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382. 金光扫魔氛,女儿情重成心结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见血影人向自己下手,手中雷诀起,存神观想,变神感招天地雷电精神,这是他金丹成就以来第一次用雷法,上次是在俄罗斯对付他者吸血鬼用了一次,那次更多是试验性的,今天不同,一个成就金丹的修行者使用雷法,其威能不是当日所能比拟。

    无数电光轰然而现,如电潮一下迎向血光之雨,所过之处,血光立消,如雪花落到火中,柳致知这才明白为什么破邪法术之中,雷法为尊,简单是专门对付邪术的,雷电一过,如有阴邪立消,直向血影人卷去。

    血影人也没有想到,柳致知的雷法如此厉害,雷电的正大阳性之气一下子将他的法术给压制下去,眼一眨,雷电如大浪一样已到身边。

    血影人将手中刚抢来拘魂牌一指,九个阴魂又现,却与温可求不同,他并没有直接驱使阴魂,而是血影猛然散开,血光投入阴魂之中,阴魂发出了凄厉的叫声,转眼间化为九个血影,面貌一般无二,迎头雷电而上。

    随着两声巨响,两个血影在被裹入雷电中时,顿时爆开,横飞的血雾将雷电一扫而空,但血雾也消散得差不多,另外七个血影各射出一道如箭的血光,袭向柳致知。

    柳致知手印迅速变幻,一派火光凭空出现,化为一条火龙,带着数丈烈焰,扑向那七个血影,血光一触烈焰,顿时消散。

    这是柳致知当日渡劫时,从水火成一家变化中领悟出法术变化,已非世间流传一般法术,更近本身的神通,隐约间已触五行之中的火的本质。

    “该死!”其中一个血影人骂到,七个血影人一闪。站定七星方位,各人身上放射出血光,构成一个血色北斗七星,七星一成,天地间顿时一股威压生成,似乎一个血色星勺镇压向火龙。

    火龙好像陷入泥潭之中,身上烈焰立刻小了下去,柳致知手一指,火龙轰然爆开。无数火芒向四周扫荡而去,血色北斗七点一暗,接着崩分开来,散为七人,其中有三人身体晃了晃。再也保持不住血影人体,如雾一样散开,柳致知手指凌空画符,三枚金光符现,化为金光,投入血雾之中,血雾正在蠕动。好像重新聚形,符一入内,蠕动立刻停止,接着球形金光从内向外扩展。金光一现,那些血雾立刻化为缕缕轻烟升起。

    又有几枚金光符出现,血影人显然没有想到,柳致知转眼间就发现他的弱点。金光符本是修行人很常用的护体之符,柳致知却用它作为进攻手段。偏偏他不是肉身,对金光符却没有克制之力。

    一道血影迎向金光符,另外三个血影猛然一合,化为一个血影,迎向金光符的血影发出一道血光,迎向金光符,金光符一接触血光,顿时如升起一个太阳,一团明亮的金光,血光立刻化为轻烟,金光所照之处,血影人身上顿时冒烟,又一枚金光符到。

    阿梨在一旁,刚才一直没有动,但手中药杖早已准备好,现在见血影合为二个,其中一个被金光符所压制,而另一个好像在准备什么法术,阿梨手中药杖一指,一道乌中略带青紫光华亮起,射向血影人。

    血影人身体开始变化,周围空中似乎开始起涟漪,好像在准备一种厉害的法术,还未准备好,阿梨药杖上那道光华已射中了他,幸亏他并不是实体,不然就已经失去身体的机能,就是这样,血红的虚影形像,陡然由红变成紫色,甚至暗紫并发乌。

    血影人好像一下子僵住了,药杖并不好受,阿梨这一指,已将药杖的妙用发挥出来,这是一种毒,并不是实体的毒,而是一种信息,立刻影响了血影人显现出来的形体,本来这种身形,就是一个虚体,无形之毒,甚至引起血气的毒化。

    另一个血影已被金光符发出的金光消耗得差不多,加上还有一个中毒,血影人没想到自己吃了这么大的一个亏,咬牙切齿叫道:“你们给老祖记住,这不过是老祖血影分身,我还会回来找你们算账!”

