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377. 劫后自问本心意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天劫过,成就金丹,一动之间,天地风云起,龙虎齐啸,这是他金丹刚刚成就,一时还未能如意掌控,在修行人眼中,柳致知现在全身笼罩一层金丹之光,金丹本是无形无质,不过是生命圆满一种体现,当柳致知境界稳定下来,自然灵光收敛,就是修行者,也无从窥探,并不是别的修行者不能识别出他是金丹境界,如果柳致知无意隐藏,金丹境界还是比较好识别,问题就出在别人无从窥探,一般修行者还是能感应到修行者的特点,但如果一个修行者,他感应不到,那很可能就是金丹境界。

    柳致知带动天地,就在这一瞬间,柳致知却觉察到一个伟大的精神,一个伟大意识,这是什么,柳致知深深震憾了,甚至有些困惑,这难道就是神,它存在于外太空,不对好像更为遥远,柳致知脑中甚至出现一个有星云甚至黑洞等说不清东西构成类似大脑的东西,柳致知知道这应该是自己捕捉到一点信息投影。

    也亏是柳致知,换另外一个修行人,还真糊涂了,柳致知想起自己看过一种科学猜想,想不到真的存在。

    弦理论和它暗示存在的多重宇宙的数学模型中,合乎逻辑推导出一种无法想象的智慧体的存在:玻耳兹曼的大脑,在外太空自发形成的完整发育的有意识实体。只要有足够的时间,一大块物质和能量可能会意外的撞在一起形成可以工作的大脑。它的体积可能数光年,甚至更大,它运行的层次和时间观点,根本不是我们想象,就像一个细菌无法想像大型生物一样。

    这对科学界仅仅是理论上的存在,许多科学家甚至一笑了之。谁也没有当真,柳致知却感应到他信息一点投影,难道这是人类神的概念由来,许多宗教中人士并不是普通人,他们是修行者,柳致知记得有一种说法,佛教《观无量寿经》中无量寿佛身高六十万亿那由他由旬,那由他是数量级数,说法不一。最少说法是百万,由旬是长度单位,大约是11.2公里,那么这位无量寿佛的身高就可以想像,绝对是星系级的。

    柳致知并不清楚的是。他能感应到,不代表其他修行者能感应到,这由于他的格物之道对外物感应很独到,事实上,当世修行者之中,恐怕就他一人能感到刚才一瞥,那个巨大意识体时间与柳致知的时间都不一致。柳致知的一年,甚至不一定能比上对方一秒,甚至更短。事实上,柳致知目前根本上与之无法交流。它的一瞬,人类也许过去了不知多少代,这种时间鸿沟不是一般生命所能克服的。

    那种感觉已经消失,天地间风云也消散。柳致知心中升起一股豪情,一声长啸。口中吟出二句并不对称的诗句:“三五含灵共一家,始知我命由我不由他!”

    随手一卷,将地面上东西全部卷起,塞入袋中,这才回头,一步凌虚迈出,自然凌虚而行,此时他才明白,他以前虽能御风飞行,那完全是后天之术的强行,不过当日能突破,也算柳致知的异类,今日御空,已不带任何烟火气。

    一落到峰山,柳致知先向三位金丹前辈行礼:“晚辈拜见三位前辈。”

    黎青山哈哈大笑:“柳小子,想不到你以散修之身,无人指导之下,居然能成就金丹,实在是一个奇迹,阿梨与你在一起,我放心了。”

    “柳致知,恭喜你,神州又多一个金丹级高手,我岳子秀不过感应到有人渡劫,便来看看,已没有什么事,黎道友、楚道友,还有诸位小友,我先告辞了。”岳子秀见没有自己什么事,便首先告辞。

    “恭送岳前辈。”柳致知也一般后辈一起恭送,黎青山和楚凤歌也拱手相送。

    岳子秀走后,楚凤歌看着柳致知,陡然说到:“柳致知,几年前,秦岭之中,聂观涛渡劫,你误闯军演区,当时我注意力在聂观涛身上,并未太注意你,以后也看过你的资料,想不到,短短几年间,你就成就金丹,长江后浪推前浪,后生可畏。你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部门,不要忙着拒绝,你是散修之人,并无宗门,加入我们之中,不论资料还是资源,都会对你开放。”

    “谢谢前辈厚爱,我的志向不在于此。”柳致知婉言谢绝。

    “你再好好考虑一下,你与黎老将军孙女相爱,黎老将军一生为国,你成就金丹,也可借此为这个民族出些力,俗话说:公门之中好修行,在部门之中,积功累德也容易得多。”楚凤歌又劝到,毕竟柳致知与聂观涛不同,聂观涛当年渡劫选错了地点,有错在先,让楚凤歌抓住错处,才让聂观涛暂时为特殊部门所用,柳致知却没有这个问题,另外,柳致知后面还有一个黎青山,那也是一个金丹级高手。

