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345. 可御不可为物制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你居然做到口吐剑光,如果再让你练下去,那不是能真正炼成飞剑。”老乞丐脸上露出诧异,一振手上那样黝黑的打狗棒,作为一个乞丐,手中棒当然是打狗棒,棒上亮起一层乌亮的晶光,在黑夜中,居然让人得清楚,好像黑色在发光,真是一种让人有些错乱的感觉,却又理所当然。

    棒一起,道道棒影,将剑气架住,剑气连落了几回,都落不下去。柳致颜几人目瞪口呆,他们是第一次见到这种较量。

    柳致颜好像想起了什么,掏出手机,拨出一个号码:“哥,你给我的玉珮让人抢了,是一个老头,一个脏乞丐,正与旋老师打着。”

    柳致知沉浸在申城的夜景之中,周围灯红酒绿,他却潇洒而行,不沾染这一切,唯重内心一点明光,就在此时,手机响了,一是柳致颜打过来,便按下接听键。

    听到柳致颜焦急的声音,居然有人抢她的玉佩,柳致知有点来火,听说旋淡如与此人斗了起来,能与旋淡如相斗,绝不是普通人,而且,能识货这一点,就可见此人的眼光,柳致知雕的玉佩虽很精美,但就是玉器内行来,价值并算高,因为玉料不算好料,柳致知当日选料,并没有注重玉质,而是考虑材料中那一点物性,虽不能作为炼材,也是超过一般东西,能出玉佩实质的,对方已是身具特殊能力的人。

    “不用急,你们现在在哪里。我这就过去。”柳致知问到。

    柳致颜向四下了一眼,报出她现在位置。

    “好了。我马上就到。”柳致知说着挂了电话,虽不知道对方为何动手抢玉佩,但既然抢了自己的东西,欺负到自己的妹妹,柳致知当然要弄个清楚,不可能不闻不问。

    柳致知意志荡出,周围的行人顿时将他忽略,接着他身影一晃。人在原地消失,他借遁法直接赶去,再出现时,已是数里之外的一个地方,在城市中使用遁法要留意,好在柳致知现在神识二三十里之内能模糊地感应,当然不会如肉眼所见清晰和相同。更多是一种感觉而已,出现在一处巷中,昏暗路灯下,巷中没有人,柳致知已感应到那处法力的波动,身影一闪又消失。

    旋淡如和老乞丐斗了几个回合。旋淡如已落在下风,她修剑术是不错,却没有法器,也未炼成飞剑,而对方手中那根棒显然是一件法器。得法器之助,一时乌光纵横。旋淡如以指作剑,剑气横飞,见招拆招,但终弱对方一筹。

    两人交手的动静,引起路人的注意,他们动手是在路边的小花园中,路边隔离带中半人高的茂密的灌木丛挡住了不少视线,加上此处又非商业区和居民区,又是晚上,才在一开始时并未引起路上行人的注意,现在动静大了,不少路过骑车的人不觉慢了下来,甚至有人停车。

    “女娃,没功夫逗你玩了,再见!”老乞丐手中棒一振,化作漫天乌光扑面卷来,同时想抽身而走,他也发现惊动了路人,虽然没有达到自己的目标,但得到一块玉佩,这玩意对他来说,档次是低了一些,不过卖给一些富翁之类,绝对值钱。

    有人停车想热闹,刚停车却接着又蹬车而去,连老乞丐都未注意到,小花园周围泛起一层淡淡的雾气,正袅袅升起,原来引人注意的打斗声响,好像不再引起人注意。

    旋淡如见大片乌光如雨卷来,只得后退,同时,口中喷出剑气,挡着乌光,而老乞丐抽身后退,准备离开。

    “老家伙,抢了东西就想走,未免太便宜了吧?”一个声音响了起来,老乞丐刚跃身而起,施展一种身法离开,面前空气陡然如同凝成实质,无形潜力如海浪一样涌来,他见势不对,手中棒嗡的一声响,卷起乌光浪潮轰击而出。如同响了一闷雷,老乞丐闷哼了一声,倒翻而退。

    “你是谁,为何拦住我的去路?”老乞丐眼中精光四射,盯着前方。

    “哥,是你?!”柳致颜听到声音大喜,其他四人一愣,好像来得太快了吧,分手有一段时间,自己这几人是开车,而对方是步行,又不是同一路,就算对方跟在车后面跑,也没有如此快。

    柳致知施施然走了出来,好像一个散步的路人,眼睛却盯着老乞丐:“你抢了我妹妹的东西,反而问我为何拦路,交出东西,赔礼道歉,让我妹妹

    满意,你才可以走人。”

    “玉佩是我抢的不错,这样的东西放在一个普通人身上太浪费了,就在我老人家手上,你有能耐夺回去,不过,我老人家年纪大了,手有些不稳,说不定一抖,就将这块玉佩捏碎。”老乞丐左手拿着玉佩,话中却带着讥讽和威胁,自以为控制了局面。

    “你卑鄙!”旋淡如不由骂了出来。

    柳致知却是一声冷笑:“老头,你年纪不小,一把年纪活到狗身上去了,一个修行人居然做出这种事,你以为这样就让我投鼠忌器了吗?”

