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格物世间 16. 因赌成盗实可叹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我嘛,做些药材生意,对玉器倒是很有兴趣,这次来是和人约好,在黄山市找些玉雕。”柳致知听唐晓兰一说,心中一动,准备向舒璎打听一下当地玉器市场,那个窃贼如果在黄山市,偷窃的玉器肯定要出手,说不定舒璎会听说过。

    “柳先生难道是来此收购药材?”唐晓兰问到,而她身边的舒璎并没有开口,只是面带微笑地听着。

    “不是,申城的玉雕大师罗璜工作室被人偷盗,丢失大批精品,我朋友听说是黄山市的一个窃贼所为,所以过来看一下,能不能见到那些精品。”柳致知略扯了一点谎,如果对方有那个小偷的信息,作为一个当地人,多少会有些印象,而且舒璎从事玉器古玩行当,应该很容易接触到这方面的信息。

    “柳先生,你这么一说,倒有一个人与你说的相似。”舒璎说到。

    “什么人?”柳致知问到。

    “原来我们街上,有一个鉴玉斋,它的老板叫孔随金,生意也不错,有几分越做越大,可悲他好赌成性,结果整个铺子被败了,还欠下一屁股债,前阶段听说他弄了一批玉器,估计来路也不正。”舒璎说,这个人倒有点作案动机,但他怎么和修士勾结,这一点就是问舒璎,她也不会知道,柳致知也没有向这个方向问。

    “那弄得那批玉器中有哪些东西,有没有这几件?”柳致知取出了手机,调出失窃的玉器的照片,这些照片是当日柳致知学习琢玉时用手机所拍,给自己作参考,想不到今日用在这个地方。

    舒璎拿过手机,翻看了一会,摇摇头:“这些没有见过。你怎么有这些图片,难道你是警察?”

    柳致知摇头笑道:“如果我是警察,我也不会拦出租了,会直接开警车去黄山市。这些图片是当日在罗大师那边所拍。”

    “你认识罗大师?”舒璎问到。

    “认识,我是申城人,与罗大师有过交往。”柳致知说道。

    “你难道是想来破案子?”唐晓兰好奇地问到。

    “不是来破案,是想来替罗大师找回玉雕,那可是罗大师几十年的心血,每一件作品如果在拍卖行,少的几十万,多的数百万,而如果在小偷销赃时,可能三文不值两文。”柳致知说道。

    “这倒是一个写文章的好体裁。”唐晓兰来了兴致。

    这算是路上插曲,柳致知没有想到,自己拦车还能得到这样一个信息,向舒璎问清楚了孔随金的原来店铺位置,至于他的住所,舒璎也不知道,柳致知倒没有失望,这些事情见到宋琦后,两人自然能够打听到。

    到了黄山市,柳致知付了车费,向两女告辞,根据地址,找到了宾馆,打了一个电话给宋琦,宋琦并不在宾馆之中,他告诉柳致知自己在什么地方,让柳致知去找他,柳致知招来一辆出租,告诉司机去花鸟古玩市场。

    到了目的地,柳致知发现这条小街就是一个自由市场,两边摆满了路边小摊,有花鸟,更多是古玩玉器,柳致知一边走一边看,看到一个中年人在摆摊,摊子上有一尊玉雕引起柳致知的注意,柳致知立刻上前,细察这件玉雕,从样式上来看,与罗璜被偷走的玉器中一件很相近,柳致知再一查,不由有些苦笑,这绝对是一件仿制品,玉料并不好,加上雕琢手段也不算上佳,便问了两句,主要是这件东西的来历。

    搞清楚了这件玉雕与罗璜并没有关系,罗璜的玉器用料很好,主要是和田玉和翡翠的料子,这件产品是本地一位玉雕师多年前按一本杂志上图样所雕。柳致知叹了一口气,便离开这个摊位。

    走了不多远,柳致知的电话响了起,柳致知看了一下,是宋琦打来的,在前方百米处一家茶楼中等。

    柳致知加快了步伐,没多远看到一家茶楼,还未进去,二楼一个窗户打开,宋琦向他招手。

    柳致知进入茶楼的二楼包厢,里面不是一个人,还有一个中年人,柳致知一进入,宋琦向那人介绍到:“崔老板,这位就是我刚才跟你提到的柳致知,罗璜大师的学生。”

    又向柳致知介绍道:“这位是崔钟雷老板,此处著名的玉器收藏鉴赏家,也是比德坊的老板,他知道一些消息,也许能帮助我们。”

    “崔老板,久仰久仰!”当然这是客套话,柳致知拱手为礼。

    “听宋先生说柳先生是罗璜大师的弟子,幸会幸会,对于罗大师这次遭遇深表同情,我也希望我能给两位一些帮助。”崔钟雷也一拱手说。

    三人坐下,柳致知问宋琦:“宋兄,有没有线索?”

