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368. 夜近少林麻烦现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进入饭店之中,点了两个清爽的菜,要了一瓶啤酒,他准备晚间去少林寺一趟。

    那名游人一路急奔,不管惊世骇俗,他的速度接近百米的速度,而且,并没有因此而降低,按这个速度,他一小时也达到三四十公里,这已达到汽车的速度,由于精神气力大都集中赶路上,反而忽略了柳致知进入路边的饭店中,柳致知对他也并未太在意,他看得出,此人已算迈入暗劲级高手,就是这样,,也经不起如此飞奔,在其他人眼中,虽有诧异,还未太留意,一个人始终以百米冲刺速度前冲,不留意的话,还看不出什么特别来。

    他一口气跑出了五里多,还是未见柳致知的身影,身体也受不了,只得停下脚步,开始慢走,大口地喘气,身上毛孔终于锁不住汗水,滚滚的汗水冒了出来。

    走了百多米,已拐入山间的小路,他来少林寺,本来也是抱着好奇心而来,却发现表面上少林寺已是一种世俗繁华之处,不再是一个武林圣地。而路边上那些武校,对于初学者来说,也许有用,对他来说,里面教练都远不如他。

    气息渐渐平静下来,不由又想起了柳致知,那好像是一个年青人,最后显露的一手,简直不像是武术,那种功力,那种随意当手中棒子一顿,好像是一种极其平常的事,世间居然有如此高人,可惜失之交臂。

    咦,这里一般人不会来,居然有人在那里练拳,是太祖长拳,流传很广的一种少林拳,不对,那个年轻人好可怕,世间怎么了,又出现一个年轻人,一身拳术居然达到这个程度,每一拳力从根发,而且浑然一体。

    他震惊了,不由一下子愣住,那边练拳的也发现有人偷看,一个简单的冲拳,拳随身转,脚下移动,方向已变,随着空气的爆鸣声,人如缩地一样,从几十米开外在一两个呼吸间已出现在他面前,一拳锁定了他,他急忙坐马横架,那人却陡然收拳,身体退出有一二丈,进退转换如行云流水,他一格落空。

    “在下申城何恽,阁下又是何人,为何观看我习拳?”这个年轻人正是何恽,不在申城,居然在少林寺附近,如果柳致知在此,要为他的进步感到吃惊,他现在拳术方面,居然踏入化劲层次,到这个层次,何恽才真正理解当日戴秉诚一拳破掉他的术法的本质,拳中精神已现,对方如果施用术法,化劲完全凭拳中精神干扰术法,使一般术法失去作用。

    “鲁地蒲劲风,拜见江湖上朋友,我是无意间走到此处,刚才见一位异人向这个方向而来,想认识此人,结果遇到了朋友,见朋友拳术高明,忍不住旁观,勿怪。”蒲劲风抱拳说到。

    “什么异人?”何恽不了兴趣。

    蒲劲风将之前柳致知事情说了一遍,何恽一听,陷入沉思:“居然是木髓,能识木髓,已非普通人,果然是异人。”

    “你也知道木髓?我是第一次听说。”蒲劲风说到。

    “我当然知道木髓,对了,你追他干什么?”何恽心中一动,问到。

    “我想向他请教,如果可能,拜他为师都可以,你也是高手,你能不能收下我这个徒弟?”蒲劲风陡然想起来,何恽刚才表现出的身手,好像不弱于之前那人。

    何恽迟疑了一下,眼前此人却是身手不凡,已突破暗劲,算一方好手,自己如果将之收服,渐渐可以建立自己的势力,何不借机收服此人。

    何恽这种想法很自然,天魔藏于灵台之中,让何恽建立自己势力,这是权力欲的体现,只有建立自己的势力,将来才能有力量来获得应有权力。

    “我比你小,不好收你为徒。”何恽推托到,这是天魔的狡滑之处,欲擒故纵,何恽要收服对方,而不是为了收徒弟。

    “达者为师,不是在年龄。”蒲劲风恳求到。

    何恽摇摇头,说:“我不能收你为徒,这是原则问题,不过,我们倒可以相互交流,共同进步。”

