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339. 未觉身死处中阴(一)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什么怪事?”柳致知问到,又一次在背后细细打量了一下安晓云,这个女孩很秀丽,让人有一种怜惜的感觉,身上除了精神不好,并无什么不妥。

    “说起来话长,哥,前面有家茶馆,到那里面与你细细说,晓云,不用怕,有我哥在,没什么东西能伤害你。”柳致颜说到,将车子开到路边,停了下来。

    三人下车,现在是下午四点多钟,天很好,太阳也比较毒,柳致知看到这家茶馆的名字:茶禅玉堂,不错的名字,装潢也精致,三人入内,在靠里位置坐下,柳致颜叫了三杯咖啡,点了两样点心。

    柳致知便问是什么回事,柳致颜和安晓云便说出了一件怪事,安晓云并不是申城人,在柳氏集团做事,自己在申城租房,为了省钱,便与另两人合租了一套房,是一男一女,三人合租,有时也开开玩笑,那个男的叫吕孝文,女的叫曲星依,吕孝文因与两个女子合租,平时表现倒也殷勤,许多事抢着做,也有些小暧昧,对安晓云很有好感,偏偏曲星依对吕孝文也很有好感,这种事情最多发展成为一些言情剧的情况。

    却不料就在一个多月前,不幸的事降临了,吕孝文出了车祸离开了人世,他的父母将他东西取走,只有一件东西留了下来,就是三人共用的放在客厅中那台电脑,这是台式机,当初三人合租时共同买的一台二手电脑,随着安晓云在单位中表现,单位为她配置了笔记本,她也很少再用那台电脑,曲星依更多关心电视剧,下班后,更多与电视打交道,那台电脑用的最多的是吕孝文。

    自从出车祸之后,那台电脑就没有人用了,吕孝文的房间也空了出来。本来三人是合租,房租也付了一部分,按合同到六月份才到期,两个女的考虑是否再找一个人进来,还未打广告。一天晚上。那是吕孝文死后第七天,安晓云已回到房间睡觉,觉得客厅之中,似乎有人敲键盘。以为自己听错了,后来迷迷糊糊中听到曲星依回来,她加班,回来比较迟,也没有在意。

    就这样过了好几天。曲星依这些日子都在加班,回来较晚,有一天两人吃早饭时,曲星依说:“云姐,以后睡觉将电脑关掉,免得浪费电,毕竟水电费要我们自己交。”

    “我没有玩电脑。”安晓云有些不解地说。

    “我每天十二点左右回来时,见电脑开着,便去洗一下。然后再去关电脑睡觉,客厅中电脑不是你开的,你每天回来比较早,又没有其他人。”曲星依见安晓云否定,又说到。

    “你说什么?你确定你没有看错。我真的没有玩,我自己有笔记本,你也知道,我要玩也是玩笔记本。再说,这些日子来。我连笔记本都没有玩过。”安晓云有些委曲地说。

    “云姐,你真的没有玩,那会是谁?除了我们两个人,别人没有钥匙,总不会是吕孝文吧。”曲星依开玩笑地说,话一出口,两人脸色陡然变了。

    “你不要吓我!”安晓云脸色发白,声音有些颤抖地说,曲星依脸色也是刹白,两人相互望着,眼睛之中充满了恐惧。

    曲星依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液,说:“说不定还有其他人,对了,房东不是有钥匙,说不定是他偷偷进来玩电脑。”这句话连她自己都不愿相信。

    两人匆匆吃完了早饭,逃一样出了门,到了街上,两人胆量似乎又恢复了一些,曲星依说:“云姐,我们今天早点回来,就躲在云姐的房间之中,开一条门缝向外看,准备两根棒子,如果有人来,痛打他一顿。”

    安晓云也同意了,下午四点多钟,两人就已回到房中,找了两根棒子,躲在房间之中,大气不敢出,天渐渐黑了,两人灯都不敢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到了将近十点钟,往常这个时间,安晓云往往在晚间之中,经常已是上床睡觉,客厅中陡然亮了起来,并不是灯光,而是显示器亮了起来,随着嘀的一声,电脑启动了,两人透过门微露一条门缝向外看,之所在选在安晓云的房间中,因为她的房门正对着那台电脑方位。

    两人听到键盘的嘀哒声,眼睛望去,那边空空如也,屏幕上却在变化,这种诡异的气氛差点让两人瘫倒在地,只差尖叫起来,好在两人还有点胆气,伸手捂着了嘴,虽然脸色发白,愣是没有叫出声来。

