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386. 今日顿明分身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回到别墅,直接进入净室,他现在所做的事就是解析这缕血种,找出其根由,只有知其根本,才能有效对付它,不然纯粹凭经验,自然风险甚大。

    柳致知取出乌眚幡,先取出五方旗,将周围屏蔽起来,还不放心,又在周围画上金光符等一系列辟邪灭魔的符纹,这才展开乌眚幡,依然用乌眚丝裹住那缕血丝,将之放出,一放出,柳致知吓了一跳,此缕血丝不仅没有被镇压变弱,反而影响乌眚丝,有一种同化乌眚丝的感觉,柳致知对此头疼了,如果不能解决这玩意,最好将之放走,不然乌眚幡迟早被它同化,魔道的玩意,果然诡异非常。

    柳致知想了想,又取出一块石榴石晶体,将之安放好,手一指,石榴石放出如火焰般的灵光,一股热力散了出来,柳致知意识一转,红光内敛,但好像随时能爆发,又一指乌眚幡,数根乌眚丝绷紧,顿时将为缕还在扭动的血丝拉直,绷在石榴石的表面,石榴石好像工作台一样,柳致知如此做,一方面有地方好能像微小的手术台一样,便于下一步动手;另一个原因,如果有异样,立刻引动石榴石妙用,让内蕴的火性妙用尽可能摧毁这缕血种。

    一切准备好,柳致知开始对这缕血种动手,当然不是如外科手术一样进行解剖,这缕血丝看起来是血丝,实际上并不同于正常的物质,应该是一种能量和信息集合体,特殊排布使其内蕴大量的信息。柳致知是以自己神识感应为刀,来彻底从微观层次来分析这缕血丝。

    柳致知沉入一种万缘俱灭的状态,现在他心灵之中,只有那缕血丝。这缕血丝,现在柳致知感觉清楚,根本不是普通和物质,类似一种小范围的能场,不断地振荡,像是许多微小的振源形成一种特殊共振干涉一样,这种波动还不停改变外物的振动,似乎要将乌眚丝与之同化一种频率。

    这不过是宏观上感受,柳致知继续微观层次追踪。有几次,甚至感觉到自己神识好像都受其振动影响,有一种感觉,一旦能量之类进入一定层次,好像为其吸收。使血丝振动更加强劲。

    柳致知没有强形将神识切入其中,而是利用了间接方法,神识微略但很坚韧一触,引起振荡,然后在心中形成感应,反推其结构,再在其结构引导下。找出其振荡的周期和振幅,顺其不同振荡间交汇区,有时振幅会推高,有时却相互抵消不少。形成相对平静区,切入其中,一层层往下探测。

    几个小时过去,柳致知长出一口气。睁开了眼睛,精神上很疲惫。这实在太耗精神,不少神识甚至在其中被同化,柳致知只好放弃,这种精细的操纵,如在以前,柳致知几乎做不来,倒让他在精神上操纵有了不小的进步。

    虽然很疲惫,但收获也极大,世界上万物的道理都是一样,道家认为一切都由道转化而一,所谓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现代科学也一样,许多科学家致力于大统一理论,爱因斯坦后半生为之奋斗的统一场理论也是一样。

    柳致知追踪到微观层次后,发现这类似于遗传基因,是一种螺旋结构,微小核心两两成对,动其一个,另一个随之而变,形成整体,如果破坏一个,在另一个影响下,能迅速修正,甚至吸收外界能量重组,由此为核心,一层层能量信息放大,要想摧毁它,必须在那种微观层次上下手,不断很验证摧毁。

    柳致知既然明白其道理,这东西就没有必要存在,但柳致知却知道,那种达到量子级微观层次,自己虽能从根本上崩散它,但量子间的关联性,让这东西从它成为邓昆的血影分身起,应该从量子层次与邓昆关联在一起,也就是说,自己如果摧毁它,邓昆肯定能感应到,希望对方只能感应到,而做不到能将量子间传送的信息准确解析出来,这种解析,柳致知目前虽知其原理,他还做不到,其中信息量太大,柳致知的大脑目前还做不到那个层次,但以后应该可以做到。邓昆应该不太会注意到现代量子理论之类,也不应该会从这方面入手,来理解构建法术神通之类。

    想到这,柳致知看了一眼那缕血丝,无形的意志开始干涉量子级别,这是柳致知比较擅长,他以前就能做到,现在更加精细,血丝陡然停止了扭动,好像僵住了,接着向四下散开,被乌眚丝一卷,顿时化为一种乌黑的气雾,被乌眚幡如虹吸水一样吸入幡中。

