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格物世间 15. 敞开天窗话已明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段成鑫看后,又将之递给周大强,周大强看后也不禁变色,对方这是阳谋,以科学的名义邀请,本不是政府层面上,如果不让柳致知去,那显得华夏政府太小气,让他去,弄不好肉包子打狗。

    “你看该如何处置?”段成鑫问到。

    周大强权衡了一般,说:“这还得看柳先生的意思,对方是通过正途来行事,看我们怎么应,最简单的方法是柳先生有什么事,到时候去不了,不过此事得上报,我国改革之后,对国外势力处理上太软,弄得外国人在国内反而高人一等,导致我们许多工作不太好开展,这件事国安局居然事先不知道,又无预案,我们也不是专门管情报工作。柳先生因为修行我们才注意到他。”

    段成鑫苦笑说:“让两位笑话了,这件事我们也不能决定,不过此事我们会上报,国家会给出一个参考意见,最后拿主意的还得是柳先生。”

    柳致知不以为意,他这样做实际上是给国家交一个底,毕竟他家人全在国内,他做不到绝情绝义,他不是修行无情之道,换一种做法,柳致知不问家人,高高在上,反而会是另一种局面,国家虽说可以拿他家人来要挟他,但他反而可以反利用,不顾家人死活,只要扬言如果家人出事,他将全力报复,国家反而不敢动他家人,甚至会保护他家人。

    柳致知虽然能看到这一点,但他却做不到这一点,他的所行与这种理念不合,现在的他,难免会为家人所牵制,好在作为一个修行人,他的寿命远不是世人所能及,人间之事,不过几十年,对现在柳致知来说,时间已不重要,他有足够的时间,几十年后,当父母这一辈离世,兄弟辈也将近木,他就会了无牵挂。

    柳致知淡淡一笑,说:“我的意思很简单,我会先答应,到时间可以有两个选择,一是托故推辞掉;一是只身前往,在这个地球上,还没有人能将我留下。”

    柳致知说的实话,他现在成就金丹,就是世界头号强国,想强行将他留下也做不到。

    “我们会将这个情况上报,你放心,国家会保护你的家人。”段成鑫给出一个保证,柳致知不需要国家保护,他的实力已是人世间的顶尖一群,只要他不惹事就成。

    “今天请几位来,还有一件,顺便办了。我昨夜不小心得到一些账号,是一些蛀虫吞食国家资产,转移国外,也有数亿资产,在我手上也没有什么用,本来我准备捐给慈善机构,官方的红会之类,我不相信,不想养几个炫富的出来,私人基金量也大,监管不利,就交给你们,希望你们用在利国利民的地方,如果出现贪墨,到时候不要怪我做出一些不好的事。”柳致知说出昨晚得到杨建军的国外存款账号及密码的事。这件事说出来,等于承认杨建军之死与柳致知有关,柳致知并不太在意此事,就是不说,特殊部门的人也知道杨建军之死与自己脱不了关系。

    柳致知这一说,段成鑫几人露出惊讶之色,换一个人可能将这些财富资产占为己有,柳致知却不贪财,难免有点惊讶。他们却不知道,柳致知如果连这点都看不破,也没有资格成就金丹。

    “柳先生,你请放心,这是国家的钱,我们会将它用到它应该用到的地方。”段成鑫说到。

    柳致知给出了几个账号和密码,段成鑫记下,手下直接通过掌上电脑,连上了网,一查之后,果然在国外的银行中有巨额资金。

    “多谢你,柳先生,我代表国家谢谢你替国家挽回重大损失!”段成鑫说到。

    “谢我倒没有必要,我挽回的损失不过是这个国家中每年流失的资产一小部分,倒是希望像你们这样国家机关部门能不放过每一个蛀虫。”柳致知说到。

    特殊部门离开后,苏婉青说:“你真舍得,那么一大笔,几世都花不完,就这样送出去了。”

    “嫂子,钱多了不过是一个符号,不仅没有什么好处,甚至还受它牵连,不如早些了断,我昨晚取这些,不过是不想便宜杨建军的家人,他们已得到的够多了。”柳致知说到。

    柳致知不知道的是,那些账号密码,除了杨建军,他家中人都不知道,昨晚他一死,如果不是柳致知,这笔纸可能会烂在银行中。当然,杨建军一死,峰巅集团今天虽乱了一下,也不过是上层,对于广大一线的工人,并未有多大影响,至于总裁办公室中那台电脑,今天根本没有人关心它,估计以后有一段时间,也不会有人注意它,当然硬盘丢失,不知哪一天才会被人发现。

