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362. 时光回溯辨实情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黄昏界不是一个纯粹的精神世界,也不是一个物质世界,这里面正常人理解物质与精神的分立已无意义,这是一个物质与精神同时体现出来的世界,这也是柳致知刚才迷惑的地方,他内省自身,发现自己的确是肉身,打一个比方,物理学中粒子和波在宏观世界中是完全不同的东西,但科学家发现,微观粒子同时具有两个方面的特性,比如光,有时候人们称为光波,又有时候,人们称为光子,光究竟是波还是粒子,曾让不少科学家为之头疼。甚至争论上百年,最后结果是,光子既是波,又是粒子,两者完美统一在一起,在实验中,随着你的观察手段不同,呈现波或粒子性,也就是说,随实验者意志变化。

    柳致知现在也是这样,他意识中认为自己身体是**,那所体现出一切,从宏观到微观,他的身体是物质的**,如果他认为自己是精神体,他也会发现,自己就是一种精神体,一念及此,他猛然散开,在原地消失,接着又重新出现,这标准的是散则成气,聚则成形,一句话,他的**与精神不二,完全是一样的,这标准提身心一如。

    修行中往往追求得一,柳致知现在身心一体,就是一种得一,金丹成就,就是身心一如,金丹成就后,为什么我命由我不由天,就因为物质与精神对立消失了,两者混而为一,生命层次完全与常人不一,好似回到生命的开始,当然,是更高层次的回归,而不是那种低层次溯回。

    这种情况使柳致知想到佛家唯识宗对三类境即性境、独影境、带质境的描述。此间更接近带质境,性境,指真实之境,此境自守其性,并不随心,可以说是宇宙的本质;独影境,依能缘之心的虚妄分别而变起之境,别无本质,仅为影像,用常人说法就是幻境;带质境,带质即兼带本质,系由心、境二者之力合成,介于性境与独影境之间。

    黄昏界已有世界本质在其内,但依人心境而变,让柳致知体验到身心不二,可以说,这种机缘让柳致知金丹水到渠成,现在如果出去,柳致知甚至能主动引发天劫,成就金丹,所以柳致知心中甚至升起这样念头:吾道成矣!

    这一悟,让柳致知也明白了如何在黄昏界中的战斗,如何出入黄昏界,仅是心灵上认可就行,当然,你的心灵力量达不到引发身心变化,也进不了黄昏界,并且,黄昏界情景依文化背景不同,情景也不同,在俄罗斯,黄昏界有一种默认,那是诸神黄昏后留下的,才以如此面貌出现在柳致知面前。

    黄昏界中战斗,诸多术法在其中意义已不大,而是看谁掌控范围,让黄昏界来攻击对方,这已不仅是一种战斗场所,而是看谁在黄昏界中涉入更深。

    柳致知脚下一动,迈入更深层次的空间,**动作不过是一种具现,真实是个人意志与对黄昏界理解的较量,柳致知以前未知黄昏界,但以柳致知对佛典中带质境的理解,已抓住黄昏界的本质,其余不过末节,诸佛的佛国,甚至传说中诸神的国度,应该就是一种其中生灵心灵所现的带质境,所以不论神,还是佛,往往要求信众信仰纯净,这关系到带质境的所现。

    雅克没有料到,柳致知第一次进入黄昏界就能达到这个程度,而一般守夜人在导师带领下,是逐渐深入。他也一步跟上柳致知,开口说到:“柳先生,找你来,一是因为你确实与格伦威特一路随行;二是,这次行凶事件中,还涉及到另一名华夏通灵者,所以对你守日人并不喜欢,布鲁姆里奇作为一个他者,本来对人类就看不起。”

    “他者?”柳致知又听到一个新名词。

    “哦,忘记了你们华夏通灵者所行独具一格,他者是一种总称,非人类通灵者都称为他者,布鲁姆里奇是吸血鬼,好听一点称为血族,像狼人、精灵之类都被称为他者。我们守夜人与守日人之间并不和谐,守日人中,往往有大量的他者,还有女巫之类,你虽没有杀死布鲁姆里奇,但也让他本源大损,不知道又要花几十年才能恢复,守日人对你不友好也是不可避免的。”雅克说到。

    “你的真实用意是什么?”柳致知问到,对方不仅没有攻击他,反而告诉他不少信息,柳致知不是呆瓜,肯定有目的。

    “我是温和一派的,暴力有时使事情更糟,我想解决事情,而不是更糟。”雅克说到:“我在你们发生冲突后,将你拉入黄昏界,是想弄清楚事情,其他人等会也会陆续来到,黄昏界不是一个私密的地方,我虽做了一些手脚,他们很快就会找到我们。”

