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351. 源头终见仇敌影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身上气息一变,那是一股凌利的肃杀之气,周围虫鸣立刻静了下来,而帐篷中两人了翻了一个身,似乎对此很不适,那只向三人走过来的动物,柳致知总算看清楚了它的全貌,这应该是一只狼。

    此狼刚出了树林,柳致知肃杀之气升起,这只狼立刻止住了脚步,然后又望了柳致知这边一眼,夹着尾巴扭头退了回去,到了林中,柳致知感觉到那几只动物相互之间聚在一起,然后,掉头向林中更深处而去。

    柳致知感应到儿这群狼走了,身上肃杀之气顿时也随之消散,柳致知又沉回自己功境之中,当然这里发生的一切都是静悄悄,帐篷中两人对此敏感程度都不如那些虫子,柳致知散出的肃杀之气,两人都未有明显的反应,而虫子却对柳致知的气息变化很敏感。

    又过了许久,柳致知发现一只雪豹从附近经过,它倒没有在意柳致知三人,又有几只狐狸于山中林中经过,一夜之间,倒有不少动物经过,除了那几只狼对柳致知三人表现出一些兴趣,其它动物对柳致知几人都没有在意,动物只要不是处于饥饿之中,一般对其它动物不会有太大的兴趣。

    现在已是农历五月初,阳历也已进入六月份,在南方已算进入初夏,在此处,夜晚还是比较凉,但对柳致知来说,根本不受影响。

    天渐渐亮了,柳致知起身,去河边洗漱了一番,活动了一下身体,过了一会儿,蔡春雄两人也起身,洗漱过后,抛给柳致知一罐八宝粥,喝着八宝粥,吃着昨晚剩下的鹿肉,作为野外探险,往往消耗大,饮食肥厚一点有益,如果是在家中,一大早就吃肉,并不是什么好事,很容易引起一些诸如肥胖高血压之类的疾病。

    早饭过后,将行囊收拾好,三人向上流出发,一路上,蔡春雄和金大富不断留意河道中一些东西,又让他们找到数块宝石,向前行进了大约二公里左右,一块大的石头引起三人注意,这应该是从山谷中由洪水带出来的山石,一人多高,之所以引起三人注意,是因为此石真正揭示了河道中那些石榴石等宝石的由来,这块石头猛一看,星星点点,再细一看,石头内部夹杂一些晶体,正是石榴石和绿松石的晶体,不过都不大,大的不过手指端大小。

    三人明白了,看来此处山中有些石头中存在少量的宝石的晶体,不过并不大,也没有开采的价值。随着河水将石头卷入河中,在河水和一些卵石共同作用下,长年侵蚀摩擦,石头渐渐剥落,那些宝石也就落入河中,被洪水带到一定范围内。

    柳致知和两人谈了一会,两人决定不再向前,而是在附近再找找,看看有没有原矿石,柳致知当然不会停下来,而是向两人告别,沿河道继续向前。

    随着河随山转,柳致知转过河道弯后,已看不到两人,柳致知加快了脚步,残留的蛛丝马迹证明,解云川是顺着这条河道向前走的,又过了一会,柳致知发现一处篝火残迹,灰烬虽已浇灭,柳致知用手摸了下火堆是什么温度,还有些温度,不用说,昨晚解云川在此过夜,柳致知估了一下此处与自己三人落脚处之间的距离,两处相距如从直线上来看,两处相距不过二三十里,看来,对方应该也未想到柳致知在后面紧追着。

    柳致知不由精神一振,两人之间距离应该不远了,柳致知加快了速度,希望能尽快追上对方。

    又过去数个小时,柳致知此时速度比昨天快上一倍不止,然而却没有追到解云川,反而到了河的源头,此处碧波清澈,一目见底,湖面很大,四周都是高山,只有南边山有一个缺口,奔涌河水一路向南,形成了长河,但此处好像只有出水口,并没有入水口。

    柳致知有些奇怪,按理说不应该如此,就是有一整湖水,光出不进,湖水也会流尽,肯定从什么地方有水进入湖中,不然说不过去。

    湖四周并没有路,此处天然野生,人迹不至,当然不会成路,就是有路,也非人类所踩出,不过是动物饮水踏出,好在此时未到汛期,水位并不高,湖滩露出不少,柳致知观察了一下,便顺着湖左而行,他是追踪着解云川的踪迹。

    湖中泛起涟漪,隐隐发现一条大鱼在水面搅起水花,此鱼有数尺长,幸亏柳致知目力远胜常人,如果是常人,最多发现湖心出现东西,这些湖在深山之中,根本没有人来捕鱼,难免会有大鱼,如果刚才有人来,会不会闹出湖怪之类传闻来。