    两人慢慢将这条门缝悄无声息地合上,然后锁好门,上了保险,直接瘫倒在地上,黑暗中,透过窗户的路灯,房间之中并不是不见五指,两人眼睛也适应这种微弱的光线,虽看不清对方的脸,也感觉对方脸色刹白。

    良久,两人慢慢爬了起来,钻到床上,两人搂到一起,一拉薄被,将头捂着,大气都不敢喘,就这样过了一夜,当外面完全亮了,两人才掀开了被子,这一夜,两人衣服没脱,甚至鞋都未脱,闷在被子中,一会儿醒一会儿迷糊,噩梦不断,天一亮,什么也不顾,直接冲下了楼。

    两人再也不敢回到所租的房子中,曲星依甚至吓得以后几天发烧,住进了医院,安晓云好一点,也吓得不清,每天晚上到医院去陪曲星依。

    几天之后,曲星依出院,人也变得沉默,安晓云不忍心,给曲星依请了假,曲星依的单位也知道曲星依这几天有病,便准了假,私下这两个单位传说两人房子中闹鬼,但这种事上不了台面。两人在外面临时租了一间小房子,谁也不提那房子中的事。

    曲星依的一位男同事听说此事,他不信邪,纠结两个人,跟曲星依拿了钥匙,准备去捉鬼,也不知道几人遇到什么事,第二天天一亮,几人脸色灰白,从楼上冲了下来,怎么也不肯说遇到了什么,几人都直接请假,不知躲到什么地方去了。

    柳致颜听到此事,有些不服气,约了武魂俱乐部几个师兄妹,跟安晓云拿了钥匙去看个究竟,她自习武之后,胆子也大了起来,现在自认为对付几个人没问题。

    说也奇怪,这一夜什么事也没有,几人不服气,又守了一夜,还是一无所获,周围平静得很,什么怪事也没有。

    柳致知听到这里,心中暗笑,柳致颜身上有自己给她玉佩,有什么鬼魂之类敢在她面前现身,就是真有鬼,她一去,百鬼也给我让路。

    不过安晓云这边却出事了,第二天夜里,听到敲门声,打开门灯,从猫眼中向外一看,什么也没有,曲星依问是谁,安晓云说不认识,没敢说没有人。

    过了一会,声音消失,然后咣噹一声,再看之时,窗子上玻璃却出现了裂纹,她们此次租的房子中一楼,曲星依尖叫起来,安晓云急忙上前一看,然后安慰她说,是此处小孩乱扔石子,将玻璃砸出了裂纹,曲星依才安定下来。

    柳致颜干脆让两人住到自己家中,她这一着,倒是歪打正着,柳传义家中,柳致知也放置了风水法器,不仅有玉雕,也有柳致知留下的字画,那处也是百邪不侵,诸鬼莫入之处。

    这几日,两人才安定下来,但这不是长久之事,再说,虽没有事,但两人精神上却受到打击,柳致颜想到了柳致知,干脆趁还没有下班,提前和主管说了一声,拉着安晓云来找柳致知。

    柳致知听完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也知道安晓云身上除了精神不好之处,为什么一点阴气侵体的痕迹没有,在柳家住了几天,身上就是有一些阴邪之气,也应该让柳家那无形气场驱得一干二净。

    “哥,你说是不是吕孝文的鬼魂在作祟?他出车祸死了,与晓云有什么关系,来找她们?”柳致颜有些不平地说。

    “吕孝文并没有找她们,不过是碰巧,吕孝文自己恐怕都没有意识到自己死了。”柳致知淡淡地说。

    “什么?”柳致颜不解地问到。

    “民间有一种说法,人死后,在七天后会回到他身前所在地方,民间称为头七,这时状态,佛家称为中阴,头七、二七,直至七七,一种说法,在这四十九天中,鬼魂是意识不到自己已经死了,他会陷入中阴幻像之中,与常人一样生活,人看不到他,他也看不到正常人,他所见不过是自己幻觉,更不用说,能驱动物质,开电脑敲键盘,这里面出了什么问题?”柳致知也有点想不通,对鬼魂他一点恐惧都没有,巫蛊降头,黑教法术以及他最初由爷爷传承给他的五鬼阴兵,有许多操纵阴灵术法。

    “哥,你是说,晓云两人不过碰巧,吕孝文不过认为自己没死,回到家中玩电脑,那么,我守两天,为什么没有遇到怪事?”柳致颜又问到。

    “你当然遇不到,你身上有我中你的玉佩,你以为是普通东西,那算得上法物,所到之处,百鬼避让,邪灵远遁。”柳致知一笑说到。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