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格物世间 31. 人生几度又年关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三人回到宋琦的道庐之中,宋琦苦笑地说:“想不到遇到这样的事,却又无计可施。”

    “人在世间,不可能不遇到无可奈何之事,就是修行人,又能如何,当年释迦也曾预言印度佛教的衰弱,不也是无可奈何。这种事走到这一步,只能以观后效,就是不知何人所炼,将近三年了,就在此处不远,宋兄不是一无所知,要不是吴纤尘跌入洞穴,我们也许都不用纠缠这个问题。”柳致知笑到。

    宋琦听柳致知一开导,也笑了,说:“管他是谁,只要不为祸世间,就与我们无关。”

    “这话说得不错。”赖继学也说到。这也是修士在漫漫历史中不自觉形成的一种处世态度,人世间鱼龙混杂,不知多少非人存在混俗世间,常人不知,然而修士却会遇到,修行之人遇到这些存在,只要这些存在不为祸人间,相互炎间就相安无事,这也是《道德经》上所提到的“无伤”,两不相伤,本是以道莅天下。

    “明天早晨采集一些天露,我们就返回申城,年后我才能来此,到时我再去看一下,看能不能知道是何人所为,也没有必要多注意。”宋琦说到。

    “说的也是,我们毕竟也在人间,年关将近,俗事也多,这件事就任其自然。”柳致知说到。

    “柳老弟,我回申城之后,就用服食易筋锻骨散,我不懂国术,但翻了一些拳谱,准备学习太极拳古架,到时,还向你请教。”宋琦说到。

    “没问题,太极拳古架。是流传在武当山的传说是张三丰所创的原始太极拳?”柳致知问到。

    “不错,就是那种原始太极拳,更古朴。”宋琦点头说到。

    赖继学来了兴趣:“宋兄好像收集了不少功法古籍,以前给了柳老弟一本剑术,又给我一套~”

    说到这里,他发现自己说漏嘴了,立刻止住不说,柳致知一下回味过来,顿时笑了起来。宋琦见柳致知笑了起来,一愣,想到了原因,也笑了起来。

    原来,他说宋琦给他一套功法。是一套房中术的玉人,他一时嘴快,说到这里,感觉不对,立刻收住。

    次日天未亮,三人便去收集天露,现在是冬天。并不是天露,而是已凝结成霜,是一种灵霜,当然是在百年以上老树上。冬日能长青的不过是松柏,还有女贞香樟之类,好在江南之地,长绿树种多一些。并不是所有叶芽上霜都能用,好在三人都是修行人。自然能感应到,等太阳出来,霜花消失,也不过每人收集数毫升,不过对三人来说,已够用了,他们不需要用纯天露,只要在水中加上几滴就行了,主要是缓和丹药的火性。

    三人回到申城,离过年还有一个月,有些年会往年柳致知都参加的,今年也受了邀请,柳致知将时间安排了一下,到时去一下,给个面子,世间人情就是这样,花花轿子大家抬。

    柳致德也放寒假了,过了年之后,他就临近毕业了,已开始申请留学,现在留学也比较好办,只要不是太差,有一定保证金,可以比较轻松申请国外大学注册资格。

    柳致知回家一趟,将柳致颜和柳致德喊到一边,给两人各一瓶易筋锻骨丹,一共七颗,并给两人各一个小玉瓶,里面是经过洗炼过天露,告诉他们如何服用,并将那套引导功法教给两人,让两人先服下一粒,然后依引导法而行。

    柳致知知道自己以后迟早会离开世间,让他们两人学武,现在能过丹药,让两人练成类似金钟罩之类护体功夫,让两人有足够的自保能力,至于修行,柳致知发现两人根本没有心思修行,所以也从未提过。

    第一次引导结束后,两人发现自己劲力比以前好像增加了一些,柳致知知道这种增长,还有体内筋膜形成还有一段时间,要持续六七十天,之后就是他们自己练习。

    “哥,是有效果,有没有其他丹药,吃下去就会变成武林高手?”柳致颜问到。

    “没有,这次丹药也是依据古方炼制,已算取巧,真正武术家数年时间苦修,才能炼成一身上乘的横练功夫,做到刀枪不少,你们不过六七十天时间,就能做到,当然,只能对付一些拳击冷兵器之类,不可能对付子弹,就这样,也够吓人,这件事你们注意保密,不能让别人知道,不然,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柳致知叮嘱着。

