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格物世间 14. 自古艰难唯一死(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你的底线?真好笑,这与我有什么关系?”陈忠奋用一种高高在上的口吻说到。

    “你得了东瀛人,还有杨建军的大量好处,当然为他们做事,从大的方面来说,已是卖国,从小的方面来说,利用自己职权,纵容罪犯。”柳致知并没有理睬他的话,而是按自己的思路说着。

    “是又怎么样,柳致知,上次我想买你的那串珠链,那是黄委员的女儿想要,算看得起你,你居然拒绝,那几个人与你作对,给你一个教训,记住,想和我作对,没有什么好果子吃。”陈忠奋根本看不起柳致知,他调查过柳致知,不过是一个商人之子,又没有什么后台,不过他大意的是,他的调查是问了纪珠宝设计师,然后就随便问了一下那片区的警察局长,局长也随便问了一下手下,谁也没有深究。

    “原来还有这么一回事,原来你的心眼很小,我今天来不是审判你,既然你承认了这些,你也可以上路了,杨建军在地下也够孤单的。”柳致知淡淡说到,一抬头,眼光与陈忠奋眼睛一对视,陈忠奋觉得天微微一昏,有点恍惚。

    正在此时,柳致知扭头向门口看上去,进来几个人,为首的是周大强,还有能净,却没有何恽,另两个柳致知叫不出名字。

    他们一见柳致知和陈忠奋,周大强反而松了一口气:“柳先生,我们正找你,那几个犯罪分子,昨晚已被重新逮捕,经过审问,他们是杨建军所指使。”

    听到这话。陈忠奋感觉有些不对劲,不仅问到:“你们是谁?”

    “陈忠奋,你也与我们走一趟!”周大强说到。

    “你们是谁,凭什么让我与你们走一趟?”陈忠奋不清楚对方身份,当然不愿与对方走一趟。

    周大强亮出证件:“陈忠奋,你泄露国家机密,徇私枉法,牵涉入多起案件,调配合我们调查。”

    “我是国家工作人员,你们没权调查我。”陈忠奋一下子懵了,失去了冷静。

    “我们来得巧,保住你的一条小命,你应该感谢我们。”能净冷笑了一声,接着说:“杨建军昨夜死了,好像是脑溢血,弄不好你也会如此。”

    “什么,杨建军死了,死于脑溢血,怎么回事?”陈忠奋不敢相信。

    “柳先生,昨天我们连夜审理,今天一大早,就分兵将相关嫌疑人捉拿归案,不过杨建军死了,那些东瀛人在峰巅集团的一个仓库中全部失踪,只留下一些随身的东西,我们不得不加快速度,防止有更多意外发生。”周大强说到,目光转到陈忠奋身上。

    “给他检查一下身体,我可不想带回去一具尸体。”周大强淡淡地说到,并没有理睬陈忠奋。

    “我要取他性命,你们也只能带回去一具尸体,我现在并没有兴趣下手。”柳致知淡淡地说。

    “你们的话是什么意思,他想杀了我?”陈忠奋虽是官员,但如此谈笑一个人的生死,他还是不能接受,毕竟剥去了官这层皮,他与普通老百姓没有两样,甚至还不如老百姓。

    能净听到此话,他也笑了,说:“柳施主,我们惯常检查一下,你有太多的方法,让一个人不知不觉中就正常死亡。”

    又望着陈忠奋,对旁边两人说到:“你们检查一下嫌疑人的生理各人方面特征,有无异常,柳施主当日可是去过墨脱,那边有一个他的传人,不仅是术法高手,也是一个毒术出神入化的高手。”

    这话一出,柳致知有些不喜,周大强却在观察柳致知,柳致知当然感应得到,不过他一切如常,而陈忠奋终于醒悟过来,柳致知有可能在不知不觉中已对他下毒,这一念起,他的脸一下变了。

    “你们一定给我好好查查,杨建军一定是他杀的,将他抓起来,我愿意配合政府调查,还有那些东瀛人,你们也好好找找,昨晚还和我见过面。”陈忠奋在恐惧下,为了保命,话都有点语无伦次。

    柳致知看了看陈忠奋,也看看能净还有其他人,淡然一笑:“看来古人说得不错,自古艰难唯一死,早知今日,何别当初,自己做的事,自己负责,我不想对付别人,却总有贪婪之辈想找我麻烦,我不喜欢麻烦,但不会怕麻烦,希望一些小聪明不要用到我身上。”

