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志愿者 002. 竟无语泪先垂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行恕的后事已结束,并不需要柳致知操心,父亲柳传义忙得转了起来,柳致知主要的事就是磕头,作为长孙,吊唁的客人来时,向客人磕头致谢,其他事情几乎不操心。柳行恕的骨灰并未葬入豪华的公墓,而是一个普通的公墓之中,这是柳行恕的遗愿,当年他夫人去世后,柳行恕还未发迹,葬于一个普通公墓之中,也未迁坟,现在却是合葬,也算完成柳行恕的一个心愿,在外人看来,算是异类。

    柳致知论文答辩已通过,现在已是五月,一般大四学生不是忙着找工作,就是忙着考研,震旦大学中更有大量学生准备出国留学,柳致知家中有自己产业,不像其他人需找工作,柳致知目前也不会为生计发愁。本来他的计划是出国,但经此一事,特别是爷爷有一个心愿,让他去云贵贫困山区一趟,看看那些山区的孩子,做一些慈善。柳致知决定暂时不考虑出国求学之事,先完成爷爷的心愿。

    柳行恕做慈善,本来托咐一家叫龙腾的慈善基金会运作,柳致知便直接打电话给他们,让他们安排一下,七月份自己去云贵那边一趟,七月份自己也毕业了,到那边先摸一下情况,根据情况再做决定。

    安排好这一切后,柳致知定下心来,开始翻看爷爷的藏书,以前虽在爷爷强迫下也看过,却是为了应付差事,现在不同,身负五鬼阴兵术,再看时,又是另一番感受。

    尤佳嘉在柳行恕丧礼上露面吊唁,之后也来了几回,不过两人没有机会单独相处,更不用说亲热了。现在闲了下来,柳致知接到尤佳嘉的手机,柳致知换好了衣服,告诉何嫂,自己今晚可能不回来了,便出了门。

    在离震旦大学不远处的一家咖啡厅的二楼一间包厢中,柳致知和尤佳嘉对面而坐,桌子上两杯咖啡冒着热气,散发着一种咖啡特有的苦香。

    柳致知细细打量着尤佳嘉,看着如花的娇颜,发现尤佳嘉眼睛有点红,关心地问到:“佳嘉,怎么了,遇到什么事?”

    尤佳嘉勉强绽出一个笑容,说:“没有什么事,刚才来的时候,一阵风沙,迷了眼,自己揉了一下。”

    柳致知有点怀疑,却没有追问,尤佳嘉用小勺搅动着杯中咖啡,一时两人都陷入沉默,气氛有些压抑。

    “佳嘉,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柳致知疑云大起,终于忍不住打破了沉默。

    尤佳嘉没有说话,泪水顺着脸庞流了下来,柳致知更是疑惑,同时也更加心疼,站起身来,来到尤佳嘉身边,柔声地说:“佳嘉,有什么事说出来,我也好替你分担,不要憋在自己的心中!”

    尤佳嘉摇摇头,一头扑进了柳致知的怀中,抽泣了半天,终于平静下来,抬起脸,带着泪珠一笑:“没有什么,在学校受了些委曲,不是什么大事,哭了一场好多了。”

    “具体什么事?”柳致知追问到。

    “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没什么,你就不要问了!”尤佳嘉仰着脸,略带着点俏皮地笑到,柳致知却没有留意到她眼中深处一丝哀伤。

    柳致知见尤佳嘉娇颜带泪,如梨花带雨,不由低下头,深深地吻了下去,尤佳嘉也热烈地响应。

    时间过得飞快,两人在外面吃过晚饭,柳致知准备送尤佳嘉回校,尤佳嘉拉着了他,低声地带点哀求地说:“致知,我不想回去,我想今天晚上和你在一起,行吗?”

    柳致知将她轻轻搂到怀中,说:“那就到我家中?”

    尤佳嘉摇摇头:“不去你家,我们就在外面住宾馆,好不好?”

