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384. 都市潜血影,却识魔同类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并没有立刻回去,现在时间已快天明,他落在一个无人的公园之中,随便在一张长条椅上坐下,重新整理一下赵荀鹤提供的信息,反而使他有些放心,好像邓昆将要溜出华夏,他如果出了华夏,柳致知暂时倒不用担心他报复,这不得不说柳致知有些自私,修行从一开始就为自己求道求逍遥,如为大众,那不如在世间进入政界。

    东方渐渐泛白,开始有人进入公园之中,开始早锻炼,有些人真早,柳致知有些感慨,不过来此锻炼的基本上是上了年纪的,年青人几乎没有,想想人的一生,年青时奋斗,为的是以后过得更好,但往往是以健康换取这一切,等老了才发现健康的重要,匆忙锻炼,却又有多大的效果。如果年青人去锻炼,却显得很异类,于是人在世间就这样随波逐流,不觉间陷入红尘之中,转眼间一生虚度,却未知自己一生干了啥。

    柳致知感到自己很幸运,自己出身富家,却因为爷爷而未染上那种富家习气,却又不像一般人那样为衣食奔波,让自己有机会走上目前这一条路,不知不觉中,自己却与世俗渐行渐远,虽身在世俗,但心中已是渐入世外。

    在街上吃过早饭,柳致知回到家中,何嫂刚好出门,见到柳致知,柳致知问安,何嫂却有些埋怨:“少爷,你怎么不打个电话,我也好准备早饭,少爷,你吃过早饭了吗?我现在去弄。”

    “何嫂,我吃过早饭了,昨天乘车,天刚亮就到了申城。在街上吃的,何嫂,你不用忙。”柳致知扯了一个慌。

    “少爷,今天中午在家中吃吗?”何嫂又问到,柳致知点点头。

    “那我就去买菜了,少爷你先歇一会,一夜在车上,车上怎么能休息好。”何嫂有点唠叨,柳致知知道这是何嫂关心自己。

    回到房中。柳致知给阿梨打了一个电话,将昨夜遇到蜀山弟子之事说了一下,也好宽一下阿梨的心,想了想,又给宋琦和赖继学打了一个电话。简要说了一下邓昆之事,让他们留意一下。

    转眼间又到了周末,柳致知打电话给父母问了一个好,这几日他除了修行,却给柳叶剑配好剑柄,剑柄的材料却是古木芯,这是他以前在太行山采药时所取。有两段年份足,物性也不错,便花了几天时间,给那把青铜柳叶剑配好剑柄。又做了一个剑鞘,剑鞘倒非常普通。

    青铜柳叶剑是古巴人所用短剑,巴人当年北为强秦,南为强楚。为了生存,骁勇善战。而且勇往直前,但其用剑却短,而不是长剑,因为巴人虽勇,但并不是侵占别国,而是仅为保家,巴人所在,就是今天川地,山多林密,长兵器展不开,而柳叶剑却是极为合适。

    柳致知得到这柄柳叶剑,不知张新国从什么地方挖出,估计是盗了什么墓,此剑显然不是普通士兵所用,而且盗墓者也是行家,出墓时经过特殊方法处理,没有一点经过二千多年的感觉,反而剑华内敛,品质更加出众,绝对是剑修难得的好剑,其中自蕴一种精神,二千多年沉寂,更让其纯粹。

    柳致知甚至有一种欲试其锋芒的感觉,不过他飞剑已成,此剑却是用不到,只好留着送人。

    到了傍晚时分,柳致知接到一个电话,却是妹妹柳致颜打来,她的几位师兄想请柳致知吃饭,柳致知知道他们打的主意,自从上次处理了那次闹鬼事件,几个人感到柳致知高深莫测,就一直想和柳致知套近乎,可惜的是柳致知经常不在申城,今天得知柳致知在家,便想请柳致知,柳致知正好也没有什么事,心中一动,便答应了柳致颜。

    晚上聚会大家倒是很开心,但柳致知对他们一些触及神秘的问题,往往避而不答,但对他们一些关于武术方面的问题倒是尽可能地回答,柳致颜的男友钟铭也在场,他对柳致知心中更是敬畏。

    结束之后,柳致知不让他们送,自己一个人步行回去,刚走不远,在几条街外,传来一种淡淡的波动,这种波动中带着缕缕血气一样,柳致知立刻想到邓昆的血影分身,上次与赵荀鹤一别后,虽说赵荀鹤追踪血光来此,却跟丢了,柳致知有点怀疑他在申城,但数日来,申城并未有什么大事,柳致知也未感应到任何异常,便以为对方即使当时来到申城,可能事后也走了,毕竟申城是一个繁华都市,在闹市中修行并非易事。

