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340. 未觉身死处中阴(二)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哥,你给我的东西原来是宝贝,那么不如给晓云她们也来一块。”柳致颜央求到。

    “物讲缘分,其中是有因果的,你是我妹妹,我才给你,也能护你周全,甚至给你找老师,让你习武。”柳致知没有深说,安晓云脸上露出一丝失望,随即被掩藏起来。

    “可是,哥,晓云她们怎么办?”柳致颜又问到。

    “这好办,今晚我去一趟,看看那个鬼魂是怎么回事?”柳致知又是一笑说到。

    “哥,你不怕?”

    “不过是一个阴魂,有什么可怕的地方,我倒是想不到为什么会如此,按理来说,他根本不能对物质有明显的作用,一个刚离世的鬼魂,居然无意中做到御物之能,其中有古怪,倒激起了我的兴趣。”柳致知也想弄懂为什么会如此。

    “哥,我也要去。”柳致颜也是好奇心大作。

    “鬼魂有什么好看,再说,你也看不见。不过,先去看一下曲星依,据你所说,她当时情况有点像民间所说魂吓丢了,实际上是一种心灵上恐惧过头,引起心理一种轻度自闭,一种方法是心理疏导,另一种方法就是民间一些手段,通常人们所说法术之类,如祝由科,让她的心灵中信息能量恢复平衡。”柳致知刚才听到曲星依几天发烧,退烧后又沉默寡言,心中已明白是怎么回事。

    “她应该下班了,我打一个电话问一下,她现在在哪里。对了,晓云是不是魂丢了?”柳致颜问到。

    “没那么严重,不过吓了一下,从心理素质上来说,她比曲星依还强一些。”柳致知说到,安晓云也抬头望着柳致知,眼光之中充满了期待。

    “哥,如果你有办法。还是给晓云治一下。”柳致颜说到。

    “好吧。”柳致知说完,伸手将安晓云面前咖啡端了过来,心静了下来,成灵官指,对准杯中咖啡画了一道安神符。手指之上。淡红色灵光闪现,一个符箓成形,没入咖啡之中,柳致知面对着里面。身体挡住施法,倒未引起其他人注意,但柳致颜和安晓云都清楚看到这神奇的一幕,临虚画符,本来可以无形无色。但为了增强效果,才化无形为有形,也给安晓云一种心理上的暗示,唯其神奇,更能增强她的信心。

    柳致知将咖啡推到安晓云面前:“安小姐,现在咖啡已是符水,喝了杯中咖啡,什么都会好了。”

    安晓云将杯子端起,一口就灌了下去。由于太急,有点咳嗽。

    “不要急,现在闭上眼睛,恐惧自然离你而去。”柳致知淡淡地说到,安晓云依言闭上了眼睛。先是一股热流从腹中扩散而出,身上不由微微出汗,接着,一道清凉之气直冲而上。刹那间,脑中一阵清明。心中顿时轻松下来,眼前一道白光闪过,感觉自己一下子有了精神,再回想那件事,居然没有一点害怕。

    “晓云,怎么样?”柳致颜有点焦急地问到。

    “谢谢你,真的有效,我现在一点也不害怕了。”安晓云对柳致知说到。

    “害怕不过是自己心灵一种反应,主要是保护自身,免得自己踏足危险之中,也有对处于困境无从摆脱的无助,从现代生理学来说,也不过是身体一种强烈能量释放而已,只要肌体放松下来,往往可以消除恐惧。”柳致知简单说了一下原因,并未从术法角度解释。而柳致颜给曲星依打了一个电话,发现曲星依已经到家。

    “那我们现在回去,先给曲星依看一下病。”柳致颜说到,三人起身结账。

    到了家中,柳传义还未到家,蓝悯竹在家中,一见柳致知,热情地说:“致知,这段时间忙什么,也不来看看我们,今天晚上就在我这里吃饭。”