    “那就依你!”作为现代的大学生,在华夏当今氛围之下,两人早就突破了最后一道线,这种事情对两人来说也不是第一次,两人家境都很好,并不在乎钱,便在附近找了一家高档宾馆,包了一个房间。

    这一夜,柳致知发现尤佳嘉特别主动,甚至有些放浪,两人沉溺于极乐之中。一夜数合,天有些蒙蒙亮的时候,柳致知感到困乏,拥着尤佳嘉沉沉地睡去。

    等柳致知睁开眼,身边已没有人,知道尤佳嘉应该起床了,喊了两声,却没有人回答,心中有些疑惑,起床后,见桌上放着一张纸,上面写着:

    “致知!对不起,我走了,不要来找我,忘了我!学校之中有多少美女想追你,不要错过好光阴!今生无缘,如有来生,我愿嫁给你!

    爱你的嘉!”

    纸上有些字洇开有些模糊,显然是被泪水打湿,柳致知拿着这张纸,大脑一遍空白,站在那里足足有两三分钟,然后动了,快速掏出手机,迅速拨出尤佳嘉的手机号码,不一会,显然接通了,一句话也没有,却被无情掐断了。

    柳致知发疯一样冲了出去,望服务台小姐情况,对方告诉他,一早尤佳嘉就结账走了,并告诉服务员,不要打扰柳致知,让他多睡一会儿。

    柳致知冲出了宾馆,拦了一辆出租,一路催促的哥快点,赶往震旦大学,来到新闻系,找到尤佳嘉的好友,尤佳嘉的好友告诉柳致知,昨天尤佳嘉就向学校请了一个长假,说家中出了一些事情,回家去了。

    柳致知这才想起尤佳嘉昨天一系列异常表现,自己就这么蠢吗?怎么没有看出来?!又想起爷爷生前所说,自己与佳嘉无缘,一语成谶,柳致知感到似乎整个世界都变得灰暗,自己都不知道是如何走出校园的。

    与此同时,从申城到杭城的火车上,尤佳嘉面对窗户,默默流泪,身边坐着一个丰姿绰约的女人,见尤佳嘉如此,叹了一口气,说:“佳嘉!我知道你又在想那个人,那个年青人的确不错,家境富有,人也非常好!按理说,是一个良伴。可惜的,你生在尤家,婚姻不能自主!对方有钱,却没有权,尤家是一个大家族,虽然红色政权建立后,衰落过一段时间,现在又兴起,要长期兴旺,没有政府背景,不过是无根浮萍,华夏历来如此,身为尤家子女,一方面让人羡慕,另一方面,付出代价却没有人知道!”

    “妈妈,你不要说了!这一切我知道,我不会违背家中的意思。”尤佳嘉勉强挤出一丝笑容。

    “苦了你了,佳嘉,郑家那个孩子,你也认识,对你也痴情,人也很优秀,又无不良嗜好,也算对你一个交代,此次来申城,本想派专车来接,我知道你不喜欢张扬,才悄悄坐火车来接你回去,先订下这门亲事,等你毕业后,就成亲!”尤母说到。

    尤佳嘉呆呆地望着窗外飞速后退的景物,火车很平稳,也没有什么噪音,没有说话,尤母知道女儿心中不好受,只是暗暗地叹了一口气。

    柳致知浑浑噩噩地回到了家中,时间已是下午。何嫂一见,忙问到:“少爷,出了什么事?”

    柳致知惨然一笑:“没什么事,何嫂,只是昨天和朋友们喝酒疯狂了一个通宵,没有睡觉,有些累!”柳致知没有说实话,有些事情不好开口,作为一个男人,还是好面子的,另一方面,也不想何嫂操心,何嫂人很好,对自己也像长辈一样的关心。

    “那就赶紧上床睡觉,吃饭时我喊你!”何嫂并未有什么疑心,柳致知回到房间,衣服未脱,就倒在床上,脑子里和乱麻一样,不断显现尤佳嘉的面容和那张纸,昏昏沉沉,也不知道有没有睡着,似乎也做了许多奇怪的梦,不过根本记不起来,直到傍晚,何嫂来喊他吃晚饭,才清醒了一些,吃过了晚饭,却再也睡不着,又拨了尤佳嘉的手机,对方却关机,拿来一本书翻看,如何看得下去。便关了灯,坐在黑暗中。

