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355. 北海畔边猎杀起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十天后,柳致知到了贝加尔湖,贝加尔湖在六月初还有些许浮冰,在高纬度地区,夏季时间很短,甚至都不应该分出春夏秋冬,只应该分为冬夏两季,漫长的冬季和繁盛的夏季。

    在柳致知眼前,贝加尔湖茫茫一片,在华夏古代,此处被称为北海,当年苏武牧羊便在此处,现在却是俄罗斯远东重要的居住区之一,周围有不少城镇,当然,这不过是针对俄罗斯广阔的国土来说,如果对于华夏,此处人口依然太过于稀疏,柳致知一路走来,也遇到一些人,人们都认为他是一个旅游探险者,柳致知也默认了这一点,这十天来,他也与一些人进行了交流,甚至遇到二位华人。

    这十日来还有一个好处,柳致知的俄语水平长进了不少,虽然还不能正常与一般俄罗斯人交流,但水平确似长进了不少,能进行简单对话,借助手势,甚至能表达比较复杂的问题。

    贝加尔湖在柳致知印象中不过是一个地图上半月形的湖泊,到了湖边才感觉古人称之为海一点也不过份,湖水清澈,透明度极佳,湖周围布满森林,也以松、云杉、白桦和白杨等组成的密林为主,这里河汊纵横,植物生长茂盛,覆盖度高。除距河口较远的上游区域有一些牧场外,当地基本保持了自然状态。

    贝加尔湖两岸是针叶林覆盖的群山。柳致知现在是在湖的东岸,地势较为平缓,顺着河岸,柳致知向北而行,他走的路与常人不同,常人尽量找现成的路,柳致知是只要能走,就直接通过,遇到一些河汊,如果周围没有人,他就直接一越而过,如果有人,则在顺河而走,贝加尔湖虽是旅游景区,但游人也是极少,不像国内景点,漫山遍野都是人。

    柳致知走着却遇到一处奇景,那是贝加尔湖所独有的奇观:高跷树,树的根从地表拱生着,成年人可以自由地从根下穿来穿去。它们生长在沙土山坡上,大风从树根下刮走了土壤,而树根为了使树生存下来,却越来越深地扎入贫脊的土壤中。

    柳致知饶有兴致观赏着,古人说走万里路极有道理,许多东西是平时无法想象,只有亲眼所见,才发现天地间万物的神奇。

    柳致知发现一只野生山羊跑入高跷树林之中,不觉也有些饿的感觉,随手拾起一块石头,追入其中,见其在树根间绕着,手一扬,石头带着尖啸声射出,正中山羊的头部,柳致知现在功力,足以让这块石头直接震碎了山羊的头骨,山羊一头栽倒在地。

    柳致知上前去取猎物,陡然听到另一个方向似乎有声音,柳致知的耳力远胜于常人,那边有数人向这里来,好像还有猎犬的叫声,难道是有人打猎?

    就在此时,他听到了枪声,看来应该是打猎,既然这样,倒与柳致知无关,柳致知上前将这头野山羊拎起,向四周望了一下,得找一块地方洗剥山羊,好生火烤肉,前方数百米处有一块地方不错,靠近湖边,地势也较平,周围柴薪也极容易收集,柳致知就选定那一块地方。

    拎着山羊,柳致知走到那边,将山羊放在地上,转身准备入林,好收集薪柴,以便于生火,刚转身,林中远远传来一声惨叫,接着枪声大作,犬声狂叫,柳致知一怔,有人受伤,还是被野兽所害?自己要不要帮助他们一下,接下来摇摇头,听声势,对方有数人,也有猎犬,更兼从枪声中听得出,其中有自动武器的声音,清脆地枪声连发,什么野兽能强过这些武器,对方一人如果已遇难,自己去也没有用,如果仅是受伤,作为猎人,应该能处理伤口。

    柳致知不想多管闲事,还有一个重要原因,自然贸然进去,对方在林中分辨不清,将自己作为野兽招呼一顿子弹,那才是有冤无处喊的事。

    是不是换一个地方,柳致知发现此处那一帮人好像向这边来了,还未想好,身体陡然微微一动,眼睛不由眯了起来,在林中不多远的地方,有东西过来,不是野兽,那是一个人,并没有武器,行动极其灵活,身材也比较高大,而且极擅长借周围环境隐藏自身,如果是其他人,根本不会发现此人,此人好像一只凶猛的大猫,几乎一点声音也没有发出,行动更是在柳致知的眼光死角之处,也就是柳致知,换一个发现不了此人。

