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格物世间 11. 勾结外寇自当杀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望着这一片别墅区,此处是申城上流社会所居,比柳致知的别墅更为精美大气,柳致知的别墅是他爷爷爱其古典,但此处不仅是面积大于柳致知的别墅,而且别墅区内,更是众人工积土成山,自开河流,蕴山水为一区,这种大手脚也只有申城顶级富豪或者权贵才能享受,就是当年柳行恕想买也不可能,因为他不够资格。

    小区中别墅并不是整整齐齐,而是依山水之势散布其中,可以看得出,当初建造者是花了大心思,所有布局都合乎风水,在华夏现代,风水之术并不能直接摆在盘面上的情况下,这里可以说已是巧夺天工,可见当日建造者用心之巧。

    柳致知直接越墙而入,小区保安措施虽齐全,但对柳致知来说,都是等同虚设,柳致知很快根据门牌号找到了杨建军的别墅,这是一个占地有数亩的江南园林式别墅,院内有假山水榭,的确不是普通人所能享受。

    柳致知不是来观赏风景,直接跃入院中,整个院落自然映射入心灵之中,别墅虽大,人并不多,在厢房之中住着佣人,但后面二层卧室之中却没有人,客厅之中也无人,一句话,好像主人不在家。

    柳致知进入那处最大的卧室,灯并没有开,就在沙发上坐下,杨建军现在不在,晚上会不会回来,他也吃不准,再说,像杨建军这样的成功人士,掌控一个大集团,房子恐怕也不止一处,说不定今晚在什么金屋藏娇之所去了,柳致知既然来了,当然就碰碰运气了。

    不过也未让他久等,大概半个小时,听到轿车声,接着有开门声,柳致知听到一个男声问到:“太太呢?”

    “太太和李太太几个去打牌了,估计今晚不一定能回来。要不要吃点夜宵?”回答的是一个女声,应该是佣人。

    “不用了,今天陪人喝多了,现在也吃不下去,有点累了,我先去休息了,太太如回来,让她不要打搅我,这些天真累。”男声说完,便向后面走来。

    直接上楼后,开了灯,准备去洗澡,刚将西装外套脱了,松开了领带,却没有发现坐在沙发上柳致知,柳致知明明在那里,他却视而不见,这不能怪他,柳致知让他视而不见,他当然视而不见。

    他一进来,柳致知就闻到一股酒气,看来他今天晚上喝了不少。他开了柜子,拿好了衣服,准备去洗澡,柳致知开口了:“杨建军,我等你好一会了,有些事想和你谈谈。”柳致知一开口,房间边缘自然薄雾生成,形成结界,将此处与外界隔开。

    杨建军正准备去卫生间,陡然听到一个声音,吓了一跳:“谁?谁在那里?”

    柳致知很放松靠在沙发上,调侃地说:“我坐在这里半天了,看来杨总是有钱人,眼睛太高,对我这个小人物根本不放在眼中。”

    杨建军这才注意到沙发上坐着一个年青人,不由跳了起来:“你是谁,怎么在我的房间里?”

    “不要紧张,你们不是想得到我的机器人,怎么我来到当面,你反而不认识?”柳致知微笑看着杨建军。

    这一说,杨建军一下子想了起来:“你是柳致知?”

    “正确,果然是你们的干的!”柳致知刚才问话中不自觉引导对方,让对方在吓一跳情况,不直接问他为什么去抢机器人,如果直接问的话,他说不定会一口否认,而是让对方联想自己身份,如果他不知道那件事,会很迷惑,当然,如果他心理素质过硬,甚至会装不知道什么事,但就是装,柳致知也能从对方表情动作以及心跳体温变化感应到他在撒谎,一个成就金丹修行人对别人细微表现,如果有心注意的话,可以说把握精细的程度达到常人不敢想像的程度。

    柳致知这一说,杨建军也醒悟过来:“柳先生,你是什么意思,深夜潜入我家中,不怕我叫人!”

    “我能坐在这里好一会,却无一人知晓,当然不怕你叫人,你可以试试,看有没有人来?”柳致知脸上露出讥笑之色:“你既然能做出绑架硬抢之事,就应该考虑到后果,这件事恐怕还有幕后人吧。”

    “来人!”杨建军大喊了起来,柳致知并未制止,而是如看猴戏一样,让他折腾。杨建军大喊了几声,外面没有一丝响动,他也急了,陡然向房门口冲去,刚靠近房门口,如同撞到弹簧一样,连退了几步,柳致知根本没有任何动作,只是看他折腾。

    这一撞让杨建军一下子撞醒了,脸上一片灰败,猛然回过头,对柳致知吼到:“你想怎么样,要钱我可以给你!”