    柳致知甚至想到,此湖中会不会出现生物自感生灵,成为妖物,那就真有湖怪了。

    行不多远,柳致知猛然有所感应,一抬头,那边山梁人影一闪,正是解云川,他也正向这边看,他没有想到在此看到柳致知,开始没有留意,觉得山下湖滩之上那个年青人有点眼熟,不由认真细致观察,精神一集中,柳致知立刻感应到,头一抬,立刻认出解云川,他是专门为解云川而来,而解云川一时却未认出柳致知。

    柳致知一见,陡然加速,腾身向山头上扑去,柳致知一加速,解云川立刻明白对方是针对自己而来,这一明白,脑中立刻灵光一闪,顿时想起这是谁,不过到现在,他还是不知道柳致知的姓名,他那晚与柳致知交手,还吃了一个大亏,要不是行踪暴露,居然受到通缉,还有一些修行者追杀,他本来准备在申城好好调查一下柳致知,惹了自己,不给对方一个刻骨铭心的教训,不是弱了自己的毒丐的名头,自己还没有动手,对方居然追杀自己,他心头顿时愤怒升起。

    柳致知见对方在山梁上,想都没有想,此处并无外人,脚下加速,猛然冲空而起,正是云龙变,现在的云龙变已算得上一种御空飞行的术法,人一冲起,周身罡气激荡,空气的水分立刻在周身汇成淡雾,好似驾雾一样,直向山梁上扑去。

    解云川吓了一跳,御空而行,那种功行绝对在他之上,他才彻底明白,当日在申城,自己败得一点不冤,绝对不能与对方正面交锋,自己这次来此,恰是以前在此处发现一处地方,绝对是暗算人的好地方,本想崛起盟那帮人来,将他们引入其中,以便一网打尽,现在此人到来,也好,算你自己找死。

    想到这里,他不敢停留,袖子一甩,顿时山头上浓雾生成,顿时将他身影淹没,这是药功之中的借雾隐身之术,他这一手,不仅是隐藏自身,生成的浓雾并不白色,而是发黄,不仅生成大雾,关键此雾剧毒无比,对方如果撞入其中,不仅可以从呼吸让人中毒,甚至能从皮肤之中渗入。

    此雾一成,解云川根本没有停留,自己已从另一面下山,也是身影如闪电一样,虽不能御空而行,却也是一步几丈,向山下急驰而去,同时,却故意留下一些痕迹。

    柳致知见山头黄雾升起,将解云川身影遮住,居然能阻挡神识,同时心灵层面起了警报,知道这种雾绝对不是普通的雾气,应该有毒或其他妙用,身上空中一扭,方向已改,落向山梁另一处,一落地,禹步掐诀,喝了一声风来,一阵大风起,不一会将那处雾气吹散,再看那处,树木的叶子已萎黄,好毒的雾气。

    解云川当然不在那个地方,柳致知也不奇怪,借雾隐身之术是药功的一种,许多修士都会一点,也有不少修士甚至不借助药物而起雾,就像柳致知经常这样做。

    柳致知向四下张望,寻找解云川的去向,见背湖一侧山坡上林中,有几处树枝新断的痕迹,柳致知不由一皱眉,这么明显的痕迹是不是做了手脚,将自己引上歧途?在之前,刚入兴安岭后不久,柳致知见识了对方布下的伏击手段,阴毒无比,这样的人,留下如此破绽,不得不让柳致知怀疑。

    柳致知又一次细细观察,他从资料中知道解云川心机百出,自己也见识过他留下的手段,他不想阴沟之中翻船,虽然正面交锋,柳致知有十足把握制服对方,但柳致知也没有狂妄到认为对方对自己无可奈何的程度。

    对方手段层出不穷,让柳致知只能步步谨慎,他这一谨慎,反而让已到山脚的解云川着急,如果柳致知不去追他,他后续的手段反而没有用处,那处地方是前两年发现的,自己差点送了命,又经过自己动了一些手脚,他相信,就是比他强大的修行者进入,也只能饮恨其中。

    此时一见柳致知在山梁停下脚步,明明那么清晰的痕迹,却迟疑不前,反而用心观察,他急了,想了想,也停了下来,直接走到柳致知能看到的地方,恶狠狠地对柳致知做了一个侮辱的手势。

    柳致知一见他现身,并做了一个手势,顿时笑了,他已肯定对方有手段,想引自己追击,那就让我见识一下你的手段,柳致知露出了冷笑。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