    “前辈说的好处,我都想过,我是一个懒散之人,不愿受束缚,对打杀之事,也无兴趣,只是对天地间奥秘有兴趣,说实话,我的修行,却更多是想探索这些奥秘。”柳致知说到。、

    “这并不矛盾,你想研究,我们部门可以给你最好的条件,你不用多说,可以好好考虑,正好严少尉也在此,如果有兴趣,与严少尉说一声,我们永远欢迎你。”楚凤歌又说到。

    “楚道友,柳小子才渡过天劫,你就来拉人,让柳小子也有时间与他的小情人多交流交流。”黎青山不耐烦了,阿梨脸红了,有点不依:“爷爷,怎么又扯到我的身上?”

    楚凤歌知道黎青山有些不耐烦,淡淡地说:“那好,我先告辞,柳致知,金丹按过去说法,不过是刚刚迈入大门,金丹不过守尸鬼,现代社会由于情况特殊,金丹之上虽道书有记载,但好友没有听说有人突破,如果想突破,恐怕还得借助国家力量。”

    楚凤歌说完,金龙剑现,立刻裹住全身,转眼消失在天边。楚凤歌的话也让黎青山有些黯然,柳致知问到:“前辈,有这么一回事吗?”

    “楚凤歌说错了,实际上历史上各代,又有几人真正成道,修道者多如牛毛,成道者如凤毛麟角。”黎青山叹道。

    “不是说金丹一成,永不退转,已入长生?”柳致知问到。

    “这话并不错,如果无灾无劫,当然算是长生,但修行之人,劫难不住,传说自大派退隐世外,当时也有金丹高手不服气运流转,想硬抗,结果应了佛门一句话,神通不及天数,当年满清入关,背后也有大量萨满高手,与汉人留在世间高手在世俗之外而斗,结果不少金丹高手应劫,萨满高手也是元气大伤,无奈之下,借助密宗,有清一代,喇嘛教地位很高,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满清最终以尊重汉人传统文化,甚至放弃许多满人习俗,才在华夏站住了脚跟,没有如元蒙一样几十年而终,后来,西夷入侵,背后也有修行人之争,更是对华夏修行界一个洗劫。到了现代,科技兴旺,世俗武器威力越来越大,不是金丹高手,在万炮齐发,万枪攒射下可有机会,一旦遇到如此劫难,修行者极易陨落,就是金丹高手,如果遇到原子弹,就是幸免,也难免受伤,何况科技日新,哪一天出现能杀死金丹级的武器也很正常,我听说现代什么激光和粒子炮之类,我也查看一些资料,都足以对金丹级高手产生威胁,而修行却是万千人中出现一个金丹,而那些武器,只要技术允许,三岁小儿都能用。”黎青山说了这么一大段,其他几人都有些戚戚然。

    柳致知却笑了,说:“前辈,这些应该不是真正的原因,修行不是为了争强好胜,古人说,以道莅天下,鬼神无伤,两不相伤,何患之有。”柳致知能成就金丹,自然有自己对世界对修行的看法,别人在没有真正证据情况下,不可能说法他,他的知见,也是千锤百炼而出,当然有自己的坚持。不过也不是固执己见,而是真正看到实质,如果别人在另一个方面看得更深,柳致知自然会接受。

    黎青山不由一愣:“柳小子,你是说,现代人在世俗大背景下,绝大多数心态已改,无赤子之心,而不是科技造成?”

    “当然不是科技造成,三军可以夺帅,匹夫不可夺志,匹夫尚如此,何况一个修行人,但人生活在世间,物质越丰富,享受越重,其道心越难发,人心惟危,道心惟微,道心不发,如何能真正入道。就如楚凤歌,位高权重,入金丹数十载,为何不能突破,以为借国家气运,心已非赤子,完全是缘木求鱼。”柳致知并不因为楚凤歌是前辈而不思其所非,当然,柳致知也不仅是思其所非,也思其所是。

    黎青山低头思考了一会:“你说得有些道理,但现代武器的确让修行无用。”

    “前辈,我刚才说过,修行是为了什么?我不知其他人修行为什么,但我最初发心,却仅仅是兴趣,可笑吧,我是理科出身,从小对科学可以说十分信服,大学更是物理专业,与现实技能根本不接轨,初触修行时,发现居然有科学无法解释的东西,便不自觉沉入其中,现在却发现,两者并不矛盾,不过描述角度不一,甚至科学还很肤浅。”柳致知说到。

    黎青山来了兴趣:“你现在修行目的有没有变化?”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