    柳致知回到了别墅,两个机器人格一,还有那个根本没有用精神体为核心的机器人,柳致知直接叫它格三都呆在别墅中,格三的智能就比较差了,柳致知让格一管着它,甚至必要时,通过一些电波指定直接控制它,别墅之中,还是以格一为主,格三不过打下手。

    柳致知在书房之中,在一个不起眼角落专门设置一个小阵法,将那台贮藏有智能资料笔记本电脑,还有与之相关资料都掩在阵法之中,一般人就是入内,也看不到这些东西,这个阵法是由五方旗阵演化而成,就是修行者,除非对阵法研究很深,不然也不会发现。

    柳致知经常在外,许多重要资料他移到了苗疆的道庐之中,这边是未带过去,自己时刻要查的一些资料,一般人根本不可能入内,毕竟有格一这个特殊机器人在,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柳致知还是小心为上。

    申城这边暂时没有什么事,柳致知决定到徽省一趟,罗璜老师的丢失玉器,柳致知答应帮老师找回,宋琦既然算出在徽省,柳致知决定与宋琦会合。至于美利坚的邀请,柳致知已决定还是先答应,虚与委蛇一阵子,将对方安抚住,到时候再看具体情况而定,现在的事,还是先替罗璜老师找回失去的玉雕作品。

    打了一个电话给宋琦,宋琦是昨天下午走的,现在已到了徽省的黄山市,告诉柳致知,他已经发现一些线索,自己现在住在靠近旅游纪念品市场的一家宾馆中。

    柳致知问明白了地址,决定直接过去,出了申城,在一处小山处,见四下无人注意,便祭起天珠莲,冲空而去。

    不到一个小时,他已到黄山,黄山市离黄山并不远,柳致知并不是来此旅游,虽然黄山很出名,风景天下一绝,甚至传说黄帝在此炼丹。

    柳致知并没有在黄山落下,而是在靠近黄山市的一处小山峰落下,徽省多山,在山林中落下,不让人发现并不是一件难事。

    柳致知直接运起缩地术,向山下赶去,下了山,准备在公路上拦一辆车,如果有出租再好不过,如果没有,其他车辆也行。

    柳致知刚到公路边,他的运气非常好,正好一辆空的出租车经过,柳致知伸手拦了下来,谈好了价钱,让对方将自己送到黄山市,上了车,车子向黄山市驶去。

    车子开不到三四里,路边上又有人伸手拦车,却是两个女子,司机将车子停了下来。

    “师傅,到不到黄山市?”其中一个身穿淡黄色羽绒服的女子问到。

    “上车!”师傅说到,车上目前只有柳致知一人,柳致知见司机停下,知道他想多拉两个客,多挣些钱,柳致知虽不喜欢司机这种做法,但车子很空,再上两个人,也不会有什么影响。

    谈好了价钱,两人上车,两人年纪都不大,背着旅行包,将包放在后备厢中,司机也上车,车子又向前驶去。

    那个穿黄衣的女子便和柳致知搭讪:“先生,贵姓,也是来旅游的?”

    “姓柳,不是来玩的,有点急事,赶往黄山市,两位小姐贵姓,专门来旅游的?”柳致知问到。

    “我姓唐,唐晓兰,她是舒璎,喜欢探险,前些日子听说这里龙首山出现异样,一天夜里有怪声,有人看到好像两个灯笼,第二天当地人发现山中一大片树都折了,就是夜里出现灯笼的地方,所以才来一看。”唐晓兰说到。

    “有这样的事?”柳致知起了一点兴趣。

    “我们亲眼所见,还拍了一些照片。”唐晓兰说着,将数码相机上拍的照片给柳致知看,柳致知看了几张,这些树都在大半个人高的东西断裂,断口很光滑,好像被什么利器切断,很整齐,好像有人用电锯在夜里放倒。

    “很古怪。”柳致知说到,看这个样子不像自然现象,能断树的,自然界的龙卷风,或瞬间形成的过山风都有可能,不过,那树的断口完全是折断的痕迹,这倒像什么利器斩断。

    “你了认为不正常,我对这些特别感兴趣。”唐晓兰说到。

    “你们是做什么工作的?”柳致知有些好奇,毕竟年轻女子对此感兴趣的不多。

    “我是自由撰稿人和摄影师,为一些杂志提供照片和稿件,舒璎她是一个老板,做些玉器古玩生意,柳先生,你呢?”唐晓兰问到。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