    柳致知回想整个事情,这是自他见到那张留言后,第一次清醒地,相对冷静的思考,很显然,尤佳嘉发生了什么事,而且昨天就请假了,今天回家,又与自己决别,她不是不爱自己,显然家中发生了什么无法抗拒的事,让她不得不如此。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柳致知不知道,想了多种可能,却不能确定,不由又想到了爷爷说的话:“从命相上看,你们俩无缘,除非你能逆天改命!”爷爷将五鬼传给自己,自己这些日子又认真看了爷爷的藏书,隐隐感到,自己会了法术,想逆天,更是希望渺茫,习法术者,老天好像更是响应如斯,普通人不通命理,不触神鬼,精诚所感,尚有万一可能,而习法术者,连百万分之一可能都没有,而且爷爷所传,不过是旁门左道,更是令人绝望。

    柳致知决定等尤佳嘉回校之后,弄清楚具体是怎么回事,却未想到又有事情发生,等他再见到尤佳嘉时,已是几年之后。

    这一夜,柳致知思绪万千,明显平静了许多,人也渐渐地平静下来,脑中虽然不断闪现尤佳嘉的影子,但总算能冷静考虑一些问题。

    早晨天未亮就已经起床,说实话,他也睡不着。站在院中,深深吸了一口气,带点湿润微凉的空气,让柳致知精神一振,静下心来,开始行拳。柳致知修习内家拳,主攻形意,也兼太极八卦,其他方面也涉及一些,师从名门,也算有小成,平时对付几个壮汉问题并不大。

    由于这两日心绪不佳,明显进不了状态,有些烦燥,一路拳行下来,心中郁闷,猛然步如趟泥,一拳崩出,正是形意五行拳中的崩拳,这已不是正常练法,而是真正致命的打法,如在实战中,拳出伤人。

    柳致知发泄自己胸中郁闷,才在无意中使出这伤人伤身的打法,出乎柳致知意料的是,此拳一出,空气中传来“呯”的一声暴鸣声,柳致知一下愣住了,明劲!这是他以前所做不到的,所谓“千金难买一声响”,想不到自己一时发泄,居然让自己突破到明劲层次,拳入明劲,在现代来说,已算是一方高手,形意拳劲分明劲、暗劲和化劲三层,对应着三层功夫:易骨、易筋和洗髓。明劲,简单来说,易骨已成,骨骼如钢铁,劲出刚猛,周身散乱之力道已成为一个整体,如乱麻拧成一股绳,刚脆迅速,中人如急驰卡车撞人,不足之处,劲力不够圆润,刚猛有余,柔韧不足,劲无渗透力。

    柳致知没有想到,在这种情况上,自己拳术会突破,这也正常,形意五行拳本按五行,这两日,一股郁气凝结于肝,崩拳本属于木,五脏之中肝属木,郁气发泄,加上柳致知本已到明劲边缘,摧发出崩拳,一举突破明劲,也是情理之中,不过这种方式,对身体有一定伤害,柳致知当然不清楚,只能靠身体慢慢恢复。

    柳致知又试了劈、钻、炮、横四行拳术,都能做到拳出有声,表明在最后瞬间,拳速已突破了声障,空气才发出暴鸣声。试了几拳,胸中郁闷之气有些舒解,身体也感到有些乏,他不清楚的是,这几拳对身体负担还是比较大,才感觉到有些乏。

    心情好过了些,柳致知毕竟年少,也未经多少大事,感情受挫,好在年青人本来就朝气蓬勃,不知不觉间,悲伤就淡了一些。这不是说柳致知是薄情之人,而是年青人本性如此。

    柳致知拿起干毛巾,将身上汗擦干,何嫂已准备好早饭,来喊柳致知吃早饭。柳致知休息了一会,用过早饭,正在想今天干什么事,手机响了,原来是他委托的慈善基金会打来的,原来,慈善基金会与希望工程合作做一次慈善考察,准备到西南山区一行,想起柳致知之前的委托,便通知柳致知,近期有没有事,如果没有事,三日后一帮慈善人士就出发。

    柳致知本来准备七月去,现在是五月份,他毕业事宜已结束,就等六月底拿毕业证书,目前也没有什么事,问了一下大致行程安排,整个行程二十来天,心中一动,决定先出去冷静一下,等回来时,尤佳嘉也应该回校,便在电话中答应了。

    柳致知准备一些应带品,并专门带了数码相机,本来准备带数码摄相机,想想就算了,拍一些贫困山区学校现状照片就足够了,以供自己完成爷爷心愿参考。

    在出发前一天晚上,家中却进贼了!

    看更新最快的武动乾坤最新章节Www..Com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