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363. 夜入营中取凶手(上)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梅格抬头看到了雅克,好像想起来了:“你是西伯利亚片区守夜人大队的队长雅克,我是死了吗?挨一刀的感觉糟透了,我能不能再回到世间。”

    这一段让柳致知有些抓狂,甚至怀疑这是不是一场闹剧,谢尔盖见此,解释到:“柳,一个通灵人如果死后,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可以在黄昏界中召唤到他的灵魂,并能与之交流。”这一解释,柳致知总算释然。

    而雅克微笑着说:“梅格女士,很抱歉发生了不幸,打搅你的安宁,有些事情向你证实一下,结束之后,你依然会回到你的安宁之中。”

    梅格苦笑了一声:“好吧,有些事是违反不了的,你有什么问题,尽管问,我知道的会如实地说。”

    “格伦威特是怎样联系上你的?”雅克问到。

    “他是打电话给联系我,不知道他怎么知道我到俄罗斯来,说他知道托勒密的天体仪的下落,希望以这个消息换我给他进行一次占卜。”

    “在你受害时,格伦威特最后在你耳边说了什么?”雅克又能问到。

    “他说,这是他训练营的毕业测试,让我安息。”

    雅克又问了一些问题,见没有什么问的,柳致知见此开口了:“梅格女士,问一个冒犯的问题,你有没有在事前利用占星术预知自己的有危险?”

    “占星术对自己命运并不太好把握,不过,来此之前,我看了自己的星相运行,没有发现大问题,按理说,生命受到威胁,应该有征兆。”梅格好像也有困惑。

    “那有没有别的方法能干扰一个占星师的推算?”柳致知又问到。

    “除非是另一个占星师施法干扰。”梅格说到。

    柳致知不再说话,而其他三人交换了一下眼神,他们明白了柳致知问话的意思,看来是占星师学会内部有什么矛盾。

    “梅格女士,打搅你的安宁了,我们会在世间给你一个公正。”雅克谢到,梅格身影淡去。

    “有一种可能,另一位占星师对梅格女士不满,知道她的行程,买凶杀人,格伦威特不过是一个杀手,但发生在此处,我们必须给占星学会一个完美的解释,最好将凶手交给占星学会。”雅克说到。

    “应该没有我的事了吧?”柳致知淡淡地说到。

    “谢谢你的帮助,柳,可以证明与你无关。”雅克说到。

    “等一下,布鲁姆里奇被他击伤,这件事如何解决?”阿利莎陡然冷冷地开口。

    柳致知也冷冷看了她一眼,毫不掩饰自己敌意,也是冰冷地说:“是在这里解决,还是到外面,柳某奉陪,郑重说一句,生死各按天命!”口气之中杀意丝毫不加以掩盖,他不过是过客,事后远遁,就是在黄昏界中,他也不惧,以前不知实质,现在他没有将对方放在眼中,他随时可以退出黄昏界。在这种情况下,对方既然不友好,柳致知也不会主动退让。

    “两位,不要争了。阿利莎,这件事本是布鲁姆里奇主动挑起,虽在俄罗斯土地上,任何一个通灵者都不会轻易受人指使,你们守日者已先有恶意,柳的反击很合理,我们守夜人不会支持你们的做法,如果你们想流血解决,那就定下契约,以血仇决斗。”雅克显然不想置身事内,将自己从中摘出。

    阿利莎显然有些迟疑,柳致知表现出来的实力让她心中无底,半晌后说到:“我们守日者仅是讨一个说法,还达不到血仇决斗的层次。”

    “那就好,这些是小事,如果允许,我们守夜人可以从中进行调解,通灵者本是世俗阴影中世界,不要过多沾染上世俗间习气。”雅克说到,又对柳致知说:“柳,你既然想追杀那个解,我们也想追捕格伦威特等人,在这个交易会上,第一次发生血案,我们得给占星学会一个交待,将凶手交给他们。我想邀请你参加追捕行动。”

    柳致知想了想,说:“好,我参加,其他人我不问,但解云川是我的。”

    “成交!”雅克伸过手,和柳致知握在一起。阿利莎迟疑了一下,说:“我们守夜者也参加。”

    “欢迎!”雅克表面上很客气,柳致知却感觉得出他并不诚心,看来两个组织间有些说不清楚的事。

    众人退出了黄昏界,雅克说:“柳,你如果想去买东西,只管去买,我将人手调动一下,还有情报整理下,四个小时后,还在此集合,然后出发。”

    柳致知又回到山谷之中,再次遇到安德烈,他一见柳致知,便喊到:“柳,那帮棺材脸找你有什么事?”