    “蓝姨,前一阶段去了一趟外地,才回来没有几天,致颜朋友出了点事,我是做药材生意的,对这方面有些了解,致颜拉我来看一下。”柳致知说到。

    “你是说致颜的朋友,好像受了些惊吓,遇到一些脏东西。会不会对这里有影响?”蓝悯竹也听到一些,不免有些紧张。

    “蓝姨,你放心好了,我上次送来的玉器,那是经过开光的,能辟邪,有什么脏东西敢到这里。”柳致知笑到。

    “那我就放心了,我去安排晚饭。”蓝悯竹说着,向厨房而去。

    曲星依已回到柳致颜的房间,这几天,三女住在一起,一进去,柳致知发现曲星依情况比安晓云严重了不少,虽然也看不出身上有什么阴邪之气。

    曲星依也是一个清秀的女孩,比安晓云略高一点,更瘦一点,不过目前显得有些呆滞,虽然从外表来看一切正常。

    她见三人进来,站起身:“云姐,颜姐,你们回来了。”又默默看了柳致知一眼,却没有说话,好像不太感兴趣。

    “星依,这是我哥,他能耐可大了,说能治好你。”柳致颜说到。

    曲星依噢了一声,好像漠不关心。

    “她自从那之后,就是这样,以前可是一个活泼的女孩。”安晓云说到。

    “这是自闭的一种表现,其他人也许没办法,对我来说,不过是小儿科。”柳致知淡淡一笑,他的沉稳自信让安晓云信心大增,不过曲星依依然无动于衷。

    柳致知直视着曲星依,用一种低沉却不容反抗的声音说:“看着我的眼睛!”

    曲星依不由自主一抬头,看到柳致知的双眼,刹那间,好像周围的一切都褪去,她又重新置身那个夜晚,不同的是,这次就是她一个人,一种巨大的恐惧袭来,想动也动不了,想叫也叫不出来,那处电脑亮了起来,似乎听到劈叭地敲击键盘声,更要命的事,那处渐渐浮现出吕孝文的淡淡的身影,头已破碎,缓缓转向她。

    她感觉到自己似乎要昏了过去,就在这时,一道光华从空而降,照在她身上,恐惧立刻散去,身上感到一种温暖,从未觉得光给人这样安全感,这种感觉太棒了,心情完全走向另一个极端,好像刚才恐惧过头了,现在是无一丝恐惧,再向前看去,那电脑依然关着,也没有吕孝文的影子,在自己的目光注视下,周围一切又淡去,眼前渐渐出现另一个场景,自己站在一个年青的男子面前,对方伸出一只手指,竖在自己的眼前,手指之上,似乎气象万千,而那个男子给自己一种特殊的安全感。

    “这是怎么回事?”曲星依好奇地问到。

    “太好了,你恢复了正常。”旁边两女雀跃道。

    她们看到曲星依眼睛一望柳致知的眼睛,脸上显然开始扭曲,接着满脸恐惧,似乎要喊出来,却张大嘴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好像被餍住了一样。柳致知却伸出一只手指,竖在曲星依的眼前,没有任何奇特之处,曲星依脸上陡然放松下来,接着眼光之中恐惧淡去,眼睛也渐渐有了灵动之感。

    “没事了。”柳致知收回了手指,淡然一笑,说:“你们更多是自己吓自己,就是有鬼魂存在,它们也不一定能感受到你们。”

    在两女叽叽喳喳中,曲星依终于弄明白了柳致知对她的施救,自己这阶段浑浑噩噩,虽然事情都记得,却好像失去思考能力,上班时也经常走神,到现在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谢谢你们。”曲星依向三人致谢:“在这阶段多亏了你们。”

    “不用谢,我们是好姐妹。”柳致颜大大咧咧一摆手。

    吃过晚饭后,柳致知问清楚她们原来的住址,跟安晓云要了钥匙,他准备夜里去探一下那里。

    “哥,我和你一起去。”柳致颜一听就起劲了:“你们两个是不是和我们一起去?”

    安晓云和曲星依立刻摇头,柳致颜一见,便又说到:“哥,要不要我叫几个师兄一起去。”

    “一个女孩子家,晚上不好好看看电视之类,凑什么热闹,再说,你也看不见鬼魂。”柳致知立刻将她拒绝了,这又不是好玩的事。

    柳致颜又展开软泡硬磨的功夫,柳致知却是铁了心,坚决不带她,这很好理解,这件事本来就不是什么有趣的事。

    柳致颜最后无奈的情况下,气鼓鼓地坐在一旁生暗气,柳致知却不理睬她,起身与她们告辞,柳致颜哼一声,表示不满,柳致知并未当回事。

    和父母告别后,柳致知向那处房子而去,离此地还是比较远,不过柳致知不着急,也未使用什么缩地术,与常人一样,好像在逛街,听她们说,吕孝文鬼魂在晚上十点钟之后才会出现,去早了没事做,所以柳致知就慢悠悠向那边逛去。

    柳致知刚一走,柳致颜便跳了起来,拿起电话给人打电话,然后跟曲星依要过钥匙。

    “你想干什么,偷偷地去房间之中?”安晓云不满地问到。

    “没事,有我哥在,什么妖魔鬼怪都不怕,我偷偷埋伏在一旁,看我哥怎么捉鬼。”柳致知说完,便冲了出去。

    “致颜,到什么地方去?”蓝悯竹的声音传了过来。

    “妈,几个朋友聚会。”随着声音,传来了汽车发动的声音。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