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366. 世间繁华遮旧颜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他逃出了黄昏界,难道他也熟悉黄昏界?”柳致知有点惊讶,他自己被雅克带入黄昏界,以前从未想过,如果不是雅克的提醒,他也不能明白黄昏界,其中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柳致知自身灵觉感应对外物比其他人来说更擅长,才能使他掌控黄昏界,涉入较深。

    “他应该是第一次进入黄昏界,根本不懂黄昏界的战斗方式,不过作为一个通灵者,掌握黄昏界特点并不是太难的事,即使在战斗中,他处处受到牵制,最后还是给他看出一些黄昏界的特点,舍弃了这件魔法武器,化为自身,自己却趁机退出了黄昏界,并没有在此处出现,应该在周围数公里之类,但他丢了这件武器后,应该没有胆量再留下来。”阿利莎说到。

    “你知道他是一种什么样的精怪?我不太清楚你们国度对这种精怪地看法,我们华夏称之为妖,非人类生物自感生灵,明白自我意识,称之为妖。”柳致知问到。

    “这种说法与我们相似,我们一般称为精灵,或精怪,我的守护灵就是一例,我和她订下契约,而这位他者应该是一只蜘蛛猴,很奇怪,西伯利亚没有这种生物,应该是热带雨林的动物,应该是外来者。不知道背后有没有组织?”阿利莎说到。

    谢尔盖望了一下众人,说:“任务已经完成,有没有伤亡?”

    “苏什姆林斯基不幸阵亡,还有两人伤势较重,其他都是一些轻伤。”特种分队队长说到。

    “我代表我们组织对你们战友遇难表示沉重悼念,带上战友,发信号,我们走吧!”谢尔盖沉重地说。

    几名特种战士射出数枚枪榴弹,将几处没有受到波及的木屋摧毁,通信报务员联系上直升机,过了一会,两架直升机飞临上空,在开阔地上落下,特种兵抬着苏什姆林斯基的遗体登上了直升机,高察金拎着格伦威特,众人也一起登机,轰鸣声中,飞机起飞。

    “柳,你手中棒子是不是魔法武器?”谢尔盖问到。

    “是,我从国内一直追杀到这里,是解云川的武器,苏什姆林斯基就是阵亡在此件武器下,我得带回国内,证明解云川已经伏法。”柳致知说到。

    “柳,经过此次事,证明你与谋杀案无关,我会劝说布鲁姆里奇不追究你的事,也希望你能不追究此事。”阿利莎说到。

    “我们华夏有句话,多个朋友多一条路,我无意与任何为敌,阿利莎小姐,如果可能,欢迎你去华夏做客。”柳致知微笑到。

    柳致知看了一眼一旁被禁祻的格伦威特,指着他说:“你们准备如何处置他?”

    “回去先审问一下,然后写一个情况说明,一起交给占星学会,算是我们一个交待。这件事自你遇到他起,不经意间将你牵入其中,你说遇到他时,他被人追杀,那不是追杀,而是训练营的考核方法,赤手空拳躲避六个人的追杀,他完成了,才有资格接受刺杀任务,柳,你不过适逢其会。”谢尔盖说出一番话,看来,他对西伯利亚训练营许多东西了解得很深。

    “我不知道一路上碰到这么多事,那个解云川不知道是以前就加入西伯利亚训练营,还是这次才勾搭上的。”柳致知对有些事也不清楚,可惜,解云川已死。

    “这有什么关系,你来的目的已经达到,过程就不重要了。”谢尔盖也笑了。

    “说得不错,我也该回去了。”柳致知笑到。

    柳致知回国依然没有走正常的路,他不想引起麻烦,虽然正常通过海关,他完全可以以意志迷惑海关口岸工作人员,也可以托守夜人帮忙,但柳致知不想麻烦对方,只是打了一个公用电话回国,与周大强通了一次电话,简单说了一下解云川的事,告诉他自己追击到西伯利亚训练营,解云川死了。

    周大强接到电话,在电话中长舒了一口气,说好多天联系不上柳致知,柳致知说自己的手机没有办理国际漫游,无法接通国内。

    “你不早说,我可以帮你开通。”周大强倒是挺热心,这里面原因很多,一来,柳致知给特殊部门帮了不少忙;二来,柳致知背后毕竟有黎重山那一帮人,虽然柳致知从未想动用过这种关系,阿梨也未考虑过这种关系。

