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385. 血魔仅是魔中假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人类社会,就是到现代,也不可能真正做到公平,怨气在人世间不可避免,但怨气真实具现成一种力量,真实表现出来,柳致知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力量不仅能直接影响人的心智,也能如一般能量直接产生杀伤作用,柳致知一见之下,准备出手阻止这股力量聚集。

    手一抬,还未有动作,何恽却动了,柳致知一见,又将手放下,在血影人后面出现一只巨大的凶灵蝙蝠,口一张,高频声波轰然而出,血影人手中的血光旗猛然一滞,接着如水波一样激荡,符纹一个个黯淡下去,连血影人却出现模糊,接着,血旗崩散成血光,那狂涌而来的怨气立刻失去吸收它们的根源,顿时天地间起了一阵悲风,带着呜咽四散而去。

    许多市民心中莫名起了一阵怨恨,这一夜,申城不少夫妻大吵了一顿,事后却发现根本不为什么事,也不知道当时怎么头脑一发热。

    血影人显然没有想到对方居然还埋伏了一只凶灵蝙蝠,当时恶从心头起,不再顾禁忌,化为一道血光,只扑何恽,反正自己是血影分身,虽说夺舍极难,但不试试怎么行,如果成功,却多了一具真实分身,即使失败,按血种特性,一缕血种逃脱却不是什么难题。

    何恽好像没有提防,一道血光没入额头,柳致知也是一愣,但很快就镇定下来,他听黎青山说过,血影夺舍几乎很难成功,何恽并不是没有时间防御,却轻易让他得手,肯定早有对策。

    其他两人也是一愣,何恽却摆摆手。说:“不要紧,他想入我灵台紫府之中,灵台之中,我做主,他就是强上十倍,也无成功的可能。”

    何恽本来准备抵抗,心灵之中传出一个信息,让他将血影人放入,何恽以为自己的本心让他如此做。却到现在并不知道这是灵台之中天魔让他放入。

    血影一入何恽的灵台之中,这可以算是一个世界,开始寻找何恽的元神,惟有同化了何恽的元神,才能真正夺舍。常人本性一点光明,虽小,要同化也是极其艰难,往往夺舍者要么夺取刚死的尸身,那点灵光已消失,如夺舍正常人,却要花大量水磨功夫。就是一般被阴物附体的常人,一方面也是身体很弱,根本不可能听说一个强壮的人被附体。就是身体很虚弱,想彻底夺舍也要很长时间。原来身体主人总是在反抗,真正夺舍没那么容易。

    “你是在找我?”一个声音响了起来,空间中出现一个人,却是周身气象万千。隐然一身正气。

    “怎么可能,你修行魔门之法。却是如此模样?”血影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你以为什么是魔,像你这样一身血腥气,仅得魔的皮毛,魔者,磨也。生灵受磨难,锻炼其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此人说到。

    “不可能,我百年前转修魔道,搞得人间血流成河,这才是魔道!”血影人说到。

    “所以才说你得到魔的皮毛,你不过是一个假魔。”此人笑到。

    “什么是真魔?”血影人问到。

    “魔来世间,不过给世间生灵添重重磨难,浪里淘沙,能抗魔者,走向超脱,魔者,玩弄人的心灵如在指掌间,你行之事,不过是恶事,虽近魔,却非真魔,近百年前,西方有夷国德意志,曾出一人,从社会底层一步步走上最高权力,后来更是发动几乎席卷全球的战争,世人称之为魔,他所行才是真魔所行,有其奋斗,降劫难于人世,行事之前,未以蛮力而争,把握人心,掀动一个民族的心底仇恨,外表所行类圣。”此人淡淡地说到。

    “说得很有道理,不过我如果取代了你,说不定按你所说行事,这个地球需要一场劫难,世人陷于不义之中,你不该放我进来。”血影人淡淡地说到。

    “你怎么知道我不该放你进来,我说过,你不过是假魔,我要成长,得要生命的精华,你虽是血影分身,却是一丝血狱精华为基,放你进来,不过是看中你这一点。”此人也笑了,说完之后,天地陡然变色,无数业火如漆黑长蛇不知从什么地方伸出,如锁链一样缠了过来。

    “黑狱业火!不可能,你究竟是谁,你决不是外面这个人?”血影人叫了起来。

    “很有眼光,外面这个傻小子到现在还不明白,我不过是天魔偶尔坠落人间,在此栖身而已,你却送上我嘴边来,你说我怎么会放过你?”天魔笑了,在灵台之中,无数小千世界生成,想彻底封锁着血影。

