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格物世间 10. 夜雨暂作梁上君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罗宛琪眼睛一亮:“对,爷爷,让宋琦哥哥来算一卦。”

    罗璜也有些心动,便说:“也好,我知道宋琦是一个异人,那就请他来算算。”

    得到了罗璜老师的允许,柳致知掏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很快就通了,柳致知将情况与宋琦一说,让他过来一趟,宋琦一听,一口答应。

    过了半个小时,宋琦赶了过来,见过罗璜等人,便准备推算,柳致知却传声说到:“宋兄,我以一法搜索到昨夜这里残存信息,大体知道应该是两人,其中有一个好像有修为在身,因为信息有所流失,并不太清晰,更重要的是,我推算不行,不能推算他们现在应该在什么地方,我将我感应到信息残影传给你。”

    柳致知传音之后,便以心语形式,将一大串他所感应到的信息传给宋琦,两人行动依稀可见,但都看不清面貌,其中一个人手持一柄短剑,好像极其锋利,很轻松就刺入保险柜中,然后切割起来。

    整个心语过程极短,但信息量很大,有些用语言描述不清,但宋琦一下子就明白了,向柳致知点点头,有这样信息,再起卦推算,那倒很快。

    宋琦推算完毕,对罗璜说:“罗老师,对方是两人,现在已不在申城,而在徽省,其中一个应该也是从事玉器方面的工作,并且好赌,大概因为好赌成性,欠下不少钱,才打这个方面主意,另一个人却不是普通人,怎么会混在一起?”

    宋琦一一将推算情况说出,这也是柳致知第一次见宋琦推算。宋琦结果一出来,众人虽明白,但对众人来说,好像用处并不大,罗璜苦笑到:“这种情报就是告诉警察,他们也不会相信,我们自己又没有能力却抓凶手?”

    “老师,你不用担心,这事交给我,我有一些关系,看看能不能动用一下,说不定可以抓到小偷。另外,还是告诉警方一声,不管他们信与不信,也给他们指明一个方向。”柳致知直接接过了这件事,他是准备亲自出手,老师的东西被偷,作为弟子也应该替老师分忧。

    又安慰了一阵罗璜,柳致知和宋琦与众人告辞,出了门,宋琦问到:“老弟,你想亲自出手?”

    “不错,有事弟子服其劳,传统上是如此说的。”柳致知说到:“不过,我还有点事,今天走不了。”

    “这样吧,我久静也思动了,我替你走一遭,你事情办完了,去徽省和我会合,我回去收拾一下,有事电话和你联系。”宋琦说到。

    “那就麻烦了。”柳致知说到。

    “我们兄弟间还说这个干什么!”宋琦一笑,两人分手。

    天已黄昏,但天有些闷,到黄昏时,飘起细细的雨丝,在冬日傍晚飘雨,让人有一种阴寒逼人的感觉,当然,柳致知并无这些感觉。

    事情聚在一起,柳致知并没有什么焦虑之感,事情来了,就一件件做,柳致知在心中安排了一下,打了一个电话给旋淡如,约旋淡如一齐吃个晚饭,同时,也打电话给柳致颜,让她一起来,原因很简单,谢谢y旋淡如救了柳致颜。

    柳致知在一家酒楼中订好了包间,并没有多邀请其他人,告诉酒店,桌子不用大,点了一些精致的菜,让酒楼上了酒店中最好葡萄酒。

    旋淡如准时来了,柳致颜却不是一个人来的,而是拖着安晓云,四人坐下,柳致知让服务员开酒走菜。

    “旋老师,这次谢谢你了,致颜多亏了你,为了表示感谢,我特别准备一件礼物。”柳致知举杯说到。

    “柳先生,你太客气了,不过是小事,让你破费已不好意思,还准备礼物,我可承受不起。”旋淡如推辞着。

    “旋老师,你的剑气已经很精纯,却没有什么好剑,现在世间,好剑的确难得,我前一阶段,无意间得到一把好剑,我已有自己的剑,这把剑对我来说,不过是装饰,对旋老师却不同,说起来,此剑也与旋老师有缘,旋老师是巴蜀人,此剑却是当年巴人的柳叶剑。”柳致知说着,取出那柄柳叶剑。

    旋淡如一听,脸上现出一丝犹豫,对她来说,剑术修行到目前层次,特别是上次听柳致知说过,如何将剑气与剑合,为断与剑沟通,最终炼成飞剑,目光所及,取人首级,一把真正的有灵性精神剑就很难求。

    柳致知知道这一点,笑着说:“旋老师,你就收下吧,致颜以后还得让你费心,再说,我与戴兄之间也不是外人。”

