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388. 旧忆重得恨意生(上)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哥,张小姐是怎么回事?”柳致颜问到。

    “她是中了邪术暗算,一种被称为七阴锁魂术的邪术暗算,如果仅仅是这种术法,倒不难解,对方却又下阴手,又暗下血煞炼元之术,就是解了七阴锁魂术,这些日子来,血煞炼元也让张小姐身体尽毁,就是救过来也是一个废人,所以我才问张师傅与什么人结了血海深仇。”柳致知解释到。

    柳致知此话一出,张典全脸色彻底变了:“柳先生,难道我姑娘就此成为一个废人,能不能如普通人一样生活。”如果不能练武,那就算了,但如果真的生活都不能自理,那么对他的打击也太大了,可怜天下父母心。

    “张师傅,你放心,有我在,什么事都没有,你们让一下,等会出现什么特殊情况,你们不要害怕。”柳致知安了张典全的心。

    “柳先生,你要什么东西?”张典全问到,他将希望托在柳致知身上,不由想起一些传说。

    “什么也不要,准备一脸凉开水,等会给张小姐服药。”柳致知说到。

    先将点滴针管拔了,也未见柳致知作势,张迤逦从炕上飘浮而起,这一幕让众人目瞪口呆,柳致知口中发出一声奇异的啸声,手凭空一抓,顿时从张迤逦的头顶百会、脑后玉枕、夹脊膻中等穴位中飞出七股细细如针的黑烟,想掉头向外而逃去,柳致知手指间放出淡淡红光,只是一卷,听到尖细戾叫声,七根烟针顿时化为缕缕烟气,飘散在空中。

    此针一破。距离此地西南十数里外一处房中,供桌之上一个布人身上扎着七根漆黑的骨针陡然弹出,呯的一声,化为骨粉,房中并没有人。

    柳致知向西南方向望了一眼,接着手中印诀连变,无数光影从柳致知手中升起,投入张迤逦身上,一股血雾从从她身上冒出。柳致知指端一动,一个金光符现,一派金光闪现,金光过处,血雾自然消失。

    张迤逦又落到炕上。呻吟了一声,醒了过来,想翻身而起,刚一欠身,却又无力倒了下去:“爹,我这是怎么了?”

    “闺女,没事。你受了伤,我请人来治伤。”

    柳致知手中出现一个玉瓶,拔开瓶塞,倒出一颗丹药。丹药一出现,隐隐好像活的一样,似乎微微跳动,满室异香。众人精神不由一振。

    “致颜,将此丹给张小姐服下。自然将身体亏损补足,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柳致知将此丹交给了柳致颜,柳致颜依言给张迤逦服下,张迤逦一入口,顿觉一股暖流直入腹中,接着流转全身,微微出了一身汗,顿时觉得身体轻松起来,一翻身,从炕上坐了起来。

    “哥,这是什么丹药,这么神奇,还有没有?”柳致颜问到。

    “这是培元丹,我一共得到两颗,上次到墨脱用掉一颗,这次用掉一颗,没有了。”柳致知说到。这是黎青山当日让柳致知去八公山救人所赠三颗,八公山用去一颗,后来救达瓦措拇用去一颗,今天这一颗是最后一颗。

    “有什么效用?”柳致颜又问到。

    “此丹能补先天不足,后天亏损,当日一位前辈炼此丹,是救一位恩人的孙子,那人不过十来岁,先天不足,寿元将近,此丹一粒,让他与常人一样,活个七八十岁没有问题。”柳致知说到:“今天张小姐之事,因致德所起,幸亏我身上有此丹,不然,就是救转,也成为废人。”

    其实,柳致知身上还有一味丹药,就是宋琦当日得柳致知的肉芝所炼的小易鼎丹,也有同样效果,甚至更强,当然柳致知不会多嘴。

    “致德,就是你,不然哥不会用掉这颗丹药。”柳致颜心中心疼,正好找到一个出气筒。

    “致颜,算了,不能全怪致德,他也是没有想到,以后多注意一些,习武本是强身自卫,不是争勇斗狠,淹死会水的,打死会拳的,遇事要好好想想,能不动手就不要动手。”柳致知劝到。

    “柳先生说的是,不好意思,麻烦柳先生两位,当时扣下令弟,我们也是一时欠考虑,在此,我向你们谢罪了,迤逦,还不谢谢柳先生三人。”张典全说到。

    “谢谢你们救了我,不要怪柳致德先生,我受暗算又不是他,而是另有其人。”张迤逦感谢柳致知。

    “对了,你认识那些暗中对你下手的人吗?他们与你有什么仇?”柳致知想起一事,问到。

    “不认识,我都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只是其中有一人当时在我们学校门口纠缠一位女生时,被我教训过,我却不知道他是什么人。”张迤逦也想不通,对方居然如此对他下手。

    “看来,得找李锋来问问,这个李锋住在什么地方?”柳致知虽与他打过两次交道,但对他并不熟悉。

    “哥,能不能找出用邪术的人?”柳致颜问到。

    柳致颜这一问,倒提醒了柳致知,柳致知回头问张典全:“张师傅,离此处十多里外,是什么地方?”