    今日却感应到这缕血气,对方居然还在,不出意外,也应该是一个血影分身。柳致知当然不会放过,作为自己的敌人,当然对他了解越多越好,不管对方在干什么,却是一定要去。

    柳致知脚步一缓,身上意志轻轻一荡,往墙边一靠,没有人留意,柳致知已经消失在此处,极微波动一荡,柳致知已出现在几个街区之外,这里倒是一个合适的地方,道路不算宽,一边树木繁盛,路灯虽透过浓密的树荫,树荫边上是一段围墙,这是一个大学的外墙,院墙并不高,但墙内浓荫更密,满是高大的树木。

    路边行人并不多,现在时间还早,大概晚上九点多钟。柳致知出现在围墙外,并没有人注意到他,那种波动却在墙内,柳致知轻轻一跃,便跃入墙内,这是校园的一角,不少树有合抱之粗,像这种地方,应该来说,是大学生情侣喜欢之处,现在却无一对情侣,柳致知并不关心有无大学生情侣,对于修行者来说,有不少方法让人不知不觉中自己离开,他关心是不远处那对峙的两方,除了一方,另一方是三人,都是柳致知的熟人。

    这三个人其中两人在一起,柳致知不感到奇怪,这两个人是何恽和能净,另一个不是人,却是妖,想不到也与这两人混在一起,此妖便是文轩,想不到却与何恽他们在一起,柳致知不知道的是,自从何恽得服苌弘碧,功力大增,又去少林偷师,一身国术也进入化劲,他回到申城,第一件事,便是收伏文轩,文轩虽化形为人,但其修行并未得到方家指点,也不过自己在人间探索,加上妖类进入人间,不自觉受人间繁华所染,修行之心不觉淡化下来,所以他这些年来长进并不大,被何恽一逼,无奈之下,只得归伏,何恽的手段可是天魔手段,直指生灵心中弱点,恩威并用,文轩便被收伏得贴贴服服。

    三人将一个血影围在中间,此处自然一种意志波在荡漾,普通人自然不自觉间避开此处,这也算一种结界。柳致知一见何恽,心中恍然大悟,自己不怪一直觉得血影人的气息有一种熟悉感,这种气息与何恽气息有几分相似,难道何恽修行的是魔道法门?

    柳致知一直未听到过华夏哪个门派自认是魔门,魔门不过是别人所加,有些邪教被人认为是魔教,可是他们自身却从来不这样认为,而对自己所行认为是神圣一样,不过何恽的气息中并没有这种血腥之气,可见,他所修与血影人相近而不相同,从他所行,目前也没有什么反人类反社会之事,可见魔门更多是别人的污蔑多于事实。

    柳致知站在一旁并没有动,他的气息自然收敛,那对峙的双方并未发现有人来。

    “想不到在这里遇到一个修行同类法门的修士,一个为妖,另一人所行用正道话来说都旁门左道,居然想来捕捉我,是蜀山告诉你们的?”血影人发出一阵冷笑说到。

    “你不过是一个分身,也敢在我们面前嚣张,乖乖让我们来封印你!”何恽也是一声冷笑。

    “哈哈,不怕风大了闪了舌头,想我纵横世间时,你们还不知在什么地方转悠,连胎还没有投,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是真正的**。”血影人说完,身遭血光一闪,一只血手幻出,抓向何恽,他看得出何恽应该是三人中作主之人。

    何恽见血手抓下,并未惊慌,反而一拳轰上,拳出意志生,一声暴鸣,那么大的血手,却让何恽一拳轰散,血雾却被何恽周身泛起意志排开,下一刻,血雾倒卷而回,血影人很惊讶:“居然是拳术,仅凭意志震破我的血手,要是在当年,一掌就将你们拍死,小辈,凭你这一手,却也能称雄一方,不如你我联手,将世间弄得天翻地覆。”

    何恽却是很满意自己这一拳,原来当日戴秉诚一拳破除自己的术法,就是这种感受,果然,老祖宗留下的东西都是不凡,可惜现代没有什么人肯下功夫了。

    听到血影人这么一说,何恽不由笑了:“这世间如此美好,你却一心想破坏,还是乖乖让我封印的好。”

    说完之后,手中出现一物,随手一晃,漫天光丝卷了过来,要将血影人擒住。

    “雕虫小技!”血影人不屑地说到,血光成旗,旗面布满奇奥的符纹,随手挥处,符纹亮起,周围数十里的怨气好像成实质一样,向此处聚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