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389. 旧忆重得恨意生(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转身出门,其他几人一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倒未曾跟上来,柳致知到了门口,柳致知看到一人,居然是他,此人是与柳致知有过两面之缘的李锋,对方远远看到门已打开,门口停着一辆大卡车,脸色也不由变色,其他人进入屋内,一些秘密说不定已暴露,再往门口一看,见到柳致知,当时就知道出了问题,扭头就往镇上走,而且是往人多的地方去。

    柳致知见此,虽有点意外,那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冷笑了一声,也未追上去,只是周身罡气猛然一荡,一个淡淡的人影出现,接着便不见身影,这是柳致知第一次应用分身,本是能量体,自然隐现由心,跟踪而去,自己却回到屋内。

    “哥,发生了什么事?”柳致颜问到。

    “没有什么,我们不用等了,租房人不会回来了。”柳致知说到。

    “哥,你怎么知道?”柳致颜问到。

    “他刚才来过,发现情况不对,现在已经走了。”柳致知说到,回过头对房东说:“老板娘,那个租房人叫什么名字?”

    “他姓朱,叫什么,想起来了,朱子真。”房东说到。

    “这恐怕不是真名,是不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柳致知开始描述李锋的面貌。

    “好像是,你认识他?”房东奇到。

    “他应该叫李锋。”柳致知话一出口,柳致德不相信地叫了起来:“怎么会是他,他没有理由害张小姐呀?”

    “只有他自己知道,算了,对方也不会再来了,我们还是走吧。”柳致知说到。柳致知并不会就此罢休,但那些事是在背里的事,不会暴露在人前,当然他不会说。

    上了车,张典全十分感谢:“柳先生,太麻烦你了,实在有些不好意思,今天就不要走了,我摆酒谢罪。”

    “那倒不必了。这事本由我弟弟引起,能圆满解决,比什么都好,致德还要返校,我们也有其他事。就不打扰了。”柳致知推辞说到。

    “柳先生,不管如何,得留一晚上,让我们尽此心意,大家经此一事,我高攀一句,以后算是朋友。朋友之间,以后有事,吩咐一声就成,赴汤蹈火。在所不惜,这是我们沧州人的义气,不然就是看不起沧州人。”张典全这么一说,柳致知倒不好推辞。

    回到张家。张家人立刻忙了起来,柳致知兄妹三人反而没事。不过也有张迤逦等年轻人陪着,柳致颜却借此发挥做姐姐的威信,开始教育柳致德。

    柳致知却与分身之间联系上,分身本可以自由活动,也没有必要随时注意,不过柳致知为了解究竟怎么回事,便与分身建立联系通道,不过也未干扰分身的行动。

    李锋没有进所租之屋,便直接回到了镇上,回头看看,并未有人跟来,心中舒了一口气,便向一处旅社走了过去,刚到旅社门口,从里面出来两人,其中一人柳致知认识,柳致知有些奇怪,李锋自上次分手后,发生了什么事,居然成为一个修行人,而且与这人相交。

    “李老弟,怎么又回来了,你不是回去看看法坛情况?”说话的却是蜀山弟子马志远,此人与柳致知有过冲突,柳致知好长时间未曾见到他,想不到他居然和李锋走到一起,另一个人柳致知并不认识,但从他身上波动也能看出,他是一个修行人。

    “不用提了,法坛被人撞破了。”李锋说到。

    “这有什么关系?一般人也不懂此事,你是说,你的计策有效了,引出了那个柳致知。”马志远醒悟过来。

    “当然是他,不过他居然没有跟过来,我本来抱着试试的态度,设计柳致德,不管柳致知是否出面,算是出一口恶气,想不到他终于来了,走,我们找一个地方,商量一下,下面该怎么做?”李锋说到。

    柳致知听他们的对话,心中也是很不解,自己与李锋并没有什么恩怨,甚至自己还算救过他两次,这是怎么回事,居然如此设计自己,难道他被邓隐的分身夺舍,但情景也不对,李锋身上并没有那种明显的血腥气息。

    三人从旅社出来,在镇上找到一家茶馆,进去要了一个包间,柳致知的分身跟了上去,他本是无形无色,现在更是收敛自身波动,在普通人眼中当然看不到,不过如果不小心,修行人还是能觉察到的。