    柳致知一听笑了起来,还是有点形像,守夜人也好,守日人也好,正常情况下一脸没有表情,安德烈比喻倒很确切。

    “发生一件凶杀案,苏格兰著名占星师遇害,凶手碰巧是我来此处路上遇到过,西伯利亚训练营的学员格伦威特,了解了一下情况。”柳致知轻描淡写的一带而过。

    安德烈皱眉说:“这倒是第一次听说过,虽然通灵界相互下手不少,在交易会上发生的倒是第一次听说,看来守夜人不会放过他们。”

    “应该是的,对了,守日者又是什么组织?”柳致知问到。

    “是相对守夜人,守夜人主要是由人类的通灵者组成,当然,这些年来,也有不少非人类加入,总的是倾向以人类利益为重,而守日人却是主要是非人类,也就是他者,当然其中也有人类,当初是为了自保,由于最初宗教法庭的打压,好在俄罗斯不是罗马教庭,宗教法庭是一个类似宗教裁判所的机构,但对异端远没有罗马教庭那样残酷,以至于在那个年代,许多黑暗通灵者还有他者,不少来到东正教的教区,形成一个组织,就是守日人,而守夜人最初针对守日人和宗教法庭而产生,反而后来居上,现在可以说是三家相互制约,形成一个较稳定的状态,平时,大家也能和平相处。”安德烈简单介绍了一下,柳致知听他一说,心中有了一点底气,不怪表面上看起来,雅克好像在帮他。

    柳致知反而不着急了,又问了一些世界上其他修行人组织,本来修行人在数百年前是一盘散沙,如果说有较强组织性的,就是一些宗教中修行者,随着时代发展,特别是现代文明的产生,修行人的组织也发生了变化,欧洲原来是以基督教各教派为主,但后来其他修行人为了生存,渐渐也形成了组织,欧洲比较明显,主要有巫师协会,有人也称之为魔法师协会,占星术学会,当然各个地区的小组织更是一时也说不清,美洲大陆北美区的长青骷髅会等,反而南美区域未形成统一组织,各注重传自土著的巫术,非洲也是一样,埃及得自久远传承,却很难见到其真实面貌,其他国家都是一些当地部落中有传承,未成统一组织,阿拉伯地区除了伊斯兰,还有一些神秘的修行组织,据说有的是来自远古巴比伦,还有来自波斯的拜火教。还有一个遍布世界的组织,是修行人和世俗混合的,势力极其庞大,却又分为多支,那就是共济会,这个组织太庞大,最被是与基督教敌对,后来,双方关系极其复杂,可以说已缠在一起。

    柳致知大体了解世界范围内修行者大体势力,南亚受华夏巫蛊之术与佛教及伊斯兰的影响,柳致知还是有些了解,最著名就是降头术;东亚韩国和日本受华夏影响很大,很多方法都是从道教和佛教结合当地情况演变而成。

    柳致知见安德烈知道的情况也说得差不多了,便又继续转了起来,赖继学托他带一个桂花木魅,他转了一会,虽遇到两个日本阴阳师,却没有桂花木魅,只有樱花木魅,柳致知并没有买,看来赖继学只好失望了。

    四个小时后,柳致知又回到半山腰,两方人手也集合完毕,主要的并不是通灵者,除了柳致知,守夜人这边只有两人,谢尔盖和马科连夫,而守日人却是阿利莎和另一个柳致知不认识的人,众人介绍之后,柳致知知道对方的的名字:克罗塞姆斯基,大家都叫克罗姆,还有高加索的高察金,罗马尼亚的格洛夫倒未参加,高察金是感觉自己居然被人骗了,很不服气,想去教训那帮人。

    除了这些人是修行人,还有十二人,居然是俄罗斯远东的特种战士,柳致知没有想到,守夜人居然调动了军方精英战士,看来,这几个组织与军方还是有不少联系。

    这十二个战士用柳致知目光来看,都是体现了俄罗斯这头北极熊的特色,膀大腰圆,极其彪悍,再看他们随身武器更是让柳致知有些不知说什么好,各有特色,从机枪到火箭筒,从反器械狙击枪到肩扛式导弹,他们这是去发动一场非常规战争。

    雅克说:“这是远东近卫军的小伙子们,配合各位摧毁西伯利亚训练营,其他人逃亡不关我们事,尽量将格伦威特活捉。”

    “队长,你放心,不会让你失望。”谢尔盖保证到。

    高察金嘀咕说到:“我们这些人就行了,要什么士兵?”有几个战士听到了,凶狠盯着高察金,柳致知看了他一眼,也没有说话。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