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志愿者 引子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二伢子的大名叫柳行恕,他有一个哥哥叫柳行忠。作为川西一个农民家庭,特别是家中无田的贫农,兄弟俩能有这样的名字,实际拜当地大地主,人称刘大善人的刘星廷所赐。刘家堂兄弟三人,两个在军界,其中一人更是四川王,另一个也是独占一方的军阀,不过当地有民谣中有:“我们家乡出贵人,比不上家乡出善人!”这个善人就是刘星廷。他在安仁镇上修街道,修铺面,收取微薄租金,提供给无房住的乡邻,从而活跃了安仁镇的商业活动;他出资修建学校,在修学校的过程中,他每天都要上工地监督,检查质量。他花重金聘请最好的老师来任教,减免贫困生的学费,绝不干涉学校的教学活动。

    柳行恕兄弟俩本无缘读书识字,因为刘星廷开办学校的缘故,入了学,老师嫌两人名字叫什么伢子之类的不雅,便给两人改名,一个叫行忠,一个叫行恕,取忠恕两字,这一来,两人名字立刻显得文雅起来。

    哥哥柳行忠是一个老实人,读了几年书,回家租种刘星廷的田,老老实实做一个雇农。弟弟柳行恕却是一个不太安分的人,自从在学校跟老师有了交流,知道外面的世界的广阔,就总想到外面去闯闯,不过一个农家子弟仅仅是一个幻想,本来也许能走读书之路,不过时局动荡,民国政府摇摇欲坠。

    柳行恕读了几年书,也只能回家种田,但一颗心总是不甘,不久还真给他得到一个机会。

    华夏国的巴蜀之地,历来奇人异事不住,更有传说,蜀山之中有剑仙,飞开遁地,在民间也有不少异人,柳行恕家不远的一座山脚下就住着一位奇人,叫陀伯,据说其人炼有法术,善祝由符咒治病,十分灵验,方圆百里之内,人人知其大名,更知陀伯并不是一个善人,敛财成癖,许多病别人束手无策,他一到立刻就好,乡里私下流传,是陀伯放符伤人。

    虽然是乡间传言,但事实上就是如此。陀伯炼有耳报神和五鬼阴兵术这些旁门之术,往往遣使五鬼暗中伤人,然后救治。在山脚下建起红砖水泥洋楼,在那个年代,除了一些大富之人,就是小地主也无力如此。不过,天道报应却是不爽,家中妻儿逐年去世,止剩下其一人,然犹不悔改,我行我素。

    这样一个人,虽是异人,实已近妖人,柳行恕当然不敢去惹。也许是报应,陀伯居然死在其堂弟之手,陀伯是阴神有成之辈,隔一段时间入定神游,往往一定七日,每次都是躺在棺木之中,托其堂弟代为看守,如果七日之后无动静,就下葬。第七日时他蹬开棺盖而出,第二次亦是如此,第三次其堂弟不胜其烦,不愿继续照顾他,也想谋夺其洋房和财产,不足七日便封棺入土将其埋葬。

    堂弟占据其家产,搬入洋房,然而陀伯的阴神却在家中大闹,许多东西被砸损,不久后,堂弟惊吓之下也一命呜呼。人们这才发现,陀伯家中,灶池灰中,米缸之中,从现大洋到金圆券到处藏放,大都霉烂不堪,然而,闹鬼越发凶了,此处便成了禁地。

    柳行恕还是小时候从陀伯家门口经过一次时,发现陀伯在一间专门布置的静室中上香,翻看一本书,然后藏在牌位后的墙上一个洞中。现在想想,那应该是一本法术方面的书籍,现在应该还在那里。

    柳行恕一想到此,心中就火热,陀伯的本事他一直很羡慕,如果能得到那本神书,自己也可以练成一身本事,天下之大,应该能去,可是那个地方闹鬼的地方,就是白天,那里听说陀伯也时常出没,自己去取书,说不定给鬼魂所害。

    柳行恕自想到这一点,就辗转反侧了几夜,想去,又怕!但最终贪欲还是战胜了理智,决定冒险去一趟。柳行恕虽是一个乡下人,但人非常聪明,又上了几年学,那些重金聘请来的教师也是见多识广,加上学校有图书馆,柳行恕也看了一些书,其中有些杂书故事中谈到法术怕秽物污损,虽是传奇故事,应该有效吧,因为法术真的存在,眼前陀伯的事却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柳行恕根据这些,结合民间一些传说中治鬼之法,准备了四样东西,虽不知道有无效果,但也能安心。

