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格物世间 29. 暗穴异阵阴煞聚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听魏金生一说,三人对望了一眼,救人要紧,准备出门,柳致知陡然想起一事,说:“带绳子。”

    他这一提,宋琦和赖继学也醒悟过来,他们在人间并不会有意展现一身术法,世间的事,往往以世人所常见的方式完成,除非情况危急。

    宋琦迅速在房中找到一匝尼龙绳,四人迅速向山上赶去,十分钟左右,四人上了山顶,他们是从南面上山的,过了山顶,见北面向下不远处,一个凹陷的大洞,在柳致知三人眼中,的确冒着缕缕黑烟,这是阴煞之气的体现,下面有什么东西,柳致知三人不由有些皱眉。

    杨云落正在洞口不远处向洞中喊话:“纤尘,你没事吧,坚持一会,金生去找人了。”

    却听不到洞内回音,杨云落很是焦急,见魏金生带着人来,立刻带着口腔地喊到:“纤尘刚才不知怎么了,陡然叫了一声,你们是什么东西,我再喊她,就没有声音了。”

    柳致知三人对望了一眼,柳致知已感应到洞中情况,这洞好像不是天然形成的,而是人工布置的,看洞口也不是一天,估计有一段时间,现出洞口应该是近些日子的事,之前应该没有洞口,洞中八方有镇物地面却以白骨按九宫排列,在中间却是一个大陶瓶,不知里面装的什么,整个瓶子上阴煞之气缠绕,甚至瓶子都有点阴煞化了,柳致知三人都无法感应到瓶中是什么东西,柳致知还能感应到瓶子,宋琦和赖继学只感觉中央是一团浓重的阴煞之气。

    现在却不是追究洞中布置是何人所为,想干什么,关键是救人。柳致知说:“我来下去,将人救上来。”

    “柳老弟,还是我下去,你劲大,你拉绳子,将我们两人拉上来。”赖继学争着下去,在他的感觉中自己下去没有问题,便主动要求下去。

    柳致知点头,事实上赖继学下去根本用不着绳子。但在魏金生各杨云落面前,不好表现太过于惊世骇俗,便手拉着绳子,下到洞中,柳致知拉紧绳子。将他放下去。

    到了下面,地洞并不太深,不过四五米,却阴寒逼人,甚至已影响普通人的有感觉,普通人入内,受阴煞影响。见到的大多数是假相,却影响不了赖继学,这是一个人为阴穴,本来此山地脉所钟。是周围山峰的核心,不然宋琦也不会选址南坡之上,修建自己的道庐,但任何地脉本身也是聚阴阳。宋琦注重地脉阳性一面,却未想到有人抽取阴性一面。在此设穴,不仅没有影响风水,反而因为将阴煞聚于此,使此山其它地方风水角度反而更好。

    赖继学此时已看清楚这个洞穴,这是一个瓮形八角形地穴,八方均有不同法物镇住,东方震宫,阴沉木雕成的龙;东南巽宫,槐木成鸡;南方离宫,血玛瑙所刻的雉;西南坤宫,阴土所塑牛;西方兑宫,黑铁所成羊;西北乾宫,寒银所铸的马;北方坎宫,黑铅所铸的猪;东北艮宫,阴玉所雕的狗,此八方镇物,抽取八方阴性气息,经过地面复杂的符纹,以白骨分为九宫,中间一黄土台上,却是一个陶瓶,瓶身满是符箓,口上一盖,上面立雕着异禽鬼车,九首一首向天,八首向八方,八方镇物所纳阴性气息,经符纹所聚,投入其八首之中。

    赖继学并不认识此阵势,也不知道有何作用,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陶瓶之中,应该有东西,不知是何物,架势,是在炼制一样东西,不过却不是追究的时候,阴煞之气,一近赖继学的身体,便被一种无形的力量排开。

    头顶上那个洞并不大,却不是在正中,而是偏于北方,在坎宫与中央法台的戊己宫中间,吴纤尘已昏倒在地上,脸色有些灰暗,已受阴煞之气侵入体内,不过尚有呼吸。

    赖继学将绳子系在腰间,将吴纤尘挟在胳膊下,对上面喊到:“柳老弟,将我们两人拉上去。”

    柳致知听到赖继学的喊声,说了句当心点,便一使劲,硬将两人缓缓提起,拎出了洞穴,倒让旁边魏金生和杨云落暗暗咂舌,这位柳先生看起来并不强壮,力所却大得有些惊人。宋琦倒也习以为常。

    将两人救出了洞穴,柳致知目光落在吴纤尘身上,眉头一皱,而杨云落却扑了上去,喊着吴纤尘的名字,却没有得到回答,一时慌了神,目光望向柳致知三人。

    “阴煞侵体,她本身有报通,虽很弱,也消耗元气,好在平时注意锻炼,但身体依然相对弱,本身体质,就易招惹这些东西,偏偏又掉入洞穴之中。”宋琦说到,而魏金生和杨云落却有点听不懂,带着疑惑的目光望着柳致知三人。

    宋琦却没有理睬两人,柳致知点头:“宋兄说得不错,身受阴煞所侵,如是一般人还好些,她体质本来与常人不同,幸亏平时锻炼,不知道有没有其它伤?”

