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380. 眼前诸事尽旁观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依然在冷眼旁观,就在此时,他好像有了感应,向山梁下一望,阿梨怎么来了,山梁之下,阿梨正在抬头,心中好像一动,阿哥在上面,难道那结界是阿哥搞出来的?柳致知以前和阿梨说过这些事。

    柳致知一皱眉,伸手一招,一片树叶飘然而下,落在他手上,凝视着这片绿叶,一串信息凝入绿叶之中,然后凌空画了一道符压在树叶之上,随手一弹,这片绿叶荡悠悠地飘了出去,如自己飞行一样,直向半山腰处阿梨而去。

    温可求眉头微微一挑,感觉有些不对,一扭头,向柳致知藏身之处望了一眼,稀疏几株树,并没有什么,眼中疑惑一闪,便放下念头,又面对眼前两帮六个人。

    柳致知这一手,是从一种法术青蚨传讯中转化而来,类似纸鹤传书,但纸鹤传书的纸鹤虽事先祭炼,达到极处,甚至能做到千里传书,而柳致知这一手是临时借物传讯,不过二三里路,再远就不成,那需要传媒物必须事先祭炼过。

    阿梨心中好奇,正往山上赶,陡然一片树叶飞出了浓雾,飘到她面前,她一伸手,树叶绿光一闪,一串信息传了过来,真入心灵,并不是语言,而是类似将一段经历整个压缩打包,然后整个展现在她心灵之中,这是传说中心音妙语,如果细细说来,要好一会,甚至都说不清。

    阿梨明白了,阿哥果然在里面,却不是阿哥弄出来,而是阿哥碰巧撞到这一幕,阿哥既然在那里,她也决定去看看。柳致知传给她的信息之中。并未要她怎么做,柳致知知道阿梨的功行,就是入内,也没有什么事,不过事先告诉她,免得她不清楚真相,产生误会。

    张新国脸色一变,喊出温可求懂法术,金大少脸也变了。他本来并不在乎,自己身上有枪,后面还有四个马仔,都带着枪,而且都会搏击。对方自己说出身份,那不是找死,现在听张新国一喊,心中升起不妙之感,他不懂法术,也不了解法术,甚至不相信法术。但作为一个华夏人,法术概念还是极其熟悉,从古代神话传说,到现代网络上大量玄幻仙侠小说。让人可是对法术感到神秘莫测。现在可是亲眼看到刚才那道绿光将张新国的枪卷飞的。

    “开枪杀了他!”金大少脸上变色同时心中一狠,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立刻叫了起来。让手下马仔动手。

    他刚一喊,话音还没有落。温可求手上出现一个黑木柄的小巧的拂尘一样东西,长不过一尺,如果不算黑木柄,前面柔丝不过半尺,却是五彩丝缕,不知是什么材料,也像不止一种,随手一振,无数五彩光丝暴涨,那四人刚要扣动扳机,已经迟了,四人手腕如击被毒物一蜇,手中枪立刻被卷走。

    “现在可以好好谈谈了,金满楼,我如果是你,就不会将手伸入怀中,你可以掏枪试试,我可以保证不等你枪掏出来,你已是一具尸体。”温可求见金大少,也就是金满楼手想往怀子伸,淡淡的语气警告着,金满楼手一僵,然后无力地放弃了掏枪的企图。

    “温可求,过去的事已经过去,是我们金家对不住你裘家,你想要什么条件尽管提。如果你想杀了我,不仅是金家,国家也不会放过你。”金满楼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强作镇定,说出这一番话,可见他平时也算一个人物。

    “你们不放过我,是我不放过你们,你以为你的老子,还有他那一帮人以及当年的官员,我会放过他们,告诉你也无妨,这数个月来,我可给他们送了不少重礼,野生铁皮石斛、冬虫夏草和野生灵芝,还有其他一些名贵补药,不要告诉这帮人没有服用,那些是我专门加料。”温可求冷冷地说到。

    “你居然下毒!”金满楼眼中露出绝望,他可是亲眼看到老爷子和他老子吃过那些东西。

    “下毒,太小儿科了,放心,就是毒物专家检验都不会发现有毒,不过那些东西都经过我特别祭炼,吃下去以后,开始觉得很亢奋,然后五脏逆转,最后发现自己一点点变成类似丧尸一样,还能保留理智,周身腐烂,不到最后,那口气是不会断的。”温可求用生动语言一点点描述那种惨状,让几人的脸都变了。

    就在这时,温可求陡然回头,喝到:“什么人?”