    “不用了,我现在手机也没电了,这几日我就回到国内。”柳致知谢绝了对方的好意。

    回国倒是一帆风顺,柳致知全力展开脚力,不同于来时,因为还有其他人,照顾到其他人,速度比常人快不了多少,现在一日就是千里也不止,俄罗斯广阔的大地上,大多数地方没有人烟,根本不需要顾忌什么,只有遇到一些有人烟的地方,他才慢下来。

    一到国内,柳致知先给阿梨打了一个电话,将这些日子的事情简要说了一下,并告诉阿梨一个好消息,就是他现在人劫和地劫已过,现在虽然还在沐浴温养,如果愿意,随时可以渡天劫,以图真正金丹成就,甚至已感应到自己的天劫,分为四重,火、风、雷和心魔之劫,只要将自己气势放开,和周围混而为一,天劫就会立刻响应。

    不过,没有做好准备之前,柳致知不会冒险,接下来的日子,柳致知准备借返回申城之机,一路向南,找一块地方,布置好后,能渡劫。

    “阿哥,不如回到苗疆,我请黎青山爷爷帮你护法。”阿梨在电话中说到。

    “阿梨,我顺便一路南下,一切随缘,说不定最终还是在苗疆渡劫。”柳致知说到。

    与阿梨通过电话,又打了一个电话给赖继学,说了一声抱歉,并没有买到桂花木魅,赖继学倒没有当回事,只不过是小事。

    柳致知一路向南,并未乘坐什么交通工具,也不是走的直线,大小兴安岭,还有长白山,内蒙的大青山,再向南的燕山山脉,虽是走马观花,倒也看中几处,不过没有确定。

    这样经过了半个月,来到嵩山,提到了中岳嵩山,人们首先想到是少林寺,被认为华夏武术的源头之一,有天下武功出少林之说,同时,也是禅宗祖庭。

    到了少林寺,柳致知多少有些失望,他同普通游人一样,买票入内,在游人眼中少林寺,商业味更重,不过柳致知也知道,这可能是表面现象,毕竟千年古刹许多东西不会展现在游人面前,柳致知出了山门,回头望了一眼,心中盘算,是不是来次夜探少林寺,不少武侠小说,可是经常有这样的桥段,如论国术,柳致知现在身手,可以说已是超凡入圣,少林寺就是有扫地僧一类绝世高手,柳致知也不惧。

    山脚下倒是很热闹,长长的行道街,不仅各种旅游纪念品琳琅满目,而且周围武校的广告牌也是到处都是,柳致知和普通游人一样,一边走一边看,旅游纪念品更多是让人有一种感觉,自己到此一游,有一个物证,除了一般景点常见有纪念品,此处多的是刀剑,但不入柳致知的眼,倒是柳致知手中一枚乌亮发黑的棒子,高不过一米多一点,粗不过乒乓球大小,上面有清晰的木纹,木纹甚至有些发紫,看起来让人感觉到这根棒子不简单,很吸引人的眼珠。

    这是解云川留下的法器,柳致知也不知道叫什么,拿在手上很称手,其中又有毒性妙用,柳致知取了一个名字:药杖,本来叫五毒杖,但显得很邪气,便叫它药杖。

    一路上,柳致知并未将之收入储物袋中,一直拿在手上,在深山行走时,拨草探路,倒很方便,用得顺手,在平地上也可作手杖使用,虽然柳致知根本不应该使用手杖之类的。

    在少林寺附近,手持一根黑杖,应该来说,根本不引人注意,这里不少游人买剑买刀,甚至还有其它冷兵器,偏偏药杖卖相好,倒惹得好几个问柳致知是在哪个地方买的,柳致知就随手胡乱往身后一指,反正有摊点卖刀剑,也有短棒的,柳致知甚至看到有黑漆漆得油光发亮的。

    “那个小子停一下。”后面有一个声音,好像在喊自己,很不礼貌,柳致知没有理睬。

    “我是说你,怎么,横得很,外地小子说你呢!”有人从后面追了上来,伸手又拍柳致知的肩膀。柳致知前脚步伐略大一点,一下子就拍了一个空。

    那人有点莫名其妙,他没有看出其中奥妙,倒是不远处有个三十来岁游客眼睛一亮,不觉将身体一停,柳致知也抬头看了他一眼。

    此时,从柳致知身后快步跑上来三人,其中一人剃了个光头,另二个是寸头,身着短袖T恤,臂膀之上有刺青,一为龙,一为虎,还有一个却是彼岸花,拦住了柳致知。

    “你这个小子,没有听清我们叫你,让龙哥叫你二声,居然不理睬?”那个刺青为花的小年青说到。

    “你们叫我?我还以为叫其他人,你看这里声音这么吵,好像我不认识你们,有什么事?”柳致知装着惊奇的样子说到。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