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365. 夜入营中取凶手(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话音一落,一条长鞭凭空出现,卷向阿利莎的脖子,阿利莎头顶之上,又出现那个精灵,飞在空中,手中魔杖一指,长鞭在空中陡然停顿,接着一声炸响,那只小精灵一头跌落下去,落在阿利莎的头上,长鞭如蛇,重新活了过来。

    柳致知手指之上泛起白芒,一道剑气点在长鞭中段,如同切中蛇的七寸,长鞭立刻无力垂了下去。

    柳致知虽与阿利莎不对付,但现在双方是站在同一战线上,柳致知做不出见死不救,更做不出落井下石。

    阿利莎闷哼了一声,那个小精灵受伤,她也受到牵连,柳致知虽不知道对方这是一种怎样的术法,但隐约有个猜想,这可能是她的一种守护灵之类东西,双方相互依存。

    长鞭一垂,迅速缩短,一个人影在场中出现,正是那个裹在黑色长袍中干瘦的身影,他的打扮倒与阿利莎有些相似。

    他一出现,鞭子一圈,准备攻击柳致知,此时阿利莎却发动了,陡然消失,此人一愣,脸上刚露出愕然,他也消失了,柳致知感应到他被阿利莎拉入黄昏界中,在黄昏界中,两人之间不仅是凭实力,更凭对黄昏界理解掌控,守日人对黄昏界的熟悉应该对此人强,虽然柳致知也不知道此人是什么来历。

    柳致知并没有追入黄昏界中,外面的敌人很多,而他却被人锁定,一枚枪榴弹向他飞来,他身影一幻,在原地消失,再出现已在数丈之外,左手伸出,虚空一握,这是得自其美朗杰的诛法之中念波诛法,那是训练营中一名守卫,刚发射一枚枪榴弹,对方陡然消失,榴弹射空,数十米传来爆炸声,他正在寻找柳致知的下落,柳致知已在数丈外出现,刚要掉转枪口,眼前陡然一遍血红,接着什么也看不见,失去了知觉,脑中血管已破裂,如同脑溢血一样。

    柳致知的神识扫出,他来此主要是寻找解云川,却发现谢尔盖和高察金已经堵住了格伦威特,作为修行人,在百亩方圆内寻找一个人的下落,还是有许多方法,不论何种修行方法,到了一定层次,都能对周围的东西产生感应,形成自己独特的一些搜寻技巧,格伦威特虽是经过训练营中生死边缘的训练,但他毕竟不是修行人,也许直接肉搏,谢尔盖不一定是他对手,但谢尔盖也不会蠢到跟他肉搏。

    柳致知又发现马科连夫陷入包围之中,有数名西伯利亚训练营的学员从四面围了上来,在训练营中,学员是没有枪支的,他们是学习格斗而不是学习如何用枪,不过他们的拳脚本是杀人武器。

    柳致知还发现罗克姆却偷偷潜伏在这些学员的外围,柳致知不再关心这两人,作为修行人,他们自然有自己的方法,那些学员虽厉害,应该还不会对他们造成危险。

    柳致知是在寻找解云川,毒丐解云川不愧毒丐之名,柳致知发现他潜伏在一旁,手中棒一动,一道乌光细细一闪,在黑夜中根本不会让人注意,一名特种战士好像被蚊子叮了一口,一头栽倒在地,浑身已乌黑,特种兵却没有发现有人施暗算,旁边一个人喊了同伴一声,见没有动静,准备用手去拉他。

    一股无形力量将他推开,柳致知的不熟练的俄语在他耳边响了起来:“危险,有毒!”此人一愣,见另一处有人向他冲来,急忙举枪,一串子弹射出,此人就势仆倒,一个翻滚,却是营中一个教练,除了修行人之间攻击,更显眼的是枪弹的尾迹,还有各种爆炸,毕竟修行人攻击往往是在是暗面下。

    柳致知脚下一动,出现在解云川不远之处,此时根本不需要掩藏自己踪迹,解云川刚暗算一名特种战士,他不知道来的是什么人,是两派之间火并,还是政府的剿灭,毕竟西伯利亚训练在俄罗斯并不是合法组织。

    陡然感到有人出现在自己附近,而且是一个修行人,一回头,当时魂飞魄散:“怎么是你?你不是死了吗?”

