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349. 步步留心踪迹现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蹲下身,又细细观察分析,这三拨人走的是三个方向,虽然都向北,但中间有十几度的夹角,柳致知很快将中间的正北一路给否定掉,这不止一个人,最起码有三个人,按地上轻微的痕迹,其中一个人步伐大,身体很高,最起码一米八以上,解云川没有这么高,还有一人,在落叶上留下两处痕迹,将一些落叶踩破,两脚痕迹侧压深浅不同,此人腿略有毛病,不用说,这一路人马不是解云川一伙,因为解云川是一个人,不是一伙人,更关键的事,解云川腿很正常。

    剩下的痕迹一是向东北方向,另一是向西北方向,好像都是一个人的痕迹,而且都差不多,还有些兽迹干扰,毕竟已有两三天,柳致知一时也无法判断解云川究竟是走的哪个方向,只有再扩大观察范围,看有没有其他的信息,柳致知站起身,向东北方向那一路而去,沿着这个方向,前进了大约有百米,柳致知细致观察着各种在常人来说都会被忽略的痕迹,站在一块平整石头面前,若有所思,又向四周细细打量着,有一处树下有新翻的土,柳致知走到面前,在土壤中拈起一根细细的植物根须,放在鼻子下嗅了一下,他明白了。

    柳致知起身往回走,东北这一路是一个采药人,在石头上休息过,将药材背篓放在石头上,有几粒细碎的小花落在石头上,已干瘪,加上在此处采过一株药材,柳致知大体可以判断出,这一路不过是一个采药人,那么还剩下西北那一路,如果柳致知没有判断错,应该就是解云川,从得到情报看,解云川显然无飞天之能,不然,他早就出国了,而不是一路向北,利用交通工具,而被人发现和追捕。

    柳致知回到刚才那处,此次直接向西北方向追击,对方虽然已过去二三日,无飞天之能,速度一般来说很难超过三四十公里每小时,加上人不是机器,又在山林之中,速度更慢,就是修行人,也无法长时间保持高速,直线距离一二公里,在重山之中,实际路程不下于数十公里,对方虽提前两三天,柳致知估计两人直线间距离也不过几十公里,但如果御器飞行,下方林密,很难发现对方,山林之中,藏身之处太多,如用神识在空中搜索,对一个修行人来说,感应到别人神识很容易,解云川可能先一步避开,甚至会借机伏击,而柳致知可能什么也查不到,倒不如依据留下的痕迹,在背后追击。

    柳致知根据痕迹,一路向西北追了下去,一个小时左右,已翻过一座山,如按走过的距离,已不下数十公里,但直线距离恐怕不足五六公里,前方两边陡峭,只有一路可起,解云川应该从这边过去,只是唯一的路,除非他彻底掉转方向,柳致知并未在周围发现有改向的痕迹。

    柳致知上了此处不能算道路的道路,此处显然极少有人来,此处更多是兽迹,柳致知前进没有多远,脚下一滞,本能感到一种危险,立刻停了下来,细细观察起来,脸上露出笑容,解云川果然从此处经过,并伏下了手段。

    柳致知可以想像,解云川一路之上,被人追捕,他不是善人,伏下一些手段暗算追击者也是情理之中。

    此处好像是一个特殊阵势,并不是以阵困人,而是引发后继手段,柳致知感应到这处错综复杂,要巧妙解开,要花不少时间,又布置在必经之处,想从旁边绕都不可能,旁边很陡,关键的是长满了带刺的野生灌木,很难通过。

    柳致知不想浪费时间,他当然可以从上方越过,但此处不除,如果采药人或猎人之类到此,那就是白白送了性命,解云川根本不会考虑普通人,但柳致知与他不同,既然见到,还是将之引发,彻底破除了好。

    柳致知一步向前,阵势本来已形成一个平衡,柳致知一踏入,顿时失衡,弹起一只长满了刺毛不知名的毒虫,直射柳致知,柳致知手指之中,嗡的一声,白芒高频振荡,一指点出,离柳致知手指还有尺许,嘭的一声,此物四分五裂,向四下飞溅。

    这是被解云川以法术禁祻着毒物,一经有人踏入其中,就射向对方,而且毒性也因术法作用而大增,如果仅是这一着,还不至于让柳致知产生那样强的威胁。

    这只毒虫被柳致知一指点爆,一股粉红的雾气陡然从前方树丫上喷出,柳致知周身罡气迸发,左手一拂,一股旋风平空而生,将雾气卷了出去,还未迈出第二步,一派幽蓝色毒焰轰的卷了过来,柳致知却起脚踏下,脚一落地,周围地面如波浪一样,一块黑色的玉符从地下跳了出来,柳致知又是一指点出,这块玉符立刻粉碎,在玉符一碎,周围幽蓝毒焰轰的一声,向四周袭卷而散,周围两丈内的植物立刻全部枯萎,柳致知却毫发无损。

