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格物世间 19. 求取深海沉底晶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检查了一遍,一句话,他来迟了,如果说里面有什么东西,应该都被李安泰取走,不过他并没有做绝,如果连墙上的留言都铲去,柳致知真的一无所获,不过柳致知并不着急,大别山洞府并不是那么好进的,从留言中可以看出,并没有准备地址,却停下了一个灵引,柳致知感受着灵引中信息,这比什么地址都有用,地名可以改变,但灵引却将那一片山川印入观看者心灵之中。

    大别山那边却是留下一些心印,这不仅是修为关系,更是一个人的气机心性能否与之相合,不能就是到那边也不能入内,如果李安泰有哪个机缘,柳致知就是现在赶去也迟了,如果没那个机缘,柳致知慢慢赶去也不迟。

    不过当日夜里,此山出现怪异之事,应该与此处洞府有关,不过当日李安泰遇到什么,弄出那么大的动静,柳致知就不得而知。

    出了洞府,柳致知又看了一眼此处,他进出了一次已明白这个洞府的原理,这倒是一种很高明的手法,对方通过炼丹或者说他的所学中就有这一种,从那个层面,对柳致知来说是一样,一是普通人对光线的欺骗,柳致知发现,洞口居然涂了一层特殊的物质,柳致知从未在自然界见过这类物质,应该是通过特殊方法炼制出来,现代有些科学家研究隐身衣之类的材料,就是一种各向异性负折射率材料,这被称为超材料,事实上自然界中的确存在一些光学上异常的物质,看起来好像违背自然的法则,如天然蛋白石就因其具有不完全光子带隙结构而有着强烈的反光,并且向不同的角度发射出不同的颜色光彩。

    而洞口涂料就是一种各向异性的负折射率材料,这种材料让光线好像绕过了它,给人感觉中就是不存在这种东西,这里是一整块石头,并没有洞口,加上洞口阵法掩盖,就是人用手摸上去,或靠上去,这里就是一个整体,除非你能看破阵法,才能发现其中藏着一个洞府,不过随着时间推迟,材料剥落和阵法失效,这里会出现一个山洞,那不是一年两年的事,此处就是出现一个山洞,也不太会引起人注意。

    对柳致知来说,明白这种材料微观结构,他现在凭借炼器技巧,也能构建这种材料,不过如果大规模生产,柳致知就不能做到,古代一些修行人应该是借助炼丹之类技巧,能得到一些这样材料,用来布置一些东西,从现在起,他也能将一些东西用这种技巧隐藏,如果有足够的材料,加上阵法,柳致知甚至可以将申城的别墅给隐藏了,那那边出现一片树林或其它,柳致知不会如此做,在闹市中,那个影响太大,不过柳致知倒决定必要时,将一两个房间内小房间隐藏掉,这比一般密室强多了,可以将一些重要东西存放在其中。

    柳致知回到了黟县的宾馆之中,也不过晚上九点钟不到,宋琦见柳致知回来,有些奇怪,柳致知将事情简单说了一下,倒引起宋琦的好奇,不过他倒没有想去,记下柳致知给他的丹方,看了一下材料,并没有什么名贵的材料,大多数是矿物材料,不过其中有一味倒很难得,类似海底的锰结核,称之为海沉蛋晶,就是一种海洋中生物的骨骼,沉入海底,经过海水中矿物一年年包裹,在海底进行矿化,形成一颗类似石蛋的结核体。

    宋琦有些皱眉,说:“其它东西都能轻易办到,但这种海沉蛋晶却不易找到,毕竟要深入海底才可能找到。”

    “宋兄想炼易筋锻骨散?”柳致知问到。

    “当然,不是每个人都像你,一身功夫超越的抱丹,对我来说,甚至功夫都不会,如果此丹散有效,能极大增强炉鼎强度,虽不会增加修为,提高资质,但也不至于在修行中因为一些小的劫难而让身体受损,可以让自己在修行途中走得更远。”宋琦翻了柳致知一眼。

    “这倒是一种不错的丹散,宋兄想炼,那好办,你别忘记了,我们有一个朋友就在大海之中,回到申城,去见她一面。”柳致知笑着说。

    宋琦眼睛一亮:“你是说龙道友,不错,我怎么将她给忘了,回去找她帮忙,我先将其他药物备齐,一旦得到,就开炉炼制,到时,你得给我护法。”

    “没问题。”

    “那李安泰怎么处置?”