    “你是说,你能指导我?”蒲劲风有些不确定。

    “也说不上指导,江湖儿女,一个好汉三个帮,现代社会,不是过去那种保守的时代。”何恽说到,蒲劲风大喜。

    到了夜晚,柳致知并未找宾馆住下,而是在少室山等到十二点钟左右,才上山去少林寺,他仅仅是好奇,白天有些地方不好进入,对于国人心中这个传说中武林圣地,柳致知当然很好奇,不过仅限于好奇,他的国术已超越抱丹,再回过头去看什么少林秘笈,没有什么意思,找个比方,就像一个高中生,到一个小学,有人告诉他,里面有许多小学数学解题方面好书等等,这人高中生估计也起不了多大兴趣。何况柳致知现在已到金丹边缘,到此仅是满足到此一游的兴趣。

    少林寺已在望,柳致知所走,与普通游人不同,是从后山而上,虽是黑夜,柳致知还是选择了很少有人的路,到底有点不是正大光明,柳致知自己都感到有些好笑,其实,凭他的身手,就是白天,堂而皇之以交流切磋的身法进入少林秘密之地,反而是正理,现在却像做贼一样,事实上就是做贼。

    还未到少林寺,听到里面有嘈杂声,后院墙上人影一闪,一个人越墙而过,一步就是二三十米,正好迎面而来,柳致知定睛一眼,不由“咦”了一声,来人他认识,正是何恽,他怎么在此?

    何恽也看到了柳致知,不由身体也是一滞,不过并未停留,而是冲柳致知一笑,从柳致知身边几米外一掠而过,消失在夜色中,虽然黑夜对柳致知和何恽这样的人来说,并无多大阻碍,但对于一般人来说,却不能看清楚,最多对面有一个人影,而且,这里不是城市,没有路灯,只能借星月之光,今日没有月亮。

    又有两个人越墙而过,今天是什么日子?这两个人并不像何恽,而是带着聚光电筒,却是两个僧人,不远处墙上一个侧门也打开,又涌出几个和尚,从他们的身手,可以看出应该是少林寺的武僧一类人物。

    转眼间,那两个和尚追近,电筒光远远照在柳致知身上,柳致知一皱眉,何恽不知在其中闯了什么祸,难道他也是夜探少林寺,他可是一个修行人,到少林寺来干什么?与自己一样,出于好奇心?柳致知脑中灵光一闪,想起一个可能,他知道何恽也尝过武术,是修行之后所学,水平也是不低,总不会到少林寺来偷师,他倒是练习的少林拳。

    柳致知站在原地,等那两人靠近,虽然是在夜间,他也没有蒙面,身上还背着背包,手中依然拿着那根药杖,倒符合一个独自旅行的驴友装束。

    “你是什么人,怎么在夜里出现此处?”一个和尚问到,柳致知感觉到这个和尚一身功夫,已快到化劲。

    “一个旅行者,乘夜而行。”柳致知淡淡地说。

    “师兄,是不是此人?”这个和尚问身边另一个和尚,那个和尚年龄却大他一转,并不引人注意,但柳致知是何等目光,此人绝对已到化劲,但身体体能却有所下降,但劲力下降,并不代表能力下降,长期浸在武术之中,如果不能迈入抱丹层次,随着年龄增长,体能会下降,但技巧往往却越来越高,不能以力胜,当然会走上技巧之路。

    “不是。衣服和身态不像。”这个和尚看了柳致知一眼,目光虽在黑夜中,却给人有一种电光之感。

    “两位大师,深夜不休息,还越墙而过,难道是练习什么功夫?请问法号?”柳致知虽被电筒光照着,却依然将两人看得一清二楚。

    “少林寺缘修,这是我师弟缘武,并不是练习什么功夫,而是有不肖小人一个多月来夜夜潜伏于寺中,偷学少林秘技,今天却被发现,仓皇逃窜,不知施主有没有见到?”缘修合什说到。

    “现在居然还有偷拳之人,难得。刚才我来之时,倒是见到一个人影,速度惊人,向那边去了。”柳致知一指身后。

    缘武立刻就要追下去,缘修一拉他:“师弟,算了,不用追了,那人身手在你之上,这位施主说得对,那人倒是难得之人,现代社会能沉下心学武的人很少了,由他去吧,实际上他不必如此,完全可以上门拜入少林寺。”

    又问柳致知:“施主,请问姓名,深夜来此,不知有何贵干?”

    “柳致知,至于夜间来这里,你是想听真话,还是听假话?”柳致知心中念头一转,逗起对方来了,他深夜出现在此,被人发现,不管如何,已是很诡异之事,正常理由人很难相信。

    从侧门中出来的几个和尚也到了,将柳致知围了起来,他们是后来者,警惕性很高。

    缘武有些搞不懂,问到:“施主,假话是什么,真话又是什么?”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