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格物世间 28. 天露服丹引导辅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对物有一种本能的感应,在他未成就金丹之前,就多次用过这种功能,就是能感应到自然界的植物之类是否有毒,宋琦最关心的这种丹散是否有毒,功效倒是第二,毕竟这是大量使用了金属矿物,除了人体所需的一些矿物元素外,更多是重金属元素,如果拿出做化学分析,宋琦都担心重金属严重超标。

    柳致知并未感应到此处对人体的毒性,现代科学体系许多东西过于僵化,不少人在其影响下,往往只知道一点皮毛,却奉为圭臬,打个比方,朱砂和雄黄,一个含汞,一个含砷,这两种元素对人来说,都是有害的元素,但朱砂与雄黄都作为中药一种,特别是一些遵循传统养生的人,甚至长时间服食,以定心除寄生虫,并未有什么影响,如香河老人周凤臣,常年服食朱砂,不仅得享高寿,死后**不腐。人体是一种复杂系统,许多时候会自动平衡。

    柳致知感应中对人体无害,并感受其中有一种特殊活性能量,睁开了眼睛,说出自己感受。

    宋琦听到此,放下心来,说:“既然没有毒性,那么服食就不存在问题,不知药性如何?”

    柳致知笑道:“这简单,我试服一些,感受一下它对人体的作用。”

    说完,便取了一点,只有四分之一刀圭,就水服下,闭目内视,感受丹药对人体的作用,这本身有一定危险,但对柳致知来说,却没有什么危险,成就金丹并不是说着玩,他此时生命力的强大。远超过普通人,就是吞下一口砒霜,也不会有任何事。对身体入微的感受,三人中,唯有柳致知能清楚感应到,他服食丹散,来了解丹散对人体的作用,是最适合不过。

    丹药一入腹,一股热力立刻散开。向身体表面扩散,柳致知注意力跟踪着这些变化,皮肤受到药力刺激,每个细胞活性上升,相互之间排布和联系开始优化。如果对普通人来说,皮肤弹性韧性都应该得到改善,但对柳致知来说,影响就很小了,毕竟他已是超越抱丹级的高手,同时也刺激骨骼细胞变化,使之排列更紧密。另一点有些极微变化,好像不仅对筋骨皮产生影响,在皮下似乎刺激筋膜的形成,要知道。真正横练高手,在长期锻炼过程中不住排打身体,往往形成一层筋膜,这一层不仅坚韧。更是一种缓冲层,如果有这一层。一个人抗击打能力也大幅度提高。

    想到此,睁开了眼,又就水将刀圭中剩下的丹散服下,这次没有闭眼,却做了一些动作,这些动作赖继学一眼看出,应该是一种锻炼功法,能使皮肤筋骨得到锻炼,知道柳致知通过动作引导药力,这是柳致知临时编创的动作,算是一种动功,柳致知的国术及修行都是出类拔萃的,深入三昧,自然知道什么样的动作起到最大引导药性发挥的效果。

    好一会,柳致知用手拍打了全身,才停了下来,说出自己的感受,两人一听,立刻追问到:“你意思是说,这种丹散功效是完全实在,的确能使人在短时间内成就类似横练功夫的效果?”

    “不错,如果配合我刚才那套动作,效果更好,第一天服食过后,第二次是第四天,以后依次延长三天,最多七次,就没有效果了,也就是最后一次服食是在第六十四天,六十四天后,应该成就一身横练功夫。”柳致知说到。

    “那么服食的量是多少,第次一刀圭,能不能加入蜂蜜,炼制成丸?”宋琦问到。

    “一次量一刀圭略多,三分之二差不多,蜂蜜不会对丹散产生影响,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服食时,药物火性有些重,如果用天露送服,加上我刚才那套引导法效果应该更好。”柳致知说到。

    “柳老弟,你那套引导术再练一遍,说明一下用点,呼吸是如何配合的?”宋琦说到。

    柳致知便又演练了两遍,动作并不复杂,比起一般拳术简单了不少,两人跟着练了两遍,掌握住了。

    宋琦在室内取出蜂蜜,倒入丹散之中,搓成丹丸,每颗比梧桐子小一些,不足一刀圭,将丹散做成丹丸,主要是方便服用,不然每次用刀圭来取丹散,不太方便,全部制成丸后,得到二百一十几丸。

    宋琦平均分成三份,每份七十丸,三人取出瓶子,来此之前,三人都准备不少小瓷瓶,本来准备装丹散,现在却装丹丸,一瓶七颗,正好一个人的用量。分配好之后,宋琦说:“今晚再此再住一晚,明晨在附近看能不能收集一些天露,此山风水很好,也是地脉所钟,应该能收集一些,用来服食丹药。”