    “我老人家已是沦落到乞丐,还有什么脸面之说,你不怕会引起路人注意,国家会找你麻烦?”老乞丐毫不在意地说。

    “那些人不会在意的,这里发生的事,没有人会注意。”柳致知淡淡地说。

    他这一说,立刻引起了老乞丐和旋淡如的注意,两人往路上一望,行人车辆并不多,但没有一个注意这边。

    老乞丐陡然想起了一事:“你居然懂得结界之术,布下了结界!”他脸上不由露出震惊,柳致知有点奇怪,但这不是追究的时候,对方一震惊,却给了柳致知一个机会,柳致知出手了。

    柳致知本来就准备出手,对方以玉佩为要挟,根本没有用,柳致知并不在意这一块玉佩,东西是他制作不错,不管名贵与否,柳致知现在不允许自己为外物所牵制,如何那样,如何得到逍遥,人可用物,可御物,却不能为物所制。

    有一个故事说得很明白:一将军拿出收藏的珍宝把玩,不小心差点把一只玉杯摔碎。幸亏他手快抓住了滑下的杯,但已满头大汗。待他定下心来想:“我身经百战从没害怕过,为什么一只小小的杯就让我惊吓成这样?”他思索良久,还是决然把那只玉杯摔碎了。因为他明白,自己在这一刻已被杯控制住,不解决这个心魔,如何能够保持自己无畏的心。

    所以,老乞丐根本不了解柳致知,却用玉佩来要挟,就已犯下一个大错误,柳致知之所以没有立刻出手,他在找时机,不出手则已,一旦出手,就是雷霆一击。

    老乞丐脸上震惊还未褪去,柳致知动了,一步跨出,自然出现在他面前,周身罡气迸发,拳与身体合为一体,已轰到。

    老乞丐没想到柳致知说动手就动手,根本不在乎他的威胁,情急之下身体急缩,如大虾一样躬起,左手上玉佩再也管不了,顺手砸向柳致知,同时,右手中棒慌忙挡出。

    柳致知左手两指往上顺势一夹,已夹住玉佩,右拳已崩出,拳头之上,罡气化无形为有形,正轰在对方手中棒上,对方虎口剧震,掌心发烫,再也握不住棒,棒回弹,打在身上,腾腾连退几步,咳了两声,咳出一口血,眼睛之中不敢相信望着柳致知。

    “你究竟是谁,一拳之下让我解云川吃了大亏,报出名来,让我知道自己败在什么人手上。”解云川说到。

    柳致知还未回答,旋淡如叫了起来:“你是毒丐解云川,不是传说你死了吗?”

    旋淡如这一叫,柳致知也想起来了,刚才觉得这个名字有点熟,原来是他,柳致知眼睛彻底冷了下来:“原来是毒丐,今天就不用走了。”

    柳致知和宋琦等一次谈到崛起盟时,宋琦说到过崛起盟的一些事,其中就提到毒丐,他最初是崛起盟的人,擅长使用送药,特别是驱使毒物,有点类似苗疆的巫蛊,但却不是苗疆巫蛊传承,好像是一个很冷的门派崇青门的传承。后来却被崛起盟追杀,因为此人行事太恶,居然做起了贩卖人口的事,不知他从哪里尝到的拍花手法,有人可能听说过“拍花”的,据说往人头顶一拍,你就迷瞪了,乖乖跟他走,听他安排。吓唬孩,就说:“别上街,有拍花的!”

    这些人为了减小被骗人的戒备,多假扮成乞丐——叫花,因此民间称之为“拍花”。实际上是一种拐卖小孩的人。

    这是一种利用迷幻药配合**术,实施拐卖小孩的犯罪活动,崛起盟知道此事后,便进行追杀,不仅在江湖上发布江湖令,更是通知政府,据说后来在川藏边群山中,追上了他,并将之击毙,尸体坠入万丈悬崖。

    柳致知一听是毒丐,脸立刻沉了下来,一股杀意立刻锁住了对方。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