    “不要激动,我想了解是谁让你派人做这些事的?”柳致知淡淡地说到。

    杨建军喘了一口粗气,脸上变了几次,才说:“没有人,我是想为公司获取技术。”

    柳致知目光盯在他脸上,他说话前后,全身最细微的反应一点不落映射入柳致知的心灵之中,明显在说谎。

    柳致知盯着他,叹了一口气:“我本想与你好好谈谈,你既然做出了选择,很好,你就为你主子去死吧,你以为你不开口,我就没有办法知道事情的真像,我不过不想用那些手段。”

    话音一落,杨建军感觉不妙,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刚要开口,却一眼看到柳致知的双眼,似乎绿油油人,很幽深,不觉头一迷,人如木鸡一样,呆立不动。

    柳致知本来就是催眠高手,加上又得到巫蛊降头,还有黑教的传承,这些传承之中,却有不少是针对人心理的术法,也就是通常所说的**术,一个金丹高手使来,杨建军一个普通人,如何能抵挡。

    “是什么人想得到机器人技术?”柳致知语气如常问到。

    “是东瀛人,我们企业与东瀛人企业合资,他们上次向你购买技术,你拒绝了。”杨建军机械地回答到。

    “对方是企业还政府?”柳致知又问到。

    “两家都有,是多林集团和东瀛政府合作,他们还专门派了人手。”杨建军回答到。

    “他们还来人?在哪里,是些什么人?”柳致知问到。

    “在离此地十几里外的公司一处仓库区,为首叫柳生安庆,还有一批特工,准备过两日还要行动。”杨建军回答到。

    柳致知心中火起,平静了一下,又继续问了下去,这一问,却是牵出一大堆关系,不仅涉及到东瀛岛国的人,而且还涉及到华夏一些官员,特别是申城一些高级官员,不然,就不会出现白天的一幕。

    柳致知不仅问出这件事来龙去脉,还问出一些经济问题,峰巅集团本是一个合营企业,是华夏与东瀛合资企业,华夏这边是国营,作为国家方的法人代表杨建军并不干净,这点恰恰让东瀛人抓住把柄,成为对方的工具。

    柳致知甚至连杨建军国外银行存款的账号和密码都问了出来,还有一些产业,他在国外可有数亿资产,见所有一切都问清楚人,柳致知撤去**术,唤醒了他。

    “你对我做了什么?”杨建军一醒来,也感觉不对劲,斥问到。

    “没有做什么,不过让你说些实话,你挺不错,不仅是一个贪官,更是一个汉奸,怎么处理你呢?交给国家,还是?”柳致知话没有说完,他心中已下了决定,这样的人已不足让其生存在世间。

    “你胡说什么?!”杨建军叫到。

    “还要我细说吗?”柳致知似笑非笑看着他:“一个败类,在我面前叫嚣什么?”柳致知接着说出几件事,杨建军的脸一下子刹白。

    “你没有证据!”他叫到。

    “我需要证据吗?”柳致知笑了,透出一股森冷:“你贪污,出卖民族,不仅你要死,你所有一切,都会一无所有。”柳致知淡淡说出他在国外银行中账号和密码,也说出他在国内银行中账号密码,甚至在手中一抛一抛玩着一个U盾。

    “你不能这样干!”杨建军叫了起来。

    “为什么不能,像你这种人就该遗臭万年。”柳致知嘲笑望着他,如同猫戏老鼠。

    “又不是我一个人,做这样事华夏有的是,你为什么要对付我?再说,我为国家卖命多少年,比我无能的人都升了上去,国家从没有重视过我,是国家对不起我,我为什么不能这样做?”杨建军有些癫狂。

    柳致知冷笑一声:“国家对不起你?你又是一个什么东西,拿高薪,住豪宅,你以为你的劳动配得上你得到的一切,你算什么玩意,配说国家对不起你?我不过做了一个机器人,你居然想绑架我家人来要挟我,告诉你,不论是你,还是其他人,凡涉入其中的,一个也跑不掉。”

    “我和你拼了!”杨建军张牙舞爪扑了上来。

    柳致知随手一拂,杨建军飞了起来,跌到床上:“你也配说这句话,如有来生,好好做人。”

    说完之后,手在虚空之中轻轻一握,正是由黑教中转化而来的出血法,杨建军只觉眼前一红,接着好像灯灭了,意识随之陷入黑暗之中。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