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359. 林中路客结伴行(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三人都感受到了这种震动,就是格伦威特也不例外,停下脚步,向前观看,没有几分钟,元凶出现,前面一个身材高大,满脸胡须的白种男子向这边飞跑而来,在后面追着一只动物,却让三人嘴巴大张,可以吞下鸡蛋。

    那是一只传说中已经灭绝的动物,一只猛犸,史前的长毛象,这种长毛象比正常的大象体积更大,浑身长满了长毛,长鼻两边长长象牙向上向内弯曲。

    想不到在这里遇到猛犸,不怪传闻有人在西伯利亚的森林中见出长毛象,原来真的存在。三人虽一时愣住,转眼就醒悟过来,那头长毛象追赶着一人,可是直向他们冲过来,对这样的大家伙,三人之中,柳致知虽不畏,但也不想正面与之对抗;格洛夫显然也是这样的念头;而格伦威特根本没有资格与之对抗,他身上没有枪,这样的大家伙皮糙肉厚,力大无比,根本不是他的拳脚能抗衡的。

    “分开,上树。”柳致知看了一眼说到,他可没有兴趣去救那个在前面奔跑的家伙,那家伙速度很快,长毛象速度不亚于飞驰的汽车,愣是一时也没有缩短两者之间的距离,不知道这个家伙是如何惹上这个庞然大物。

    柳致知一眼,格伦威特最先动了起来,他迅速向左方较密的林中奔去,选了一棵大树,如猴一样蹿了上去,也难为他了,格伦威特身材高大,一米八几,又强壮,但爬树也极其灵活。

    柳致知一见格伦威特已上树,他却向另一个方向,避开长毛象直接冲撞,也上了一棵大树,与此同时,格洛夫也选中一棵树,居然也是身手灵活,一点也不像一个老人,也上了树。

    三人刚上树,那人也到了三人原来的地方,见三人分散上树,他好像得了启发一样,也如大猩猩一样蹿上了树,此人身材更为高大,比格伦威特更强壮,身高应在一米九几,但动作也是极为灵活。

    他一上树,那头猛犸象也到了,一声长吼,竖起了鼻子,猛撞那棵大树,那棵也算数十年的老树,但一撞之下,树剧烈的晃动起来,根部的泥土已经开始变松,如果再撞几下,估计树就要连根被掀起。

    树上那人显然没有想到这一点,他也不会束手待毙,抱紧了树干,向四下看了一下,发现旁边一棵树靠得较近,立刻从这棵树上纵起,落到另一棵树上。

    柳致知看着此人动作,另一棵并不近,西伯利亚的森林并不是热带雨林,植物之间还是比较稀疏,此人跃出,四肢一弹,如同飞鼠一样,显然经验丰富,而且,这一跃就是十来米,从之前和现在的表现,他应该是一个修行人,也对,如果是普通人,谁没事做在原始林中,还惹了一头大家伙。

    猛犸象一撞之后,再准备撞时,发现树上已没有人,举着长鼻四下嗅着,很快发现此人已移动另一颗树上,立刻又向那棵树冲了过去。

    又一轮撞树开始,此人又跳到另一棵树上,几次之后,居然靠近了格洛夫所在之处,那人显然也发现了格洛夫,在树上扭头往格洛夫一笑,树下猛犸象又开始撞树,看来不知此人做了什么事,猛犸象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此人一纵,落到了格洛夫所在的树上,看来存心将格洛夫拉下水,格洛夫脸摆了下来,也没有说话,陡然身上那股气息暴涨,其中那股威严更是有一种凛然不可犯的感觉。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威压,相隔一段距离的柳致知都感觉到了,虽然他不在乎,但不代表其他生物不在意,好像天生有一种上位者的意味。

    那人一到树上,陡然被这种气势一压,手脚不由发软,一下子没有稳住,从树下跌落下去。柳致知和格伦威特没有料到会出现这种情况,柳致知还好,格伦威特离格洛夫最远,那种气势一起,他也不由手脚发软,差点也从树上掉下去。

    柳致知心中不由紧张,此人掉下去,被猛犸象发现,说不定一下子就会被踩扁,猛犸象虽是吃素,可却是一种庞然大物,一脚踩下,那不是闹着玩的。

    更令柳致知跌眼镜的是,那头猛犸象却也是浑身一颤,好像遇到了天敌一样,陡然转头,在大地震动中,向来路急驰而去。

    柳致知和格伦威特没有想到是这个结果,而那个从树上跌下的人身体在空中一翻身,稳稳地落在地面,抬起头,对树上格洛夫似乎在大吼,那是俄语,柳致知只听懂其中一二个单词,好像是“杀害、谋杀”的意思,而且,此人发音显然不是官方发音,带有明显方言色彩,柳致知更是一头雾水。