    “那我就不客气了。”旋淡如终于接出了宝剑,轻轻抽剑出鞘,这是一柄柳叶形的青铜剑,一入手,旋淡如就感觉自己似乎与之产生一种共鸣,心中大喜,知道此剑蕴含着一种不屈的精神,与她剑意相合。

    旋淡如又一次谢过柳致知,柳致知举杯,几人边吃边谈,柳致知详细问了那几个袭击柳致颜的人的特征,这几个人都是经过正式武术训练,不过,路数却不是华夏的路数。

    柳致知心中明白,饭后,柳致知将柳致颜两人送了回去,旋淡如是一个人回去,凭她现在身手,世间的确很少有人是她的对手。

    柳致知将柳致颜送回家后,打了一个电话给何嫂,说自己今天晚上回来,不过时间很晚,恐怕要到夜里,让何嫂不要担心。

    雨比刚才大了一些,不过还是朦朦细雨,在冬日这样下雨,对申城来说,倒是很少见,不像春季的烟雨,这些雨对柳致知影响几乎没有,柳致知直接到了峰巅集团的总部,这里不是厂区,晚上只有一些值班人员,整栋大楼外表虽亮,但其内却是很暗淡,现在柳致知却不像以前的柳致知,以前柳致知入这样大楼,往往利用御物之术,用树叶纸张之类,将一些监控摄像头遮挡起来,现在却对摄像头之类监控设备有一种本能把握,一步而出,就是有红外监控,微光摄像,却能在其引起其感光芯片不足感光,或是一遍雪花,而且,柳致知一步数丈,即使以慢镜头回放,只能看到屏幕上出现微微扭曲或者一闪而过的雪花,根本看不到柳致知的任何踪迹。

    柳致知也不是从大门而入,而是由楼顶而入,门都锁着,但对柳致知来说,根本没有用,他现在御物之术越发入微,锁都不用钥匙,内部锁簧结构自然映在柳致知心中,随着御物之术,锁簧之中弹子锁片之类,自然动了起来,锁自动开了,那些门也一样,这些情景却被摄像头拍了下来,不过只是一闪而过,一般人并不会留意,如果慢放,甚至出现令人毛骨悚然的一幕,门迅速悄无声息打开,接着又关上,就是看不到人影。

    柳致知看到门牌上总裁室,柳致知直接进入总裁室,室内倒没有什么监控,这也对,总裁如果想干一些,让监控室人员一清二楚,那种感觉恐怕是如坐针毡。

    文件柜虽已上锁,却难不倒柳致知,借助窗外的城市的灯光,柳致知迅速翻看这些文件资料,许多是商业机密,但对柳致知来说并不太感兴趣,如果将这些东西卖给竞争对手,对方恐怕如获至宝。

    柳致知打到几份对自己有用的,不过是公司一些产品出问题后,幕后处理的报告之类,柳致知用手机将这几页拍了下来。

    翻了一会,柳致知干脆不再翻了,又将办公室抽屉翻了一下,找到一本纸质通讯录,看了一下,是集团中上层的通讯地址和电话号码之类,这东西有点用,可以按上面地址找到高层的住宅,柳致知顺手将本子收入袋中。

    见桌上一台电脑,这是台式机,柳致知打开了电脑,一开机就有密码,柳致知可不知道密码,也不是什么计算机高手,心中一动,关了计算机,将机箱拉了出来,三下五除二,将机箱侧板拆开,好在现在微机结构简单,这台电脑都不用电工镙丝启子,镙丝经过特殊设计,方面拆卸,柳致知很干脆,将硬盘给直接拆下,收入袋中,又将现场恢复原样,便依然原路返回。

    出了大厦,那些保安监控人员,根本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柳致知在路灯下,翻看那本通讯录小册子,前面是公司一些部门的电话号码,翻了几页,在员工方面,第一个便是公司的总裁杨建军的信息,他的电话以及家庭住址,柳致知望着他的住宅地址,那是一处高档别墅区,作为一个大集团的总裁,并不住在市区,而是在城郊一处风景秀丽之处,柳致知决定到他家中看一下,有必要在他嘴中撬出一些东西,既然出手的人是他集团中的人,他应该脱不了干系。

    柳致知看了一下手机,现在时间晚上十点多钟,还不算晚,正好却杨建军家中走一趟。柳致知不管对方有什么背景后台,对他来说,对方既然打自己主意,那就得付出相应的代价,至于世间的法律,正常情况下,柳致知当然遵守,但柳致知绝不会迂腐到不越雷池一步,他所行事实上不会受到世俗的限制。

    拿定主意后,柳致知一步迈出,人已消失在朦朦细雨之中。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