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344. 未觉身死处中阴(六)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两人一听,倒也火熄了下去,不再说话,倒是怒目相向,各自哼了一声,将头别开。

    “柳道友,此处没我什么事了,吕孝文,这是一块养魂木,我作法将你收入其中,你不要反抗。”洪定和说完,掐收魂诀,口中念道:“唵呸哇啦噜,唦呢哇啦噜呢摄!”

    吕孝文化作一道黑烟投入养魂木中,洪定和向众人一抱手:“各位,以后有缘再会。”说完之后,扭头而去。

    “柳施主,你为何不阻止他,收蓄鬼奴,祭炼邪法?”能净还是胸中一口恶气不舒,说到。

    “吕孝文自己愿意,你还要怎么样,你也是修行人,事实上,佛门许多妙法,你却没有不研习,修习旁门御鬼之术。”柳致知摇摇头。

    “那些法门与我可能无缘,柳施主,这条幽灵犬你也没有用,不如送给我,它已没有意识,没几天就会消散,我说不定能将之培养出来。”能净没能收伏灵鬼,主意打到柳致知脚边那条幽灵犬身上。

    柳致知心中一动,想起一事,说:“你想要,就拿去吧,有一件事,倒想麻烦你一下,说不定会有大好处。”

    能净得柳致知同意,立刻取出一颗珠子,柳致知一眼出,这应该是一颗骨珠,不知是什么动物骨头磨成,柳致知并未用神识去感应,如果感应的话,说不定能追溯信息,寻溯到它的生前形态。能净掐诀作法,却与洪定和不太一样,但结果相似,那条幽灵犬化一道黑烟投入珠子中,而柳致颜五人已经有点麻木。

    收好幽灵犬后,能净抬头问到:“什么事?”

    “吕孝文按理来说,没有理由成为灵鬼,此处阴气虽比别处强,但不至于让吕孝文成为灵鬼,他是出车祸而死,我怀疑那辆车子上有什么东西,让他如此。”柳致知说。

    能净眼睛一亮,车祸虽不是特殊部门负责,但能净如果调查一桩车祸,凭他身份还是非常方便,一般人调不出的资料之类,他能调出,如果车上有什么东西,或者有什么秘密,如果能找出来,他所习术法本是御使阴灵,是不是可以使阴灵更强大。

    “那会有什么东西能让普通鬼魂成为灵鬼?”能净问到。

    “我知道就有几种,比如百年以上阴魂木的灵液,灵智已生的妖兽死后尸骨中所聚的妖露,深洞之中阴冥苔草,数十年不见阳光的血浸阴土等都有类似的效果。如果你查到原因,告诉我一声结果,我很想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柳致知列举了几样东西。

    “柳施主,多谢你指点,如果有结果,一定告诉你。”能净喜道。

    能净走后,柳致知将电脑关了,然后望望柳致颜几人,顺手解了那块玉佩的封镇,说:“致颜,我们也走吧,今天的事,希望你们能守住秘密,如果信口乱说,我不找你们,自然有人找你们,让你们忘了此事。能净他们的组织对此很擅长。”

    “哥,你说能净的组织好像黑衣人一样,能消除人的记忆。”柳致颜问到。

    “不是消除你的记忆,而是利用暗示,一种催眠术的加强版,将你的记忆进入意识深处,你自己都不会觉察到。”柳致知说到。

    “哥,我要跟你学法术。”柳致颜这一说,那三男一女也是满怀期望地望着柳致知。

    “不是人人都能学的,而且,有些人就是修行一生也不一定能入门,你受不了那种寂寞和苦,再说学法术有什么好的,弄不好五弊三缺,还是少碰为好。”柳致知说到。

    “哥,你怎么会的?”柳致颜问道。

    “我本来习武,后来去苗疆支教,机缘巧合才会的,差点就伤在苗疆,可以说是以小命拼出来的。”柳致知不由想起当日不知深浅,以五鬼去害人,结果被破的情景,也正是五鬼被破,反而让他突入修行的大门。

    “哥,里面有什么故事?”柳致颜又问到。

    “有些事你还是不知道为好,有句话,人入江湖,身不由己,修行的凶险并不是你们所想象。”柳致知说着向门外走去。

    “不说就不说,还教训人。”柳致颜嘀咕着。

    柳致知走到门口,关了灯,几人鱼贯而出,朱明贵说:“柳大哥,你不让我们试试,怎么知道我们不能修行?”