    此人显然也发现了柳致知,他在林中,借助树的掩护,悄然前行,一看到柳致知,便缩在一棵树后。柳致知微微转了一下头,不知不觉间已与此人藏身之处正对面,微眯的眼睛盯住那里。

    此人又动了,几乎是一闪,到了邻近的一棵树后,在这一瞬间,柳致知看清了大概,这是一个一米八几的西方男子,身体很匀称,浑身充满了爆炸性力量,显然是经过一种特殊的训练,不过他左臂上有血迹,应该是受伤了。

    对方一动,柳致知也微微一动,再次面向对方新的藏身之树,柳致知实际上是以自己动作告诉对方,自己发现了他,此人显然也发现这一点,见柳致知手中并没有武器,略加迟疑,从树后走了出来。

    此人一身紧身迷彩类衣着,脚上是深筒的军靴,冷酷而冷静,这种冷静是一种带着血腥残忍的冷静,这是什么方法训练出来的,柳致知不由想起一种传闻,难道此人从那个地方出来。此人一出现,用不太熟练的俄语说:“嗨,你是谁?”

    柳致知勉强听懂,他的俄语也是很臭,听对方口音好像也不熟悉俄语,心中一动,用英语说:“你能说英语吗?”

    对方一怔,立刻用流利的美式英语说到:“我是格伦威特,你是谁?”

    “我叫柳致知,华夏一个探险者,发生了什么事,我听到了枪声,难道有人打猎?”

    “是有人在打猎,不过猎物是我。”格伦威特说出一个让人吃惊的消息。

    柳致知也是一愣,说:“难道上世纪八十年代传闻的俄罗斯富豪在丛林中放入流浪汉,然后猎杀的事,到现在还在继续,这里是贝加尔湖,地点也不对啊,再说你的身手,那帮富豪就是有枪,也更多是找死。”

    “不是,我是被人追杀,你是一个博击高手?”格伦威特问到。

    柳致知还没有回答,两人几乎同时动了,如果说有先后,柳致知更是提前一步,并不是攻击对方,而是同时闪开,林中蹿出四条猎犬,这是一种西北利亚犬,它们的祖先是北极狼,现在更多是被训练成雪橇犬,这四条犬显然是经过严格训练,两两一组,一组扑向柳致知,另一组扑向格伦威特。

    这种犬体积不下于德国儿狼犬,凶猛有过之而无不及,一般人根本对付不了此犬,柳致知却不当回事,但此犬一只咬向柳致知的腿,另一只跳起来,咬向柳致知的咽喉,完全是直接致柳致知于死地,可见背后那帮人也不是什么善人。

    柳致知腿轻轻一抬,一个简单的摆踹,正踹在咬向柳致知腿的那只狗的耳门上,狗嗷了一声,便飞了出去,柳致知脚顺势落地,一拳冲出,简简单单的一拳,正好打在跳起这只狗的咽喉之上,倒有点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架势,不过柳致知真的一点这种想法也没有,只是顺手而已。

    这条狗连嚎叫都未叫出,摔了出去,跌落在地,抽搐了两下,已是断气,柳致知是干净利落地解决了这两条狗,并没有进一步动作,反而退后一步,看格伦威特如何对付这两条狗。

    格伦威特也是直接得很,打法更是粗暴,先是一脚踢开了咬向他下肢的那条狗,这条狗嗷了一声,被蹭了下,翻滚着跌了出去,而跃起那只狗,格伦威特却将身体一侧,狗扑了一个空,格伦威特一脚竖起踢起,狗扑了一个空,正从最高点往下落,格伦威特一脚向上,正好踢在狗的肾囊之上,狗发出一声惨嚎,被重重跌飞了,重重摔在地上,顿时毙命。

    柳致知不由一阵恶寒,虽知格伦威特是无意的条件反射,根本没有经大脑考虑。那条在地上翻滚的狗,已重新爬起,又向格伦威特扑来,格伦威特一侧身,狗又扑了一个空,就在扑空的一瞬间,格伦威特一反身倒扑而上,将狗压倒在地,将狗头一扭。

    柳致知听到格巴一声,那狗腿一蹬,抽搐了两下,也不动了。

    柳致知和格伦威特动作说起来很长,实际上不过短短的几息,从双方攻击来看,柳致知似乎很随意,却轻松解决了两条狗。

    而格伦威特的攻击其中自然带有一种残忍冷酷在内。格伦威特在受到攻击时,眼睛的余光也注意着柳致知,柳致知看似并不强壮,但那份攻击的随意却让格伦威特心中不由一凛。

    两人对望了一眼,同时向两边闪出,柳致知只是横跨一步,脚一落地,勾起一块碎石,踢入林中,而格伦威特却一个翻滚,两人动作同时,林中枪响了起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