    不过柳致知也未纠缠于此,而是纵身下树,若有所思地望着树上格洛夫。格伦威特也下了树,那边格洛夫也下了树,一下树,两人就吵了起来。

    格伦威特到了柳致知身边,知道柳致知对俄语不怎么听得懂,简单地翻译了一下,柳致知才知道,那人指责格洛夫想谋杀他,而格洛夫则说此人恩将仇报。

    两人仅是动口,并没有动手,过了一会,两人见柳致知两人并没有劝阻的意思,好像任他们吵,也觉得没有兴趣了,便自动停了下来。

    柳致知见两人停了下来,才问怎么回事,格洛夫没有好气地说:“这个野蛮人应该有狼人的血统,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不值得与他生气。”

    那人显然不懂英语,眼睛望着他们,不知道两人说些什么。格伦威特用不太流利的俄语问了对方姓名,格洛夫也翻译给柳致知听,柳致知知道了,此人叫高察金,当然是音译,并不是姓高,这不过是简称,如果说全了,俄国人名字是非常长的。

    高察金也是去巫师交易会的,他是高加索人,自己是族中祭司,他们那一族用他的话说,远古流传下来的神的血脉,而格洛夫却轻蔑地说是狼人血脉,族中人大多数是很正常的,就是比较高大一些。力气大一些,并未有什么特异之处,他家是祖传祭司,有一套方法能激活血脉中神力,能与神交流。

    柳致知明白了,他这种人有点类似国内少数民族的萨满法师,也有一定传承,他们所信奉的神,更接近原始的图腾神。

    高察金的能力重点体现在体力上,一进入状态,浑身类似国内的金钟罩之类,对冷兵器可以算是刀枪不入,还表现上速度上,能与骏马赛跑,在精神方面倒不算突出,但也可借助神灵名义诅咒他人,能咒杀普通人。

    这次他来到此,一不留神发现了猛犸象,看到那个大家伙,他忍不住进行了**,开始猛犸象并未理睬他,他结果去揪猛犸象的长鼻,结果被猛犸象一路追杀,一阵乱逃。

    “格洛夫阁下,刚才你身上那种气势是怎么回事,我感觉到生物本能畏惧那种气势,这种波动很奇特,好像有一种上位者的感觉。”柳致知很好奇,他对气势波动应用也比较得心应手,他几次发出那种肃杀之气,逼退一些生物,这次追杀解云川时,偶遇两个探险者,夜里休息时,有狼出现,柳致知动都没有动,就以那种气势将狼逼退。

    “这是我模仿龙的气势发出的,我有一头龙,长时间与之接触,有了一些感悟。”格洛夫说到。

    柳致知明白了,原来是传说中龙威,不怪让百兽避让,高察金好奇望着两人,他听不懂两人说什么,便拉着格伦威特问两人谈些什么,当他听说格洛夫有一条龙,立刻叫了起来:“你养了一条龙,听说龙肉是极品美味,你有没有吃过?”

    格洛夫立刻翻脸,又是一阵鸡飞狗跳,柳致知却是一头雾水,待格伦威特解释过后,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柳致知三人队伍又扩大了,现在是四个人了,一起向交易会地点赶去。

    这一路上并没有什么事情,不过柳致知总算明白高察金为什么会被猛犸象追杀,一路上被他惹的动物绝对不少,其中不乏猛兽,比如一次,他居然与一只熊玩起了摔跤,结果那头熊的伴侣跑了过来,幸亏其他人出手,赶跑了熊,不然,又得上演被动物追杀的戏码。

    四人在林中又跋涉六天,在这六天中,高察金倒与柳致知走得近,虽然语言不通,柳致知也喜欢高察金率真豪爽的性格,这六天,柳致知也收获不小,他的俄语水平在与高察金交流中,有了不小的进步,现在借助手势,甚至能进行比较深的交谈。

    不过,柳致知对格伦威特总是怀有一种戒心,这些日子,他虽没有做出什么不对之事,但柳致知有一种直觉,此人到巫师交易会,肯定不是去算命那么简单,但柳致知也没有太过于放在心上,自己与他是两路人,到了目的地,自然会分开,柳致知也不想多纠缠到他的事情之中。

    远方的山已在视线之中,它就是柳致知几人这次的终点。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