    “国术也是修行,你们的老师旋淡如小姐就是由武而入,胸中炼成一口剑气,甚至能做到开口白光现,数丈之内取人首级,她的男友戴秉诚,一心至诚,放在国术之上,气血相抱而丹成,就是术法高手,也不敢与之争锋,你们几人之中,有谁做到明劲层次?要修行,很简单,收心养静,呼吸吐纳,上方法很多,这些都是基本法门,你们上一搜就成,顺便告诉你们一句,我入门就从上方法入门。”柳致知只是比较淡漠地说。

    “怎么才知道入门?”朱明贵又问到。

    “很简单,如果你入门,身心自然有反应,不用他人说,你自然知道。”柳致知又淡淡地说。

    几人乘电梯下了楼,来到小区外,柳致颜的车子停在路边上。

    “哥,我送你回去。”柳致颜说到。

    “不用了,和自己直接回去,你将你的几位师兄妹们送回去,我自己走回去,很久没有在晚上好好逛逛了。”柳致知说完和众人告别,众人也挥手相送,柳致知施施然地顺着人行道而去。

    五个人挤在一辆车上,虽然有点挤,但很是能够坐下,柳致颜和段晓蕾在前排,三个男的就挤在后排,柳致颜开着车,段晓蕾说:“颜姐,把你那块玉珮给我瞧瞧,有什么特别之处。”

    柳致颜从脖子上将玉珮取下,递给了段晓蕾,段晓蕾翻了半天,还是没有出什么,便问道:“颜姐,这有什么特殊地方,我怎么不出来?”

    “我也不知道,这是我哥雕的,说能辟邪,我便戴在身上。”柳致颜说到。

    后座上的三位师兄也伸手过来,将玉珮拿过去进行研究,研究了好一会,就是不出什么独特之处,只好还给了柳致颜,柳致颜重新挂在脖子上。

    “柳师妹,停一下,那边上,好像是旋老师。”周世平似乎发现了什么,说到。

    柳致颜将车停在路边,路边上花圃,花圃后面是一个小花园广场,有一个女子,从背影上似乎是旋淡如,并不是在观赏风景,而似乎在注视前面的花园之中一处茂密的花圃。

    几人下车,段晓蕾已高声地喊了起来:“旋老师,旋老师。”

    那个女子并没有回头,目光依然盯在那处,口中却说到:“不要过来!”

    听声音,正是旋淡如,五人一愣,就在这里,脚下地面摇了摇,听到一种奇怪声音从地下发出,转眼远去,好像许多东西爬过的声音。

    “不好,地震!”朱明贵叫了起来。

    “你们这几个娃子叫什么,我老人家好不容易伏下圈套全让你们给毁了。”随着沙哑的声音,一个五十来岁的乞丐一样男人从花圃后面出现,似乎很生气,又对旋淡如说:“你这个女娃子,刚才坏了我一处伏着,我还未找你算账,你学生又来这一起,你们今天给我一个交待。”

    “前辈,在闹市之中,你用引毒散yin*那个毒物就不应该,而且将周围一些毒物引了过来,这里是申城,不是无人的山野之中,就是来的不是我学生,还有其他人无意中踏入,也是危险重重,你们不要过来,注意脚下。”旋淡如提醒着柳致颜他们。

    五人再仔细一,顿时毛骨悚然,在他们前面,地面上有大量毒虫,虽不是完全覆盖,一不留神,一脚下去,肯定会踩上,段晓蕾不由叫了起来……

    那老乞丐很不高兴望了五人一眼,眼光陡然落在柳致颜胸前挂着的玉珮上:“咦,小女娃子,你那块玉珮是哪个给你的,你们坏了我的事,就以这块玉器为赔偿。”

    话音一落,身体如鬼魅一样,出现在柳致颜面前,黑黑的五指抓向玉珮,柳致颜没有想到出现这样的事,她反应也极为迅速,大半年来拳法不是白练的,她的反应比常人灵敏了许多。

    柳致颜往后一缩,但是还是没有避开,被老乞丐一把攫住了玉珮,那带子立刻被崩断,与此同时,耳中传来了嗡的一声响,旋淡如以指作剑,手指间白芒闪现,延伸出尺许长的白芒,正是旋淡如的剑术体现。

    老乞丐已经退了回去。“前辈,你太过份了,居然抢一个普通人的东西。”旋淡如火了,周身陡然白芒闪现,手指之上,白芒暴长,达到近一米,直接斩向老乞丐。

    “女娃子,就你这两手剑术,还奈何不了我。”老乞丐轻蔑地说到,手向两边一划,幽幽的蓝光闪现,如同盾牌一样,拦在面前,挡着了剑气。

    旋淡如口一张,一道白芒如匹练一样,直落向对方头颅。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