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348. 孤身万里追凶贼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回到别墅,时间已经很晚,还是打了一个电话给柳致颜,发现她已安全到家,这是他谨慎之处,毒丐解云川不是普通人,也不是一个守规矩的角色,从他以前行为可以看出,不过在申城,目前他只要有点理智,不会做出什么事,他已受伤,另外,柳致知已通知特殊部门,如果他现在出现在申城,很容易被人发现。但柳致知还是小心一些为好。

    第二天九点多钟,周大强果然过来,将两样东西交给柳致知,一样是护照,另一件就是有关毒丐解云川的资料。

    柳致知谢过,问:“昨夜你们行动怎么样,抓到飞天蝎了吗?”

    “你们情报有错,差点出大乱子。”周大强苦笑到。

    “难道不是飞天蝎?”柳致知不由诧异地问到。

    “是飞天蝎,不过不是一只,而是一窝,大大小小有六七只之多,幸亏我们带得设备全,没出什么大乱子,一网打尽。”周大强说到。

    “怎么回事,这玩意出现一只已是极难的事,难道它们已有生殖能力,而且,不应该在申城这样大都市出现?”柳致知听到这个消息,也觉得浑身发凉,幸亏没有出现什么事,如果出现在地面,一旦出事,那会引起恐慌。

    “专家们说,一种可能是污染加重,引起了变异;另一种可能是从外面迁入,但更多人倾向是污染或什么有毒物质泄漏,引起普通毒蝎变异,样品已送上去,引起上级高度重视,接下来一段时间,将对全市的地下管道进行拉网式搜索,防止出现意外。”周大强说到。

    “有没有毒丐的消息?”柳致知更关心解云川的消息,飞天蝎不会有意针对人,就是蜇人,也不过无意间的行为。

    “昨晚已发出通缉,也通知了崛起盟,据可靠消息,有人见他乘车向山东方向而去,一有消息我会直接发送到你手机上。”周大强说:“柳先生难道想追捕他?”

    “我听说过他以前的行为,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他如果对我家人下手,我不可能时时护住家人,还是从根源上消除好。”柳致知不是迂腐之辈,对不同人,采取不同方法,随方而化。

    “如果有需要,直接打电话给我们,我们会尽可能提供帮助。那就不打搅柳先生了,我先走了。”周大强起身告辞,柳致知将他送出门外。

    回到屋内,柳致知翻开毒丐解云川的资料,资料很详细,解云川出身川西南,一次采药入山,救了一个受伤的老人,老人便将崇青门的传承付与他,崇青门是一个小门派,门中所传以毒为主,却又不同于巫蛊之类,虽有御虫之术,并不高明,而其高明的是在毒药**药这一类,平时修行,也往往借毒液熬身炼体,并借助毒物激发身体潜能,其驱虫,更接近药功,走得与一般修行不同的路数。他师傅几年后便去世,一种说法是解云川下的手,但没有证实。

    后加入崛起盟,不知什么原因,做起拐外儿童之事,被崛起盟执事发现,下毒灭对方满门,许多人都不是修行人,引起公愤,崛起盟发出江湖绝杀令,国家特殊部门也介入,在川藏边缘被重伤坠入万丈深渊,以为其必死,便对外宣称其已死。

    资料很详尽,甚至对解云川的术法,个人性格以及心理都得了详细的分析,柳致知从中可以得到这样一个结论,解云川对钱财贪得无厌,这可能与他小时候家境有关,同时,又心狠心辣,睚眦必报,却在性格上有一种矛盾,胆比较小,略有风吹草动,就会远遁,当年追捕他,数次被其惊觉,还有一点让柳致知对他产生重视,擅长利用周围一切,不仅是在术法上。

    昨夜与柳致知对战时,不敌柳致知时,在柳致知布下结界,凭自己受伤咳出一口血,漂亮玩了一手,借血化为替身,而自己却巧妙借着周围虫子和树木花圃脱身,连柳致知都被他瞒过。

    这份资料只是他以前的情况,他有没有坠下悬崖,是不是有奇遇,现在没有任何资料,象他这样胆小之辈,昨晚不可能底牌尽出,肯定还有一些特殊手段,以作保命之用。

    柳致知现在想追杀他,都没有确切的路线,按理来说,他是川西南之人,那边山多林密,是个非常好的藏身之处,而现在得到的消息,他却是向北,向山东而去,让柳致知有点想不通。