    “李老弟,你准备怎么对付柳致知,此人修行很深,你却对付不了。”马志远说到。

    “现在我与他不一定正面交锋,那个张迤逦我不仅下了七阴锁魂术,还暗伏了血煞炼元,就是他将七阴锁魂破除,也将血煞炼元破解,但张迤逦身体已亏,彻底成为废人,估计他也交待不了。”李锋说到。

    另一个修士有些不忍,说:“那个张迤逦不过是一个普通人,虽练过武术,不过才到明劲门槛,连明劲都未突破,对她下如此毒手,是不是有些太过了。”

    “周兄心太软了,那个张迤逦你知道我为什么下如此毒手,因为她与日本人有关系,你知道我为什么恨柳致知?”李锋说到。

    在包厢外窃听的柳致知分身心中也是一振,留意起来,自己都是一头雾水。

    “我只听你们两个说过那个柳致知,却从未见过,也不知道他是如何与你们结仇的。”周姓修士说到。

    李锋便开始讲第一次是如何遇到柳致知,当然是添油加醋,好像日本人是柳致知引过去的,柳致知似乎只差没有和日本人勾结,最后利用日本人达到自己的目的,还杀了日本人。

    这些一说完,周姓修士说:“不管他有没有勾结和利用日本人,反正那两个鬼子被他宰了,并没有什么大错啊。”

    “周兄,你是不知道,这不过是事由,后面才是真正原因。”李锋接着说起了秦岭坠龙谷之事,自己好友三人,遇到日本人来复仇,日本人是冲着柳致知来的,探险的人中有柳致德,日本人肯定是想对付柳致德,结果自己好友三人为收大家,两人牺牲,柳致知才和他的朋友姗姗来迟,杀了日本人,自己为了给好兄弟报仇,想拜他们为师,他们不仅不收,还用法术将自己记忆给掩盖掉,让自己以为是遇到山体滑坡,幸亏老天开眼,一个多月后,自己遇到一个日本人,当时觉得恨透了对方,打了一架,自己被对方重击,又遇到警察,挣扎中电棒碰到了脑袋,当时昏死过去,醒来后,当日记忆失而复得,便又入秦岭,找到当日在场另一个修士叶程,跪了一天多,叶程才收下了他。

    这么一大段,柳致知总算明白整个事情的缘由,这标准是无妄之灾,自己两次救了李锋,却落得个这样结果,就因为自己不愿收他为徒,别人说恩大成仇,这算什么,不过由此看来,当日自己不愿收他为徒完全正确,这种人就是会点小神通,也无法成大器,柳致知对李锋心中生了杀机,这种人因如此小事恨自己,甚至还不择手段,不能留在世间。

    分身因听到此事,一时有些激动,收敛着气息不小心泄了出去。“什么人?”包间内的马志远陡然感觉到门外有人,不由叫了出来,身体一晃,到了门口,猛地拉开了门,此时周姓修士也发现了不对劲,也站起了身体,只有李锋反应最迟。

    分身见马志远冲过来,拉开了门,知道自己不小心泄露出了气息,此处是茶馆之中,不适于出手,也不理解他们,化为一道淡影一闪而出,已到街道上。

    马志远并未发现柳致知,只觉一点波动荡出,知道对方冲出了茶馆,便也冲着里面两人抛下一句:“我先跟上去看看。”便也追了出去。

    李锋两人赶紧结账,连零钱都不要了,也赶紧追了出去。柳致知到了街上,对普通人来说,他依然是不可见,但对于马志远来说,却瞒不了他,柳致知也未想到要瞒着他们,他准备将他们引到无人之处,然后好好算账,所以他速度并不快,不时还回头看看,结果很快就出了镇子。

    在张家的柳致知本尊感受着这一切,抬头问了张迤逦一句:“迤逦小姐,你认识日本人?”

    “柳先生,你怎么知道的?难道是柳致德先生跟你说的?”张迤逦有点奇怪。

    “你怎么认识对方的?”柳致知又问到。

    “她是一个交换生,与津城一所全国知名的大学学生相互交换,是大二生,时间一年,我与她不是一个学校,一次在公园中早锻炼,她练习空手道,我看了一会,觉得她功底不错,就这样认识了,算是普通朋友,怎么了?”张迤逦不解地问到。

    “没有什么,李锋对日本人非常恨,他原来的两个哥们就死在日本人手上。”柳致知淡淡地说。

    “我知道了,李锋也跟我说过,他恨日本人,更恨汉奸。”柳致德好像也恍然大悟,倒是张迤逦有些哭笑不得:“我们不过是普通朋友,也从未有过密交往,最多我请她吃了两根大麻花。”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