    血丝崩解一瞬间,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让柳致知不由抬眼向东方看上去,他心中朦胧有一种感觉,邓昆在很远的东方,想不到他不在大陆,应该出了国,柳致知如是想到。

    在东瀛的一座山中,此处西面是大海,山并不算高,山中有一座寺院,也不大,却供奉着文曲星君,数日前,原住持消失不见,换了一个新的住持,而庙中其他人不知如何,对新来住持,以前都未曾见过,有一种死心踏地感觉,今天他坐在禅床,陡然脸色一变,目光向西方望去,自己留在大陆一个血影子彻底毁了,昨天逃回一小截,想不到居然遇到一个天魔,他说得有道理,还剩下的一半血种却让人给彻底毁了,甚至不知道是谁。近来东瀛有许多右派人士猖狂得很,是不是在背后再增一把火,那西方是华夏,东边是美利坚,在他们之间搅起风浪,自己才有机会让他们血流成河,重建血池,恢复到巅峰。那个天魔说得不错,自己向上次那样散布病毒,太丢身份了,反正东瀛这一帮贼心不死,自己跳出来,不好好利用一番,不是太浪费这样大好的机会。

    他在这边盘算,一时倒放下追查自己的血种为谁所灭之事。柳致知并不知道他有大事想干,刚才的感应倒让柳致知一时也放下心来,对方既然不在国内,暂时也不用为自己亲人担心,一念到自己亲人,柳致知心中又是一凛,自己在世间牵挂却很难断了。

    不怪不少修行人要出家,家庭牵连对修行人影响是大,自己以后不经意间就会受到亲人的影响,不怪不少小说中主角都是其他亲人死绝,这样没有牵挂。

    如果自己能分身照料亲人皆多好,等等,分身?柳致知心中一动,自己所摧毁那一缕血种不是邓昆的血影分身的基础,他能做到,自己为什么不能做到,想到这里,又想到心灵之中对刚才那丝血种的解析,心中灵光一闪,原来如此。

    柳致知起身,手指之中,灵光闪烁,在空中急画,那种复杂的符纹如果让其他人看到,恐怕大脑会眩晕。

    柳致知手指动作根本很不清,就是这样,好一会才在空中绘出一个凌虚的由灵光构成符纹,柳致知手指一弹,符纹陡然缩小,转眼成一缕细线,接着柳致知身上嗡的一声,罡气迸发,一团罡气离体飞出,符纹一闪投入其中,转眼间一个光影虚影生成,转眼变浓,虽不类真实的人,柳致知心中有一种很奇特的感觉,好像自己分裂成两个人,不过光影人给自己感觉弱了不少。

    柳致知又想起一事,意念之中切断与光影分身之间联系,光影分身一下子好像有了自己的生命,柳致知知道那并不是真的生命,绝大部分是自己那道符赋予他的一种本能反应,少许是自己一缕分念主持,更像一个自动的智能机器人。

    “你向我攻击一下,让我看看你的实力到什么程度?”柳致知对分身说到。

    分身笑了:“好,好像大部分法术用不起来,全仗核心那道符,如果其中能蕴含点法术更好,毕竟我的意志太弱,但罡气成身,国术方面倒是不错,你接一拳试试。”

    说完之后,空气中一声暴响,一个崩拳已到,柳致知伸手一拦,点点头:“不错,虽不及化劲,也相差不大,能发几拳?”

    “发不了三拳,完全凭这团罡气支撑,如果在外面,倒可以借天地间能量补充,但也不能支持太长时间,如果仅仅是活动,存在几天问题不太大。”分身感应了一下自己身体,又补充到:“这个身体完全借符形成那种振荡能场来保持,对外界感应更多是能量的感应,一些低能量的,甚至实物,远一点就感应不到,甚至不如常人感觉灵敏,别人在背后偷袭,很难发现,除非对方能场很强。”

    “能做到这样,算不错了,还是不如血影分身,但那应该是《血狱修罗经》修行的结果,我这种方法仅是一种拙劣的模仿,能到此程度已算不错了,其他等以后再改进。”柳致知说到。

    “也只能如此,再试两拳,看看我能支撑多久。”分身说到,又一拳轰来。

    四拳之后,已极淡,不过还在缓慢恢复,看来还是能吸收游离能量,不过太慢。柳致知叹了一口气,手一点,分身收回,分身刚才种种感觉,顿时出现在脑海之中。

    这种方法虽好,也不是尽善尽美,如果能真的制造一些智能机器人,那不是不用自己管了,对了,自己为什么不学习一下机器人如何制造?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