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格物世间 7. 初窥本质定日月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测试并没有到其它地方,而是在院子中,测试结果令柳致知很满意,虽然比不上格一,但已是极难得,对自然语言也大体能理解,虽然有些地方,柳致知说了几遍,甚至改变一种说法,它才响应过来,这里面涉及到语音识别,还有语义判断,对于格一来说,他的核心是一个精神体,本来就是一个由生命精神所化,如同真人一样,根本不会存在这方面问题。

    而现在这个机器人不同,语音识别程序由夏教授提供,同样严格要求识别程序也由夏教授提供,它们能否识别出来,对于后面处理有至关重要的作用,就是过了这一道关,柳致知的改进的系统毕竟不能与真正的人相比,能达到这个效果,柳致知已经很满意了,这代表了他在这个方面迈出的一大步。

    柳致知望着已偏西太阳,细细回来这阶段来的所做,虽非修行,却对意识本质有了很深理解,佛家唯识宗在人的意识基础上,将世界在人心灵中的反应称为各种境,性境、独影境、带质境,密宗更说,我们这个世界不过是大日如来愿力所成的带质境,这已不是仅仅是外物在自己不同意识层次中反映,而是自己意识与外界的相互作用,自己以前曾悟出世界不过是波函数无限可能在意识中的坍缩结果,当时是无意间深入意识深层,现在自己金丹成就,已见最深层次的元意识,虽然不能长驻此中,在不同意识层次中,如果意识牵引,自然能体现出一种别人无法想象的奇迹。

    思维信马游缰接触到这一点,整个意识顿时空明起来。好像自己一遍明亮,甚至连**也消失了,世界却变得完全不同,表层铅华褪去,呈现出一种特殊的联系,所有形体皆消失,在柳致知心灵中,世界不过是一种波,一种振荡。甚至也不是,一种以语言无法描述的东西,不过却真真感到,世界不能说无,也不能说有。

    柳致知心中冒出一个念头。以前他看书时,曾有一种传说,仙人能移星易斗,能定日月,如果有外人看到柳致知,就会惊异看到,柳致知手抬了起来。往天边太阳一指,奇迹出现,大半个申城中人都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有人一抬头。顿时叫了起来,太阳好像还回走了,这个消息传开了,不少人抬头看天。太阳似乎从西边升起,有两杆多高。然后定住不动,许多人拿起手机,拿起摄像机,将这副奇景拍了下来,过了一个小时,太阳按理来说,应该下山,但依然停在空中,陡然间,太阳如流星一样坠了下去,天一下子就暗了下来。

    柳致知此时也脱离方才状态,刚才那一幕,他清清楚楚地记得,自己刚才施展的就是传说中一指定日月,还有斗转星移之术,柳致知明白了,那是自己一种心念的力量,在自己的心念与一定范围内所有物与人产生一种共鸣,算是一种带质境,对众人来说,可以算是真带质,他们感受都是真的,甚至他们手中机器记录下来都算是真的,而对柳致知来说,却是一种假带质,他明白本质,影响了周围,柳致知清晰感觉到影响了接近整个申城,甚至就是修行人也受他影响,他与这个世界周围一切产生一种共鸣,不是他影响,而是周围环境影响,对柳致知来说,仅是一种幻像,好似一个人半夜起来,看到一个黑乎乎的东西,甚至认为是鬼一样,这就是假带质,不过唯心而定。

    这种情况说是一种神通,一点不为过,而且是大神通,通过它柳致知对世界本质更进一步,世人许多情况下是为自己所迷,如果能保持一颗平常心,许多神异的现象就不会发生,往往是心念动处,世界不知不觉中在你内心发生了变化,你看别人是恶,往往是你自己心中存在这个恶的概念。一个相信鬼的人,往往会遇鬼,一个真正不相信鬼的人,就是到了传说中鬼屋,一般也见不到鬼,就是这个概念。修行人修心,用意也在此,除妄除执,还本来面目,一句话,平常心是道。

    柳致知明白自己刚才所为,这对他来说,世界掀开了一层面纱,他现在如果愿意,进入刚才状态,一段时间内留下信息,他甚至能窥见,无他,周围对他来说,不过他心念在一定层次上作用后反应,原来状态当然能溯回,就如一个方程的逆推一样。