    柳致知盘算了一会,决定再看看,看下一次他出现在什么地方,自己还有其他事,现在农历四月底,阳历已是五月底,七月份是通古斯巫师交易会,自己得有点准备,首先是语言关,到俄罗斯,那边主要是俄语,自己英语很好,俄语却一窍不通,这不是出国旅游,有导游带着,甚至有翻译,自己是一个人去,难免与人打交道,虽说不懂俄语也能交流,但总不是很方便,特别是遇到一般俄罗斯人。

    柳致知决定将俄语突击一下,他并不想能与俄国人能流利的交流,但简单打招呼,还有讲价格之类,夹带着手势,能与对方交流即可。

    要是全球都是一种语言多好,还有一种方法,就是自己能修成他心通,能读懂对方的心中的信息也可以,这两种对目前柳致知都不过是幻想。

    接下来一个星期中,柳致知真的花钱找了一名俄语教师,一个星期后,成果出来了,柳致知能勉强听懂一些简单的日常对话,如打招呼,如讲价格之类最常用的短语句子,也认识了俄文字母,还有几十个单词,能说的单词更多一点,至于其他,也就免提,什么语法时态之类,提都不用提,,只要对方能理解自己的表达意思,什么语法之类,见鬼去吧。

    这几日,陆续有短信从特殊部门发过来,解云川居然一路向北,最后一次出现已是东北,柳致知也看出一点苗头,对方难道想入俄罗斯,这也有可能,一方面避祸,另一方面可以参加巫师交易会,至于国境线,对一个修行有成的人来说,根本不存在,而从东北越境,进入俄罗斯的远东地区,那是地广人稀,一望无垠的森林草原之类,追捕他的确很难。

    柳致知决定也提前出发,看能不能追上解云川,如果有机会,解决掉这件事也不错。他先打了一个电话给阿梨,告诉他自己的打算;然后,又给宋琦和赖继学打了一个电话。赖继学倒托他如果遇到桂花木魅之类,带一个,回来算钱,柳致知应允了下来。

    接下来,给上次在终南山桃花谷认识的俄罗斯修行人安德烈诺韦奇打了一个电话,向他打听一下巫师交易会的准确地址和时间。

    安德烈一听很高兴,他的汉语说得很好,先表示欢迎,然后热心告诉了柳致知的地点和时间,甚至路怎么走都说了一大段。柳致知谢过他后,便去了银行,得换一些卢布和美元,毕竟到俄罗斯,不可能用人民币,当然这些货币不是为购买东西准备,购买东西,柳致知准备以物易物,而是作为路上消费。

    这一切都做好后,柳致知整理了一下东西,背了一个包,他虽有储物袋,在外人面前,他还是将东西更多放在背包之中,里面是几枚水晶,还有那支法杖,另外,就是几件换洗衣物,货币,还有证件之类。

    柳致知又打了一个电话给柳传义,说自己去俄罗斯一趟,一边旅游一边可能谈些生意,让他们不必挂怀,然后与何嫂说了一声,便赶往机场,票已订好,上了飞机,直飞东北,如果没有解云川这件事,他甚至准备只飞俄罗斯,但计划没有变化快。

    到了东北,出了机场,翻看了一下手机上信息,最新消息是解云川摆脱了崛起盟的一支追捕人员,进入大兴安岭,那几个追捕人员其中一人受了重伤,没有追入大兴安岭。

    柳致知看着这条消息,苦笑了一声,与周大强联系上,问明白解云川在何处入山的,情况问清楚后,便喊了一辆车,将自己送到靠近那个地方。

    眼前是大片的落叶松林,不远处是桦树林,还有许多树,柳致知也认不出来,北方林地与柳致知在南方见过的不同,虽是满眼苍翠,但明显不如南方密。

    说实话,柳致知对追踪也不是行家,何况对方已入山有二三天,想发现对方踪迹还是比较困难,不过,柳致知有一个优势,他当日在墨脱历练达瓦措姆时,一开始是从九次第乘中第一乘中的观察法入手,他虽没有自我训练观察法,却在训练达瓦措姆过程中,对观察法的精髓也掌握住了,何况,柳致知本身格物之道对物性本擅长观察交流,在此处的林中,这点优势体验出来了。

    柳致知不一会,就从地上和树木残留一些蛛丝马迹中发现了异常,反而让柳致知陷入为难之中,因为从痕迹来看,这二三日已有三拨人从这里经过,解云川究竟是哪一拨?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