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格物世间 23. 以玉为祭出山海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心灵之中先展开一遍火红的世界,转眼褪去,柳致知知道这应该是片麻岩形成之初一些信息遗存,片麻岩是一种火成岩,是由火山岩浆形成,不过此石因为这些物性,才被那位前辈留下心印,作后来人的指引与考验。

    火红世界褪去后,又是另一付景象,众生如蚁,苦苦挣扎,柳致知感觉自己好像上苍一样俯视这一切,心中不由百感交集,好像心中升起一种脱离之心,一个声音在心中响起,众生之苦,普渡否,自渡否?

    柳致知淡淡在心中给出答案,大道虽是普传,然而修道者多如牛毛,成道者少如凤角,普渡众生,那是佛门之修,道门虽救济人间,有劝人向善之功,但真正修行却非普传,你只要看丹经满篇都是隐语,就能明白这一点,所以柳致知的答案很简单,我自修我道德,何尝普渡众生。

    此念一出,一种新的灵引出现,指明向上道路,一切恢复如常,柳致知看了一眼这块石头,心中却升出一个念头,这位前辈虽留下灵引,又布心印,功行之类,似乎并不是太高,对道对法的理解并不圆融。

    利用片麻岩内蕴物性,控制上却先展开物性,而不是融物性于心印之中,自己甚至要做得比他好,柳致知却是忽略了一点,他完全是从格物角度入手,对物的了解比其他修行者强得多。

    柳致知向灵引所指之路望了一眼,那根本没有路,却有人攀爬的痕迹,如果不是灵引,柳致知也会忽略这个方向,那是一种被特殊技巧所掩。让人自然认为此处无路,甚至影响修行者,这不是术法,而是利用人的心理定势,将山岩做了一些修改,有些地方被剥去,经过风吹日晒,已看不出人为痕迹,让人在视觉上产生一种错觉。看来。修行者都不是简单之人,这典型是一种善用物的体现。

    这个方向实际能上山,就是普通人,手脚并用,都能爬上去。更难不住柳致知。转眼间柳致知又上去有一百五十米左右,眼前是一片山岩,柳致知看了一眼,山崖之上有壁画,不到跟前,看不出来,先刻出了痕迹。然后用一种特殊材料填了起来,这种材料应该是在丹炉中炼制出来,与龙首山洞口上所涂物质是同一类,却略有不同。近看却能显示,稍远一些,根本看不出,画上是一个道人在炼丹。丹炉上还有许多小字,却根本看不清。柳致知的目力远非常人所及,他看不清,那基本上没有人能看清。

    柳致知心念一至,心灵之中,幻像又至,这个幻像很有意思,柳致知几乎认为就是《西游记》中太上老君炼悟空的情节,不过炼的却是柳致知,柳致知知道不过是一种心印,说白了是幻像,但对修行人来说,真幻有时根本难于区分,不是你认为幻像就是幻像,柳致知甚至感受到烈焰焚身,皮肤都开始起泡,变得焦黑,明知是幻像,但内心深处却以之为真,这种心印已是直入内心,你自己认为真的,就有可能真的被烧死。

    柳致知有几种方法对付这种情况,一是调用法术,形成护体层,让自己心灵认为自己真的抵挡住了烈焰,以假为真,自然能防御住烈焰;另一种方法是真正识破这种直入本心的心印。柳致知并没有慌,反而微微一笑,向后退了一步,眼前一变,他出了丹炉,柳致知既未防御,也未直入本心,而是以他自己方法,这种心印幻境实质上一种假带质境,引诱人心灵发生变化,柳致知对玩这一套太过于熟悉,他当日在申城一指定日月,比这个手段高明得多,所以他一步脱离丹炉,既是假带质境,自己就主持这一境,境由心转,不管对方当初如何施法,柳致知的却反过来控制这一境,如果再有一人,柳致知甚至能借这种心印控制对方,让对方在丹炉之中,或成为炼丹的道人。

    出了丹炉,才看清楚丹炉上字,刚才在壁画前看不清,现在的他好像已入壁画,反而看清楚丹炉上文字,却是大篆,并非歌诀法术或丹经,却是一种发问:草木易朽,可为丹否?金石无生,何以养生?草木金石炼神丹,真欤假欤?

    柳致知看到到这段话,有些愕然,这段话意思很简单:草木自己都易于腐朽,真的能炼出长生不老的丹药吗?金属矿石之类,本来就没有生命,凭什么能用它们来追求长生,草木金石为原料炼制神丹,是真的还是假的,哪一个告诉我?

