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360. 诸多物性自远古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通古斯巫师交易会,在世界修行人中,特别是西方修行者之中,还是盛名在外,由于在俄罗斯的远东,俄罗斯的远东又是一个资源丰富的地方,而且对欧洲修行人来说,这个地方是在东方,有许多想不到的人参加,物品更是五花八门。

    相对于国内的终南山之会,这里却更有组织性,终南山之会,依靠的是自律,这里却由俄罗斯的修行组织守夜人所监控,守夜人称修行人为通灵者。

    交易会绝大多数也是露天自由交易,此处也是在山谷之中,但也是河口之地,林中已有不少帐篷,更有守夜人的建设的小木屋,星星点点分布在山谷河边,这个季节却是这个地区鲜花盛开的时节,这里冬天漫长,夏季也短,在夏季来临之时,植物的活力一下子暴发出来,使整个森林成为花的海洋。

    到了此处,柳致知和另外三人分手,一个人顺着山谷边走边看,这里物品五花八门,来的人也是各式各样,有看上去西装革履的很正常的现代人,也有包着头巾的应该是阿拉伯的修行者,也有脸上画着花纹的好像是非洲部落的巫师,各类人都有。物品也是各式各样,除了柳致知以前见过的,如秘银精金之类,还有各类宝石,与一般宝石不同,这些宝石柳致知都能感应到其中一丝物性,这些都能作为炼材,还有大量柳致知从未见过的材料,比如那一篓好像是一种动物的眼珠,柳致知一问,还有对方说的是英语,并不是俄国人,那是一种生活黑暗中生物幽魂飞翼榛鼠的眼珠,是一种配制巫药的材料,还有一些如蟾蜍皮,不知什么动物的干爪,这一类动物性的原料,还有大批植物性原料,不少是各个国家巫师培植的,柳致知从未听说过,也不可能在所谓百科全书上查到。

    这些材料,除非柳致知慢慢研究,还真不知道这些东西有何用途,柳致知并不着急,一路上和摊主打听这些是什么东西,他很好学,大多数摊主能说英语,有些不会英语,说得是俄语,柳致知现在俄语水平马马虎虎,连着比划,能听懂对方大意。

    结果半天下来,柳致知并没有买什么东西,倒是眼界大开,世界各地修行人对身边东西利用各具特色,甚至普通的东西都有用处,没有无用的东西,关键是看你怎么用,柳致知不由想起《庄子》上的寓言故事,庄子与惠子关于有用无用之争。

    除了这些原料外,还有不少成品,如护符,还有法杖,以及各种施用巫术魔法的用具,柳致知一个个摊子来看,正好到了一个摊子,一抬头,心中大喜:“安德烈,又遇到你了,今年有什么好货。”

    “柳,是你,我这东西都是好东西,你有些什么东西?”摆摊的是安德烈诺韦奇,柳致知是在国内终南山桃花会与他相识,当时两人以物易物。

    柳致知放下背包,从其中取出那支法杖,还有几块水晶,他包中还有三枚矿石结晶体,一枚是石榴石、一枚绿松石,还有一枚,柳致知也不知道叫什么。

    就在柳致知要拉上包的一瞬间,安德烈叫了起来:“柳,等一下,那是什么?”

    柳致知停了下来,取出这三枚矿石晶体,安德烈拿在手上,观察了一下,说:“很美的东西,可惜其中没有魔力。”

    柳致知心中一动,将包顺手拎起来,正好挡在腰间,却从腰间储物袋中取出三枚有物性的结晶体,一枚是石榴石,物性很不错,另外两枚却是物性比较弱,一枚淡黄色,另一枚是浅色的绿松石,好像在包中翻出来一样。

    “你看看这三枚,这些是我在一个山洞中发现的,那三枚应该是普通之物,我是看它好看,才顺手放入包中,这三枚应该有些不同。”柳致知说到。

    安德烈细细感应了一番,高兴地说:“柳,你这三枚宝石这么大,红的这一枚可以切割成多枚宝石,镶嵌在法杖上或魔法阵中,绝对是火系魔法好材料,另外两枚弱一些,但也能用,虽不如红的这一枚,绿色可有于自然系或风系,而黄色却很奇怪,有土系特点,但又有精神系的幻像效果,你卖不卖?”