    这四样东西,一件是一块桃木雕成的观音像,他没有钱买,就自己找了块桃木,雕了一个,两寸不到,并不太象,在其后刻上观世音菩萨几个字,用红线挂在脖子上,听庙里和尚说,念观音名号会百鬼让路,便一有空便握住观音像,口中念念有词:“南无观世音菩萨!”,几天下来,不知念了多少遍。

    第二物就是香灰,这是从寺庙中的香炉中取来,据说香灰能治病,而且是佛前所烧,应该有些作用,便用一个小布袋装了一些;第三物却是黑狗血,偷偷到另一个村庄,看到一条小黑狗,花了几天时间,才找到机会宰了这条小黑狗,取了一大陶瓶的血;第四物取了一根坚韧的柳条,长二尺多,民间说:“柳枝打鬼,越打越小”,柳行恕还不满足,将柳枝浸入黑狗血中七天七夜,心中估计就是恶鬼被柳枝抽到,恐怕也吃不了兜着走。

    这四物准备好,却出了点意外,虽然现在是秋天,七天一过,黑狗血已**,无奈之下,只有带三物,一个护身观音像;一小袋香灰;一根浸过黑狗血的柳条鞭,还有一盒火柴和蜡烛头,趁着天色刚晚,来到了陀伯家。

    这几日来,柳行恕白天都从陀伯家门口远远向里探望,看到洋房东侧那间静室,门半掩,已有些腐朽,脑中一遍遍想如何进入,遇到鬼魂该怎么办,一草一木都清清楚楚。

    洋房位于院内,不过院门早就没有了,院内杂草丛生,天色并未完全黑,看着院内荒凉景象,柳行恕心中一阵发毛,说不怕那是不可能的,面对的是一个未知的东西,虽然准备充足,但有无效果,那只有天知道!

    柳行恕自己给自己鼓了鼓劲,心中诉求所有神仙菩萨保佑,右手握着柳条鞭,左手抓了一把香灰,壮着胆子走进了院子,全身高度紧张,走了三分之二,左前方呼的一声,吓得柳行恕左手香灰一下子就洒了过去,右手的柳条鞭也抽了过去,浑身一紧,下意识扭头就想跑,眼角的余光却发现是一只蝙蝠飞过,心中一下子松了下来,左手在额头上一抹,擦了一下头上冒出的冷汗,弄得额头上是灰不溜秋,柳行恕却不知道,也没有镜子照给他看。

    经过这一闹,柳行恕心中紧张反而少了许多,当人恐惧到极点过去之后,不自觉反而不再恐惧。柳行恕推开静室半掩的门正面墙上一面黄布幔,如帐门一样将墙遮盖住,正面供桌上有数个牌位,前面是几个碗碟,再往前是香炉,两边是烛台,上面还有半截红烛,地上是一个坐垫,却已发霉,两边墙上还有一些画像,却并没有多少灰尘。

    柳行恕一入其中,室内很暗,感到有些寒冷,有些奇怪,外面没有这么冷,大概此处是室内,不见阳光的缘故,柳行恕脑中略闪过一个念头,便将注意力放在黄布幔上,撩开布幔,墙上是几幅神佛画像,柳行恕也不关心是什么画像,墙上有一块砖头好像与其它不同,柳行恕将右手上柳条鞭放在供桌之上,取出火柴,发现自己带来蜡烛是多余的,香炉两边的烛台上还有蜡烛,柳行恕将之点燃,静室一下子亮了起来。这才看清那块砖头上油光蹭亮,显然是以前经常有人摸。

    柳行恕伸手抽出了这块砖头,墙洞之中,一块红布包着一个长方形东西,应该是书。柳行恕心中大喜,梦寐以求的法术神书就在眼前,一把掏出,打开红布,里面是两本线装书,还未看清封皮上的字,异变突生。

    静室中温度一下子降了下去,好像冬天陡然来临,两支蜡烛的灯花变成绿色,一阵阴风在室内旋起,手上书也呼的一声腾起了绿火。整个静室之中,一团团绿色磷火凭空而生,鬼声啾啾。

    柳行恕吓得手一甩一缩,这是一个本能动作,书被抛了出去,上面一本蓬的一下被绿火包围,另一本跌落在地,也腾起绿火。柳行恕左手从袋中抓起一把香灰,撒了过去,说来也怪,香灰一过,周围的磷火立消,两本书上绿火也摇了两下熄灭。

