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格物世间 30. 强留婴鬼人世间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吴纤尘一听,虽有些好奇,倒没有过分问。

    “吴小姐,你是不是练过一些养生的功法之类?”柳致知有些好奇,天生报通者,如果不修行,身体往往比较弱,这是因为那些特殊功能消耗人的元气,有不少小孩小时候能看到一些异相,稍大一点就开始减退,直至消失,这也是身体一种自我保护,而吴纤尘已有二十左右,功能依然有,虽很弱,但身体并不是很弱,只比常人略差一点,甚至比那些生活没有规律的人还强些。

    “我没有炼过什么功法,不过,我从高中起,在妈妈影响下,一直在练瑜珈。”吴纤尘说到。

    这一说,柳致知三人明白了,虽然社会上流传的瑜珈大多数是体力瑜珈,也类似于传统的动功。

    “这是一个好习惯,你以后可以试着学习冥想瑜珈。”柳致知提醒了一句,冥想瑜珈类似于静坐,体力瑜珈主要是身体锻炼,而冥想瑜珈却是精神方面,如果好练冥想瑜珈,到了一定层次,就能控制自己功能,甚至能加强,而不是现在这个样子。当然,柳致知就是随口提醒一句,机缘是她自己把握。

    说着话,有一辆救护车开到山脚下,沿山路上一段,公路并不到宋琦的房子门口,而是在几百外,房子门前是由石板路铺过来,很古典,但不宽,车子上不来。

    救护车门打开了,几个医护人员抬着担架,背着急救药箱,匆匆向房子赶来。

    到了房中,见受伤者吴纤尘状态很好,左腿已被木棍固定好。一位医生放下药箱,上前检查了一番,惊讶地说:“是谁处理的?”

    “是我。”柳致知说到。

    “处理得非常及时,非常好,按她这个状态,都不必要进医院,但还是去一趟,做一个全身检查,看看有没有其它损伤。你的手法是跟谁学的?”这位医生问到。

    “我练过一些武术。懂一些正骨接骨和跌打损伤方面处理手法,练武的人,有时会受伤,自己处理一下。”柳致知这么一说,那位医生有一种恍然之感。

    在医生帮助下。将吴纤尘移到担架上,众人匆匆而去,临走前,吴纤尘三人又一次谢谢柳致知三人。

    看着救护车远去,刚才宋琦和柳致知没有多问赖继学,此时才开始详细问洞中情况,赖继学细细说了一遍。对于阵法,最有发言权的是宋琦,听完之后,他也陷入沉思。

    过了好一会。他才说到:“这种阵法显然是由后天八卦化出,利用阵法聚阴气,与中间一宫,合成九宫。显然是祭炼一件东西,是法器。还是阴灵,这种方法显然是左道一种,而不是正常的修行方法,我也没有这方面印象,不如到现场去参详一番。”

    “我也去看看,在洞外感应,并不太清晰,阴煞之气很浓,运行又复杂,已干扰到神识,只能下去好好看看。”柳致知说到,看到宋琦,心中玩笑之心大发:“宋兄,这地方可是你的地盘,居然有人偷偷在祭炼东西,与主人都不打一个招呼,是不是太不把你放在眼中。”

    赖继学也点头附和,宋琦有些好笑,不带好气地说:“你们以为我与自然界那些狮子老虎一样,还划定地盘,我虽在此处建庐,此山却是公共的,对方又没有打搅到我,何况,大多数时候,我又不在这里,别人发现此处,借地脉炼法也是正常。”

    “好了,不多说了,太阳已经快落山,还是早些上山查看一下,看看对方究竟在炼制什么?”宋琦说到。

    三人来到山顶,见那处依然在冒黑气,柳致知说:“此处地陷成洞,一般人上山,如果不留意,跌入其中,不用说其中阴煞之气,对普通影响就极大,身中阴煞之气,弄不好能送掉性命,就是不送命,也会上不来,此处更是人迹很少到之处,一旦跌落,弄不好只能等死,是不是破坏其中阵法,将此处填埋。”

    “不知道是谁在此炼法,还是不用破坏的好,我们先下去,看看里面的情况再定。”宋琦说到。

    三人跃入其中,一落地,宋琦抬头看了一眼头顶上的洞口,陷入沉思。

    “有什么不对?”柳致知问到。

    “开始我以为这个洞口是因为无意间出现,现在发现却不对。”宋琦说到。

    “怎么回事?”赖继学不禁问到。

    “洞口下陷,却在坎宫,坎者,陷也,正是阵法运行所致,从这里,我想到我师当时无意间提到一种邪术,怎么可能有人用这种邪术,这种邪术上干天忌。”宋琦说到。

    柳致知在四下观看着,也感到这洞中邪得很,不是此阵有多厉害,柳致知要破坏这种阵法,并不是难事,到了里面,柳致知才知道,这完全是抽取阴阳中阴的一极,是一种以死为基础的秘术,听到宋琦这么一说,也问到:“难道这种法术很邪恶,炼制需要杀生或其它有违道德之事,还是炼制成功后,就是邪魔?”