    “我能体会到你的善意,总不会在黄昏界中来一场大战?”柳致知嘴上虽如此说,并不会真的认为对方有什么善意。

    “在黄昏界中,我可以重现梅格遇害的那一刻,让你看看还有什么遗漏的。”雅克说着,两人面前空间发生了变化,场景开始熟悉起来。

    那是外面的情景,半山腰上,一位女士出现,看起来如邻居的大妈一样,柳致知知道应该就是梅格女士,格伦威特也走上山。

    “是不是此人?”雅克问到。

    柳致知点点头,两人继续看下去。

    “尊敬梅格女士,我就是和你预约的格伦威特,多谢你能光临。”格伦威特说到。

    “你说你有托勒密天象仪的消息?”梅格口气中带有惊喜,雅克解释说:“托勒密在世人眼中是西方天文学中地心说集大成者,在占星师眼中,他是有史以来的最伟大的占星师之一,甚至有人认为没有之一,他就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占星师,据说,他用黄金、水晶和宝石制作了一个天象仪,谁得到这个天象仪,就能从中窥到托勒密的伟大的占星术。”

    柳致知明白了,梅格为什么会见格伦威特,在这种占星师瑰宝yin*下,作为一个占星师很难经受住诱惑。

    “只要梅格女士能给我占一次星,我将我自己知道告诉您。”格伦威特说到。

    “那就说定了。”梅格取出了星盘,开始问格伦威特出生时辰。

    就在此时,柳致知发现身后的黄昏界中出现其他人,但他们的深度不够,虽然能看到柳致知两人,显然有些朦胧,看来,各人对黄昏界的涉入深度不够。

    “不要理他们,大部分人达不到我们目前的深度。”雅克也发现那一帮守夜人和守日人,望了一眼,说到。

    而在两人面前展现的场景继续在上演,格伦威特凑近梅格,手上陡然出现一把匕首,扎向梅格,梅格虽在占星,此时发现危险,手往星盘中一点那颗代替了格伦威特的星点,格伦威特如遭雷击,喷出一口血,人也好像定住了。

    就在此时,一条长鞭陡然出现,如蛇一样抽向梅格,在旁边出现一个比较干瘦的全身裹在黑袍中的人,是从林中一棵树上陡然现身,柳致知有点熟悉,微一回想,立刻想了起来,当日自己和格伦威特离开贝加尔湖时,林中有人窥探,柳致知没有多过问,与此人有些相似,难道是同一人。

    梅格手在星盘中一划,划了一条直线,长鞭陡然倒飞出去,就在此时,另一个柳致知熟悉的人出现了,正是解云川,手中那根晶黑的棒子发出一道黑光,直射梅格手中的星盘,梅格急忙一旋星盘,此刻一道白色星光现,两道光华一撞,星盘在手中一晃,长鞭又到,星盘顿时脱手。

    星盘一脱手,格伦威特好像立刻恢复了自由,上前一步,匕首扎入梅格的腹中,梅格倒了下去。

    整个谋杀过程现在两人面前,两人身后空间一动,阿利莎和谢尔盖出现,两人居然也涉入黄昏界的这个深度。

    两人也看到这一幅,谢尔盖说:“队长,你回溯当时情景,这个华夏人怎么也能涉入这个深度?”

    “不要打搅我,有什么事等我问过梅格再说。”雅克制止两人进一步动作,特别是阿利莎眼中充满了对柳致知敌意。

    格伦威特在梅格耳边说了一句话,拔出匕首,拾起掉落在地上的星盘,三人迅速离开,场景淡了下去,只有梅格还倒在地上。

    “柳先生,你想起来什么?”雅克回首微笑着问到。

    “我认识那个用棒的华夏修行人,他叫解云川,我此次到此,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追杀此人,他怎么会和格伦威特搞在一起?”柳致知不解地说到。

    然后,柳致知将解云川的事情说了一遍,雅克陷入沉思,说:“这个解是什么时候和这两个人卷入一起,是碰巧,还是早已加入他们的组织?”

    “不知道格伦威特最后在梅格耳边说了一句什么话?”柳致知有点遗憾。

    雅克笑了,回过头,对倒在地上的梅格说:“梅格女士,先请起来,有些事情问你一下。”

    梅格尸体陡然动了,从地上爬了起来,让柳致知目瞪口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