    “明天先陪同罗老师回申城,在申城将一些事安排一下,我去一趟大别山,还有二个月不到就过年,到时候又脱不开身,明天说不定又有什么事麻烦我。”柳致知说到。

    “明天回去第一件事,就是与龙道友联系上,这种丹散虽低级,用途却很大,不仅是我,就是你的弟弟妹妹也可以服用,不过注意量,这也给你家人一个保障,估计赖继学还有梅疏影、旋淡如等人也会动心。”宋琦说到。

    次日,柳致知和宋琦直接乘坐警车回到申城,申城警方派了两辆车子,多带两个人没有问题,罗璜身边放着几个箱子,箱子之中是那些失而复得的玉器,他不想这些东西再次离开他的视线,这里可是他大半生的心血。

    到了申城,应了柳致知的话,先得到一个电话,却是特殊部门打来的,告诉柳致知,陈忠奋昨天夜里自杀了。

    柳致知说:“你们太不小心了,怎么让陈忠奋自杀,要是那个什么黄委员再自杀,你们怎么交待?”

    “柳先生,陈忠奋那么怕死,所犯也不是死罪,怎么会自杀?里面恐怕有隐情。”对方在电话中说到。

    “你意思是你们中有内奸,陈忠奋是被人灭口,那得当心,这次有不少官员,弄不好一身骚。”

    “我们不是这个意思,柳先生不觉得蹊跷?”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昨天你们走后,我可是去了徽省,为我老师去找盗贼了,政府抓不到,只好我亲自出手,你们还是好好查查有无内奸。”柳致知放下电话,陈忠奋自杀在他意料之中,昨天他就已经在对方潜意识中布下种子,特殊部门的人虽检查他有没有下毒,却不可能发现他在对方意识深处布下这样一颗种子,这也是政府忌惮修行者的地方,可以说,不动声色就致人于死地,一点痕迹也未没有。

    建国之后,就曾经有过这样案例,不过那一次杀的人远不是一人,引起特殊部门的警觉,才将那个修行者击毙,那人也是做得太显,而这次柳致知做得不动声色,但特殊部门毕竟经验丰富,虽没有证据,从陈忠奋的性格上分析,可以说绝不会自杀,何况,陈忠奋的父辈也是高官,并没有卷入其中,完全可以在一定条件下,为他免除许多责任,一句话,不论从哪个方面,陈忠奋都不应该自杀。

    特殊部门给柳致知电话,也是一种变相敲打,对这件事,柳致知的所作所为,在他们不少人看来,做得有点过分了,柳致知直接来了一个倒打一耙,坚决不认账。

    对方虽不满,暂时也不会采取什么行动,除非柳致知又做出什么过分之事。

    柳致知静下心来,将这阶段自己所行反省一次,这次麻烦更多是柳致知惹出来,修行人和光混俗,柳致知却无意间将一些东西显露在外,自然引起别人觊觎,这虽然不是柳致知的错,但说明一点,柳致知对人情世态,还是看得不够透澈,自己所做,本为保护家人,结果反而引祸,正如《道德经》所说:众人之所畏,不可不畏。

    这次事给柳致知以后行事提一个醒,柳致知虽不惧事,但事情纷纷扰扰,如何能静下心来追求大道。

    当然,事情既然来了,柳致知也不会退让,应机而化,想到这里,他拨通美利坚申城领事馆的武官林顿的电话,告诉对方,自己将参加费城会议,这次柳致知并不象上次那样,准备临阵脱逃,而是真的准备去一趟美利坚,和对方来一次碰撞,必要时,给对方一个深刻教训,以后不要惹自己。

    这些事情处理完成,柳致知取出龙谓伊留下鳞片,能过龙鳞,联系上了龙谓伊,将事情简单说了一下,约她晚上见一次面。

    龙谓伊听到此事,一笑说:“此事小事情,我在海中找找,这样吧,今天晚上我在海边,你们来接我,人间的大城市,我自出生以后,还未真正领略,现在我能控制自己的神通,不会露出丝毫破绽。”

    “那好,天黑之后,我开车去接你,我会带宋道友一齐去,他炼丹比我行,看看他有什么要求。”柳致知说到。

    与龙谓伊联系上后,柳致知又打电话给宋琦,告诉他自己已联系上龙谓伊,今天晚上去接她,让宋琦准备一下,傍晚时自己去接宋琦。

    傍晚时分,柳致知开着车,先接宋琦,然后驱动到了约定的海边,天还没有完全黑,西方天空晚霞满天,明天又是一个好天,不过晚风吹来,已中是寒意逼人。

    海面上起了一层淡淡的雾气,转眼成了一遍,龙谓伊一身白衣,踏波而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