    众人一怔,随他的目光望去,几十米外一个美丽的采药苗女走了过来,其他人就是在此时,也觉得心神一摇,以为是山中采药的苗女,甚至忘了自己安危,不由为她担心。

    而温可求却是另一种心理,这里布下结界,普通人根本不可能入内,受自己意志影响,自然会避开此处,而此女出现,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对方也是一个修行人,对方手上那根棍子,温可求心不由加速,那是法器,居然拿在手上,当普通棍子使用。

    阿梨听到温可求的喝问,不以为意,她来之前,已知道里面情况,此时抬头柔声说到:“我是路过,你们继续。”

    柳致知听到这话,脸上也由露出笑容,阿梨现在比以前开朗多了,居然也会对陌生人开玩笑了,不由走了过来:“阿梨,你也来了。”

    那几人更是目瞪口呆,什么时候这个地方随意就出现一个人,特别是温可求,那脸变得特别精彩,自己布下结界,里面所有东西都逃不过自己的感应,什么时候别人在里面,自己居然不知道。

    “阿哥,你是什么时候来的,你怎么跑到这里?”阿梨问到,柳致知在道庐之中,阿梨这几日见柳致知经常处于修行,便回到家中,她是一个独立自主女孩,见家中一切很好,便出去采药,本来准备回家后,将药处理一下,然后去看柳致知,想不到柳致知出现这里,这里可是距道庐上百里左右。

    “先前两个姓张要拼死拼活,我准备拉架,不过发现好像是窝里斗,便没有理睬他们,在一旁看戏,后来又来两起人,演出一个现代复仇的狗血剧,又在周围布下雾气,掩人耳目,便站在那边,看他们演出,然后你就来了。”柳致知说到。

    阿梨走到柳致知身边,放下药篓,和柳致知站在一起。

    “先生,你救救我们,我张新国得到一件宝贝,就送给先生。”张新国听到柳致知和阿梨的对话,他不是呆子,这一男一女绝对不是普通人,现在却是他的生机所在。

    他这一求,金满楼立刻也开口了:“先生如果帮我们,我金满楼对天发誓,绝对厚报。钱财房屋,你想要什么都行,就是想当官,我也替你活动。”

    柳致知还未说话,温可求也开口了:“道友,只要你不插手,以后用得到我温某人,只管说一句。”

    “你们的事我不感兴趣,不过今天这里倒是热闹,又有人来了,好像是针对你来的。”柳致知望了山下一眼,对温可求说了一句。

    温可求扭头向山下一望,脸不由一沉,山下却是一个和尚打扮的人向山上而来,一步跨出,就是数丈,这显然了是一种神行术,看他的目标,也是此处,不像阿梨是碰巧而至,对方好像有目的而来。

    柳致知眼尖,这个和尚皮比较黑,装束打扮却与华夏僧人不同,又不是西藏的喇嘛,其修行好像不类华夏佛门,更接近小乘法门的修行,难道是傣族那些少数民族的僧侣,柳致知从他的衣着打扮在内心猜测着。

    “我佛慈悲,施主可是温可求?”这个和尚不一会就到了此处,结界也迷惑不了他,转眼入内看了一下众人,然后对温可求说到,从这一点,看得出,这个和尚的眼力还是不错,能从众人分辨出温可求。

    “罗泼大师,快救救我们!”金满楼叫了赶来,柳致知看了他一眼,眼中充满一种是可怜还是可叹的眼光,只是摇摇头,没有说话。

    “施主居然用降头之术,给金老施主下降,幸亏我提醒,这两日金老施主本想将你拿下,被我劝住,施主,放下心中邪念,皈依我佛,免得将来入地狱。”罗泼和尚说到。

    “罗泼,如果你师龙婆爽在世,我还在意几分,你的火供奉法门修到几层?”温可求语气变冷。

    柳致知听到此话,特别是龙婆爽这个名字有点熟悉,好像在什么地方听过,仔细一想,想起来了,还是他去墨脱之前的事,当时因为替其美朗杰的传承找传人,为入墨脱,特此将墨脱及周边一些国家情况详细了一下,无意之中,得知龙婆爽在泰国东北部室家喻户晓的奇僧。据说这位奇僧活在世上已经很久很久了。有人祖孙三代从小到老都看到他,始终是那个年龄,但他也不是永久驻世,几年前已坐化,现在龙婆爽的圣体被安置在瓦派柏他那,建一座圣塔来贡奉龙婆爽的圣体。泰国王室赐袈裟,得当今九世皇御赐袈裟。

    龙婆爽得修行方法是“火法门”,将物品丢进火堆焚烧,这些物品转而会出现在别的地方。是一种借火而生的法门,类似于十遍行功中火遍行功。

    原来,罗泼居然是龙婆爽的弟子。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