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格物世间 13. 自古艰难唯一死(上)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除了刚才明面上的几人,居然暗中还伏了四个修行人,东瀛那帮人真的看重自己,不过他们却没有想到自己的实力远出乎他们的意料,柳致知一进入大门,就发现仓库四个角落中也隐藏着人,并且不是普通人,而是修行人,对方可谓下了血本,却不料柳致知发动如此快,而且那个柳生安庆已在东瀛有小剑圣之称,却没有在柳致知手上走过一合,而另外八人都是真正精英,却被柳致知一刀都给宰了,柳致知显现的实力之高,远超乎他们想象,让他们想救人都没有机会。

    等他们回过神人,九人已成为尸体,当下再不犹豫,立刻发动。想将柳致知一举灭杀,他们却不知道柳致知真实的底细,这些手段,如果是以前的柳致知,可能会手忙脚乱一阵,但对现在柳致知来说,已经看不上眼,只是微微一笑,身上灵光微微一荡,周围物质发生了一种莫名的变化,整个空间似乎静止了,这是柳致知的意志所影响,他甚至能做到影响大半个申城,让所有人看到,甚至摄影机记录下来的太阳倒升,停在空中,个体精神意志甚至能影响周围的一切,除非对方的精神意志远在他之上,而且,柳致知这种影响是在他自己对世界深入了解的基础自然做到,就是换一金丹高手来,都不能做到。

    很显然,暗伏在角落的这几个人,根本没有达到金丹层次,想破解没有任何可能,甚至都不知柳致知用的什么神通法术,那已化为夜叉的白发女子,还有飞来的手中剑,那肉翼三尾虎,以及从地面如蛇一样游来的影子,刹那间全部静止下来,但柳致知却未停下来,乌眚幡黑丝暴涨,转眼间将三物,夜叉、虎影还有地面的影子生生拉进了乌眚幡,柳致知并没有放过那暗中的四人,口一张,一道剑光如鸿,在仓库的四个角落一盘旋,便自返回。

    周围异样消失,那数枚手中剑好像一瞬间恢复动力,飞射向柳致知,柳致知手一抬,刀光一圈,叮当几声,手中剑落在地上,与此同时,那四个角落中传来身体倒地的声音。

    乌眚幡回到柳致知手中,柳致知发现前一阶段因为制造智能机器人,从中抽取不少精神能量,现在不仅恢复了原样,更胜于从前。柳致知将之放入储物袋中,随手一指,地上尸体火焰一腾,转眼间化为灰烬,旁边的东西却一点事也没有,柳致知还是比较满意自己控制力,基本上能做到入微的程度。

    现在已是半夜一二点钟,柳致知决定还是先回去,直接威胁已经消失,对方再来还要一段时间,明天去找找那个黄委员,还有那个陈公子,这些人都是申城官方人员,居然勾结外寇,柳致知当然也不会放过他们,但涉及官方人员却是不少,柳致知从杨建军那里得到的信息来看,他们勾结在一起不是一天,柳致知决定好好查一下,当然他的方法很简单,他不会经过世俗的法律途径,今夜之所以不下手,因为有些人他并不知道他们的准确住址,明天好好查一下,确定他们行踪,然后再下手。

    柳致知回到家中,并没有上床睡觉,而是将那只硬盘装入自己的计算机中,他房中计算机有二台,一台是台式机,另一台是笔记本,他这阶段因为制作智能机器人,练习编程,虽然不同型号的芯片并不一定兼容,好在高级语言层次与芯片关系不大,那不过是编译系统的事,这两台机器,台式机他一般挂在网上,但笔记本本来可以无线上网,硬让他给屏蔽了,上面一些智能机器人核心原代码,还有许多东西,柳致知基本上能过U盘来中转,这也是他小心之处,夏教授告诉他,重要资料千万不要与网络接触,他也明白这一点,他虽然不出名,但网上黑客木马之类防不胜防,还是小心一些,有时物理上隔绝更有效。

    当然,这个从峰巅集团盗取而来的硬盘,他倒没有多小心,直接挂在台式机上,成为从盘,开机之后,计算机很快识别出从盘,柳致知点开从盘,这里面资料不少,柳致知很快就查到一些文档,有许多文档有密码保护,可见对方还是比较小心,但有一篇文档,倒没有加密,柳致知打开一看,也是一份通讯录,是与峰巅集团有往来的一些人的通讯地址,并没有其他内容,也不算什么秘密,柳致知一见,却是一个意外之喜。