    说完之后,轰的一声,两个血影都爆开了,柳致知手一指,金光往上一合,血雾顿时消失无踪,那块拘魂牌从空中坠下,柳致知一伸手,将它摄取过来,柳致知一抬头,眉头锁了下,一丝淡淡的血光一闪而没。

    此时,结界已崩解,雾气正向四周散去,温可求刚才一走,结界就已崩,不过雾气散还需一段时间。柳致知看了一眼地上六具尸体,随手一挥,火焰腾起,将六人化为灰烬。

    “施主,你不该烧了尸体。”罗泼想阻止也来得及,开口说到。

    “大师人何指教?”柳致知说到。

    “大师不敢称,本来想将尸体带回去,给金家一个说明交待。”罗泼说到。

    “大师,你非华夏人,还是早点离开,这件事恩怨不是一二句话能说完,金家也非善人,你牵涉其中,恐非大师的福气。”柳致知劝了他一句。

    罗泼苦笑,合掌施了一礼,没有说什么话,转身离开。

    柳致知目光落在那几具尸体上,此时已成灰烬,目光却落在原来张新国尸体那边,除了一堆灰烬外,灰烬之中露出一物,长不足两尺,如柳叶形,柳致知伸手将之摄入手中,却是一柄青铜剑,却与华夏中原地区的春秋战国时期的青铜剑形制不同,剑无柄,或者说剑柄已彻底腐烂掉,剑体成柳叶形,剑脊上却有图案,是一只虎形图案。

    青铜剑,应该是春秋战国时期,这种形制柳致知以前刚修剑术时,为得到合用的宝剑,查过不少资料,这种剑称为柳叶剑,是巴人所用剑器,巴人主要在四川,历史上巴国为秦所灭,不过此剑却是一件不错的东西,如果修剑术得到它,甚至可以作为飞剑来炼,剑中有一股不屈精神。

    柳致知想到一个人,随手将剑收了起来。

    “越道友,你怎么来这里?”柳致知问到。

    “我是无意中经过这里,我师有一件东西送到南海秦汉天前辈那边。”越空兰脸上略现一丝红晕,稍带妩媚地说到:“正好看到此处被雾气结界笼罩,有修行人在此斗法,便有点好奇,下来一瞧,正好看到有人施展邪术,便忍不住出手,想不到被人暗中跟上,多谢道友出手相助。”

    阿梨在一旁,眼波一转,将这一切看在眼中,又瞄了一眼柳致知。

    “现代修行人对正邪虽注重,但对法术的正邪并不太看重,旁门之中也有德高之辈,越道友怎么一见面就下手?”柳致知有点奇怪。

    “这些日子来,我师徒遇到一件事,就是暗算我的血影人,此人名叫邓昆,听说本是蜀山门下,后来修行《血狱修罗经》,被蜀山镇压,不知怎么的,居然让他逃出洞天,遇到我师,被我师杀退,大概怀恨在心,在背后想暗算我,因为这个原因,近来让我对邪术的些反感,今日出手,让道友见笑了。这位苗家阿妹是谁,一身修为了不低,难道是黎青山前辈的传人?”越空兰说到。

    “这是我的道侣黎梨,是苗家传人,却不是黎青山前辈的传人。阿梨,这位是以前我跟你提过的云梦仙子的传人越空兰道友。”柳致知给两人介绍。

    “见过越姐姐。”阿梨嫣然一礼,柳致知却感觉到她眼中闪过一丝警惕之余光。

    “黎妹妹好美的人,连我都动心了,两位道友,因家师之事紧急,越兰先告辞了,刚才的事多谢了。”越空兰也感到阿梨对她似有不放心,表面上虽巧笑倩兮,但背后之中,总有一丝排斥,心中也是一片苦涩,决定还是早些告辞好。

    柳致知心如明镜一样,此事他虽坦荡,但也不好多说什么,便点头说:“越道友好走,后会有期。”

    越空兰御器而起,一道墨虹向东南方而去。

    “阿梨,走吧。”柳致知接过了药篓,背在身后,温情地说道。

    “好的,阿哥。”阿梨也应了一声,两人有些沉默。走了一会,有些沉闷,柳致知开口了:“阿梨,今天表现可不像平时的你,有什么心事?”

    “阿哥,没有。”阿梨立刻矢口否认。

    柳致知停了下来,轻轻抓住了阿梨的手:“阿梨,你不要忘了,我们可以说是心灵相通,你的情绪变化瞒不了我,是不是因为越空兰?”

    阿梨有些慌张,猛然抬头,望着柳致知:“阿哥,不错!是因为越小姐,她对你有感情,你难道没有觉察出来?”

    “这点事,现在的我,别人对我的感觉,基本上瞒不了我,我也许不能阻止她喜欢我,但有一点,你对我就那么没有信心?我要处罚你!”说完,一把将她拥入怀中,低头重重地吻了下去。

    阿梨也热烈的响应,眼中却流下了泪水。良久,两人才分开,柳致知轻轻拭去她脸上泪珠:“阿梨,今生能遇到你,却是我最大的幸运!”

    “我也一样,谁也不能将阿哥从我身边抢走!”阿梨露出蛮霸的一面。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