    柳致知话虽平和,警告意味却是很浓,更多针对能净这一番作为,能净今天的表现,背后肯定有人,柳致知知道特殊部门今天一早发现杨建军死了,那些东瀛人不用说也死了,不用考虑,肯定柳致知下的手,偏偏又没有证据,当然要敲打一下柳致知。

    周大强一听柳致知的话,一皱眉,还未说话,柳致知感觉到几人之中,一个人身上荡起一种波动,迅速笼罩了陈忠奋的全身,看来是一种特殊的能力,扫描检查一下他的全部生理特征,看看有无不正常的地方。

    然后此人向周大强摇摇头,意思是没有什么问题,柳致知眼中露出讥讽之色,一闪而没,周大强却捕捉到这一丝异常,开口说到:“柳先生,我们将此人带走,另外段组那边,也将黄立志进行了双规,并进行审查,与此案有关涉案人员,包括数名官员,我们都已将他们进行拘捕,这个案件我们全面介入,你家人你就放心,不会再有类似的事件发生。”

    “既然你们已经接手,我就不再追查下去,希望你们能铲除这个毒瘤,否则对国家安全也是一个威胁。”场面上话柳致知还是会说。

    咖啡馆的服务员目瞪口呆看到这一出闹剧,特殊部门的几人将人带走,柳致知结了账,出了门,按理来说,事情已经算结束,但柳致知知道,事情还没有结束,真正幕后已涉及到另一个国家,在那个层面上,也许只有国家与国家在暗地中争斗与交涉,个人往往无能为力,就是金丹高手也不成,总不能毁灭一个国家。

    柳致知准备去徽省和宋琦会合,追查老师罗璜的失窃案,还未动身,在小区门口遇到了几个人,这几个人显然在此处等了一段时间。

    “你是柳致知先生吗?”为首一个却是外国人,一口普通话很标准。

    柳致知点点头,说:“你们是什么人,找我有事吗?”

    “我是美利坚驻申城领事馆的武官杰伯?林顿,听说柳先生在科学方面,特别是机器人方面有特长,想邀请柳先生参加三个月后的费城机器人和人工智能会议。”林顿说到递过来一张请贴函。

    柳致知心中苦笑,想不到又被美利坚盯上了,不过他们却采用了另一种方式,自己如果真的去了那个什么会议,到了对方国土上,对付自己方法太多了,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各种利诱,让自己留在那个国家,这已是一个阳谋,相比之下,东瀛岛国采用的方法显得上不了台盘。

    柳致知没有直接拒绝,接过了信函,说:“容我考虑一下,过几日给你们一个答复。”柳致知这是缓兵之计,如果直接拒绝,对方说不定会使用其他手段,柳致知甚至想先答应下来,当日期临近时,再找理由推托,让对方措手不及,这虽然有些无赖,不过也是一种有效的方法。

    “柳先生,我们就静候你的佳音,邀请函中有签证等一系列的证件,如果柳先生愿意,我们也可以给柳先生办绿卡。”林顿注意着柳致知的脸色,看看柳致知对美利坚有无兴趣。

    柳致知淡淡一笑,并未表现出任何林顿所希望看到的惊喜之类,林顿心中有些失望,但脸上也未表现出来。

    柳致知回到别墅,想了想,决定还是约见一下段成鑫,为了保险起见,柳致知去了宋琦的茶楼,宋琦已不在此处,苏婉青没有随宋琦去徽省,见柳致知来,有些诧异。

    “嫂子,我今天来有点事,你打一个电话给严冰,接通之后给我,有些事想请她中转一样。”柳致知说到,苏婉青虽有些诧异,但还是依言做了。

    电话接通后,柳致知接过电话,让严冰请段成鑫来饯春茶楼,有些事想和他们商量。放下电话,柳致知见苏婉青不解,将整个事情说了一遍,然后解释到:“我这是小心,不过怕自己手机被人监听,虽在华夏,有些事谁也说不清。”

    苏婉青明白了,也笑柳致知太谨慎。

    过了半个小时,段成鑫,还有周大强几人,进入饯春茶楼,服务员将他们引入二楼的包厢之中,柳致知正在喝茶,见他们来,起身相迎。

    “柳先生,有什么急事,没有直接打电话给我们,反而通过别人中转?”段成鑫也有些奇怪,问到。

    柳致知将那封邀请函抛给了他们:“有人请我去参加一个科学类的会议,我自己拿不定主张,请你们参考一下。”

    段成鑫将信函打开,看了几眼,脸色有些变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