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356. 真假相半谁能辨谁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当几条猎犬攻击柳致知两人时,那伙追杀格伦威特的人也追到,柳致知当然发现林中三人,两人出手迅速,几息间已将四条猎犬击杀,林中人显然出乎意料,急忙举枪射击,对柳致知来说,国术到目前层次,根本不惧有人暗杀,对方枪一瞄准他,他已经有了感应,身体横跨一步,对方开枪,但子弹落空,随脚踢起一块碎石,已不下于子弹,发出锐利的尖啸声,正中开枪人的额头,当即送命。

    对方不管是什么人,追杀格伦威特是否正义,但他们行动却一上来就准备致柳致知于死地,柳致知当然不会与他们讲仁慈,也是一出手就是取对方性命。

    柳致知能发现对方,避开子弹很正常,他与普通人相比,甚至可算是非人,而格伦威特也躲开了子弹,柳致知倒是对他另眼相看,他的身手,用柳致知的眼光,更多是类似于国内外家高手走到极致,从而由外而内,但他走的完全是杀人一路,根本没有养生之效,只能说明对方警觉性极高。

    柳致知踢起一块石头,就击杀对方一人,林中另外两人显然也是大出意料,不再管格伦威特,掉转枪口,指向柳致知,就是一阵弹雨,柳致知身体陡然一矮,如缩身法一样,那么大的一个人,陡然缩成如小孩一样,更让人跌眼镜的是,柳致知不退反进,如蛇形鱼跃,身影连晃之下,已冲入林中,林中传来两声惨叫,柳致知已重新走出树林。

    格伦威特看到这一幕,瞳孔陡然收缩起来,这个华夏人是什么来历,太可怕了,转眼间将追杀自己数日之久的几人全部解决,他真的是探险者,他来到此处有什么目的,他受的是什么训练,从外表上看,他像一个人畜无害的年轻人,甚至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自己受到那么残酷的训练,几乎时时刻刻走在生死边缘,如果与此人为敌,一点把握也没有。

    格伦威特对柳致知起了深深的敬畏,深深的忌惮,柳致知好像根本没做什么事,走出了树林。

    “你是什么身份,这些人又是什么人?”柳致知问到。他现在有资格问这样的问题,他展现出实力已足以震摄对方。

    见柳致知并没有表现出敌意,格伦威特也放松身体,不过外表虽放松,但内里依然高度警戒,回答到:“我出自西伯利亚训练营,从其中逃出,这些人是追杀我的人。”

    他的话半真半假,柳致知目光盯着他的全身,说话时全身任何细微的肌肉颤动都未放过,甚至能感觉到他血液流动的快慢,前半断话说的自然,而后半断话,略顿了一下,好像调整如何说,口气也微微变化一点,浑身肌肉也极微小收缩了下,眼光略移了一下,这种变化很微弱,好在柳致知现在能清晰地把握这一切,才未被对方瞒过,事实上,格伦威特自己都未发现自己的这种变化。

    这种微小变化只说明一个问题,格伦威特的话前半段是真的,后面却是谎言,果然没有出乎柳致知的意料,对方出自西伯利亚训练营,柳致知听过西伯利亚训练营的传闻,俄罗斯西伯利亚的朱可夫训练营,该训练营有多个训练地点。其中一个在北极圈内的永冻冰层上,一个在白令海峡以南200海里的一个小岛上——训练营的人给这个无名小岛取名“朱可夫”,还有一个在西伯利亚的原始森林里。

    西伯利亚训练营的教练来自前苏军特种军官和克格勃特工,此外还有大量从华夏、日本雇佣的格斗高手。

    训练营采用极度严酷的管理,远远超过任何军队组织,教练随时可以枪毙学员,哪怕学员只是起床晚了一分钟。

    训练营的所有学员都是自愿报名,而且一进训练营,生死自负,收费相当高昂,每年的学费超过4万美金,完成标准三年的训练需要12万美金。学员主要来自前苏联各国和日本、韩国、华夏和蒙古,这些年来,西方国家也有一些人加入。

    训练营从教练到学员都是严格挑选后的格斗狂热分子,训练极端残酷血腥,日常训练几乎和实战格斗的强度相等,光是训练营内的死亡率就高达三分之一,其中的人随时面临生命危险,在这种情况下,最不可思议的要求也被认为是正当的,90公斤级以上的学员必须达到400公斤以上的深蹲成绩,一脚踢断20英寸的木桩,限期达不到的都被处死。教练经常在夜间溜进学员的宿舍,用鞭子抽打他们,在此情况下,学员们都锻炼出了一种技能,只要稍有响动就会惊醒并迅速作出反应。