    柳致知两人点头:“就依宋兄。”天露,柳致知身边没有,不过在苗疆道庐中倒有,那是阿梨和秋月珀在闲瑕时所收集,平时泡茶时,加了一两滴,强化功效,同时也给阿梨的娘,甚至黎重山夫妇养生之用,以黎重山老病之躯,在苗疆山野之中,几乎不生病,实有天露的功劳在其中。

    三人将丹炉收拾干净,丹室重新封了起来,上好锁,这次丹药成,宋琦最为高兴,不是为自己,而是为苏婉青,苏婉青道心发后,虽修行,但进展很慢,有这些丹药,在修行途中多一份保障。宋琦擅符箓,但那是外在的,如遇什么劫难,身体的强大比这些外在术法更有用。

    三人正在说笑间,柳致知感觉有人来了,现在倒不会再在意,丹药已成,之前怕他们干扰,柳致知出了门,宋琦和赖继学也跟了过去。

    一出门,柳致知发现来的是两女一男,这三个人柳致知认识,就是昨天七个中三人,其中一个女子应该有报通。柳致知有些奇怪,他们今天来干什么,昨天不是到此游玩过了吗?

    三人还很远,有二三百米远,柳致知低声向宋琦和赖继学说了一下情况,是昨天到此山的几人中三人,昨天柳致知简单用一道薄雾,不知不觉中转移了他们的注意力,其中那个女子应该天生有些能力,但不强,却无意间发现了此处,不过并未过来。

    柳致知这一说,两人有了点兴趣。

    “宋兄,你平时在申城,这里并没有人,就不怕小偷进来?”赖继学问到。

    “我不在此处时,屋内正常有符阵,普通人根本不能入内,修行人也应该看不上里面的东西,除了正常的用品,就是那个丹炉,那么大的一个家伙,而且是黄铜的,就是想抬走,没有起重机,可能性不大,总不会去偷木炭之类。”宋琦笑着说:“再说,每年我都来此数次,此处也不引人注意。”

    那边过来的两女一男,也发现柳致知三人,倒未出现多大意外,此处虽是单门独院,但建筑很漂亮,有江南古典小院之美,有人住于此,并不会让他们出意料之外。

    “请问,你们是这里的主人?”那名女子问到。

    “我们是主人,三位,这地方比较偏,看几位好像不是山村人。”宋琦回答。

    “我们是申城人,他是本地人,就在那边山脚下,不过在申城工作,昨天一帮申城朋友来此山玩,我见此处有一家住户,本想过来,其他人不肯,今天他们累了,我便拖住他们两人,陪我一起来玩一下,爬山有些累了,能不能进去歇一会?”这名女子说到。

    “没问题,里面请。”宋琦说着请三人入内,到了客厅,宋琦给三人倒茶,顺口说到:“我们几人也是在申城工作,此处是我见环境幽静,买了一块地,在此建屋,节假日来此放松一下,三位贵姓?”

    “我叫吴纤尘,他叫魏金生,这位杨云落,三位帅哥姓什么?”吴纤尘问到。

    三人说出自己的姓,也说自己不过来此放松,准备明天回申城。吴纤尘一听,眼前一亮:“正好,明天我们也回申城,不如一块走?”

    “我们可是明天下午才走。”宋琦说到。

    “那不太巧,我们可是明天一早得走,上午的车票已买好。”吴纤尘有些失望。

    又说了一会,三人起身告辞:“谢谢你们的茶,我们还想爬上山顶,再见。”

    柳致知三人也点头说再见,三人也了门,柳致知三人也未远送,只能算是萍水相逢,便不以为意。

    三人走后大概有半个小时,从山上跌跌撞撞跑下一人,正是那位魏金生,三人有些奇怪,怎么是一个人下来,他直冲此处而来。

    并未敲门,直接冲了进来,好在门本来就是虚掩着。

    “三位大哥,快去救救吴小姐?”魏金生上气不及下气地说。

    “发生了什么事,不要慌。”宋琦说到。

    “我们三人上了山顶,吴小姐说北面好像有东西,我们就一起去看,看到地面有一个黑乎乎陷下去的洞口,吴小姐说在冒黑气,我们也看不到,吴小姐不知怎么的,陡然一滑,掉入洞中,我们喊话,她说腿跌伤了,我们也看不到底,杨小姐在那边陪她,我想到你们最近,急忙向你们求救。”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