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354. 天意弄人异国行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山顶之上,柳致知向四面观看,昨日山洞之中的爆炸并未将山体炸塌,山洞之中基本上已空,剩余的**不多,加上年代已久,有些失效,将整座山炸毁,昨天洞中**远远不够,不过是将山洞之中大部分地方炸塌。

    柳致知在山顶之上,发现山洞两处出口,一处是自己进入山洞之处,另一处却在山的背阳处,山洞崩塌,洞口尘土飞扬,形成一条长长的落尘带,在山顶之上自得很明显,幸亏没有下雨,不然就不易发现。

    柳致知并没有立刻飞驰下山,又向其他地方细看了一会,没有什么发现,才下山向那处落尘带而去。

    柳致知在想象中,解云川最有可能是从那里出了洞口,可以肯定,他不会呆在洞中,出洞之后,他去了哪里,这是柳致知目前最为关心的事,不过,柳致知大体可以认定,解云川应该认为他死了,那封闭山洞中发生爆炸,又没有人救援,生还可能是很小,这倒给柳致知一个机会,对方对他不再有多少防范。

    柳致知下了山,落尘带上并无解云川的脚印,倒有不少鸟兽爪印,这条落尘带在洞口很厚,过了二三十米,渐渐变薄,再走一段,就没有痕迹,这很好理解,爆炸时从洞口冲出的灰尘不可能无限向前冲去。

    这里没有解云川脚印,这可以想象,他冲出山洞时,爆炸还没有发生,柳致知耐心地还前走找,他现在速度比起一般人都慢得多,在没有发现解云川留下踪迹前,速度没有意义,如果走岔,那速度越快,离解云川越远。

    终于在离爆炸洞口约半里多的地方,柳致知发现了痕迹,这还是柳致知作扇形搜索所得到的结果,为了找这点痕迹,柳致知费了一个多小时,也亏是柳致知,如果换一个人,可能时间更长,原来是向西北方向去了,柳致知根据痕迹判断出解云川的去向,又一次追入山林之中,时间已过去一天一夜多,两方距离也拉开了,对方走的路并不是直线,在山林之中,往往依山势等因素改变,柳致知如果从空中追击,或者以云龙变之类在树梢上行进,速度可能很快,但在茫茫林海中,极易与对方岔开,只能在地面时不时根据痕迹判断有人走过,来确定对方的路径。

    中午时分到了,柳致知一天一夜没有吃东西,他身上并未带干粮,作为一个修行者,在野外独自一人并不饿到,特别像柳致知这种人,对外物感应远比其他人强的情况下,但陷入那种黑暗山洞中,并无多少生物,柳致知也能辟谷,所以也未进食,不然昨晚他就出来了。

    柳致知找了一个有水的地方,在林中打了一只松鸡,升起了火,暂时停歇了下来,吃过午饭,柳致知感到空气变得沉闷,空气湿度增大,抬头望天,脸不由沉了下来,天空之中已是乌云密布,没有多长时间,大雨浇下,柳致知并不怕雨,就是没有地方躲雨,他也不会被雨打湿,关键是这一场大雨,会将解云川留下的痕迹彻底冲洗掉,给柳致知下来追踪造成极大的麻烦。

    雨虽大,并不是雷雨,柳致知在一棵树下避雨,但茂密的大树并不能阻止大雨,北方的森林并不像热带雨林那样茂密,这一场雨下了一个多小时,山林中不少地方出现临时的溪流,整个山林地面和树木给清洗了一遍。

    雨停后,柳致知不可能再根据痕迹来追踪解云川,此处又是茫茫林海之中,根本没有人烟,也不可能找人询问。

    解云川目的地很可能是俄国境内,他一直向西北而去,想想也对,他在国内受到通缉,崛起盟也在追杀他,最好的办法是暂避国外,而此后不久,俄国通古斯地区将有一场世界巫师交易会,那是一个好地方,他也可结识一些别国修行者,特别是对华夏有敌意的修行者,以便谋一个同盟,更能给他国外有一个落脚处。

    柳致知分析清楚了这一点后,反而不再着急去追赶解云川,决定一直向西北,按现在方向,柳致知回忆了一个华夏的地图,自己很可能穿入内蒙古边缘地带,然后进入俄罗斯国内,这个方向应该最终能到贝加尔湖一带,而通古斯在贝加尔湖西北八百公里左右,那就按这个方向走。