    “知道了,哥。”两人异口同声地应到。

    将弟妹的事安排好,柳致知又去了一趟苗疆,见了阿梨一趟将一些丹药送给了阿梨,阿梨倒没有兴趣服用易筋锻骨丹,她蛊术之中,自然有自己独到方法,不过柳致知倒是心血来潮,将真阳丹和伏火灵砂丹给秋月珀及山猫枫卯服用,真阳丹聚阳气,化阴气,服用之后,洗涤全身,能增加两妖将来渡雷劫时成功率,使天雷没那么强,毕竟阴气减弱,而伏火灵砂丹,则是御火术修行中激发体内真火之种,倒让两妖修成一点真火,秋月珀倒未多表现,枫卯却差点闯祸,在森林中口中陡然喷出烈焰,引起森林火灾,多亏柳致知顺手调动水气,将火灭掉,惹得旁边阿梨好好训了它一顿,以至于枫卯垂头丧气跟在阿梨的身后。

    柳致知没有为枫卯求情,纵容只能害了它,柳致知在苗疆呆了几天,回到申城,年关到了,很热闹,柳致知却忙中偷闲,继续完成他的论文稿的写作,只是为费城会议所准备,宋琦也来了两趟,他是来向柳致知请教太极拳的,柳致知虽不是专练太极拳,但以他在国术上的境界,其道理是一样的,宋琦长进倒也不小。

    新年来到之前,特殊部门终于给柳致知一个答复,是关于他去费城的事,国家经过综合考虑,还是建议柳致知去参加会议,事情放在明面上,美方也不好太过分,另外,美方邀请的并不是柳致知一个人,还有夏教授,国家还派了一个人跟随,这美方也清楚,此人就是何恽,柳致知知道,这也算给美方提个醒。

    柳致知便趁此机会,又去了一趟夏教授那边,这回可是将格三带着,格三表现出来的智能让夏教授大为惊讶,问柳致知是怎样做到的?他们与柳致知一起研究机器人,硬件上不弱于柳致知,在控制软件上,夏教授自认为还占些优势,毕竟是依据整个大学,不知多少人在研究人工智能,却发现柳致知的机器人在智能上已不太像机器。

    柳致知简单的说了一下原理,夏教授感叹不已,这种结合《易经》和现代对心理学等多方面的知识,已超越他的知识范围,而且想象力丰富,令他赞叹:“到底是年轻人,敢想敢做,不像我们这些老家伙,思想已经保守了。”

    “夏老,你不要自谦了,我这是剑走偏锋,论真才实学,我远不及夏老,夏老这次参加会议,不知发言的题目是什么?”柳致知问到,他是防止自己的题目与夏教授相同。

    “小柳,我准备是控制中心的阵列运用,这也是我们以前研究的方向,提出一种思路,现在听到你的智能实现方法,发现你的方法才是真正的人工智能。”夏教授说到。

    “夏老,我的方法是在你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我准备还是从仿生角度入手,国外在这个方面研究得挺不错,许多地方我们落后了,也好见识一下国外同行达到什么层次。”柳致知说到。

    柳致知与夏教授交流过后,向夏教授拜了一个早年,回去继续润色他的稿件。转眼新年到,柳致知也给亲朋好友拜年,倒也没有什么空闲的日子,过了初十才算清闲一些,又去了一趟苗疆,给阿梨家人拜年,过了几日,阿梨也随柳致知来到申城,给柳致知父母拜年。

    过了二十,一切才又清闲下来,柳致知对过年,只是以一种平常之心对待,到了年关,该是忙的时候,当然就忙,但他的心却很是悠闲,这也算在世间的修行,红尘之间,处处是道场,这主要看你的心态,庄子有时说的逍遥说是这一种精神上逍遥,修行到了高层次就是修心,是你自己心中对这个世界的看法,不为纷扰的世事所扰,正如一潭静水可以清楚的反应外物,但如果潭水翻滚不休,那就不可能能照见万物,柳致知的格物之道,首先是对外面的世界能尽可能透过纷扰的外相,见其本质,如果内心都随俗事波动不停,如何能在心灵之中见世界的本来面目。

    柳传义和蓝悯竹又去了一趟苗疆,这次是去和阿梨的娘商量柳致知的婚事,与其说与阿梨的娘相商,不如是与黎重山商量,毕竟柳传义夫妇是俗人,借势争取自己在世间的权势,也是正常的事情。

    在柳致知和阿梨决定下,婚期定在年底,柳家开始准备相关事宜,虽然柳致知不想铺张,但柳传义却不同意,这已不完全是柳致知的婚事,而与柳家将来发展有关。

    回到申城,柳致知收拾东西,准备赴费城参加会议。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