    因为其中有杨建军所说申城官员的电话和家庭住址,其中两人与这次事情有关,一个是黄立志,是市委的常委之一,就是此人开条子让警察将想抢夺机器人格二的那几个嫌疑人放走,还有一个人,虽未进入市委,也是年纪轻轻就混到副区级的陈忠奋,其父也是市委常委级别,就是张警官口中的陈公子,柳致知本来准备明天想法去打听一下,现在不需要。

    有这份资料,柳致知也不再看其它文档,官场关系,错综复杂,如果硬要追下去,恐怕会拖出一大串,对柳致知来说,直接介入此事的,柳致知肯定不会放过,至于其它方面勾当的,柳致知也不想管,那是国家考虑的事。

    柳致知得到这两人的地址,决定明天去找他们,好作一个了结,此处事情了结后,柳致知还准备去徽省一趟,与宋琦会合,解决罗璜老师的事,然后考虑一下,是否到东瀛一趟,坐在家中被动防御,这种滋味并不好受,不如主动出击,让东瀛那一帮人从此不敢生其它心思。

    柳致知关了电脑,洗漱了一下,上床睡觉。天亮之后,做完早课,吃过早饭,他出门先去找陈忠奋。

    柳致知虽不认识陈忠奋,却也轻松拦住了陈忠奋,他是开车准备上班,他们上班不像工人,标准是朝九晚五,车子刚一出小区门,没有行走多远,手机响了,原来是柳致知打来的,他不认识柳致知,刚想挂了电话,柳致知已出现在他面前,他的车子自然熄火了。

    柳致知来到小区外一处高楼顶上,别人上不了顶,难不倒柳致知,在楼顶之上,俯看整个小区,这也是一个别墅区,虽不如杨建军那般奢华,却在城市内,也非一般人可以享受,柳致知找出陈忠奋的别墅,见到他出门,很是眼熟,稍一回想,顿时想起来了,自己还与他有一面之缘,当日自己去纪珠宝师那边取石榴石等定做的珠宝时,与他见过一面,差点为柳致知订做珠宝起争执,当时珠宝师称他为陈先生,原来是他。

    车子一出小区门,柳致知为了确认一下,拨通了昨晚从硬盘上那个通讯录上得到的手机号码,一边注意着车内,也亏柳致知眼力远胜于常人,见自己一拨号,对方果然减慢了速度,拿起了手机,知道陈忠奋就应该是他。

    见对方不想接自己电话,柳致知也不以为怪,本来他在楼顶之上,手机一收,人在楼顶上消失,再出现已到陈忠奋的车子旁边,而陈忠奋的车子自然熄火。

    陈忠奋连打了几次火,车子都没有发动起来,没有办法,只好拨了一个号码,向单位说了一声,请一个假。

    柳致知就在车旁,虽有玻璃隔着,还是听得一清二楚,柳致知等他将假请好,才上前用手敲了敲车窗。

    陈忠奋打开了车窗,问到:“什么事?你是谁?”

    “真是贵人多忘事,前些日子我们还在纪大师那么见过一面。”柳致知说到。

    “原来是你,你敲我车窗干什么?”陈忠奋一下子想了那日与柳致知的争执。

    “想找你谈谈。”柳致知淡淡地说。

    “对不起,我和你并不熟,我没有时间。”陈忠奋说着,准备关上车窗。

    柳致知淡淡看了他一眼,说到:“我们之间是不熟,不过,你将主意打到我和我的家人家人,并与倭寇勾结,下车吧,我们得好好谈谈。”

    柳致知的话中有一种不允许他反驳的意味,他本来准备离开。听到柳致知这么一说,不知怎么的,觉得应该听柳致知的话,,便打开了车门,主动地下车。

    柳致知在前面走,陈忠奋跟在后面,车子也不要了,走了不到三十米,有一家咖啡馆,并不那种高档的咖啡馆,现在时间已近九点,平时这家咖啡馆现在还没有开门,今天难得早点开门,刚开门不久,便有两个年轻人来喝咖啡,服务员急忙上来招待。

    “陈公子,你可算年轻有为,但为什么替东瀛人做事,那不是自毁前程?”柳致知问到,两人在一张桌边坐下。

    “我没有替他们做事,不错,他们是来找过我,但我答应他们可以提供一些正常帮助,那也是违法吗?你难道一大早拦住我,就是为了问这句话?”陈忠奋反问到。

    柳致知淡淡地说:“龙有逆鳞,人也一样,你的所为已算触犯了我的底线。”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