    “当然卖,你有什么好东西?”柳致知说到。

    “我这边有秘银精金,对了,去年我在北极地区得到一块陨铁,其含有魔法元素很奇怪,问过不少人,都感到对它比较棘手,你有没有兴趣?”安德烈问到。

    “当然有兴趣。”柳致知真的来了兴趣。

    安德烈从身边包中取出一块有大概半个足球大小的黑色的陨铁,柳致知接到手中,静下心来,刹那间,自己似乎就是这块陨铁,而且是一个巨大天体一部分,当然这个巨大不过是几公里,深深沉在黑暗中,似乎悠远时间记忆复苏,在无穷爆炸和能流中,空间都不断扭曲,一幅幅场景出现在内心,柳致知都感觉自己经历那种炼狱一样场景,好像过去极长的时间,事实上不过一瞬间。

    柳致知明白了,这块陨铁诞生在上一个恒星崩溃,距现在有五十亿年,这是柳致知所掌握的知识决定,在这个太阳诞生前,原始一颗超新星爆炸,在其灰烬中,我们这个太阳系诞生,这块陨铁是在新的太阳系诞生时,一颗新的小行星的内核,后来,两颗小行相撞,它只剩下不足几十米,谁知命运多舛,被木星捕捉,坠入木星之中,本来就会葬身木星之中,却不料碰到慧星撞击木星,将它在下坠过程中撞飞出木星,最终坠入地球的北极圈中,大部分被烧毁,只剩下核心的一点,就是目前落在柳致知手中这一块。

    这块本是星核,要不是柳致知对物性感应有独到之处,其他人并不能感应到这一点,这块陨铁的物性的确对于魔法师来说很杂,既有恒星爆炸时天火,也有空间扭曲留下印记,更有穿越木星大气又被撞飞后坠入地球北极时,受地磁和太阳风作用,物性又有变化,所以物性很复杂,对柳致知来说,绝对是好东西,而对魔法师来说,物性越单一越好,这样便于制作魔法用品。

    柳致知开始和安德烈讨价还价,将三枚矿石结晶换了那块陨铁和一些秘银,又将几枚水晶换了一些精金,倒是那根法杖,安德烈兴趣不大,他对原材料有兴趣,对成品兴趣不大。

    柳致知和安德烈两人交易结束,就在此时,在山腰那个地方传来法力波动,柳致知,还有山谷中大部分人都抬头向上看去。

    “发生了什么事,怎么出现魔力如此剧烈波动?”安德烈也有些疑惑,此处都是一些修行人,偶尔有些法力波动,很正常,但如此剧烈波动,好像有人全力施展,有点不正常。

    又有几道法力波动,不过很快就消失,柳致知也未用神识去感应,就是有事情,也轮不到他来管,他继续一个个摊位来增长见识。

    柳致知除了一根法杖未出手,该出手的已经出手,当然,如果遇到好东西,他还会出手,他身上还是有些东西,不过又转了一些摊位,并没有值得他出手东西,甚至出现一些治疗用的炼金药水,柳致知甚感兴趣,不过是对其如何炼制出来感兴趣,而不是对药水感兴趣,他身上的丹药效果只有比这些炼金药水强。

    柳致知正在跟摊主讨论他所卖的一种产生撒哈拉沙漠的金色甲虫,这种甲虫是炼制一种不腐药的主要成份,是黑魔法师炼制行尸的药物,走来两个人,一个四十来岁,一个二十几岁,一身笔挺的西装,衣着却是一丝不苟,走到柳致知身边。

    其中那个年纪大的说:“请问,你是柳致知先生吗?”

    “我是,两位是谁?”柳致知站起身,有些奇怪,他在此处并不认识多少人,除了安德烈,就是近些日子在路上认识的三个人,其中还有一人不是修行者。

    “谢尔盖,守夜人之一。”谢尔盖说到,用的是英语,又一指身边那个年轻人:“马科连夫,也是一名守夜人。”

    柳致知有点不太对劲的感觉,在此前,他听格洛夫说过,守夜人是俄罗斯最大的修行人组织,而且也是此处交易会的管理者。

    “两位找我有什么事?”柳致知回想了一下自己入俄罗斯来的行为,如在世俗间,应该说有违法之处,自己又是私自入境,未经海关,而且还杀了人,但柳致知不认为对方清楚自己的所做的事,就是知道,也不是什么大事,柳致知相信修行者有自己一套行为准则,并不屯世俗等同。

    “没有什么事,是你的二位朋友有点麻烦,想请你去一趟,作一个证明。”谢尔盖淡淡地说。

    “二位朋友?是谁?”柳致知问到。

    “罗马尼亚的格洛夫和高加索来的高察金,他们卷入杀害苏格兰的占星师梅格的案件当中。”谢尔盖直接说明了原因。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