    柳行恕顾不得这些,右手一伸,就在手边供桌上的柳条鞭已抓在手中,手一动,向四周不问三七二十一的胡乱抽出,先感觉身体一紧,接着好像抽到什么,耳中听到一声凄厉的惨叫,一朵淡淡的绿光撞向了柳行恕的额头,一触额头一顿,好像微微金光一闪,随之绿光熄灭,柳行恕只感觉一股冰冷如水的东西流入大脑,感觉自己精神一振,看东西都清楚了一些。

    再看周围,一切都恢复了平静,蜡烛散着淡淡的黄光,连室内温度都感觉到高了不少,好像刚才不过是一场梦,唯有地上那两本烧残的书证明刚才不是做梦。

    柳行恕待气稍稍定下来,此时他也不害怕了,还有点兴奋,自己依传奇小说和民间传闻的方法还真有效。其实民间许多传言是有道理的,当然也多夸大之辞,柳行恕的桃木观音像并无多大效果,毕竟未开光,凭柳行恕几日佛号念诵,虽有点效果,如果想达到驱鬼效果,没有数年念诵,让念力凝聚其上,根本没用;香灰倒是有效果,毕竟寺庙之中,香火供奉,加上僧人每日功课,佛像一般都经开光,僧人长期念诵经文,善男信女的膜拜,使香灰自然带有驱邪之力,虽不强,对付一般阴魂还是有点效果;最有用的倒是那根黑狗血浸过的柳条鞭,污秽之物本是旁门左道的克星。这里面还有一个原因,陀伯身体已毁,阴神不是阳神,根本无法长期独立存在,能坚持到今天,已证明陀伯功力不低了,本来已是即将消散,见柳行恕来取书,出来吓人,被香灰一撒,柳条鞭一抽,想不完都难,最后一点残魂想附体进入柳行恕体内,以求残喘,却不料柳行恕在院中擦汗时,额头沾满了香灰,一头撞在香灰上,香灰中一点僧人和善男信女的念力一下子将其一点意识扑灭,一点精神力却流入柳行恕的脑中,这就是柳行恕感到一股凉气流入脑中原因。

    柳行恕拾起两本残书,第一本只剩下二张残页,第二本封面也已烧掉,后半部分也烧掉数页,柳行恕也不细看,收入怀中,吹灭蜡烛,偷偷溜了出去,这边本来就无人,匆匆回到家中,心中十分激动,家中贫寒,也不费蜡,在床上翻来覆去,到了十二点左右才迷迷糊糊睡着,鸡一叫,就惊醒,见外面天已蒙蒙亮,出了门,找一个僻静处,借晨光翻看。

    一翻看,才明白,烧掉一本应该是上卷,从残页上看,应该是些修行方法,而下卷却是法术方法,如何布静室法坛,后面也已残缺,只有一篇完整,却是五鬼阴兵法,修行五鬼上身,借五鬼行事,柳行恕以前听说过的五鬼搬运术便是其一种运用。

    修行倒不难,法诀也完整,先布置静室,然后选定一个夜晚,到乱葬岗之类坟场,在东方挖一座坟,取其白骨骷髅头,用青纸包裹;然后再在南方也取一骷髅头,用红纸包裹;同样,西方的用白纸包裹;北方的用黑纸包裹;中间的用黄纸包裹,此谓五方之鬼,带回静室供奉,每日早中晚三次上香,一般常见法咒,如净法界咒、敬香咒等各三遍,然后是盘古吸魂咒七遍,催魂咒七遍,一日三次,七七四十九日,自然五鬼归位,便可指挥五鬼按自己意志行事,为善为恶,便在自己一念间!

    柳行恕在山中朝阳之处找了一个山洞,按书上要求设立静室法坛,当然所需东西都直接从陀伯的静室中搬来,大着胆子在一个夜晚做了一回掘墓者,开始炼法,七日一过,法咒一起,五道小旋风在周围飞转,柳行恕知道五鬼已拘到。四十九日,狂风大作,静室之外,旋风滚滚,柳行恕念动法咒大喝到:“青鬼入我肝,红鬼入我心,白鬼归我肺,黑鬼居我肾,黄鬼住我脾,归位!如律令!”

    五鬼入体,刹那间,鬼眼洞开,不是天眼,而是鬼眼,能见阴物!柳行恕心中高兴,天下之大,尽可去得,他可不想困在乡下,该去何处,眼光投向东方,长江尽头,据说有一个冒险家的乐园,那是一座繁华的都市……

    看更新最快的武动乾坤最新章节Www..Com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