    柳致知说着,来到吴纤尘身边,将她手臂胳膊,还些小腿轻轻动了两下,脸一变,叹了一口气:“她左小腿骨折。”

    说完之后,将裤子卷上去,左小腿已肿起来,紫中透亮,柳致知伸手摸了一会,猛然一使劲,吴纤尘虽在昏迷中,身体也不由一抽。

    柳致知对人体结构异常熟悉,修行国术到高层,都对人体骨骼之类很熟悉,卸骨正骨都是手到擒来,柳致知将吴纤尘骨折位置对好,然后对宋琦和赖继学说:“取几根直的粗点树枝来。”

    两人知道柳致知要做夹板,便入了林中,不一会取来几根直的树棍,柳致知取出尖苗刀,倒吓了魏金生和杨云落一跳,想不到柳致知身上藏有尖刀,他们以为柳致知藏在衣服之中,并不知道柳致知是从储物袋中取出。

    柳致知将树棍削好,将骨折的小腿固定好,又让宋琦和赖继学砍来两段树干,简单做了一付担架,至于她受的阴煞之气,柳致知已将之不知不觉中驱散,但阴煞已侵入内腑,要完全驱离,那得借助丹药之力,好在柳致知身上有这类丹药,天一心丹就是这样一种,柳致知决定还是等会回到宋琦的道庐中,再给她服丹。

    柳致知和赖继学抬着吴纤尘向宋琦的道庐而去,而魏金生和杨云落此时根本没有自己的主张,跟着三人,宋琦具体问了一下情况,让魏金生打电话通知其他人,并联系一下医院,让他们过来将吴纤尘接走,当然,现在先去宋琦的道庐。

    到了道庐,将吴纤尘放在床上,杨云落现在总算定下心,问到:“纤尘怎么还不醒?”

    柳致知说:“她受了点惊吓,阴气入腑,好在我备有药。”说完,倒了一碗水,取了一粒太一心丹,这是柳致知第一次给人服用,他也想看看此种丹药的效果,让杨云落给吴纤尘喂下。

    杨云落将吴纤尘后背用枕头垫起来,扶着她半躺,撬开了吴纤尘的牙关,将丹药塞入口中,喂了一口水,丹药一入服,柳致知看见吴纤尘身上显出几缕淡淡的灰气,除了柳致知三人能看到,另外两人却看不见,柳致知暗自点头,这种丹药治五脏之病,除精邪恶鬼,并未夸大。

    杨云落见吴纤尘脸上渐渐出现血色,觉得应该是药物起作用了,正想之间,听到吴纤尘呻吟了一声,缓缓睁开了眼睛。

    “纤尘,你醒了!”杨云落大喜。

    “这里是哪里?”吴纤尘动了一下,向四下打量,却牵动了左腿,不由叫了一声。

    “你不用动,你跌下洞穴,左腿断了,多亏三位先生将你救了起来,现在是在宋先生的家。”杨云落说到。

    好一会,才将事情解释清楚,吴纤尘谢过宋琦三人,柳致知又问了一下具体情况,当时,吴纤尘发现那个地方冒着淡淡的黑气,有些好奇,便喊同行两人去看,到了近前,发现地面有一个洞,却看不清里面,里面黑洞洞的,便好奇靠近,谁知一触黑气,头一晕,便跌落洞中,好在洞并不深,一落洞中,只觉得左小腿剧痛,听到杨云落两人在上面喊,应了两声,然后听到魏金生让杨云落在此地看着,他下山找人救。

    吴纤尘向四周打探,发现洞中布置得很奇怪,四面八方有黑气向中间一个陶瓶中聚来,陶瓶上有一个怪鸟雕像,她还未细看,一团黑气中现出一个小孩子,先是嘻嘻地笑着,陡然变得青面獠牙向她扑来,她恐惧叫了一声,接着便失去了知觉。

    柳致知三人对望了一眼,没有说话。

    “三位先生,谢谢你们,我是不是看到鬼了?”吴纤尘问到。

    “地穴之中阴气重,你体质特异,受到刺激产生的幻觉。”柳致知说到,他的话不能说错,不过也是泛泛而谈,避开了关键。

    “我能看到那些黑气,他们却看不到,柳先生说阴气重,难道柳致知也能看到?”

    “你从小就能看到一些常人所不能见的东西,用佛教的话来说,是报通,用现代话来说,是特异功能,大概对一些信息能量比较敏感。至于我嘛,可没有先天的报通,我们几个懂些风水方法的东西,感觉那个地方不是吉地。”柳致知避重就轻,没有直说。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