    “有一些线索,有一个人可疑性比较大,就是原来鉴玉斋的孔随金,昨日打电话给崔老板,说有些精品玉器想卖给崔老板,约崔老板明天看货,此人前一阶段铺子被抵了出去,据说是因为欠赌债的缘故。”宋琦说到。

    “原来是他,看来他的名声在这一带不怎么样。”柳致知叹道。

    “柳先生也知道此人?”崔钟雷有些奇怪,问到。

    “我之前不知道此人,在来此路上,合乘一辆出租车时,遇到本地一个乘客,说起了他。”柳致知说到。

    “那个乘客是谁?”崔钟雷有些奇怪。

    “她叫舒璎,说也是做玉器古玩的。”柳致知说。

    “原来是这个丫头,她知道倒也是正常,她可是本地玉器古玩界的后起之秀,开了一家品古斋,擅长鉴别古玩古玉。”崔钟雷点头说。

    “崔老板可知孔随金的落脚地方?”柳致知又问到,他不想夜长梦多。

    “他现在应该在黟县乡下,黄山市自从他将铺子抵了出来,便没有落脚处,我与他打过交道,知道他乡下的地址,已告诉宋先生了。不过两位是外乡人,恐怕多有不便,听说孔随金可不是一个善碴子。”崔钟雷善意提醒到。

    “多谢崔老板提醒,他与当地警方有没有什么瓜葛?”柳致知又问到,一个人在地方不是善碴,一是有类似帮派或黑社会背景,最简单能喊一帮人对付外人,这种情况柳致知并不担心,凭他身手,很容易摆平,甚至可以借助警方力量,将之绳之以法;第二类,就是与官方有所勾结,这种情况下,对方可能借助警方力量,对付柳致知,柳致知虽不惧,但也比较头疼,更多情况下,柳致知就会暗中下手。

    “这倒没有听说过,他与警方应该没有瓜葛,就像他欠赌债,别人甚至用警方对付他。”崔钟雷的话让柳致知放下心来。

    “多谢崔老板,此情容以后报答。”柳致知说到。

    “柳先生客气了,小事一桩,以后我去申城,想见罗大师,到时还请柳先生帮忙。”崔钟雷说到。

    “没问题,如果追回失物,我老师感激还来不及,当然不会忘记崔老板的帮忙。”柳致知说到。

    告别了崔老板,柳致知和宋琦上了出租车,让司机直接开车去黟县,对付一个孔随金,还犯不上让柳致知和宋琦小心谨慎,如果是他所犯的事,直接拿下,交给警方;如果不是,那就继续寻找。

    柳致知和宋琦出发时,已是下午…多钟,车子到了目的地,已是五点多钟,冬天不比夏日,正常六七点钟天就黑了。

    柳致知和宋琦在村外不远的公路上下了车,此处山丘众多,这个村庄陷在几山之间的平地上,好在有公路在村外二里多外通过,两人踏上通往村庄的石子路上。

    到了庄子上,柳致知问了村头一户人家,孔随金住在哪里,这户人家告诉两人,是村那头的第二户,柳致知谢过,和宋琦沿着石子路到了村子那一头的第二户,此户是一个二层的楼房,后面一个院子,看起来还是比较气派,门开着,两人刚到门口,从屋内蹿出一条大狼狗,冲着两人呲牙咧嘴,两人倒未将它放在眼中,柳致知微微气势一荡,狼狗挟着尾巴嗷了一声,逃回了屋内。

    “谁呀?”屋内一个声音问到,这是一个老年男子的声音。

    “请问这是孔随金的家吗?”宋琦问到。

    “你们是谁?”出来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头,眼中满是警惕:“孔随金不在家,你们如果讨债,去找他讨。”

    柳致知神识一张,自然笼罩了整个屋子,屋内情况立刻反应到心灵之中,虽不如肉眼如见,但屋内的情况还是一清二楚,屋内除了女人小孩外,还有两个成年男子,均在三十几岁,这两个人的特征与孔随金相似,同时,屋内传出低低的声音:“哥,是来找你的,是不是躲一下。”声音很低,但柳致知的耳力远非普通人,听得清清楚楚。

    “老人家,我们不是来讨债的,是听说孔随金有一批玉器想处理,特地来看货的。”宋琦说到。

    “你们怎么知道我哥有东西要处理?”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子出来,问到。

    “我们是崔老板的朋友。”柳致知只是简单一说,并不多说。

    “那就请进。”屋内传出了一个声音。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