    在他的印象,柳致知应该死在那个山洞之中,现在活生生地出现在他的面前,就是修行人也不由生出恐惧。

    “你还活着,我怎么会死?”柳致知冷笑一声,口一张,一道鸿影翩然而现,一掠而过,柳致知并没有看他,而是手指一弹,手指阴巫环陡然飞出,向另一个方向飞射而出,一道乌青的光华一闪,陡然出现一个人影,身上腾起了绿火。

    “故技重施,你以为我还会上当吗!”随着柳致知的声音,秋鸿剑掠过的那个解云川陡然化为血丝崩散开来,与柳致知在申城第一次遇到解云川一样,这又是一个以鲜血为引的幻身,柳致知一现身,解云川已咬破舌尖,借说话之际,现出幻身,真身已悄然隐去,柳致知不得不赞叹这种术法的精妙,绝对是一流的障眼法,柳致知现在是很留意情况下,才发现一丝破绽,不然的话又会让他溜掉,看来这是他的保命绝学,可惜不知道是如何炼的。

    解云川身上腾起绿火,知道不妙,这种火很阴毒,完全是以自身灵力元气为原料,烧下去绝对会精枯髓竭,身上泛起一层黑光,火焰立刻小了下去,柳致知的秋鸿剑一闪,一个盘旋,就要将之斩于剑下,就在此时,一道火焰一闪,一枚火箭弹射中解云川,顿时将之炸得粉身碎骨。

    柳致知回头一看,却是他提醒的那名特种战士,向他做了一个手势,表示感谢,原来,柳致知用不熟练俄语提醒对方,又有一个训练营中教练向他攻击,不过对方没有武器,这名士兵一顿乱枪,那教练也是了得,连滚带躲,转眼间,借助地形,成功地脱险,不见了踪影,一回头,借助附近房屋燃烧火光,见柳致知与一个人对敌,对方身上冒起绿火,他不知道是柳致知阴巫环引起的阴火,以为是解云川什么魔法手段,他刚才已见到几个人施展魔法,他也认识柳致知,毕竟来时与柳致知乘一架直升机,便将背上便携式火箭筒取下,就是一枚,为什么用火箭筒,很简单,他刚才见识了柳致知这一类人好像并不怕子弹,特别是高察金一开始时蛮冲,营中警卫开枪,好像打中了高察金,结果什么事也没有,这些人都是非人类的存在,在他心目中有这个想法,便给了解云川一枚火箭弹。

    发射完了,将手中发射具顺手一抛,火箭弹已发射,空的发射筒已没用,便抛了,减轻负担。

    可叹的解云川,作为修行人,从未将普通人放在眼中,多次对普通人下手,今天却死在普通人之手,这也算一种因果报应。

    如果在正常情况下,解云川也许能避让开火箭弹,不过当时却是阴火焚身,没有反应过来,即便是修行人,还是抵挡不住火箭弹,被炸得粉身碎骨。

    但他一死,却留下一个祸害,解云川身上和体内不知藏了多少毒药,被火箭弹一轰,一部分毒药在高温下被分解,但还有许多立刻弥漫开来,如果被人接触或吸入,恐怕没有什么好下场,柳致知随手一卷,一股旋风凭空而生,将这些雾气卷走。

    然后一伸手,那根黑色棒子从地上飞起,落到柳致知手中,在火箭弹爆炸声中,这根棒子居然没有毁坏,在空中翻滚了数周,跌落在地上,柳致知用御物之术,将之摄在手中,一入手,柳致知大体知道这根棒子的材质,是一种远古木髓,而且应该是一种剧毒树木留下的木髓,一经催发,自然带有一种毒性,不过毒性很奇怪,有麻痹,还有僵直之效,看使用者如何使用。

    柳致知叹了一口气,走到那名已死的浑身发黑的特种战士身边,手中棒一点,妙用发挥,尸体上的黑色迅速褪去,这样遗体就能够被带走,不然,别人不能碰这具遗体,一碰之下,就会中毒。

    再回头,事情已经结束,在特种战士和修行者双重打击下,此处训练营的反击也不是那种绝死的惨烈,学员和教练大多数如鸟兽散,逃入周围的林中,他们没有与训练营共存亡的想法,他们不过是来此接受格斗训练。

    而格伦威特却已被谢尔盖和高察金擒住,他虽远胜过普通人,是一台杀人机器,但却被谢尔盖禁住了全身,现在连动一个手指都不可能,被高察金拎在手中,阿利莎已从黄昏界中退出,手中握住一根长鞭。

    柳致知看了她一眼,又细细看了一眼那根鞭子,这才发现这根鞭子居然是一根动物尾巴凝炼而成,那个人是人还是妖物,有许多妖物将身上一部分凝炼成法器。

    见柳致知目光盯在她手中的鞭子,目光之中带有探询,可能之前,柳致知出手相助,让她态度有了一些转变,她用英语说到:“这是那个精怪他者的尾巴,他将尾巴炼成魔法物品,我没有想到,他会舍弃这根鞭子,而逃出了黄昏界。”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