕首夹住,碧火箭又到,柳致知一挥衣袖,好像拂飞尘一样,碧火箭还未到柳致知面前,在空气中自然消散。

    于重霄一下子懵了,这才明白柳致知根本不是他所能想象,形势不对,他立刻扭头就逃,明知不敌对方,当然要逃。

    “想走,你走得了吗?”余音未落,柳致知身影一幻,阻住了于重霄的去路,于重霄一见之下,吼了一声:“我和你拚了!”

    身上一下子被碧焰围住,眼睛之中也是一遍惨碧,咆哮着扑向柳致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