    这些是柳致知所了解的一些情况,更深层的情况,柳致知也不可能了解到,这种环境下训练出来的人已不能算人,而是一台凶残冷静的杀人机器。

    柳致知望了一眼格伦威特左臂上的枪伤,枪口已经处理过了,柳致知身上虽有药,但对方已处理过伤口,伤口是枪伤,柳致知不想多事,说:“也只有那种地方才能训练出你这样的人,你将尸体处理下,我收集一些木柴来烤肉。”

    “我已一天多没有吃饭,对方一共六人,路上被我杀了三人,我处理尸体前,能不能先填一下肚子。”格伦威特说。

    “当然可以。”柳致知说到,他以为对方吃些干粮之类,还有点奇怪,不过格伦威特接下来的动作,才让他明白对方为什么跟他说了一声。

    格伦威特直接走到野生山羊面前,拎起山羊,一口咬在山羊的脖子上,山羊身体还温暖,柳致知打到山羊并没有十分钟。

    格伦威特咕咚咕咚喝了几口山羊血,然后放下山羊,说了声谢谢,去林中处理几个人的尸体。

    柳致知收集好了薪柴,在湖边将山羊洗剥好,架到火上烤了起来,格伦威特进入林中,见到三人尸体,三人都是死不瞑目,而且都是一击毙命,除了那个被石头击中额头的,另两人甚至身上伤痕都没有,心中对柳致知更是忌惮。

    野山羊的香味传了进来,格伦威特处理好尸体,有点迟疑,是不是趁此机会离开此处,对方给他压力太大,这些人追杀他,他都未有如此大的压力,面对一个好像人畜无害的柳致知,他感到自己的命运掌握在别人手中。不过他也对柳致知充满了好奇,自己可是在训练营中徘徊在生死边缘才达到目前这个程度,对方显然不是这样,他如何达到这样的水平,甚至超越了自己。

    柳致知见格伦威特出了树林,招呼道:“过了歇一下,还有一些时间,羊肉才能好。”

    格伦威特走了过去,坐在地上,手上拎着三个扁平银色小水壶,抛一个给柳致知:“柳先生,这是三人身上的,里面装的是上好伏特加,想不到三人身上有这样的好东西。”

    柳致知伸手接住,打开了一嗅,说:“好酒。”里面酒液极清洌,几乎没有杂质,柳致知的感应到一种火辣,他根本不怕别人在其中做手脚,那瞒不了他。

    “你不是俄国人?”柳致知喝了一口,又盖上瓶盖。

    “我是美国人,父母是德国人,后来移民美国,从小喜欢格斗术,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进入训练营。柳先生一身格斗术很高明,不知在那里所学?”格伦威特好奇地问到。

    “我从小学习武术,并未进入有关专门机构,是华夏传统的师徒传授。”柳致知说到。

    “华夏的功夫如此神奇吗?训练营中也有来自华夏的教练,虽不强壮,但非常利害,真想不通他们是如何做到的。”格伦威特摇摇头,似乎感到不可思议。

    “华夏功夫与其它国家格斗术从格斗上来说,并没有高下,不同之处,是华夏功夫更注重养生,融入许多对世界的理解,到了一定层次,已不是技术问题,而是对世界真理的理解。”柳致知说到。

    “我自认为是一个高手,但比起柳先生还是感觉有不少差距,不知如何进一步提高?”格伦威特向柳致知请教。

    “从技术和力量上来说,你已到人体的巅峰,没有什么训练方法让你有大的进步,如果你想进一步,一个是可以到印度学学瑜珈之类,加强对身心的掌控,格斗到你这个程度,已不是技术问题,而是掌控的问题,以最小力气,最小的代价击败对手;二是,观察周围世界,获得一些启示。”柳致知说得是实话,并没有瞒着格伦威特,他的方法并不保守,但人真正掌握,却很难做到,正如柳致知所知,吾之道,甚易知,甚易行,天下莫能知,莫能行,道理说白了很简单,问题是你能不能做到,这些根本没有秘密。

    格伦威特有些怀疑:“就这么简单?”

    “本来就这么简单,来,先吃肉。”柳致知说着,撕开一条羊腿,抛给了格伦威特,自己也撕开一条羊腿,大啖起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