    如此歹毒的手段,这三波一环接一环,不怪之前崛起盟的追捕者吃了亏,柳致知不由对解云川忌惮深了一层,对方论修为不如自己,但其手段层出不穷,而且做事无顾忌,就是自己,如果一大意,可能会吃大亏,刚才不过是对方在逃亡途中临时布置阻击追兵一个手段,显然并没有花费多长时间,也不会花费多少心思,但其阴毒已让柳致知感叹。

    柳致知破除了此处伏击手段,心中更加坚定,一定不能放过此人,这样一个敌人,自己就怕不怕,但对自己家人来说,绝对是一种可怕的威胁。

    柳致知一路向前,好在在密林之中,对方也没有清理留下痕迹,柳致知顺着对方痕迹一路追下去,解云川先沿着山脊向西北,渐渐随山脊转向,变成了正北方向,又过了二个小时,从山脊下到河谷,是一条山间河谷,中章一条河,柳致知并不知道这条河是什么河,沿着河一路向北,河有些地方狭窄,有些地方宽阔,河水时缓时急,柳致知沿着河边,河边全是一些乱石,也有不少圆形的卵石,现在河水并不大,河滩上露出大片裸露的河床,幸亏如此,不然,柳致知得从林中穿行,河岸上长满各色植物,根本没有路,实际上可以也没有什么明显的河岸。

    从河滩上碎石中留下的痕迹来看,解云川也是从河道中向北,河水却是向南流,柳致知一路向北,又遇到一条支流,向东南流去,好在支流在对面,不然,柳致知可能要涉水而行,当然,就是有水,也阻不了柳致知,他现在踏波而行,对他来说,并不是难事。

    又向前行进了一段,太阳已被西边的山挡住,向北望去,河水弯弯曲曲,在数里外,拐过一山,已被山挡住,是不是找个地方宿营,他不想连夜追击,对方恐怕也想不到自己来追击他,就是柳致知这样,数日不眠不休,也能支持,但还是会对自己体力包括心力有影响,对于解云川这样敌人,还是保持旺盛的精力为佳。

    考虑到这一点,柳致知决定就地露营,就在河滩靠岸边找了一块平坦的地方,有几块较平的已被流水磨得很圆润的大石,上面了比较平,柳致知决定就在此处,他出来并没有带什么野外生存的设备,对他来说,野外生存完全可以取之于自然。

    柳致知离开河道,身体如幽灵一样,不一会,一头麝香鹿头骨已被石头击破,被柳致知拎了过来,柳致知在林中发现鹿,也是它倒霉,柳致知以石头为暗器,他是超越抱丹层次国术高手,此鹿挨了一样,想活都不可能,其它鹿一轰而散。

    同时也拖了一棵枯树,那是升火用的。

    柳致知到了河边,取出尖苗刀,尖苗刀好歹算是法器,可惜在柳致知手中,许多时候是作为一般刀使用,尖苗刀如果有知,不知道会不会感到憋屈。

    柳致知在河水中将鹿洗剥干净,正在河边洗着,陡然发现河底石头中间有好像红色碎玻璃一样的东西,再一细看,不仅有红色,还有绿色,这地方根本没有人烟,不可能是玻璃,宝石,柳致知脑子中一闪,红宝石蓝宝石之类,柳致知印象中东北应该没有宝石矿藏,柳致知便将这些捞了起来,并不像碎玻璃,而是有大有小,小的如同沙粒,大的有手指端大小,并不规则,但显然已被水流还有水中卵石磨得没有了棱角,两种颜色,一种是红色,颜色较深,一种是浅绿色,柳致知来了兴趣,向河道上下流各走出近百米,倒让他收集了不少,总共有三十来颗,小的柳致知都没有兴趣,基本上都是小手指端大小,最大一块有鸽蛋大小。

    柳致知升起了火,将鹿架在火上烤,天已渐渐暗了下来,柳致知赏玩着手中石头,他现在发现,这不是红宝石,柳致知以前得到过红宝石蓝宝石,现在手中石头的硬度不如真正红宝石,颜色也深一点,他细细观赏了一会,又感应了一下,大体有了一个想法,这很可能是石榴石和绿松石,勉强能算是宝石,并不值钱,是一些低档珠宝。

    柳致知正在玩赏这些石头,头一抬,向南望去,有人来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