    “都不是,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师提到那种邪术,我师也未见过,只是一次听道友偶尔提及,也以为不太可能存在。”宋琦说到。

    “宋兄,你就不要卖什么关子了,直接说是怎么回事?”赖继学催到。

    宋琦没有理睬他,而是指着那个大陶瓶盖子上那个九头鸟,问到:“这是什么异禽?”

    “这个难不倒我,九头鸟,出自《山海经》,称为九凤,又叫鬼车。”赖继学说到。

    “不错,如果我没有猜错,这是一个鬼车聚阴阵,那个陶瓶中应该是一具婴儿尸身,刚出生就死亡的婴儿,这种秘术是培养婴鬼,已快成功,而且在此地已快三年。”宋琦说到。

    一提到婴鬼,柳致知好像听说过,细想一下,也没有什么印象,再认真一想,不由有些哭笑不得,这是他以前看过一本小说中东西,不过就是婴儿的鬼魂,修行界有养小鬼之法,特别是东南亚一带降头师,有这样习惯,不过并不叫婴鬼,叫法有几种,最简单就是养小鬼。

    “婴鬼是什么?难道就是婴儿的鬼魂?”柳致知问到。

    “有点近,但实质上有点变态,婴鬼虽是婴儿鬼魂,但婴儿刚出世,就死亡,未受人间污染,按理来说,不沾人间因果。婴鬼并不是其他人的婴儿,是自己刚出生就死亡的婴儿,父母如果懂得这种术法,不舍婴儿与己无缘,取陶瓶,以自己血液,血量不少自己血量的三分之一,甚至会可能失血过多而死,将婴儿浸于血液之中,再加入曾青、砒石等东西,祭炼七日,于地脉阴向,建立地宫,布下此阵,聚地脉阴煞之力,强留他在人间,三年后,甚至可以白日现形,依偎在父母身边,更能出入无间,父母死时,据说成全婴鬼,自身会魂飞魄散,修此术者,往往有今生,无来世,为了留住孩子,可以说爱到极至,也变态到极点。”宋琦说到:“我以为仅是一种传说,难道真有人这样做?”

    宋琦这一说,柳致知和赖继学也不知道是敬佩还是憎恨,这种父母好像已经不是人,为了孩子留在身边,居然有这样的术法,说他们邪恶,他们是宁可自己魂飞魄散,给自己孩子的爱,但明显已违背天地人类的正常感情。

    “那么婴鬼在父母离世后,会怎么样?”柳致知又问到。

    “一种说法是重入轮回,还有一种说法,是永远飘荡在世间。”宋琦说到。

    “那么婴鬼作恶吗?”柳致知又问到。

    “婴鬼在正常如人一样,甚至在白天能出去与人交流,作恶与否,在于其社会环境的培养,就同一个小孩一样,你说他将来是好人,还是坏人,大部分依赖父母教育和社会环境。”宋琦说到。

    “那么婴鬼有没有特殊的神通?”赖继学问到。

    刚才宋琦说婴鬼能出入无间,但作为鬼魂,几乎都有类似的功能,就是有些人能看到鬼,也摸不到鬼,鬼就是一个虚体。

    “我了没有见过婴鬼,最离奇的一种说法,就是婴鬼能做到虚实转换,你如果不知道,甚至以为对方就是一个人。”宋琦说到。

    “这不科学。”赖继学叽咕到。

    说来也好笑,赖继学自己是修行人,现在却说出科学这个词,不过这是一种口头表述,并不真的说明他是一个纯粹的科学人士,借以发泄一下而已。

    “那我们怎么处理这里一切?”赖继学叽咕过了,终于回到了正题,这才是他们来的目的。

    这个问题倒让宋琦有些踌躇,他望向柳致知,柳致知见此,想了一下,说:“如果真如宋兄所说,我们什么也不做,就此离开。”

    “为什么?”赖继学问到:“这明显是违背天地伦常的存在。”

    “你想怎么做,毁了此处,那它的父母能做了这件事,如果婴鬼被毁,发起狂来,那个后果可不是我们所能想象,再说,婴鬼未出世,未见恶行,这不是不教而诛吗?”柳致知说到。

    “你说得有理,难道就让这样东西现于世间?”赖继学又说到。

    “世间常人不知的存在太多了,觉察不到的东西,那就是不存在。”柳致知说到。

    三人出了地穴,顺手在周围用树枝和藤条将洞口围了起来,防止其他人不小心再坠入其中,好在这个地方一般根本没人来。

    三人下山,他们不知的是,三人刚走,从陶瓶中冒出一股烟气,一个婴儿虚影出现,睁开了眼睛,好像在思考。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