    “就算你是天魔,又能如何,说是坠落人间,人间还不是你的追求,已有自己思想的魔还配为魔?”血影人作为邓昆的分身,邓昆当初能作为蜀山杰出人物,甚至走到在世间几乎不灭的层次,岂是普通人物,当然有自己的支持。

    血影人说完,血影陡然散开,接着如血火一样向四周狂涌而出,就是深黑色的业火触到血火,顿时也滋滋作响,相互缠绕起来。

    “有点意思,不过是垂死挣扎,此处是我的灵台,一切由我操纵,我让血火熄灭,它当然熄灭。”天魔好像有点欣赏血影人,笑着说到,话音一落,血火立刻小了下去,甚至就要熄灭了。

    “这不是你的灵台,你不过是侵染别人灵台,不是你的终究不是你的,给我爆!”血火之中传出一个声音,血焰本来就要熄灭,陡然其亮无比,像一个血色太阳陡然升起,那些黑色业火链纷纷爆散开。

    天魔没有想到在这种情况下,对方还能反击,那血色太阳迅速像四周扩散,猛然爆开,整个灵台空间中充满了不可逼视血芒,在其中却有一缕暗淡血光一闪。

    天魔哼了一声,天地陡然如穹窿一样罩了下来,整个灵台空间中化为一个由无数灵芝形黑色业火构成的世界,血芒迅速消亡,就在这一片深黑色灵芝形业火布满的空间中,却出现一丝紫色似在空间中一闪,那缕暗淡地血光猛地投入那紫光一闪的空间处,转眼不见踪影。

    柳致知一直关注何恽,陡然间,一缕极淡的血光一闪,何恽都未能反应过来,柳致知动了,手上出现乌眚幡,那缕血光刚冲天而起,无数油亮的乌丝一闪,顿时裹住这缕血光,直往幡中拉去。

    柳致知知道这应该是那缕血种,柳致知想捕获这缕血种,看看究竟它的本质是什么,如对它不了解,将来遇上邓昆的本体,不知如何对付。

    那缕暗淡血丝似乎知道不妙,血光一闪,想透出其外,乌眚幡黑光大盛,然而就是这样,那缕血丝样的血光一分为二,那更暗一半一闪之下,没入空间另一个层次中去,柳致知想裹却来不及了,只捕捉住了一半,被拉入乌眚幡,被乌眚丝缠得死死,不断同化着它。

    柳致知一出现,让三人吓了一跳,见柳致知出手收去那缕血丝,三人反而放下心来,此时何恽也反应过来,心神沉入灵台之中,当然他自己不知道,他心神中所见灵台,不过是天魔给他的一个幻像,一股滂湃的力量由灵台中涌出,迅速走遍全身,功力又上了一个台阶。

    柳致知看到这种变化,知道刚才血影中所含的庞大元气已被何恽所吸收,使他的功力进了一步。

    “柳施主,你怎么也在这里?”能净见柳致知出现,自己这方三人却一无所知,心中也是一阵后怕,虽知柳致知不是那种暗算别人的人,但心中还是有一丝自己小命好像在别人手心中的感觉。

    “我参加一个聚会,聚会散后无意间从这里经过,发现有人在此斗法,便进来一瞧,却发现你们在围剿邓昆的血影分身,刚才见血影分身想借血遁而走,才出手将他拿下。”柳致知说到。

    “柳先生,你认识这个血影人?”何恽终于回过神来了,问到。

    “认识,他原是蜀山修行者,百多年前私出蜀山派,修成《血狱修罗经》,那血影子就是他的血影分身,前些日子,我也与血影子有过一次交手,才对他有所了解。”柳致知说到。

    “原来是这个来历,多亏柳施主出手,不然真的给他逃了。”能净说到。

    “我并没有完全拦住他,还有一缕血气让他逃掉,你们得当心点,邓昆不是一个善人,百年前呈造成血流成河。”柳致知淡淡地说到,将邓昆的来历简单说了一下。

    “多谢柳先生提醒,我们也该走了。”何恽又一次感到自己在柳致知面前很压抑,不太自在,决定还是早离开的好。

    柳致知意味深长看了一眼何恽,他倒未有歧视何恽,他自己修行之中,许多术法并非正道,当然不会对何恽修行魔道有所反感,但却觉得何恽身上秘密很多。

    他们走后,柳致知感受着手中乌眚幡,里面一缕血丝依然在,看来回去好好分析一下,看看这究竟是什么玩意,能不能找出克制对方的方法。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