    柳致知有点苦笑,自己专门准备了护照,过边境口岸将要有鉴证,本不想非法入境,想不到最终还是非法入境。如果坐飞机或其它正常途径入俄国,当然要有鉴证之类,现在自己一路向西北,不用说,根本不会走正常的通关口岸,还是非法入境。

    柳致知不是迂腐之辈,世俗政府柳致知没有必要挑战,但也不会迂到重新回头,从正常途径入境,自己已到这里,那么怎么方便就怎么样行事。

    柳致知认准了方向,一路向西北而行,这次因为不再关注解云川留下痕迹,反而显得更自在,偶尔也采了几株药材,不过他心不在此处,在林中行进了三日,还遇到几条河流,也不知是什么河流,柳致知所行之处,均是无人烟之数,便直接用云龙变身法一越而过。

    终于眼前不再是无穷的大山,树木渐渐稀疏,开始出现一望无际的草原,柳致知知道自己应该到到内蒙草原,虽见不到牧人和牛羊,但天高云淡,一望无际的草原,应该是内蒙。

    柳致知一到此处,加快了步伐,他的速度已不下于奔马,他也不指望能追到解云川,只要两人之间错开一定距离,经过茫茫林海,又在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两人出现在视线之类可能实在太小,由于地球是圆的,凭正常人的身高,在平地上视野一般很难超过七八公里,那还得地面特别平,正常能观察到四公里就不错了,两人除非在此范围内,才有可能相互看到,当然在高山上就不一样了。神识感应却强一些,能一定程度克服地球的曲率,大概如长波一样,有地波效应。

    柳致知不可能有事没事,整天放出神识,而被动用灵觉,甚至距离还不如肉眼,但比肉眼强的事,就是有东西阻碍,一定程度上也能感应到。

    正因为如此,要找到解云川完全是凭运气。柳致知并不着急,如果自己分析得不错,那么会在通古斯交易会上遇到他,那时再清算也不迟,估计对方一时也不会再在国内露面,与柳致知相关的亲人暂时没有威胁。

    柳致知向西北而去,只有一次远远看到牧人在放牧,其它时间基本上没有看到人,数日之后,又见到森林,基本上以针叶松和桦树林为主,柳致知知道自己应该入了俄国境内,原因很简单,两日前,柳致知听到远处有直升面的声音,直升机并未过来,可能是边境的巡逻直升机,而且按照自己的脚程,也应该进入俄方境内。

    柳致知取出手机,他带了两块电池,刚拿出来,陡然想起了一事,又将手机放了回去,他出国之前,手机并未办理国际漫游,换一句话,他手机等于没有用,本来准备通一个电话,现在看来,还是到有人的地方,找一个公用电话比较好,现在却又陷入茫茫林海之中,俄罗斯地域广阔,人烟稀少,在国内基本上不可想象,许多地方只能是茫茫原野,就是开车,甚至大半天根本看不到一处村庄。

    又过去了一天,柳致知出了森林,眼前又是一片草原,柳致知根据天空之中的太阳,断定了方位,继续向西北方向而行,走了一个多小时,柳致知发现前方有一顶帐篷,柳致知决定前去问一下,到贝加尔湖还有多远。

    帐篷之中,是一家人,并不是白种人,而是与蒙古人很像,柳致知有点怀疑是不是还在内蒙,先用汉语问候,对方直接摇头,柳致知只得用他掌握那可怜一点俄语问候,对方能勉强明白柳致知的意思,这样看来,这里的确是俄罗斯境内,柳致知也想起来了,俄罗斯远东并不是斯拉夫人种为主,事实上更多是蒙古人种,在华夏古代,此处生活着为称为东胡诸族的少数民族。

    包括女真人在内,都在这块土地上生存过,现在所谓的通古斯人种,实际上就是华夏古代称为东胡的音译。

    这家人倒是热情,请柳致知喝奶茶,柳致知虽然喝不惯这种味道,倒没有拒绝,在夹着俄文单词的手势交流中,柳致知总算最终弄明白了,此处据离贝加尔湖骏马要跑一个星期多,柳致知心中估算了一下,一匹马一天跑八个小时,一小时三十公里左右,一天下来二百公里多一些,马不可始终保持这个速度,正常马一天能达一百多公里算不错了,这样一算,此处离贝加尔湖大概一千公里左右。

    柳致知谢过这一家人的招待,他心中已经有数,一千多公里,他速度也不下于奔马,也就是说一个星期,他基本上也能赶到贝加尔湖,当然,他如果御器飞行,大概一二个小时就能到,不过没那个必要,正好作为一种旅游。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