    柳致知感到很满意,这个新的机器人,虽然远比不上格一,但对柳致知修行来说,对他道行影响更有意义。

    柳致知一指倒转太阳,定日月,并不是真的如此,在申城以外,一切都正常,在申城大部分地区,却是炸了窝,当晚电视上也报到了,甚至出现几位气象大气学方面的专家,解释这个现象,这是一种大气折射,好像海市蜃楼一样,讲得头头是道,大多数人都相信了,但一些修行人还是有所怀疑,其实他们说得也有道理,在柳致知那种状态下显现出神通,你从这个角度解释也说得通,不过,如果执着这一点,却是陷入无明之中,这仅是盲人摸象一样。

    宋琦打电话过来,问柳致知:“你有没有见到太阳倒转,然后定在空中?”

    “我知道这件事,有什么不对?”柳致知说到。

    “当然不太对,这好像有谁施展大神通,也许专家说得有道理,我总觉得不太靠谱。”宋琦说到。

    柳致知在电话中笑了,说:“你就当它是自然现象。”

    宋琦一愣,好像领悟到什么,说:“难道与你有关?”

    “我说出来你相信吗?是我,我无意间领悟一点东西,结果弄出了指定日月。”柳致知在电话中苦笑。

    “信,当然信,你是金丹高手,传说天罡法术中就有回天返日和移星换斗之术,你怎么做到的?”宋琦也是很好奇。

    柳致知将自己由意识三个大层次入手,无意中与佛家唯识宗三境之说相参详,又碰巧以前悟到过世界是波函数坍缩而成,诸多因素结合在一起,让自己无意中做到这些,影响了几乎整个申城。

    宋琦听了沉默良久,然后才说到:“柳老弟,你真的走出自己的道,我以为那些大神通仅仅是传说,想不到竟然是真的,看来古人所说天仙之类,并不是虚幻。”

    挂了电话,柳致知走到书房之中,将自己这阶段的体悟记了下来,但对今天这个体悟,却发现没有什么语言能完美记录下来,不由感慨,果然到了一定程度上,就出现言语道断的情况,不怪太上在《道德经》中说:道可道,非常道。《庄子》中也无可奈何,便用大量寓言来描述,让人惊叹庄子的瑰奇的想象,但又有几个知道,庄子的无奈,也许只有看似荒唐的寓言,才能透过文字一些隙缝,让人领略到那不是常人所能及的风景。

    柳致知叹了一口气,发现自己最后写的一番话,前言不达后语,不断否定前面,实在没有什么办法让人理解,思维又想到自己看过大量丹经,有对境界化分为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和炼虚合道,也有分为炼己筑基、得药、温养、沐浴、脱胎、神化,还有其他分类方法,但最后却没有说得清,有人感慨:阅尽丹经万万篇,末后一句无人说。

    也罢,境界不到,根本无法理解那种境界,《庄子》感慨,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后人依此说夏虫不可语冰,正是此意。

    柳致知感慨了一番,他依现代科技制作的傀儡,也就是智能机器人,暂时可以放一放了,短时间内不会有什么大的突出,以后是不断积累地过程,那仅是在研究中慢慢地进步,只到再次出现质变,明天去一趟苗疆,将那一套首饰和那个有点类似黄蜂的机器人送给阿梨,格二就让它留在别墅之中,自己在其中东西也不少,虽大多数是世俗中东西,但也不能任谁来偷窃。

    第二天,柳致知告诉何嫂一声,便去了苗疆,柳致知已有三个月未到苗疆,虽然经常通电话,柳致知还是很想见阿梨一面。

    阿梨也知道柳致知要来,并未出去采药,柳致知则是御器直飞苗疆,在山中无人处落下,很快到了阿梨家中,两人见面,当然又是一番温存。

    柳致知将这阶段自己的事简单说了一遍,取出那个盒子,阿梨打开一看,很是喜欢,虽然知道这些珠宝并不名贵,但是也十分喜欢,做工很好,看起来也是极其美丽,甚至连一旁的黎老夫人都十分喜欢。

    接着,柳致知从另一个盒子中取出那只比拳头大一些的飞行机器,六腿四翼,整体很漂亮,柳致知对机器人说:“阿黄,这是你的主人黎梨,你以后就听她的话,保护她的安全,你知道了吗?”

    “知道了,黎梨主人,阿黄给你行礼了!”阿黄悬浮在阿梨面前,将头点了几下。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