    “西南方向十多里外,那是一个集镇李家镇,柳先生问哪里干什么,是不是有什么熟人?”张典全问到。

    “我对这里不熟,暗算迤逦小姐的人应该在那个方向,离此处十多里。”柳致知说到。

    “哥,你怎么知道他在那个方向?”柳致颜有些不解地问到。

    “术法之事,本是从精神上下手,我破法之时,自然有所感应,就是在那个方向。”柳致知解释到。

    柳致知这一说,张典全激动起来:“柳先生,如果去哪里,你能不能找出那人?”

    “不清楚,但我能确定那个地方,我所感应是对方布法坛之处,对什么人并不知道。”柳致知说到。

    “宗禄侄子,你家车子在家不在家?”张典全问到。

    “叔,我爸昨天跑运输回来,车子还在门口,你是说想乘车去哪里?”张宗禄问到。

    “正是。”

    “那事不宜迟,你们跟我来。”张宗禄说着便向门外走去,张典全招呼了柳致知一声,张迤逦也想下炕跟着。

    柳致知见此说到:“迤逦小姐,你就在家中休息,致颜,你也不要去了。”

    “哥,难得来此一次,让我见识一下。”柳致颜央求到,见此,张典全说:“让他们一起跟去,车子大,不过迤逦能行吗?”

    “爸,我没事,我现在精神精力好得很。”张迤逦说到。

    柳致知见此,略略摇摇头,从道理上来说,的确没什么大碍,但去这么多人干什么,但对方是受害者,想去也是情礼之中,见张典全没有反对,柳致知也就没有说什么。

    这是一辆大货车,张宗禄已将车子开了过来,请柳致知做在副驾驶上,柳致知摇摇头,最后还是让张迤逦坐了,柳致知等人上了车,将篷布揭开,车子向西南方向而去。

    十分多钟,远远看到一个镇子,柳致知指了一下镇子东边上一处宅子,说:“到那边停下,应该就是这个地方。”

    柳致知已经感觉到那种法坛真正起作用后留下不同寻常之处,大卡车停在离宅子不到二十米的路边,众人跳下了车,直奔此宅而去,这是一个比较破旧小宅,也是平房,院子也很小,张典全上前敲门,好一会,并没有人来开门,好像没有人。

    邻居出来一个老太,说:“不要敲了,这家房子主人不在,出租给一个外地人,今天吃过饭就出去了,没有人。”

    “那么,房子原来主人在那里?”张典全问到。

    “是那一家。”老太手一指五六十米开外的一处两层楼房。

    张典全立刻向那家而去,柳致知等人并没有动,而是在门口等着,好一会,一个中年妇女手上拿着钥匙,有些不情愿地走了过来开门。

    门开之后,柳致知根本没有停留,直向东边一间房子走去,这处门并未上锁,而是简单在门后用凳子顶了一下,柳致知推开门,布置很简单,北面墙上黄布幛遮着,靠墙的供桌上有香炉和烛台,还有一些鲜花水果供奉着,两边墙上也是布幔挡着,供案之前,还有一个蒲团,供案之上,一个托盘,盘中安放着一个布人偶,柳致知伸手取了过来,背后走着张迤逦的名字,盘中有些黑色粉末,柳致知当然知道是骨针粉碎后的东西。

    柳致知看了一眼,顺手将这个东西递给张典全,张典全翻过来掉过去看了几遍,脸色很难看,其他人也好奇看着。

    “哥,这就是传说中那种扎小人?”柳致颜也很好奇。

    “这不是扎小人,这是术法施法媒介,其中可能有迤逦小姐头发之类。”柳致知说到。

    “柳先生,怎么处理?”张典全问到。

    “带回去,烧了它就行了,可异没有遇到施法人,是不是在这里等等?”柳致知问到。

    那房东看到这一幕,也有点慌,对张典全说:“大兄弟,我不知道他做这件事,要知道,我也不将房子租给他了。”

    正在此时,柳致知感觉到有一种修行者相对较强的波动向这边来,便急忙向门口走去,看看是不是这人回来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