    这位前辈擅长外丹之道,应该是地元丹术,却在这里对外丹表现出深深的怀疑,柳致知也不知道外丹是否真的能长生,他也服用过外丹,那仅仅是促进一个方面发生变化,还真的未见过一粒外丹服食下去,顿超凡胎,而且,自宋之后,外丹少人提起,因为服食外丹,只见到一个个中毒身死,就是修行界,对外丹也是说,功候不到,不能服用,实际上功候到了,就是不服外丹,也一样,何况,修行境界到时,毒药也不能毒死,外丹在此,如论长生,显得很鸡肋,所以修行界有丹药,大多是一些辅助性的,用来纯化或强化体内变化,而不是单凭外丹修行。

    求道路上,得有一颗坚定的道心,现在这位前辈却表现出对自己所修的怀疑,柳致知甚至为他以后的命运担心,也许有些事早已发生,柳致知虽对外丹也有疑虑,但他所修却不是外丹,他对自己格物之道可是没有一丝怀疑,坚信自己会走出一条道路来。

    这也是对方留下的第二个心印,柳致知来此是为了追查李安泰的下落,对洞府并不是太动心,如果能入再好不过,如果不能进,也没有多少影响,关键能否找到李安泰的下落。

    柳致知看着丹炉上的文字,那个道人殷切看着他,他开口说:“我不知道,但我会一步步走下去,虽身死而心不悔!”

    柳致知说的是自己的道心,他如果是修外丹之术,就如他现在所修格物之道,自然会验证到底。

    此话一出,那道人似乎一震,接着一股玄妙的信息出现在心灵之中,柳致知知道是下一步的灵引,对方如此做,似乎在选择自己的传人,这一道道关的心印都好像在选择符合他心意之人。

    下一步,却不是向上,而是转向山峰东面,柳致知本来由南而上,根据灵引,很快到了目的地,令他惊讶的,入目之处却是两入凹进去的洞窝,直接是在山石开的两个凹槽,柳致知知道到这里必须等到明天早晨,灵引之中信息告诉他,当朝阳升起时,阳光照在凹槽之中,加上他的心念,自然会激发心印。

    现在时间却已是下午,看来要等到明天才行,但一到此处,柳致知愣住了,两个凹槽中有东西,是两件玉器,正是神机妙算和鹬蚌相争,是柳致知的琢玉老师罗璜被李安泰带走的玉器,怎么会放在这里?这又是怎么回事,柳致知有些糊涂了,但柳致知来的目的就是找回这两件玉器,现在居然就在眼前。

    柳致知一伸手,御物之术发动,两件玉器从凹槽中飞出,落在柳致知手上,还未细看,又是一股玄妙的信息投入心灵之中,却不是心印考验,柳致知得到这股意识,才明白事情的缘由,不由为这位前辈当年所费心思之巧感叹。

    原来,心印为一,不同选择心声,却有不同结果,如果不符合的,根本不可能得到灵引,得符合条件却分为两类,一类像柳致知所得灵引的指引,是一种真正传承;另一种却是让对方成为自己劳动力,在心性如果不符合传承,但也有可取之处,将成为材料收集者,他们从另一个洞府而入,其中各有机关,将不同材料放入相应槽类,作为报酬,将给丹药和法诀为酬,材料一放入,自然会传送出一瓶不同品种的丹药,甚至还会在墙上显示一种修行法诀,这种人并不真的得到外丹传承,而是作为一个丹药材料收集者存在,为真正传承人准备外丹材料。

    如果在刚才壁画面前,柳致知使用法器或法术护身,那会得到一个灵引,先完成一个任务,在凹槽之中放入玉器为祭,玉器必须是当代名家作品,而且有一些颜色和所雕的东西要求,放入凹槽之中,拜祭山神,自然会得到进一步灵引。

    此法是这位前辈依《山海经》中祭山之礼而发展出来,也是对炼制大丹的一种仪式变化而来。

    柳致知这才明白,原来李安泰在偷盗之前因机缘巧合,进入龙首山的洞府之中,然后根据灵信指引,来到此处,不能再进一步,而却伙同孔随金盗窃了罗璜的工作室,在其中选择了两件符合条件的玉器,来此以玉为祭,得到下一步灵引,不知对方在不在洞府之中。

    而柳致知却要等到明天早晨再受心印考验,才能再进一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