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第二卷尾声:遥知风光在前峰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李锋以秘法响应天地发誓,却在其中玩奸滑,柳致知刚要翻脸,刘天成和叶程脸色都不好看,从理上来说,李锋已按要求发誓,应了柳致知要求,但显然却玩了花招,让两人置于尴尬之地,如果柳致知反脸,理亏在柳致知,但却合情,谁知柳致知却笑了,说出一番话,好像是在给两人一个面子。

    他们却不知道,刚才柳致知是准备翻脸,就在天地波动一起那一瞬间,柳致知陡然有了一种奇特地感应,似乎看到了未来片断,这才让柳致知明白这种誓言不是轻发,不要以为自己聪明,到头来可能聪明反被聪明误,所以柳致知才说了那一番话。

    柳致知说完那一番话,又对刘天成和叶程说:“两位前辈,我此次来就是因为此事,既然李峰已发誓,那就至此为止。叶前辈,你可曾传过李峰血煞炼元之术,如果没有,他可能学过《血狱修罗经》上一些术法。”柳致知的话有些调拨的意味,但他与李峰是敌人,而且李峰显然没有改悔之意。同时,柳致知只是说的事实,并不是无中生有。

    柳致知不再多说,叶程眼光狠狠地剜了李锋一眼,而李锋却低下了头,眼光之中偷偷瞄了柳致知一眼,充满了怨毒,现在柳致知已成就金丹,其感应远超过普通的修士,如何感应不到,不过柳致知根本没有将李峰放在心上,李峰的功行差得远,根本引不起柳致知的兴趣,即使在背后捣鬼,也翻不起风浪,柳致知如果想查他,调动的资源远超乎他的想象,虽然柳致知一直未用过那些社会关系,不论是黎重山还是特殊部门,柳致知都能够通过一定方法调动起来,柳致知明白这一点,但他并不愿意调动这些资源,不然就会身不由己卷入一些事端之中。

    这边事情解决了,柳致知目光落到马志远和周一飞:“马道友,现在该解决我们之间的私怨了,周道友,我与马道友间的事,与你并不相干,你还是置身事外吧。”

    “柳道友,我是马道友的朋友,不可能放弃朋友。”周一飞却不领柳致知的情,柳致知有些赞赏他,此人比起李峰强多了。

    刘天成咳嗽了一声:“柳道友,你们之间有什么过节?”

    柳致知将当日九华山为夺灵根之事说了一遍,刘天成有些苦笑,说:“柳道友,此事的确是私怨,不过我说一句话,那灵根已毁,而你们两人却依此成仇,有些不值,不如放下仇恨,通过商量解决,不是很好吗?”

    “前辈,我与柳道友的事当日结下私仇,今日应该做个了结,这是我个人的事,与他人无关,前辈,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周道友,谢谢你,柳致知,你想怎么解决,是不死不休,还是有什么章程?”马志远当然不会示弱,他的行为毕竟代表着蜀山的脸面。

    “刘前辈,谢谢你调解,但当日事有因,今日当然了结其果,我的要求很简单,就是赔礼道歉,我赢,马道友向我赔礼道歉,我输,我向他赔礼道歉,并且以后看到他,便绕道而走。”柳致知说到。

    “好,就这么说定,如果我输了,就向柳道友赔礼道歉,而且,这件法器赔给柳道友,这件法器价值上已不弱于那棵灵树。”马志远说着,取出一件法器,却是一件首尾相逐的蛇形环:“这是螣蛇环,可以束水火。”

    “也好,我这件五彩玛瑙如意也不弱于灵树。”柳致知取出那支五彩玛瑙如意,交给了刘天成,请他作公正,如论修为刘天成和叶程并不算高,但修行界的辈份是由师门传承而定,并不是你修为高,辈分就高,柳致知却不同,他是散修,辈分却不好定,不过他与宋琦和赖继学称兄道弟,自然定下了辈份。

    “两位道友,既然想了结当日恩怨,你们点到为止,今天过后,过去恩怨一笔勾消。”刘天成说到。

    “请!”柳致知说到。

    马志远也略一施礼,说:“我就不客气了。”说完,周身灵光一闪,大片黄色光华闪现,裹着无数梭形奇亮的黄光如漫天的子弹射向柳致知。

    柳致知只伸手一点,面前空气肉眼可现泛起一圈圈波纹竖在面前,梭形奇光一到,空中好像极其粘稠,立刻被粘住,就像一群马蜂掉入蜂蜜中一样。

    柳致知又一点,喝了声:“散!”顿时,奇亮梭形黄光如同萤火虫一样散开,星星点点,煞是美丽。

    马志远一动,一支飞剑出现,这是他的法器,飞剑化为一条匹练,卷向柳致知,从手法上可以看出,他比以前进步不小。

    柳致知见此,不再与他纠缠,柳致知现在境界远在他之上,马志远金丹未成,到现在为止,他都未能发现柳致知已成就金丹,正应了柳致知当日与宋琦所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此次未比之前,已注定马志远的失败。、

    柳致知的做法,应了兵法上所说的“胜以已胜”,完全是在把握之中。

    柳致知口一张,一道森冷的剑光已出,一出口,化为两道,一道立刻将马志远的剑光压了下去,马志远的法器立刻光华锐减,不等他反应过来,另一道剑光已将他围住,在身外一尺,周身上下盘旋,森寒的剑光形成了一个光茧,如果真的是一决生死,此时马志远已是一具尸体。

    “你输了!”柳致知淡淡地说到,剑光收回。

    “我输了!上次的事,是我做的过份,柳道友,在此向你赔礼,今天我虽输了,但我将来一定会再来找你,不是为今日道歉之事,错了就错了,而是为蜀山声誉向你讨教!”马志远脸色沮丧,不过转眼就振作起来。

    “敬候大驾,希望不要让我失望。”柳致知轻轻地说到。

    “恩怨已结,修行人就应该有这种风度。”刘天成将两件法器抛给了柳致知。

    柳致知看了一眼李锋,李锋却一脸灰败,柳致知的表现给他打击太大,他这才明白自己与柳致知的差距是如何大。

    柳致知回到了张家,张家酒席已准备好,其他人问柳致知到什么地方去了,柳致知说:“去解决一下有关李锋的事,你们放心,他不会来找你们了。”

    酒席上,众人敬酒,张宗禄说:“柳先生,听说你功夫非常高,不知能否说说你的经验。”

    柳致知放下酒杯,思绪却不自觉跑到以前,练拳之中一幕幕,修行中点点滴滴不觉在眼前一闪而过,不觉感慨道:“人道无限风光在险峰,却不知险峰也非尽头,更有高峰在前路,那才是值得追求的!”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